首頁 » 【詩創作】組詩
2015/09/08

〈看不見的孩子〉組詩

〈看不見的孩子〉組詩
 
 
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當我死了之後媽媽媽媽媽媽您還要再生我一次嗎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我怎麼輕得如一根羽毛啊媽媽媽媽媽風會把我吹散媽媽媽媽媽媽媽請趕快來關上窗戶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風在屋外來回搜尋媽媽媽媽媽媽媽媽要把我帶走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我的身體怎麼越來越小啊媽媽媽媽媽快要變成削短的鉛筆那麼小了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我坐不上椅子媽媽媽媽掉落在椅子下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快來把我抱到桌子上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我想再繼續一筆一筆用鉛筆寫著還沒寫完的信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給您的信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我看不見我自己了媽媽媽媽媽媽媽就這麼從世界上消失嗎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你快來把所有的燈光打開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讓我再看一眼我的頭在哪裡媽媽媽媽我的手在哪裡媽媽媽媽媽媽媽腳在哪裡媽媽媽媽媽媽當我死了之後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您一定要再生我一次吧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繼續閱讀
2013/02/15

百年包裹

人間詩選-百年包裹
2012-11-02 01:19 中國時報 【蘇紹連】


根據新聞資料報導,1912年8月26日,挪威著名的克林恩戰役300周年紀念日之際,時任烏塔鎮所在市市長的約翰尼高封起了一個包裹,並在上面寫了一句「2012年才可以打開」。2012年8月24日晚,這個號稱「百年包裹」終於被打開了。打開牛皮紙袋的剎那間,看到包裹裡面有布條、圍巾、記事本及一些報紙、文件之類的東西,似乎未能符合眾人的期望。但烏塔鎮鎮長說:「裡面沒有能夠解決我們財政困難的東西,但它是一種文化傳承,令我們的歷史文化更為豐富多彩。」

1、牛皮紙袋

皮囊上刺青的名字和日期
將隨著鐵達尼號躺入深海
逐漸鬆弛

名字失去部分筆畫
日期移動前後數字
都是沉埋著的事

繼續閱讀
2012/05/10

極地──地球生態詩八首

〈風暴〉

風暴在遠方
遠方在你的身體裡

我以血液的速度向著你前往
到達海洋深處
心臟不過是攝氏二度
海洋上卻翻波鼓浪
風暴上升一百英呎

我看著你的身體從髮端一寸寸的飛出去


繼續閱讀
2012/03/26

細雨的零件(清明組詩)

1.
春光一現的瞬間,幽暗的
角落探出眼睛、嘴唇、耳朵
細雨緩緩過了岸
像一篇文字的書寫、發音、傾聽
世界為之清醒。


2.
住在屋頂上的蕨
捲曲著細雨的話語
排氣管彎著口,對著天空嗚咽
像喇叭釋放了一隻濕透的黑貓
烏雲悄悄靜默去。

3.
細雨沿著磚牆的縫隙迷走
一株草葉指點了方向
磚牆上的玻璃窗
是細雨書寫的留言板
字字是意象經過的印痕。

4.
遠方的城市迷濛
我心中有一條車道
仍朝聖般,靜默抵達
有一些情感,在眉間緩緩行駛
前往細雨連綿的鼻樑。

5.
細雨中,每一個字都是
島嶼,幾個島嶼組成一個
詩句。詩句在水面漂蕩
字與字若即若離
像不能安定的篇章。

6.
南風吹拂,牆壁
流著汗,天空流著雨
稿紙上流著字。我在擦拭
一不小心擦去自己的
形象,只留下影子。

7.
書本潮濕,青苔
比起蠹蟲更具吞噬力
從我的腳、我的手、我的臉
執行細雨淋身的搜捕令
直至書衣全被青苔上色。


8.
傘隱形了人,人隱形了燈火
城市在雨夜宵禁了天空
我們望不到星星,暗自
把指甲、睫毛和自由
剪給了洋娃娃。


繼續閱讀
2011/04/12

雨中的廟─本詩以李梅樹教教修建三峽祖師廟為敘事背景

【本詩獲第五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敘事詩優等獎》

 雨 中 的 廟     ◎蘇紹連作品

註:本詩以李梅樹教教修建三峽祖師廟為敘事背景

繼續閱讀
2011/03/08

組詩《玫瑰三部曲》刊於三月出版的《吹鼓吹詩論壇12》


  小孫女已三歲半了,之前她約每兩週就來回於台北內湖和台中沙鹿兩地,分別由祖父母和父母、外婆撫養,前年隨著父母回台中定居了。2008年,我邊讀安拍托‧艾可的小說,邊帶著她,寫了一首〈瑰的名字〉詩作;我在雪狼嚴忠政的詩集出版前夕,又寫了一首詩〈玫瑰的破綻〉;她在台北內湖時,生病患了玫瑰疹,我寫了一首詩〈玫瑰的疹子〉。我將這三首給孫女的詩,併成組詩《玫瑰三部曲》刊於三月出版的《吹鼓吹詩論壇12》(唐山有售),並配上她的三張我拍的相片,昨日她看到詩刊,一眼就認出是她自己,滿臉好奇的表情。


繼續閱讀
2010/03/08

三代(長詩)

『閑閒書話』蘇紹連的〈三代〉
作者:老溫 提交日期:2002-11-4 15:34:00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8171.shtml

蘇紹連的〈三代〉,我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從一本叫《台港文學選刊》的雜誌上讀到的。那時,這首詩好像還獲了時報文學獎。在那個雜誌上,我依稀記得還讀過白先勇、余光中、周腓力等等。時過境遷,轉眼快二十年了,那個雜誌大概是失蹤了吧,竟多年不見。
  
  但是,〈三代〉並沒有在我的腦子裡褪盡,時不打時蹦出個一兩句來,燙得我很痛。與其這樣難受下去,不如來個痛快,前幾天,請一個叫GOOGLE的朋友幫忙找找,還真的找著了。
  
  一句一句地撫摸這失蹤多年的兄弟,他的體溫依舊很不正常,大約四十一度。十幾年了,還高熱不褪!順便去看看蘇紹連的其他詩作,均體溫正常,並無大礙。
  
  高熱是會傳染的。頭痛腦熱中,我回憶起了一些風暴,一些時差,一些名字,一些笑容,一些淚水。這十幾年來,我做了些什麼?這個世界,又發生了些什麼?啞然無詞。
  
  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坐了又生,猛然看見,屋角窗前那棵小葉榕上,有幾片發黃的葉子。冬天馬上又要來了。
  
  時間,這把鋒利的刀子,割得我又癢又痛。我往硯裡的宿墨裡添了些茶汁,磨了又磨。取支退筆,用雞蛋大的草字,把〈笫一代向牆壁說〉抄在八行箋上。
  一張張貼在牆上,貼成長長的一條。那些個黑色的字,密麻箭杆,像是咒語。
  
  破牆的咒語。



繼續閱讀
2010/01/28

〈茫的微粒〉組詩9之1(1970作品)

  我在1970年7月至1971年2月之間,寫了〈茫的微粒〉組詩九首,全數刊於《龍族詩刊》二號。該組詩作的風格是剛毅、悲憫、明朗,九首合計約近兩百行,後來收錄於我的第一本詩集《茫茫集》(1978年出版)。

  最近在網路搜尋資料時,發現有一建築裝潢家租售房屋的部落格,格主人寫了一篇〈2009台灣優良健康產品展...〉的報導裡,竟然在文末插入〈茫的微粒〉組詩的第一首詩,他說:「讓我印象深刻,感動的悲傷和對生命的審視,引發我們常刻易去忽略遺忘的思維角度,多麼美的詩…」,格主人自己也寫了一首〈墜毀在大草原,他自己說這是「2年前寫的詩,那時我的腦中真是充斥浮游著詩意……是濃郁的詩味吧!」

  我想,那麼多年了,幾已三十多年了,這位格主人還記得這首詩,並在2009年打字在部落格裡,也真令我感動。

  
繼續閱讀
2009/11/16

政治詩:〈FD-RS小摺單車港區遊記〉詩和攝影

【詩前說明】

1、原本想書寫「地方詩」:台中港區四鄉鎮(清水、沙鹿、梧棲、龍井)海線一路平地,適合休閒式的自行車遊逛;我的FD-RS摺疊車讓我逛出了許多未曾去過的陋巷溪流田園,收穫不少,愛土地,就先熟稔自己的家鄉吧!

2、後來變調為「政治詩」:寫這組詩的時間,正值陳雲林來台、「野草莓」學生靜坐、陳水扁收押,難免心情受到影響,好端端的遊記,原本不是要這樣寫的,竟寫成這樣與政治時事關聯!唉,真是政治作弄人,小老百姓也逃不掉。

【詩作文本】小詩10首    (每首詩均配一幅地點攝影)
繼續閱讀
2009/11/12

愛上我的新房子

愛上我的新房子    ◎蘇紹連

一、
 
我新購的房子,你問
地址嗎?我給你時間的路線
下交流道後,緩慢的風景
會帶你前往一首詩裡
 
你不是說居住在詩裡
可度過漫長的一生嗎
而我的新房子,你說
是一冊詩集,真的嗎
 
我懷疑你會前來閱讀
甚至住下來一同共眠
把新房子放進回憶裡
甚至浴缸馬桶和床舖
 
都是讀過而無法遺忘的詩句
可以重新裝潢,你說
換一種新的空間感覺
像把人生重新排版
 
太過整齊的室內擺設
不是我的風格,愛上的房子
就讓它隨意生長,像麥草
有風時,它會浪漫。會想著你
 

繼續閱讀
2008/12/14

蘇紹連「詩寫詩集‧隱題詩」六首

蘇紹連「詩寫詩集‧隱題詩」六首
 
1、《地水火風》(向明詩集)
 
地址沒有巷弄段號,因為地址是詩句
水草沒有上岸,因為不想遺忘地址
火炬沒有熄滅,因為水草還在探望方向
風沒有停止飄行,因為火炬走得又遠又亮
 
 

繼續閱讀
2008/11/23

背景 ◎蘇紹連詩作

阿鯨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8/12/09 22:53 回應

我讀到第8首,是內衣與鈕釦
第7是雜訊,第6是鏡頭,第5是磚,第4是鐵的生鏽
第3 是筆墨,第2空瓶,第1是畫筆和畫刀

當然我也注意到第8的雨與蛹
第7天空,第6雷擊和閃電,第5風景
第4雲與光影,第3草葉,第2光芒,第1金黃色

最不可能忽略的是
第8的腋毛
第7之鬍渣與皺紋,第6的某處,第5的同居
第4的笑容,第3的下體,第2的繁殖,第1的喉嚨

最後我也感受到第8煩惱的話語
第7親密接觸的話語,第6光影埋伏的話語,第5密集的話語
第4無怨無悔的話語,第3藤蔓的話語,第2襲擊的話語,第1語言的溺斃與灰了

另外引起我好奇的是第8和第4的鑰匙
第8與第6的雨
第7,第5與第4的死
第8第7的安靜
以及第8的蛹,第4的巨靈,第3的禽獸

然後就是那一堆動作了:維持開啟,擦過,擊中,相疊,束縛插入,裸著掙扎,裁切,召喚。

也許再讀幾遍會有不同的觀感
不過以上是一點直覺與心得。

版主回覆:
阿鯨的讀詩方法是解放出詩中的話語元素,掃除了一些詩中設定的障礙,甚至拔除了某些暗樁,無法遁形的原始欲念,如此攤開、浮現。

不過,我會再把詩沈下去,阿鯨丟出的餌也必然需要放得更深,才能釣到詩中的東西。

 


繼續閱讀
2007/12/05

【叛徒系列】五首:蝗男、貓男、蛇男、羊男、牛男

此篇文章只允許密友瀏覽!
繼續閱讀
2007/06/30

阿曼尼五首


〈阿曼尼〉

 男性詩

   新作五首

阿曼尼詩

繼續閱讀
2007/06/16

高鐵車廂中之事件(12)

高鐵車廂中之事件(12)

他昏睡了的皮箱
他不易消化的日記簿本
他堅硬的地方閃耀著銅色的光
他皮箱上的鎖微微勃了起來
 
他把褲襠下的土撥鼠挑逗了
他趕牠藏入日記封面的山巒圖案裡
他的座位是我孿生的弟弟
他貼在車窗上被速度磨碎
 
他的褲子和我的手
是空白的車廂中唯一可見的
記憶形式,靜止的
時間像一隻蝶的雙翅
變得愈來愈薄
我用我的手代替時間
他的褲子卻代替我
延續越過溪流的旅程
 
我濕了的皮箱在座位下哭著
我的反面有他的簽名
我不易墜落,甚至不易勃起
我把夕陽和山巒固定不動
 
我列車似的穿梭
我列車似的微笑
我的座位是他孿生的弟弟
我貼在車窗上被速度銷毀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