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9/14

台灣詩學學刊主編鄭慧如教授的評論

0851.jpg
   《台灣詩學學刊》主編鄭慧如教授在《吹鼓吹詩論壇一號》奉獻評論一篇。她才五年級生,已升等至教授,著有《現代詩的古典關照》及《台灣身體詩》等詩學論著。  鄭慧如教授的評論文章膾炙人口,底下選錄一篇她在《詩次元:2001 詩路年度詩選》裡的評論(評鯨向海的一首詩)
〈結婚十年的下午等待修理工人不遇〉 鯨向海 結婚十年風平浪靜 家裡什麼都敗壞了 花一整個下午等待修理工人 漁船經過島嶼在窗外浮出又沈沒 電腦螢幕保護程式裡海鷗突然停下來 這海岸線太長太悶牠再也不想繞圈 飛魚們奮不顧身無法衝出海面 門鎖鏽了鑰匙斷了用力撞門時整棟屋子同感痛楚 到了晚上電燈們繼續自己打開又熄滅 全家人摸黑吃飯伸手不見晚餐 看不到彼此是變胖了還是已經淹死了 結婚十年無數被獵殺的鯨豚,沈落海底的十字架 用魚鉤緊勒咽喉,沙灘上逐漸失去腳印 再多的城堡也堆疊不出一個勇敢的王子 公主嫁掉了童話故事永葬海溝 結婚十年夢見當時新居落成在颱風天閃閃發光 剛出生的小朋友尿濕了雨季 餵養過那些鱗片斑斕的浪漫 漏夜游過一陣又一陣的潮汐 醒來時發現雷聲已震死了海浪 憤怒涉入礁岩之間 一隻海蟑螂正踩著我們的臉 結婚十年打開窗戶,海景又被虛構 在戰火之中我們看球賽買玫瑰花 在疫區我們吃高熱量速食陌生人般擁吻 在災難現場我們攝影留念統計正確的傷亡數字 一片片撕著熱帶魚的屍塊: 「你恨我,你不恨我⋯⋯」 像海底的惡靈不斷撕著我們漆黑的睡眠 結婚十年風平浪靜漁船經過了 我身上什麼都沒穿正正經經 如同一隻被救回來的美人魚坐在你面前 充滿走過黃昏市場買不到一顆落日的悲哀 聽海嘯靜靜地摧毀這個城市 我們相視而笑了 結婚十年一切都是因為 避過了大大小小的海龍捲與火山噴發 終於來到了這個不致滅頂的寫詩午後 約了修理工人 但我擱淺在馬桶上不斷拉肚子 結婚十年了就是所有的詩 都隨著馬桶蓋下的神秘洋流沖走了 風平浪靜 修理工人結婚去了 整個家都鏽蝕了 我們孤孤單單在海中央 前後茫茫,都是十年 ●鄭慧如評介   此詩在耕莘網路詩創作獎的決審會上,引起兩個較大的疑義。 第一:命題。為什麼是「結婚十年」?第二:細節。尤其是不憚鋪敘的意象群。為什麼是「結婚十年」?不妨可解釋為:敘述者以冷眼旁觀的角度,風致可掬地嘲諷婚姻的慣性和無奈。然而就構詞策略來看,相對於重視情境逆轉而強調自省、悟性的表現方式,此詩採取了豐腴的詩語,多用隱喻和象徵語言以含藏感情。層巒疊嶂般的修飾語恰恰凸顯了那面具了的「我」,教讀者對這首詩有另外的解讀,即:所謂「結婚十年」,很可能是作者借光尊字,用詩作和蘇青的小說《結婚十年》對話;像「等待修理工人不遇」一句,就充滿了調侃、揣摩的語調。   論者說蘇青的《結婚十年》是半自傳體的作品,而不論真實與否,蘇青都是以小說創作來參與民初的文化虛構,也就是情愛及婚姻生活的文化想像。那麼,〈結婚十年的下午等待修理工人不遇〉一詩,等於是《結婚十年》的讀者化身為訊息的截聽者,以怵目琳瑯的意象,把創作和筆記同步,讓小說在屬於詩的文化時空中輾轉流傳,添枝加葉,並對小說加以嘲謔、修改、補充。但是,這首詩中動人的佳句,如「結婚十年夢見當時新居落成在颱風天閃閃發」、「走過黃昏市場買不到一顆落日」,固然冷峻若冰水澆背;更多的,卻是絡繹連篇的枝蔓,像這樣的句子:「漁船經過島嶼在窗外浮出又沈沒/電腦螢幕保護程式裡海鷗突然停下來/這海岸線太長太悶牠再也不想繞圈/飛魚們奮不顧身無法衝出海面」。   對作者來說,或者只是小施他表微闡幽的慣技,然而我們不得不說,鍛字鍊句固然是寫作應有的禮貌,但是不必要的堆疊,反而變醉人之意為臃腫之筆,既唐突了讀者的感覺,也教作者寄意難申。   進一步說,詩中川流不息、節外生枝的設計,使得小說作品和小說讀者、詩作和詩作的讀者、小說作品和詩作作者,構成多重聲音的對話空間。一方面,作品和讀者之間的交流因此而疏離化、戲劇化、主題化,另一方面,也不啻說明了此詩作者的遊戲心態。這或許是網路文學寫手靈魂接力的趨勢,而或許這種享樂式的讀者,也是電子文化的特色。隨立隨掃,熱鬧爽快,既自怡悅,願共討論,寫詩明顯成為意見傳播的工具。不過,熱鬧往往是冷淡的根芽,爽快往往是牽纏的枝葉,更何況詩題之下既無副標,詩末亦無附註,以上詮釋,難脫魯莽滅裂、強作解人之嫌,而此詩所謂「十年」,就更不知所以,不由得令人惘然。  本期《吹鼓吹詩論壇一號》,鄭慧如教授有更為精緻的評論文字為您介紹詩作,歡迎訂購閱讀。


女流──給母親和女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老友問疾及我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