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2/23

男人的尿斗詩

男人,對著尿斗,你該對準,不可亂灑;身為男詩人,你寫一首尿斗詩了沒?
 
寫「尿斗詩」似乎是男詩人的專利,印象最為深刻的兩首「尿斗(便斗)詩」,是鯨向海和神神所寫的。
鯨向海:
感覺到有人/儲存在馬桶蓋上的體溫/不知覺的時候/褲檔裡已塞滿了事物/聆聽周遭便斗,狂風暴雨/不知道下一刻/誰將敲門進來/短短幾秒鐘/留下了這個夏日/最豐沛的作品

     ──(見鯨向海詩作(尾隨你進入公共厠所))
 
神神:
男人們莊嚴地/站在尿斗前告解/每一根陰莖/垂聽雨中的聖樂//
我是個異教徒/闖入他們的彌撒/忍不住朝另一尊大神/勃起……

      
    ──(見神神詩作(ㄅ~ㄋ)刊於《吹鼓吹詩論壇15期》)
 
鯨向海寫便斗,雖是起於懸疑和驚惶的「狂風暴雨」,但卻終於溫和的「夏日/最豐沛的作品」。
 
而神神寫尿斗,大膽度比鯨詩更為驚世駭俗,將如廁行為視作「垂聽雨中的聖樂」、「闖入他們的彌撒」這種宗教儀式…….
 
 


沉默與隱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蹤跡與塗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