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06

知性與感性的結合  ◎楊慧思

訪問
                       (左:蘇紹連  右:楊慧思)
攝影:紫鵑
時間:2008年10月17日上午
地點:中興大學學府路某餐店


知性與感性的結合─專訪詩人蘇紹連      ◎楊慧思

  十月中旬一個光明媚的中午,筆者與一位詩人對坐於中興大學門外的咖啡店,台中給人純樸靈秀的感覺,與台北的金光燦爛截然不同。對坐的蘇紹連老師正擁有台中特有的氣質,文質彬彬的外表,靦覥的神態,予人溫柔敦厚的感覺,而且他為人甚為低調,鮮有參與文壇的交際酬酢。經蕭蕭老師的介紹,筆者有機會與聞名已久的蘇紹連老師對談。
 
詩與散文詩
  詩人認為詩是自由開放的表達,著重感覺,而散文詩是詩的其中一類,它的形式應為散文。簡單而言,散文詩是用散文的分段形式表現出來的詩,它的創作自由,海濶天空,無限可能的面貎都出現。詩人最近出版了〈散文詩自白書〉,當中包括了各種實驗的散文詩,其中有以古典詩變奏來寫散文詩,以百字以內的限制寫成的微型散文詩,也有化回文修辭技巧寫成的散文詩。然而,詩人在創作散文詩時也越見謹慎,特別對語言的錘鍊及隱喻層次、意象的建立,均是詩人寫散文詩時最大的考慮。此外,詩人也喜歡寫兒童詩,他以兒童純真稚嫩的目光看世界,對萬物充滿驚奇的感嘆,就是這種好奇心態更容易將自己投入詩的想像中。同時詩人慣於在寫作時把自己「物化」,常常想像動物、植物或死物的不同觀點,然後跟人類對話,他在散文詩集〈隱形或者變形〉中運用了許多這種技巧。
 
 
從平面詩人至網絡詩人

  蘇紹連除了用紙筆寫詩外,也擅於在網絡上發表創作。一九九八年以網絡筆名米羅‧卡索建置〈現代的島嶼〉、〈
Flash超文學〉,將詩的形態由靜態轉移至動態。詩人更長於攝影,將文字與影像結合,通過網絡與人分享。詩人喜歡拍攝自然的東西及人文生活等主題。正因為詩人曾為美術老師,在學校教授水彩、國畫,所以慣了自組空間,難怪他的影像與文學配合得那麼天衣無縫。現實中沉默內歛的詩人,在網絡中可謂脫胎換骨,在網絡以對話傳遞自己的想法,而且吸引了不少讀者,詩人認為這是大眾的需求。現代人慣於網絡溝通,它的優點是有利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想法,縮短彼此的距離,利用語言密碼可以破解人與人之間的陌生感。然而詩人認為網絡詩不能代替平面的詩刊,因為詩刊一經印刷,便可以永久保存,而網絡的資料瞬間可以改變,所以兩者都應好好發展。
 
「知性魅力」與「感性追逐」
  筆者面前是一位知性與感性結合的詩人,記得詩人一首詩〈曠野公路〉,確實給讀者一種深刻的感受。詩的最後一句「曠野中一架黑色的鋼琴,是死亡」。當中「黑色鋼琴」有多重隱喻,意象明顯可見,使我們從中體會到詩人對人生的知性思考。然而詩人的知性魅力往往帶給讀者一種感性的追逐,這是因為詩人寫詩時的變化很大,運用了反差效果,而且題材特別,可見詩人腦袋內裝滿了新奇豐富的東西,時刻充滿創意、想像。而且詩人非常願意接受新事物,他十三歲國中二年級開始寫詩,當時在〈中堅月刊〉投稿,至今沒有停下來。詩人出版了十本詩集,每本詩集均有其特別意義 ,也代表了他每一個創作階段。從詩人的第一本散文詩〈驚心散文詩〉而至最近出版的詩集〈大霧〉,可窺見詩人多年來寫詩的努力成果。二○○二年開始,詩人努力地主持「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並主編「吹鼓吹」詩刊。詩人很想加入新鮮、前衛的意念,甚至影像化,使詩刊的可觀性提升,也希望突破前人未賞試的種種,鼓勵新人創作,藉此注入詩壇新血液。詩人最欣賞楊喚、洛夫、瘂弦的詩,商禽、秀實的散文詩,然而他們的詩都有其共通點,就是詩中呈現特別的意象,令人百看不厭,回味無窮。意象就是詩人所謂影像思維,詩的文字與實在的事物連接在一起,他認為一首好詩是將虛構或抽象的思維具體呈現在讀者眼前。
 
後記
  訪問到了尾聲,我對蘇紹連老師的了解增加了,印象也逐漸深刻起來。記得詩人一首微型散文詩〈不分明的日子〉裡面寫著﹕「我們從一個季節走到另一個季節,不分明的日子一直延續著,只要頭伸出地面,就像蒲公英飄散。所以在地底下,我們挖掘語言的甬道,構築文字的洞穴。世界從來不知地上的蒲公英,就是我們的思想。」詩人正用他獨特的語言、有聲或無聲的,築構文字的洞穴,將詩的種子如蒲公英般撒向遠方的土地!
 

※作者簡介
  
  楊慧思(
Janet Yeung),「藍葉詩社」秘書長,香港大學教育碩士,研究「香港中學新詩跨學科課程」,現為香港大學博士研究生。曾獲香港大學頒發「新詩教學獎」、「文化建設金鼎獎」、「東學西漸獎」、「二○○七年兒童及青少年讀物獎」,武漢大學頒發「當代新詩創作金獎」、「臺灣十大詩人研究成就獎」,二○○七年世界詩人大會頒授「新詩創作金獎」,二○○八年獲香港大學中文學院頒發「傑出成就獎」等。出版詩集《詩@情》、《四葉詩箋》(合著),主編詩畫集《詩情畫意》及《藍色翅膀》,新詩教材《新詩創作教與學》,並為《我的母親》、《我的童年》、《無限的親情》、《和諧人生》和《圖說孫子兵法》等編輯。
 


我在上世紀七0年起參與三個詩社的作品發表紀錄(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灣詩學季刊》的“竄起 ◎古遠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