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27

他的文學獎路程圖 ——讀曾元耀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

他的文學獎路程圖
          ——讀曾元耀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
 
                                   
蘇紹連
 曾元耀詩集
 
有一個醫生詩人,他不是鯨向海、也不是陳牧宏等人一樣從年紀輕輕在醫學院就開始寫詩,他是從55歲才決定寫詩而現今已過65歲的老詩人了。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時候,年齡並不是決定能否創作的因素之一,觀看許多年紀青壯年的人曾在年輕時風風光光寫詩,而今卻黯然銷沉,再也寫不出詩來。唯獨有許多年輕時不寫詩,卻在過了中年之後才步入詩壇的,其中表現優異而倍受矚目,當以這個醫生詩人的得獎紀錄最為突出。
 
這個醫生詩人是誰?怎有這麼大的能耐闖蕩詩壇而能過關斬將擠下其他參賽詩人奪得錦旗?他,就是詩人曾元耀醫生,1950年出生,2005年開始寫詩,2008年開始投稿各項文學獎,至2015年,共獲大小詩獎約40個。若將這些詩獎的獎座、獎牌、獎狀等等佈置在他的診間裡,那可變成台灣最吸引病患注目的詩獎診所了。
 
不過,大概沒有專業醫生在執行業務時與詩聯結在一起的吧。那麼能說曾元耀醫生是把寫詩當做愛好之外,又如何能說他可以這麼頻繁得獎是為了什麼?尤其這都是發生於在他年過半百以後的事。我們幾乎無法想像到他得獎的企圖心如此之強,那也就無法把他寫詩的熱情僅僅歸於一種愛好。我們可以推測他要得獎必是為了證明什麼,而他並不是像其他一些文學獎獵人是為了獵取獎金,因為他當醫生的所得必定高於獎金累積的數百倍,所以他無須為獎金而寫。
 
他參加文學獎,究竟為了什麼?在他2016年7月出版的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後記裡,他揭露了他參賽的目的與詩觀,坦白不打誑語,他的詩觀見解若是是「言教」,則參賽得獎是「身教」了。他可以當作有心參加文學獎者的楷模,用這本詩集作品當作例證,給晚學者一面借鏡。他在後記裡強調要寫好詩,認為好詩不是自己認定了就算,而是「應有一個公正、客觀的認定,理論上,文學獎得獎詩作就是好詩。」他肯定了文學獎的舉辦對好詩的貢獻,不像一些人對得獎詩作的優點認定充滿不屑或是懷疑。基本上,他參加文學獎競賽,是為了證明他能寫出好詩,果然他做到了,非只得了一個獎,而是得了近40個獎,且入選「年度詩選」三次。與他同世代的詩人相較,在這個年紀的得獎紀錄,他是最為輝煌的。
 
《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共收入參加文學獎比賽的詩作和入選年度詩選的詩作,共約近40首,幾乎全台灣的大小文學獎從中央到地方都能看到他進入決選或得獎的名字。這些作品足以讓有心寫好詩作、並有意參加文學獎的寫作者,引為參考或設定標竿,劃出一道在水準以上的線條。
 
既為參加文學獎而寫,那麼,可以說得獎是唯一的目的,但也可以說,把詩寫得完整美好,就是得獎的方法。我們就以《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裡的詩作為例,找出其得獎的因素和特色。幾乎所有的文學獎約可分為兩類,一是有規定主題寫作範圍的競賽,一是沒有設限題材而自由書寫的競賽。從曾元耀的這本詩集來看,他參賽的獎項大多屬於主題競賽,或與主辦單位的特定名稱和特定地區有關,例如「桐花文學獎」,得獎作品正是<南庄桐花>,切合該獎獎名及地區名;「花蓮文學獎」,得獎作品<再見石梯灣的海>,寫特定地區的地景,相當符合該獎所需;「玉山文學獎」,得獎作品<水沙連組曲>,也是寫出該獎的地區性地景;「澎湖菊島文學獎」,得獎作品<在菊島旅居的日子>組詩,寫了澎湖五個景點;「大武山文學獎」,得獎作品<阿塱壹古道的晨昏練習>,表現了該獎地區的景觀生態及歷史背景。這些主題的書寫,全靠四個成分組成,一是資料,一是經歷,一是想像,一是情感,用心的詩人會在這四個成分努力搜集和培養,若更能掌握到主題及內容的特殊性和完整性,就有篤定獲獎的可能。詩人曾元耀做到了,這是他為我們所做的見證。
 
他也得到未限定主題的文學獎,例如「鍾肇政文學獎」,得獎詩作<溯溪>寫的是大漢溪上游泰雅族人的尋根過程,又如2015年的「林榮三文學獎」,得獎詩作<拔一條河>寫台灣南部風災甲仙土地的救援和維護,2009年的「台北縣文學獎」,得獎詩作<四月午後的中和緬甸街>寫新住民和外籍住民的生活情景,2013年的「新北市文學獎」,得獎詩作<今天不帶手機>,寫現代人擺脫束縛的可能生活,2015年的「新北市文學獎」,得獎詩作<飛越年齡地景>寫老年人的生活情景。像這些詩作內容,都已不是為比賽主題而寫,也就是詩人平時的作品,正好遇到比賽的時間點而去參賽,若是如此,能夠得獎,更能證明曾元耀創作的堅強實力。
 
曾元耀他深知參加文學獎的比賽除了先能掌控題材內容外,付予主題新鮮的意涵也相當重要,否則人人選取的題材一樣,重複著相同的經驗和人盡皆知的資料,那就難以勝出;另外,曾元耀的詩作技巧亦拿捏得宜,不炫奇,也不流俗,他只是做到每一首詩都能「讀得懂」,都充分表現「感情」,含有「故事性」,能讓人「感動」,而這正是文學奬作品所需具備的特質。參與文學獎的競賽,能得獎除了前述的題材、技巧兩項因素外,另一項因素是語言,語言有魅力,詩就有有魅力,能吸引讀下去。詩的耐讀,完全在於語言如何說出詩的題材,說得有意味,能讓詩的語言建構出來的音樂性和意象性充滿溫度和濃度,完全成功的把詩寫到最好的狀態。
 
曾元耀這本《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正是詩作的最好狀態的展現,如果台灣各個文學獎的列車能持續開著,不要停辦,那麼,要搭上文學獎列車的寫作者,或可從這本詩集規畫出自己的文學獎路程圖,順利一站一站的遊歷,從城內到邊境,抵達最終的目的地。
 

( 本文原刊於2016年9月《文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0276

書名:《寫給邊境的情書》
作者:曾元耀
出版者:秀威資訊公司
出版時間:2016年7月


時間的零件‧詩集後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無意象之城》詩集出版預購.讀者自訂售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