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25

商禽名詩〈火雞〉解析

bb-1.jpg
【編輯札記之十三】   商禽是臺灣「現代詩運動」初期的健將,其成名作《長頸鹿》、《火雞》、《鴿子》、《滅火機》均為散文詩,羅青將《鴿子》一詩譽為新詩運動以來「分段詩」(散文詩)的經典之作,對於被人稱為超現實主義詩人,商禽則說:「我不是超現實主義者,而是超『人』現實或更現實、最最現實主義者。」   本社同仁丁旭輝老師,現任「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副教授」,精於圖象詩研究,並以寫各家詩作賞析結集《左岸詩話》一書由爾雅出版社出版,他在論述解析上,對現代詩學有很大的建樹。
     本期《吹鼓吹詩論壇一號》推出他的一篇賞析,對象是名詩人商禽作品〈火雞〉。   原詩如下:   一個小孩告訴我:那火雞要在吃東西時才把鼻上的肉綬收縮起來; 挺挺地,像一個角。我就想;火雞也不是喜歡說閒話的家禽;而它 所啼出來的僅僅是些抗議,而已。   蓬著翅羽的火雞很像孔雀;(連它的鳴聲也像,為此,我曾經傷心 過。)但孔雀乃炫耀它的美──由於寂寞;而火雞則往往是在示威 ──向著虛無。    向虛無示威的火雞,並不懂形而上學。 喜歡吃富有葉綠素的蔥尾。 談戀愛,而很少同戀人散步。 也思想,常常,但都不是我們所能懂的。   你想和丁老師一同分享他的賞析心得嗎?他將給你精闢而令你意想不到的分析,請勿錯過喔! ●九月中旬出版 ●售價新台幣180元,預約優待價160元(九月五日前) ●贊助:一年新台幣500元 ※請至郵局填寫劃撥單,帳號:19786367            戶名:楊錦郁台灣詩學季刊雜誌社


讀何蔚翔的詩作〈黎明前剪趾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唐捐的詩作為什麼說到七等生?為何擔心匪諜滲入文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