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創作】分行詩
2018/06/25

〈端午的魔術師〉 蘇紹連

〈端午的魔術師〉     蘇紹連

端午,在XX紀念館前面
(這個錯誤的廣場
沒有詩人紀念館嗎?)
觀看許多街頭藝人個個都是變著魔術
竟然共同變出一顆巨蛋
午時一起讓它倒立
雨後
讓它在雨滴裡懸浮

然後魔術師的手變出許多粽子
分送給圍觀的新住民大人和小孩
(今天應該是魔術節吧)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魚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鳥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月亮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太陽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舟

終於變出一隻游過飛過圓過缺過晴過陰過划過的
既脆弱又憤懣的被束縛被綁紮的現代詩
要觀眾們一起打開它
吃下它
再吟誦它

回想以往在這個端午的日子,現代詩人明知不可為
卻仍要去楚國去汨羅江去招屈原的魂
去為自己寫的致敬詩繫繩打結
只有蛇蠍壁虎蜈蚣蟾蜍肯打開它
吃下它
再吟誦它

端午的魔術師,他們的使命是變出一個新住民的節日
或許能延續傳統的輝煌亦未可知
(打開籠子才知)
或許傳說中的粽子正在變形為一座島嶼亦未可知
(打開盒子才知)
或許在詩句裡施加一點點魔法亦未可知
(打開面具才知)                                    
魔術師啊
是這時代真正悲傷的詩人

 
註:最後段套用了詩人瘂弦寫過的詩作句式。

刊於2018/6/25中時人間副刊

魔術師
繼續閱讀
2018/03/27

〈天公仔子〉(正確版)

 
〈天公仔子〉(正確版)
 



我們唯一想要求的條件
就是人什麼都能有
但就不能有病

我們唯一能同意的條件
就是神什麼都能無
但就不能無愛

(生日許願)
當地仰望著天
盼天俯瞰著地



免驚失敗免驚阻礙
(生日許願)
無煩無惱無病無痛
(生日許願)
認分認命認家己的一條路
(生日許願)
理想的風景佇咱的心內
(生日許願)
未來的光沓沓仔展開
(生日許願)
親像正月初九出生的憨囝
(生日許願)
祝汝健康傲大漢



當地仰望著天
天能俯瞰著地
盼天地之間一定要有陽光有雨水
這個風景裡
一定要有
活著的



 
繼續閱讀
2018/03/09

返鄉

〈返鄉〉      蘇紹連


【前言】:寫返鄉過年的詩,其實以我現在的年紀,並無返鄉這件事,但個人藉著年少經驗以及對現實的感懷,而有了此詩的創作。詩比散文更容易虛構,卻也更容易把內心的真實隱藏在詩中的字詞之間,寫返鄉並未僅是寫返鄉的情感,詩如果是單一的意涵,對我來說並不過癮。
 

1、

在返鄉的路上
看見了牛,看見了羊
看見了雪的明信片
其實風景已經變了
氣候和國度也變了
這麼炎熱的冬季
我們聞著汗衫的味道
打開車窗
讓遍野的花香飄進來
這麼虛假的真實
這麼綠的花
這麼黃的風
我們把詩寫在手帕上
黑色的落塵
都是意象
今年
我們為著一個親人逝去的臉
集體返鄉
相互注視
相互尋覓
相似的五官

2、

在返鄉的路上
有獸形大物跟隨
離開城市,走手臂的堤岸
看見夢境消失的海
冬日無風無浪
泳褲上方的肚臍已無往日詩意
現在的窄管休閒長褲
讓我想起一種水生植物
搖身一變
也會化為蜻蜓
飛走時我還在返鄉路上
也許跟隨在後的
是未能消失的365天
是長長100公里的距離
是比360000元低的年薪
是流了不止1公升的眼淚
這些數字很重
是返鄉的行李
搖身一變
化為獸形大物
我只有放走我的眼和腳
在半途中
去看海
那時候
海裡
無獸

3、

在返鄉的路上
壅塞的隧道和腸胃
無法為之消化的
文明系統
無法為之吞嚥的
風景結構
我們的車必須穿越
穿越過去
過橋後
榕樹下古早味的小吃攤子不遠
街上的海鮮餐廳不遠
但我們不下車
穿越過去
到家裡
圍爐坐下
才形成一桌
家人的系統
家人的結構


沙鹿
繼續閱讀
2018/01/08

十月出版社..決鬥

今年發表的第2首詩:〈十月〉,刊於《掌門詩學》72期,2018年1月。

記「十月出版社」的一本翻譯小說《決鬥》。當年小說讀《決鬥》,詩讀《夢或者黎明》,都是「十月出版社」出版,發行人王玉傑。1969年。

 〈十月〉 蘇紹連

十月,想起一家叫十月的出版社
出版了一本叫決鬥的翻譯小說
那年十月,我一心想要決鬥
我讀著小說,像讀詩一樣
一字一句反覆研究
那些意象來回的招式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那年十月雨勢強烈
煙火在煙灰缸一樣的河水裡
熄滅,攝影拍下的歷史
光影如屍)

那年十月,我初次離家遠行
準備好了的時間和手掌
列車沿途穿越陌生的哭泣
樹林、河岸、橋、動物
一一往後退去
他們都不知我
出發以後可能是
枯木、裂岸、斷橋、殘骸
也不知我和誰決鬥
歷史不會記錄我
一個無名的決鬥者
像一張抗議傳單在秋風吹下
秋風吹下的瞬間
翻了幾個跟斗和幾個招式
然後飄行在屋脊上
(月光照拂旗桿上棲息的鳥
我並未化身為另一種
羽翼透光的
旗幟或符號)

那年十月,我和我的決鬥者進行
解決數十年來的宿怨之鬥
他在我構思的場景裡出現
一個未來的黑色城市
戴著假髮和墨鏡的裁判
和一群沒有嘴巴的觀眾
時間沉寂如牆壁
我和我的決鬥者讀著一篇影射自己的小說
(雨勢強烈,決鬥者以文字對峙)
小說裡的語句漂浮:
「兄弟,你愛我,你不愛我
小時候,看見,看不見
校門口的標語和警衛
躲開,躲不開,那支
哨子穿透心臟的聲音
痛,不痛,我背著你
你抱著我,不哭,哭
沙石的語言坍塌
你出拳擊破你
那些重疊的落葉
我閃避著我
那些飛行的腳步
你翻轉著你
那些下墜的天空
然後停格
決鬥者之一
緩緩倒入雨滴中」

十月最後一天深夜,當我讀畢小說
已經撐傘走過教堂前的下雨廣場
滿地的文字
是消失的決鬥者留下的殘招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我可能沒有倒下
把文字撿起,放回小說裡
重新組成句子
改變小說的結局
讓倒下去的,是我
成為一個失敗的決鬥者
在十月的冷雨中
蜷縮為一滴雨
在最後一頁
漂流回家

 


十月出版社


繼續閱讀
2017/12/13

〈地下神秘月台〉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30643
2014-11-16

〔記者黃立翔/台北報導〕台北地下也藏有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神秘月台?而且不只一個,共有三個,其中一個就在西門鬧區!

 

〈地下神秘月台〉 蘇紹連


層層疊疊的這裡形成一座鬧區
你在我的上層他在我的下層
有許多不分明的指標
讓靈魂經過
卻從未停靠
我的邊陲
讓陰暗跟隨
你下來
也只不過是一瞬的
慘白

照亮熄滅的一秒時間
他已躺下
在下層輾轉反側
只不過是一種
空間的包裹
在遞送中
進行著位置與位置的推擠
我如何把部分的他
完整的拼成有順序的
被切割的他

回到活著的樣子
小聲的對自己說:
「我是禁錮的
我是荒廢的
我是憂鬱的
我是含冤的」
在暗流中的一座深夜
沉埋才有個樣子
像堅硬的夢
被黎明撞擊

他上來
像一瞬的陰霾
緊鄰政治的建築
在那些吶喊的鬧區裡
我的中央有意念現形浮動
你與他交錯
沒有事故
這裡的秘密
完好如初
留我獨守
你從我撤離
他從我撤離


註:依據2014年11月16日自由時報的報導,記者黃立翔走進北捷西門站地下的「秘密車站」,外表沒有特別指標,內部設計也和一般月台一樣,不時有列車轟隆隆經過,卻從未暫停,燈光昏暗,月台空空盪盪,飄散著陰暗詭譎的氛圍。這種緊急停靠列車的月台,一共有三個,分別是位於中華路、長沙街口的「西門站」,市民大道、光復北路口的「光復站」,以供發生事故時調動及逃生之用。
 
台北市鐵路地下化,為預防發生火災或其他緊急事故,設了3個緊急停靠站,藏身地下20多年。(記者黃立翔攝)

 

 


繼續閱讀
2017/02/27

霾害.詩作

<霾害>  蘇紹連

 

近來,每日晨起
我的十根手指頭總是模糊
像沉浸在河水裡的
細小漂流木
逐漸地浮出指紋

白天,看著你涉足
去測量自己的漣漪增加了幾公分
白天,看著你繞在煙囪底下
追思以前更藍的天空
一點點的燃燒也何其龐大
罩著整座城市

我的臉龐只剩餘瞳孔
卻還能把看見和看不見的真實
放在一起
我的十根手指頭微微縮握
真想出拳一擊
真實卻如同細沙一顆顆
在縫隙間漏失

黃昏時你回來
背負著神秘的黑夜你回來
你叼著一根菸的風景
不能成為風景
何其突兀
逃離霾塵的車隊
在黯淡的玻璃裡
何其使人悲哀莫名

我要和你過夜
過橋,過境
看著你的眼神
蜿蜒著一條河
細小的漂流木
在你抽菸的時候燃燒
我的呼吸
何其顫慄
什麼時候開始
什麼時候停止
  

 


繼續閱讀
2017/01/02

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  蘇紹連
 
 
在此,埋設了座位
也埋設了截止的時間
在此,社會主義是冷食
浪漫主義是熱食
 
我沒有主義,不知要
吃些什麼,不知要
和誰同座互視對方
不知會看見什麼吃相
 
我沒有快樂,吃飽是
很滿足的樣子,就忙著吃
把抽象當成具體來吃
這樣就飽了,其實是餓著
 
我沒有悲傷,餓著才會
一直醒著,用力盯著
夜色中移動的形體
向我逼視,彷彿圍捕
 
我沒有逃匿,在此
酩酊,成為一種掩飾
藉機飽食終日,惶惶
在此,夜與我躺下
 
壓力將我們燙平
薄如一種生命的表層
輕碰就碎。裂隙裡
我真正的痛在蠕動
 
我從來沒有虛假
那個裝盛食物的容器
就盛裝著我,燉著我的猥瑣
讓我食下我自己的殘念
 
夜在此埋著晃著夾著
低等吃食的及物動詞
我的名姓是其中之一
臭味相投而不知下流
 
不知交情也隨著漲價
帶著飢餓的器官來此享用
摟著另一半次第而坐
夜在此切著絞著烤著
 
而我,是其中的誰啊
誰鄰接著我隔著我並排守候
遠處的時間。等黑色褪去
這夜的痛還在我下半身蠕動
 
  
 
繼續閱讀
2016/06/18

〈初秋讀韭花帖〉修訂版 /蘇紹連

〈初秋讀韭花帖〉修訂版/ 蘇紹連
 
 
母親是一幅字
書法中飄逸的末端筆畫
已淡,已然
如遺跡
 
母親午寐後吩咐我研墨
我去讀了五代楊凝式的韭花帖
幫母親採折萎靡的舊時光
揉搓韭菜花,洗滌
在失神的眼眸裡
研成細末
 
讀畢韭花帖
我繼續研墨
母親說:
「食著愛人送來的韭菜花
這款滋味親像
只賰一禮拜的初戀
毋甘離開毋敢哭
時間若是過
韭菜花結籽
變白變枯老」
 
時間已經過了多年
鏡中母親的臉
像是韭菜花田
入秋之後
茂盛的花
全開在硯台上
我沾墨書寫
謹狀懷念
 
 註:《韭花帖》:「晝寢乍興,輖饑正甚,忽蒙簡翰,猥賜盤飧,當一葉報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實謂珍羞,充腹之餘,銘肌載切,謹修狀陳謝。伏惟鑒察,謹狀,七月十一日,狀。」




 附記:2016/6/15,北一女高中淑玲老師來函,因出考題問及〈初秋讀韭花帖〉一詩,理解上有些不明確,要我提供創作時的原來意圖,以供出題參考。在經過三封信的討論後,我自覺詩作寫的是私領域的事,有些地方是模糊而難以為外人(尤其是學生)理解的,故而我考慮後決定修訂此詩,為能提供一個較週全的理解內容,產生此新的版本。若有要引介此詩來做教學,就請以新版本為據。
 
 
 
 
繼續閱讀
2016/05/24

領空——白萩的詩<雁>和蘇紹連的<燕子的領空>

1、<雁>    白萩

我們仍然活著。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地平線長久在遠處退縮地引逗著我們
活著。不斷地追逐
感覺它已接近而抬眼還是那麼遠離
 
天空還是我們祖先飛過的天空。
廣大虛無如一句不變的叮嚀
我們還是如祖先的翅膀。鼓在風上
繼續著一個意志陷入一個不完的魘夢

在黑色的大地與
奧藍而沒有底部的天空之間
前途祇是一條地平線
逗引著我們
我們將緩緩地在追逐中死去,死去如
夕陽不知不覺的冷去。仍然要飛行
繼續懸空在無際涯的中間孤獨如風中的一葉

而冷冷的雲翳
冷冷地注視著我們。




2、〈燕子的領空〉     蘇紹連
 
在燕子的領空,白雲通過
太陽通過,月亮通過,星星通過
風通過。就是砲彈不能通過
塵霾不能通過
  
在燕子的領空我家的屋頂上
坐著一個少年,放飛他的手掌
房屋跟著飛翔土地跟著飛翔
美麗的世界跟著飛翔
  
時代是少年的時代
領空是燕子的領空
那雙手掌演奏風中的聲音
屋頂就像一架鋼琴的黑白琴鍵
燕子帶著春雨在不同的音階上通過
  
我呼喚著少年:通過天空
通過黃昏通過黑夜通過宵禁
通過舊年代的黎明通過我夢中
的那張詩的稿紙
  
把一群像燕子似的字呼喚出來
從稿紙上從屋簷下飛出來
在自己的領空裡飛翔自己的
愛和理想和家鄉和國家
 
   
 
繼續閱讀
2015/12/20

魯蛇正傳〈小代誌〉

魯蛇正傳〈小代誌〉 (華語+台語‧混搭詩)
 
 
他傾頹於一個夜晚
走路都會撞到影子
歹勢啦
 
多麼細小的光在空中流動
很想抬頭仰望此生最美的景象
額角卻撞落一顆星
歹勢啦
 
無疑悟
遮衰尾
 
天陰了,急找公共廁所
小雨落入小便斗
卻是抛物線的
飄落到隔壁
淋濕了彪形大漢的溫柔眼神
哭了
歹勢啦
 
雨夜裡這麼難過
看見市政府在不遠處
市長的手機還亮著藍光
召喚著
漂流在街道的傘
歹勢啦
他沒有傘
 
對著路燈敬禮
謝謝燈光還能拉出
佈滿蜘蛛網裡
他的影子
再度送走了救護車
歹勢啦
 
所以要一面踱步一面唱一首歌
安慰自己的世界
並不靜寂
並不恆常
說一句意外的話
「遮衰尾的代誌
無,你是欲按怎?」
哪管誰聽到了
 
 
註:「小代誌」「歹勢啦」「無疑悟/遮衰尾」「遮衰尾的代誌/無,你是欲按怎?」為台語詞句。
 
繼續閱讀
2015/12/04

初秋讀韭花帖

〈初秋讀韭花帖〉 蘇紹連
 
母親是一幅字
書法中飄逸的末端筆畫
已淡,已然
如遺跡
 
母親午寐後吩咐我研墨
我去讀了五代楊凝式的韭花帖
去採折萎靡的舊時光
揉搓,放入水中
洗滌失神的眼眸
 
讀畢韭花帖
母親說:
「食著愛人送來的韭菜花
這款滋味親像
只賰一禮拜的初戀
毋甘離開毋敢哭
時間若是過
韭菜花結籽
變白變枯老」
 
鏡中的韭菜花田
是母親的臉
入秋之後
茂盛的
全在硯台上
我沾墨書寫
謹狀懷念
 
 
註:《韭花帖》:「晝寢乍興,輖饑正甚,忽蒙簡翰,猥賜盤飧,當一葉報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實謂珍羞,充腹之餘,銘肌載切,謹修狀陳謝。伏惟鑒察,謹狀,七月十一日,狀。」
繼續閱讀
2015/10/22

乃父詩──2014年7月31日高雄發生氣爆事故

 
〈乃父詩〉   蘇紹連
  
前引:事故是2014年7月31日23時55分以後至8月1日凌晨間,發生在臺灣 高雄市前鎮區與苓雅區的多起石化氣 爆炸事件。7月31日約21時,民眾通報疑似有瓦斯洩漏。幾個小時後該區域發生連環爆炸,造成32人死亡、321人受傷。
  
 
父親節前七日
我遇到乃父
乃父之喪
不寫詩,不騎單車
單車相信一首詩,都是個別完成
而有詩人們集體為乃父寫一首詩
分隔島從不參與那樣的事
雖有詩人集體寫一個主題
像大家來寫乃父
路口監視器也寫乃父
卻沒有下文
 
遇到乃父
道路只有哭
只有求救
只有哀慟
若時間能夠重新經過
時間可以伸手
拉住乃父身旁的人
不讓他們失去
可以擁抱住他們
不讓他們落空
我也很願意像時間一樣伸手
但是別叫我的手寫詩
我寫不出來
因為乃父
讓我的詩跟著死了
我的手在哀悼而萎頓
我已經沒有寫詩的手
我真的寫不出來
詩已經不是第一要緊的事
沒有寫詩能力的我
想做的只是去救援
去揭發惡的真相
去一起重建
這個南端之城

不要再遇到乃父之喪了
讓城市裡的道路忘卻乃父
讓單車載著時間可以安然駛過
讓雨水在地下平靜,月光在地上繁榮
讓遠方的心恢復成一座城市
我也逐漸可以
生出寫詩的

 
 
繼續閱讀
2015/08/10

父親的形象

〈父親的形象〉  ◎蘇紹連
 
 
開始有了父親的形象
是在十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雙黑皮鞋
EUR碼42號,回家的路好走嗎?
九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件絲質襯衫和領帶
領圍16吋,能繼續呼吸到這世界嗎?
八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副老花眼鏡
深約250度,能看清楚門鎖的鑰匙孔嗎?
七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新的假牙
咀嚼動作,會像是初生的嬰兒嗎?
 
然而父親的形象開始轉變
是在六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頂毛帽和一條圍巾
他卻把溫暖和擁抱留給我
五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支十九世紀古董懷錶
滴答、滴答,他卻把心臟的回音留給我
四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紙尿褲和返鄉之旅
他卻把溶於皚皚雪中的春水留給我
三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張按摩椅
沿著背脊,犂痕深陷,他留下揉捏中的泥土
 
終於固定了父親的形象
是在二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新的碗和筷子
盛米飯挾菜餚一口一口延長生命
一年前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紙和筆
教他寫字他卻自己寫了一整年的遺書
今年的8月8日
給父親買了一冊他兒子新出版的詩集
唸著禱詞而讓句子流淚
祈求明年8月8日如果缺席的時候
我能用詩的音節想念
能模仿內在的兒子
和外在的父親做最後的對話
 
 
繼續閱讀
2015/06/17

沉默的器官

〈沉默的器官〉  蘇紹連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404293(人間福報副刊)
 
他偽裝了一輩子。和我
相聚的時候,他不笑
他不哭,他不說:
「你揭開我
 話語不在裡面」
 
撕去時間,往往沒感覺
所以繼續的,往往沒感覺
對熟悉的侵害,往往沒感覺
所以受傷的,往往沒感覺
我不愛著他,往往沒感覺
所以我愛著他,往往沒感覺
 
而我沒有勇氣揭開
而我只有包藏
而他不說:
「你這個傻子
 已經很嚴重了」
 
他就在看著自己
這是一種等到的發現
(卻也沒有動靜)
他是那麼陌生的
躺在我的裡面
 
怎能等到發現的時候
才要揭開我,聽著
話語出聲。往往
變成我躺在
他的裡面
 
他沒有宣判的機構
宣判我是來不及聰明的
傻子
 
 
【註】肝臟被稱為「沉默的器官」。
繼續閱讀
2015/04/24

河馬

〈河馬〉
    
童年開始的夜
我蒙在棉被裡
就會看見
行過深河的一隻夢
行過幽夢的一匹河
大物
如此龐然
淚水
如此龐然
       
緩緩
行過教室的窗口
涉渡黑板
緩緩
行過自己家的門口
涉渡自己的床
離去
    
童年結束的夜
大物
如此龐然
淚水
如此龐然
直到彼岸
倒下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