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非詩類】小說
2011/12/16

無意象詩‧論──意象如何?如何無意象?(一)

無意象詩‧論
──意象如何?如何無意象?

(全文刊於《吹鼓吹詩論壇十三號》,並同時刊於《新地文學》2011年9月)

繼續閱讀
2005/07/04

森林夢境(3)


(攝影/卡車斯基)

 他們在這棟木屋裡度過了一個溫馨的夜晚。 

 壁上的時鐘「噹──」發出聲響,敲了五下,有些樹才發覺己經快天亮了,就趕快叫醒其他棵樹;原來他們玩得太疲憊,一個個都躺下來睡著了。他們一一走出木屋,趁著朝陽尚在山的背後,大地仍陰暗時,匆匆回到自己的位置,把腳插入泥土裡,並抽長身子站好,恢復樹原有的樣子。
繼續閱讀
2005/07/03

森林夢境(2)


(攝影/卡車斯基) 

 奶奶開門出來,並淚流滿面的說:「救救我的小孫女吧!」

 樹說:「我是路過的醫生,從山下溪畔的營地來的,我們有一群同伴,正在這附近夜遊,或者做探險的遊戲,我腳步快,走前頭,看見這裡有燈光,所以向這裡走來,老奶奶,您住的這棟美麗木屋吸引我敲門造訪,可是,老奶奶,您怎麼哀傷了呢?」

 奶奶趕緊請這棵樹進門來,帶他到床前,求他幫忙救治床上昏睡的我。這棵樹打開帶在身上的急救箱,拿出體溫計、聽診器、注射器等醫療器物,為我診治。這棵樹怎會有醫療知識及能力,沒有人知道啊!不過,他確實無誤的診治了我,開了藥給我服下。過了沒多久,我不再有皺眉頭的表情了,但仍然睡著。
繼續閱讀
2005/07/02

森林夢境(1)


(攝影/卡車斯基) 

─炎炎夏日,為一個小女孩而寫。

 森林,是我永遠的夢境。

 我六歲那一年的夏初,奶奶揹著我走在一條山道上,要到山腰的森林裡,那兒有一棟木屋,是奶奶居住的地方。我原來住在醫院裡治療身體,奶奶執意要我到森林裡來住幾天,把我從醫院帶出來。我的父母在離山不遠的小鎮裡拼命工作,為的是賺一些錢抵付我的醫藥費。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