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4/12/21

2015〈閱讀空氣‧空中朗讀〉徵詩比賽1/31截止

閱讀空氣
2015生原家電〈閱讀空氣‧空中朗讀〉徵詩辦法簡章
 
繼續閱讀
2014/12/04

背景大圖──我的詩創作裡背景探索


一、夢中塑像
 
  從小學讀書開始,一直被教導對「主題」的重視,而忽略了「非主題」的部份。
 
  可是,我會寫詩以後,都不在「如何把握主題」上琢磨,而是常常脫離了主題去到非主題的物件流連忘返。我是一個這樣進行創作的人,不想把自己的心思耽擱在主題上。生活也是,一天裡,有正事或沒正事,總是做著非關緊要的事,大概這樣就是一種隨性或隨意(或是隨便)的態度吧。
 
  創作是嚴謹的事,只是在創作的當下我變得很想叛逆,唯有叛逆才會讓我享受到創作的自由,以及看見自己突破的另類洞口,沐浴著從洞口灑下來的異樣光線。叛逆對象首當其衝的就是「主題」這座塑像,那麼,不乖乖的著墨於主題及彰顯主題,究竟要書寫什麼?把什麼當作書寫的內容?一篇作品真能背離作品的主題嗎?
 
  有一夜,我夢見一座塑像,它應該就是「主題」,孤伶伶的矗立在一個大廣場上,四周靜寂,全部漆黑,忽然塑像的背後出現一堵又高又寬的大牆,牆頂上緣架設一圈又一圈的鋼片鐵絲網,牆面抓痕斑駁並爬滿枯藤,牆垣下面被桎梏的人民伸舉雙手,臉露憂憤而吶喊,我看著這幅背景,內心顫慄卻不知如何是好。再忽然間,塑像背後的景象全然改觀,亮麗溫馨,城市建築現代化,車水馬龍,洋溢著既富足又安康的景象。前後不同的景象,都是同一座塑像的「背景」!
 
  是的,「背景」在這個夢中勝過了「主題」,我從背景中去感受了夢的氛圍,至於主題塑像在夢中反被推至夢的邊緣,我的視覺越過了主題塑像,全落在背景進行瀏覽。夢中的塑像,基本上就是一個代表主題的「主題物件」,而背景的一切,亦不過是襯托主題的「背景物件」。
 
  夢中的塑像模糊了,其背後的景物反而歷歷在目了,由此我聯想到創作是否也可以這樣,把所有的關注都放在「背景」?
 
繼續閱讀
2014/11/29

搭BRT經大肚山看海

〈搭BRT經大肚山看海〉
  
   
聽說白色海豚已游於一條ΒRT藍色水道上
煙囪與風車背靠著大肚山,滑向海峽之東
看落日。我們背靠山,山後的華燈,是否
已沒有喧囂,沒有情色及野獸。你背靠山
從不轉頭看ΒRT裡,那群白色海豚一隻又
一隻從山下逆流經過用詩集搭起的咖啡屋
   
我們坐著看海的詩句如何柔美的掀起浪花
我們坐著看海的影子如何排比,沿著海岸
到濕地看海豚自故鄉來,哦不,請海豚回
故鄉,莫翻越大肚山川流不息的台灣大道
    
老化而無力游回的時候,就來和我們一起
背靠著背,坐在藍色水道旁看著台灣海峽
那一根一根火力電廠煙囪和一架一架風車
都在黃昏的咖啡屋底下煮著海水似的咖啡
冒著泡沫滾著熱流,遙念南方氣爆的城市
白色海豚隨著黑潮農曆七月半普渡而迴游
和我們背靠大肚山看海,從不轉頭看ΒRT
  
 

註:詩中的BRT,為快捷巴士。詩中的咖啡屋,位於大肚山半山腰台灣大道旁,有一家名為「向海咖啡屋」,一家名為「啡文學」,可眺望山下的台中港區村莊、港口海岸及台灣海峽。

【2014/11/27 聯合報】@ http://www.udn.com/2014/11/27/NEWS/READING/X5/9092809.shtml?ch=fb_share

 
繼續閱讀
2014/10/28

寧靜的池塘──官場

〈寧靜的池塘〉  ◎蘇紹連

    ──官場

無意象詩〈寧靜的池塘〉
繼續閱讀
2014/09/03

103年公務人員特種考試題目:有血機器

有血機器

渡也兄告知,我的一首詩〈有血機器〉,出現在今年公務人員特種考試的試題裡。〈有血機器〉五行,發表於1996年之前,未收錄於詩集中。

 〈有血機器〉
  
  
 慵 除   是 是 有
 懶 了   月 太 血
 的 他   亮 陽 機
 酣 們   , , 器
 睡 ,   必 必 :
 了 人   須 須 奴
 一 類   編 吻 隸
 輩 已   織 他 、
 子 被   他 們 勞
   寫   們 的 工
   進   的 汗 、
   電   夢 水 傭
   腦   想   人
   程       、
   式       農
   裡       民
           

繼續閱讀
2014/08/11

《時間的影像》詩集‧作品繫年

時間的影像‧詩集‧2014/8/8出版

作品繫年
 
【1996年作品】
 沉睡的魚/1996
 今天我沒有心/1996
 石頭死記/1996
 和一本書的對抗/1996
 
【1997年作品】
 站牌‧公車駛過/1997
 疼痛/1997
 
【1998年作品】
 一九九八年四月行腳/1998
 一句話的開始/1998
 提筆之因/1998
 
【1999年作品】
 留言簿七則/1999
 六行禪四帖/1999
 蜉蝣祭典/1999
 
【2000年作品】
 和雕像相遇/2000
 世界已遠去/2000
 蛇舞/2000
 翻書/2000
 透明袋子/2000
 
【2001年作品】
 假如戰爭是一場病/2001
 色彩印象/2001
 
【2002年作品】
 透明/2002
 
【2003年作品】
 文字池沼/2003
 
【2004年作品】
 忽必烈率軍遠征溪湖/2004
 高美濕地舊日掠影/2004
 詩的分娩/2004
 
【2005年作品】
 私花園裡的雜藤/2005
 記得那日的老/2005
 情字二題/2005
 我的前面世界圍著鐵柵欄/2005
 我的童貞/2005
 
【2006年作品】
 慾之喻/2006
 無形而去/2006
 
【2007年作品】
 人生只有一張桌面/2007
 尋羊/2007
 左派的河岸/2007
 海邊/2007
 兒戲/2007
 痛聞詩人買官:砍頭生意/2007
 
【2008年作品】
 時間的影像/2008
 我恢復自己的裙擺隨風去來/2008
 端午‧瓶中信/2008
 一本詩集掙扎著如一隻小獸/2008
 這首詩十億元/2008
 某某詩人遺體出土/2008
 鼠蹊部/2008
 
【2009年作品】
 我跟不上你/2009
 
【2010年作品】
 渡/2010
 
 
 
繼續閱讀
2014/07/30

小詩大爆炸

一、小詩大眾
  
 有兩個詞語叫做「以小搏大」和「以寡擊眾」,往往用在競爭性的商場世界,小公司對上大公司,弱勢抗衡強勢,期能殺出重圍,或是有如小蝦米鬥倒大鯨魚,開創小公司的一片天空。小公司的力道可見一斑。
  
 這兩個詞語在以前用來形容小詩似乎不很得宜,因為大詩(21行以上的中長詩、11行以上到20行內的短詩)除了文學獎比賽得天獨厚外,大詩並不會蠶食鯨吞小詩,小詩自有其生存之道,不必與大詩爭地盤,故而大詩和小詩之間不會有競爭的疑懼。
  
 到了這個世紀,大家在緊張忙碌急促的社會裡,喘息的時空被壓縮到極少極小,影音的療癒或誘引多於文字,此時,讀長詩似乎被嫌棄為費時費力,小詩的閱讀容易多了,反而大受讀者歡迎,不必與大詩競爭,自然而然的成為詩壇的寵兒,標榜小詩的詩集和詩選近年竟然陸續出版了好多本。尤其是在不知民間詩風現象的大媒體或地方政府的文學獎裡,從未有過小詩獎,現已正式的被獨立詩刊詩社用力的舉辦著。
 
 不管詩的語言是否口語,也不管詩的內容是否現實生活,大多數讀者尋求輕薄短小的風氣已形成,親近小詩是事實。現今,詩的閱讀群逐漸區分為兩種,也就是「小詩大眾」和「大詩小眾」了。除了現代社會及網路傳播的因數外,也拜大眾讀者的擁戴之賜,小詩一躍而為詩創作的主流。
 
 雖然,現今仍有詩人從創作本位的觀點看小詩,認為小詩易寫,不如短詩或中長詩要費心費時去謀篇,以為小詩不能見出詩人真功夫,詩人要見真章,唯有在中長詩上較量。但是,卻忽略了從讀者的觀點來看小詩,讀者讀詩,不見得要以詩人的創作功力強或弱來切入詩作,讀者是直接讀詩的文本,以讀者的時間、讀者的接受度、讀者的接受量及讀者的耐受性來看,在在都趨向於小詩、歡迎小詩了。
 
 
 
繼續閱讀
2014/07/06

【無意象詩】淡淡的檸檬

 淡淡的檸檬
一顆暈眩。你注意到的感覺
要生存在這個靜寂的上面
得先把自己旋轉。
你掉進衝突裡,結束真理
有一點點淡淡的輝煌。
我也不會感到差異,漫遊後
推,跳,落在現場。
 
一顆名詞漸漸暈眩了,意義逃走
事實上,有證據表明是昨夜發生的
你的真理睡在結束的位置。
用僅存的年齡旋轉,像一支青春之舞
湍急的,象徵著情緒。
你淡淡的話語是一個很好的運動
掉下,躍上,回復。
 
一顆感覺也暈眩了,模糊是表態
我開始學習你的話語沒有文法句式
我開始塗抹你的形和你的色和你的味
(你想住進這世界,租下了我)
衝突結束,從你的裡面出來的
一股淡淡的形容詞,及時
隱藏,密佈。(為什麼)
 
事實上,我喜歡你
但沒有證據說我自己種植了你
像一顆長在我頂端伴隨一生的暈眩
時候到了。(世界模糊了)
我摘下了你。
從此吻著淡淡的宅生活
靜,寂,漸次退場。
 
 
 
繼續閱讀
2014/06/23

《時間的影像》"Images in Time"詩集‧2014年7月出版

《時間的影像》"Images in Time"詩集/蘇紹連著‧2014年7月出版

Images in Time
繼續閱讀
2014/06/13

〈一罈酒寄予五柳先生〉──並追念詩人周夢蝶

一罈酒寄予五柳先生──並追念詩人周夢蝶
   
  
先行者你好,我是
生存在二十一世紀的老朽
不如一隻不飛不跳不啼不叫的
知識份子,平日蹲著就遺忘在
何去何從的話語裡
許多黑暗已降臨
(情味變薄了,理想撕碎了)
也無聲音反抗。世俗
   
 
亦步亦趨,我不能翻轉
不能脫去遮掩,不能
詳閱自己寫過的真實
其壓抑如同被刪除的
姓名,逃逸的


  
不讀傾斜的部首
求詞語閃爍其位置
甚且編排無韻之舞
解放被困守的意義
 
  
每回感到這些讀法的無味時
會與你那五株靜止的形物一起徘徊
意圖遇你,抱你,賦你,藏你
便能接受我所寄予的,祈求
欣賞我的化身
然後請醉臥
忘情而眠
食了我
 
  
 
 
 
繼續閱讀
2014/04/21

【學運詩】〈路過──我用動詞生活〉

〈路過〉   ◎蘇紹連
  
   ──我用動詞生活
   
因為我沒有總統府、立法院、101大樓
沒有車站、銀行、便利商店、公車
也沒有房子、車子、提款卡
手機、牙刷…等等名詞
  
我離開這些名詞
其實是我沒有
我也曾侵入這些名詞
其實是我和人民一樣都想擁有
    
我一貧如洗
抱歉用了成語形容
愈加我沒有能力擁有
所以我只能用動詞生活
    
動詞可以使生活永遠是進行式
比如:打開、走出、搭乘、前往、占據
比如:衝撞、敲擊、撫摸、擁抱
好像都是兩個字較好用
一字在前方邁步一字由後推進
這樣我的人生還有可能
找到意義
    
但是有一些動詞存在於對方
驅離是對方的動詞
鎮壓是對方的動詞
不讓我的動詞前進
說我的動詞違法
不讓我的動詞向著未來前進
    
那麼,路過這個優雅的動詞
算違法嗎?
我可以每天都僅用路過來生活
路過總統府
路過立法院
路過行政院
路過紀念堂
路過228公園
產生一些幻覺
千百遍路過,終於把我變成了信徒
路過大腸,聽腸裡的轆轆聲
路過惡靈的住所,把花丟進去,把花丟進去
路過邪惡,讓躲在後面的黑影暴露出來
路過詩的邊緣,請和我像風一樣吟誦
路過世界上所有的名詞
讓名詞能為人民所有
路過
是最美的動詞
    
路過最黑暗的今夜
就是我們最光亮的明天 

          ‧寫於2014/4/13
 
 
繼續閱讀
2014/03/23

〈人民的靈魂〉

〈人民的靈魂〉  ◎蘇紹連

 

 

物都有靈魂,生而自由遷移。漸漸聚合

成為緊密的群體,相濡互染,並呼喚著

母親的名字緩緩如流在我底層最溫暖的

暗語。出生後的我,是多麼的透明

 

在我的透明裡看見遠方的風景。在我的

透明裡看見遠方的政府。在我的透明裡

看見遠方的憂懼。後來,我失去的透明

是一種靈魂

 

一種住在我們所建構的政府裡的,何其

弱小,漸漸被欺矇,被壓榨。漸漸變成

灰暗的,模糊的,熄滅成小時候跟著貧

困跑走的志願,而我沒有哭。而我沒有

把話語撕裂

 

我沒有,就是沒有還以暴力。還以最痛

的影像證據。還以最苦的愛。我沒有

對抗的能力。我沒有找到我的靈魂

清洗,以及繫上一個號碼

 

成為消逝的同行者

湧動如綿延千里的隊伍

成為善。成為惡。成為命

成為唯一的行走,折返

我的遷移方向

 

回到,或回不到透明。我都被籠罩,被

支離,被邊緣。我不掙扎,我靜坐,我

平躺,我懸掛,我漂流。找到,或找不

到的一顆瞻望,已成為我(向著政府)

終生鬱卒的方式

 


繼續閱讀
2014/03/04

2014生原家電〈閱讀空氣〉徵詩辦法

生原家電

一、主辦單位:生原家電阿拉斯加無聲換氣設備、台中古典音樂台FM97.7、台灣詩學季刊社吹鼓吹詩論壇

二、宗旨:鼓勵新詩創作,並且運用廣播媒體,打造新詩空中園地,提升藝文氛圍。

三、說明:
繼續閱讀
2014/02/24

〈現代詩人擲筆刺政〉

吹鼓吹詩論壇18

──《吹鼓吹詩論壇18》內容介紹


繼續閱讀
2014/02/16

【吹鼓吹詩論壇18】封面設計

吹鼓吹詩論壇18‧刺政──民怨詩

  《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18》「刺政──民怨詩」的封面設計出來了,本期仍由年輕的設計家日日(黃宏穎)所設計,日日從《吹鼓吹16期》就開始設計封面,後來也設計《台灣詩學學刊》,他幾乎成了「台灣詩學」的專任封面設計家。

  封面是屬於一種裝幀藝術,有其專業領域,一般無藝術修養者,試想設計出封面來,實難達到一定的專業水準。以前許多詩刊和詩集,都非專業設計者所設計,當然 達不到水準高度,現在,大家都重視封面設計了,故而會追求更高的藝術性來呈現封面。《吹鼓吹詩論壇》紙本刊物出刊至18期,封面的設計者總計有四人,即劉 哲廷、莫方、日日(黃宏穎)和我四人,四人各有特色,有不同的設計語言、素材和表現方式,大致上不同的設計者風格是不會一樣的,讀者也會有不同的偏愛。假 如有一個詩刊封面的評比討論會,以「詩刊(詩集)與封面」為討論主題,那就可以好好的討論出詩刊封面的變化歷史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