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24

領空——白萩的詩<雁>和蘇紹連的<燕子的領空>

1、<雁>    白萩

我們仍然活著。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地平線長久在遠處退縮地引逗著我們
活著。不斷地追逐
感覺它已接近而抬眼還是那麼遠離
 
天空還是我們祖先飛過的天空。
廣大虛無如一句不變的叮嚀
我們還是如祖先的翅膀。鼓在風上
繼續著一個意志陷入一個不完的魘夢

在黑色的大地與
奧藍而沒有底部的天空之間
前途祇是一條地平線
逗引著我們
我們將緩緩地在追逐中死去,死去如
夕陽不知不覺的冷去。仍然要飛行
繼續懸空在無際涯的中間孤獨如風中的一葉

而冷冷的雲翳
冷冷地注視著我們。




2、〈燕子的領空〉     蘇紹連
 
在燕子的領空,白雲通過
太陽通過,月亮通過,星星通過
風通過。就是砲彈不能通過
塵霾不能通過
  
在燕子的領空我家的屋頂上
坐著一個少年,放飛他的手掌
房屋跟著飛翔土地跟著飛翔
美麗的世界跟著飛翔
  
時代是少年的時代
領空是燕子的領空
那雙手掌演奏風中的聲音
屋頂就像一架鋼琴的黑白琴鍵
燕子帶著春雨在不同的音階上通過
  
我呼喚著少年:通過天空
通過黃昏通過黑夜通過宵禁
通過舊年代的黎明通過我夢中
的那張詩的稿紙
  
把一群像燕子似的字呼喚出來
從稿紙上從屋簷下飛出來
在自己的領空裡飛翔自己的
愛和理想和家鄉和國家
 
   
 
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992638

<燕子的領空>2016-5-23自由時報副刊

<燕子的領空>發表後,突然想起前輩詩人白萩的<雁>,特抄錄在前致敬。
 


魯蛇正傳〈小代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初秋讀韭花帖〉修訂版 /蘇紹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