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創作】散文詩
2015/01/12

【散文詩】愛的紅毛巾

陳克華油畫
                油畫/陳克華

〈愛的紅毛巾〉 蘇紹連
 
  ──觀陳克華的裸男油畫
 
像我這樣的一個瘦削的男子通過一片海都激不起一朵浪花,但竟然在通過他和他的裸男油畫時,有一滴精液豪無預警的自畫中滑了出來,那一瞬間,有神閃現。我想我的身體是受到了裸男油畫的影響而顫慄而興奮而忘了我只不過是一抺未乾的油墨,也可以映射出彩虹的光彩。
 
還有像我這樣被裸男懾住的是天空中的一輪白色烈日,原本駐足在裸男的肌膚上,卻用一個瀟灑的弧度緩緩滾向胯下,燃燒起一座黃昏森林。像我這樣在一瞬間,一瞬間失去了掩飾有如摘下所有的面具,露出沒有迷霧的雄性島嶼和大提琴的下半身。那些和裸男一樣的魚,那些水草一樣的肉身,那些都可能是菩薩,也許這才是他。我看見他在通過裸男的身體。
 
他在通過裸男的身體,幫裸男撿起遺落的鮮紅毛巾。
 
繼續閱讀
2011/12/22

〈比目魚〉及張佛千的「一燈小記〈比目魚〉」

〈比目魚〉  ◎蘇紹連


我靜靜的俯臥在無槳的船上,把臉擱在舷邊,眼睛注視水流。
緩緩的水流中,我看見了水中映現了我的一張臉,而我的身體
,不知遺落在哪裡。沒有手撈起我的臉,因此,任它下降、溺
沈在水底植物群中。


水底植物群是沈默的森林,我的臉像一隻孤獨的比目魚,躺在
砂粒上,雙眼只能注視四週搖擺的植物,嘴巴沒有語言的能力
。這樣的一張臉,深藏在海底,無人所知。


我的臉是比目魚
兩眼向頭部的上側移動
頭髮向後側逐漸褪落
我只是──想仰望天空啊!


        散文詩﹝原刊聯副﹞


繼續閱讀
2010/12/23

【散文詩】流著淚水的魚


繼續閱讀
2010/02/15

【散文詩】讀信

  【散文詩】   讀信                蘇紹連  

撕開信封,妳信紙上的那些黑字游出來。....
 
那些黑字興奮地向四面八方游去,然後,自四面八方艱苦地向我游來。每個字均含著淚光,浮浮沉沉地游著,游到了我的身體上。....
 
有的字在我的袖子裡潛泳,有的字停泊在我的臂灣中,有的字失去知覺,在我的口袋裡沉下去,有的字抽了筋,掉在我的膝蓋上,有的字嗆了水,擱淺在我的衣領上,有的字被我的食指彈回去,有的字在我的鼻樑上嬉戲浪花,有的字在臉頰上的淚珠裡仰泳,有的字被我的眼睛救起,有的字渡不到我身上,便流失。
 
從彼岸游到此岸,是這般興奮又這般艱苦嗎?

繼續閱讀
2010/01/25

【散文詩】壁燈

 
臥房裡的燈光呈葉羽狀分裂,我成為一顆露珠,滑落在茸茸的地氈上,然後,我看見自己跳了一步,陌生而可怕,全身雪白,長長的耳朵,短短的尾巴,上唇中裂,兩眼裡撲出紅紅的淚光。
     
從這壁撲到那壁,撲來撲去,撲得臥房裡都是火蛾。壁燈像紅蘿蔔從壁紙內鑽生出來,被撲上去的一隻白兔,咀嚼著,慢慢地,燈光陰暗。
    

繼續閱讀
2010/01/16

【散文詩】月升

【散文詩】 月升  蘇紹連 

  1970年作品  
刊於《現代文學》46期

繼續閱讀
2010/01/12

【散文詩】時間

【散文詩】         時   間       蘇紹連  
 
時間行經每一個角落,前顧匆匆,回首徐徐。霧已下達命令,不許有眼睛的生物潛行,包括時間,都令其迷失方向。我把時間打包入行囊裡,坐在霧中哭泣。

我坐在霧中哭泣,把時間從行囊裡釋出,都令其迷失方向,都令其哭泣,包括時間的眼睛,都令其潛行。霧已下達命令,回首徐徐,前顧匆匆,時間再度行經每一個角落。


 

繼續閱讀
2009/09/23

蘇紹連散文詩‧將進酒

將進酒   ◎蘇紹連散文詩

某一名男子匆匆從喉嚨深處跑出來,挾土石轟隆奔流的聲響,河山的嚎叫,撞入壁上那幅黃河萬里圖裡。圖中一名渡河女子與他擦身而過,他轉身看她一頭飄逸的黑髮,因對岸雪崩,瞬間變白。她是他童年的女人。

繼續閱讀
2009/01/14

散文詩〈七尺布〉陶忘機英譯;fuhoren 繪圖

〈七尺布〉◎蘇紹連詩作 

母親只買回了七尺布,我悔恨 得很,為什麼不敢自己去買。
我說:「媽,七尺是不夠的,要八尺才夠 做。」母親說:「
以前做七尺都夠,難 道你長高了嗎?」我一句話也不回答, 
使母親自覺地矮了下去。
 
母親仍按照舊尺碼在布上畫了一個我,然後用剪刀慢慢地剪
,我慢慢地 哭,啊!把我剪破,把我剪開,再用針線縫我,
補我,......使我成人。 

〈SEVEN FEET OF CLOTH〉

◎Translated by John J. S. BALCOM 陶忘機 
 
Mother only bought seven feet of cloth. I really regretted that I hadn’t bought it myself. “Mother,” I said, “seven feet of cloth is not enough; you need eight.” “In the past seven was enough,” said Mother. “Have you grown?” I made no reply, which made my mother feel as if she were shrinking.
 
Using the old measurements, Mother drew me on the cloth. Then she ever so slowly snipped with her scissors as I slowly cried: Oh! Cut me, cut me apart, then stitch me together with a needle, patch me . . . that I might grow up.
 

出處:http://www.taipen.org/the_chinese_pen/current_issue/2006/q1_062.html


-----
圖:

fuhoren繪

出處見:http://www.taiwanpoetry.com/phpbb3/viewtopic.php?f=40&t=26769

繼續閱讀
2008/05/21

【預言詩】2050年後世紀大地震:〈地震圖:大陸與台灣〉

【預言詩】〈地震圖〉(散文詩) ◎蘇紹連作品

淡水河以北的土地漂流到琉球群島附近;總統府隨著台北市埋入地層底下,被擠壓消失了;濁水溪以南的土地則漂流到菲律賓去;蘭嶼浮出海平線,升成台灣最高峰;大甲溪裂開十公里寬,海峽的水貫穿中央山脈流向太平洋。

繼續閱讀
2007/09/05

【散文詩】女人不該為男人擣衣

此篇文章只允許密友瀏覽!
繼續閱讀
2007/08/07

門後(無形散文詩)

此篇文章只允許密友瀏覽!
繼續閱讀
2007/07/27

對鏡(無形散文詩)

此篇文章只允許密友瀏覽!
繼續閱讀
2007/07/22

蛋殼(無形散文詩)

此篇文章只允許密友瀏覽!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