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2/20

詩人生活如何

  詩人北島在〈蘋果與頑石〉詩裡寫:「一顆子彈穿過蘋果/生活已被借用」,意象令人驚心,如若蘋果隱喻為生活靶心,則不管子彈隱喻什麼,「生活」都是一種被凝視被擊中的目標,靶心被子彈穿過,代表生活已被「借用」。人們借用生活,當作「練習、表演」的靶心。
 
  我們人類在生活,同時扮演兩種角色,一是觀獵者,一是被觀獵者。在人的社群裡,有許多眼睛看著你,你也用眼睛看著他人,然後有所動靜,這就是觀獵與被觀獵的形態。要如何處理生活的態度呢?詩人江明樹有一首詩,寫觀察者與獵影者如何捕捉鳥類身影的態度,詩中說得好:
 
  「有時候,生活是一種練習/有時候,生活是一種表演/有時候,是一種巧妙的造句」(《野薑花雅集3》江明樹的詩〈涉禽高蹺鴴〉),第三行說生活是「一種巧妙的造句」,這是語言的生活方式,文明人的能力展現,比起子彈,更能成為生活的武器。
 
  詩人然靈的詩〈黃昏地帶〉,說:「生活像鍊金術,沒日沒夜地昏黃下去」,表示人們在勞動,唯有「沒日沒夜」的工作,才能拼出一些成果,像是勞工階層的寫照;詩中還有用台語描述:「但沒某沒猴的生活,親像菜脯等著曝乾」,把台灣老百姓一些人的無奈生活,表達得淋漓盡致。
 
  詩人的生活呢?詩人劉金雄說:「一首詩/整除不進生活裡」(劉金雄詩作〈有餘〉),可見,詩無濟於現實的生活,只能在心靈上抒發。
 
  詩人嚴忠政注重生活的細節,從細節裡找出生活美學,他說得好:「生活來到一些細節/有雨剛歇」(嚴忠政詩作〈妳應該被愛〉),有這兩句詩,有如「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境,生活太忙碌了,無妨在某些細節裡像雨停一樣,稍候歇息,緩緩步調。
 
  講生活太現實,除了會建構真實的生活美學外,不妨也像詩人肖水一樣,他說:「我在興奮,我有理由效仿所有/虛構的生活」(肖水詩作〈半島書〉)讓虛構的生活如幻似真,不必像一顆蘋果,擔心被子彈穿過。
 


詩人的「世界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沉默與隱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