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6/18

〈初秋讀韭花帖〉修訂版 /蘇紹連

〈初秋讀韭花帖〉修訂版/ 蘇紹連
 
 
母親是一幅字
書法中飄逸的末端筆畫
已淡,已然
如遺跡
 
母親午寐後吩咐我研墨
我去讀了五代楊凝式的韭花帖
幫母親採折萎靡的舊時光
揉搓韭菜花,洗滌
在失神的眼眸裡
研成細末
 
讀畢韭花帖
我繼續研墨
母親說:
「食著愛人送來的韭菜花
這款滋味親像
只賰一禮拜的初戀
毋甘離開毋敢哭
時間若是過
韭菜花結籽
變白變枯老」
 
時間已經過了多年
鏡中母親的臉
像是韭菜花田
入秋之後
茂盛的花
全開在硯台上
我沾墨書寫
謹狀懷念
 
 註:《韭花帖》:「晝寢乍興,輖饑正甚,忽蒙簡翰,猥賜盤飧,當一葉報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實謂珍羞,充腹之餘,銘肌載切,謹修狀陳謝。伏惟鑒察,謹狀,七月十一日,狀。」




 附記:2016/6/15,北一女高中淑玲老師來函,因出考題問及〈初秋讀韭花帖〉一詩,理解上有些不明確,要我提供創作時的原來意圖,以供出題參考。在經過三封信的討論後,我自覺詩作寫的是私領域的事,有些地方是模糊而難以為外人(尤其是學生)理解的,故而我考慮後決定修訂此詩,為能提供一個較週全的理解內容,產生此新的版本。若有要引介此詩來做教學,就請以新版本為據。
 
 
 
 
2016/6/18

關鍵字: 滋味 討論 地方

領空——白萩的詩<雁>和蘇紹連的<燕子的領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深夜食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