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08

是你正坐在我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星期一北上,我住在台北內湖,至今日(星期四)回到沙鹿已是夜晚八點了,(其實已一個多月了,每個星期都要到三總好幾天),非常疲憊,但心中惦記著一件事,就是想再重讀劉哲廷這首詩。他這首詩如同他當時所寫的作品,重複用著詩段尾行跟首行頂真的技巧,底下兩首詩作,字體用彩色特別標示,就會相當清楚:

〈Dear Howard 〉 ◎劉哲廷作品  
                                     2005年6月14日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你現在正存在著我正感受到的樣子嗎?
或者說,海的存在是你的存在

或者說,我們一起存著海的樣子?

或者說,我們一起存著海的樣子──

記得湛藍的天空是你喜歡的顏色
所以,我想那就是你 你現在樣子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飛翔的鳥鑽進了海 變成了魚
像我曾夢見一個藍色的夢(記得「賈木許」
的電影「你看見死亡的顏色嗎」‥‥)

記得我喜歡藍色的夢嗎? 你是
海又像天空 你是魚或是飛鳥(好像
我在藍色的夢裡看見了你──看見
你正坐在我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饑餓的詩〉◎劉哲廷作品
                    2005年5月16日

 
低頭不語的饑餓,夢見
一口古井。昨晚喝的咖啡
杯裡,游著一尾吳郭魚
在井底暗戀一片海

在井底暗戀一片海
電視裡都是柯賜海 
關於浮游生物與他的狗死了
關於一葉舟,與
認命的狗

認命的狗
低頭不語的饑餓
昨晚在一座古堡裡,偷吃了
一尾吳郭魚‥‥消化成
八卦小報,在古堡裡
寫一首關於做愛的詩

寫一首關於做愛的詩
是淫穢的詩人,埋伏在
腸胃裡,蠕動成
一條蛇,貪婪的舞文弄墨
用鋒利的毒牙,咬住
金錢與慾望

金錢與慾望
時間總是使人漸漸地健忘
於是,遠方的藍鯨
大口大口地品味浮游生物

大口大口地品味浮游生物
並且,在海上讀詩
漂流失眠與孤獨
在茫然中漸漸地模糊

在茫然中漸漸地模糊
指的是我的雙眼
看著電視,吃著海鮮口味的
泡麵,喝一杯昨晚已過期的
咖啡

──刊載於笠詩刊(245)

 
 從這兩首詩看到的問題是,他當時的創作不自覺(或自覺)的在不同的詩中用了同一技巧,也許他認為這一技巧的多次運用,可以形成他個人創作的特色,正如我創作的詩,也喜歡在同一階段反覆用同一技巧,例如我寫的《河悲六十首》四言詩,或我最近要出版的《散文詩自白書》裡的「回文散文詩」系列,同一技巧的重複實驗,相信是創作者由不滿足至滿足而終止的磨練。2005年的劉哲廷或許是這樣的創作著自己的作品。


〈Dear Howard 〉是一首致友人的詩,劉詩常在「你」「我」兩者之間交互敘述或錯置角色,正如以下這首詩:


〈房間 〉    ◎ 劉哲廷作品

            2005/2/28 

           ─寫給憂鬱症患者a-Key

    我房間的門必須關上
 
 你房間溢滿悶濕的空氣
    我房間有著一面黴壞的牆

    你房間偷偷藏了冬天的陽光
    我房間沒有鏡子可以看見自己

    你房間的門必須打開

    我打開房間的門也是房間
    並且,沒有人。

            ─刊於掌門詩刊39期


〈Dear Howard 〉和〈房間 〉兩首都是贈友人詩,也是同期間的作品,把「我」的情形付予「你」的情形,在致你時,亦是劉致自己,這種深入兩人生命交替靈魂的意念,是劉詩常看到的表現方式。

 
      2003年劉哲廷有一首詩,不妨也一起合併著看:

〈咆哮的你的甚麼與膚淺甚麼〉◎劉哲廷作品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但只有你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場景中乾涸的血跡固定不動
的死活軀體(橘色)二十歲
的生日禮物(橘色)的蠟燭
蠟燭還在燃燒死活驅體依舊
在滴著血血滴凝固在皮膚上
衣服上籐椅上水泥地上和蠟
燭旁漸漸地昏迷漸漸地昏迷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但只有你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在咆哮的階梯留下冷漠的體
溫之外之外事不干己的強烈
疏離不見鮮血的冷漠與殺意
游移在視而不見的城市四處
不明軀體草地上的斧頭一台
戰車兩台戰車三台戰車四台
戰車五台戰車六台戰車……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但只有你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無法溝通的痛楚不平衡的敘
述把偏執推到極致反覆的推
敲與選擇在真實與潛意識中
在窘困與自尊間在封閉與不
確定性的恐慌中陳述著一個
莫名世界裡的逃亡場景一台
戰車兩台戰車三台戰車四台
戰車五台戰車六台戰車……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但只有你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場景中乾涸的血跡固定不動
的死活軀體苔蘚在眼球裡蔓
延佔據了血絲於是望盡的是
黑暗與絕望是膚淺的是膚淺
的於是試著提起腳步爬上冰
冷的記憶或許是天堂或許是
地獄但腳步與記憶在階梯共
振一種空盪的摩硰是恐懼的
是恐懼的於是藏了軀體在蠟
燭裡(橘色)二十歲的生日
禮物(橘色)的蠟燭蠟燭燃
燒著蠟燭燃燒著蠟燭燃燒著

或許你不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但只有你知道我在說些甚麼

就是膚淺就是膚淺是膚淺在
階梯的咆哮下漸漸地昏迷漸
漸地昏迷就是膚淺就是膚淺
漸漸地死去漸漸地死去…… 


─見吹鼓吹詩論壇:http://www.taiwanpoetry.com/forum/viewtopic.php?t=746

 詩人丁威仁給予評語說:「這樣的語言結構 / 寫這樣傷痛的詩 /棒!」重視的重點之一是「語言結構」,劉詩的語言結構如何,不用我再分析,就由詩本身去證明。



 .............


(歡迎就作者的創作紀錄、創作時間的作品風格、創作背景、作品在其創作系統的調性和脈絡,做分析和討論)

 



從蘇紹連〈七尺布〉談起◎丁旭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解昆樺《青春構詩:七0年代新興詩社與1950年世代詩人的詩學建構策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