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2/12/20

《少年詩人夢》


  
我的全部詩集
 
1、《茫茫集》詩集,由大昇出版社出版(1978)。(無存書)
2、《童話遊行》詩集,由尚書文化出版社出版(1990)。(尚有)
3、《驚心散文詩》詩集,由爾雅出版社出版(1990),自售100元。(尚有)
4、《河悲》詩集,由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出版(1990)。(無存書)
5、《雙胞胎月亮》童詩集,由三民書局出版(1997)。(無存書)
6、《隱形或者變形》散文詩集,由九歌出版社出版(1997)。(無存書)
7、《行過老樹林》童詩集,由三民書局出版(1998)。(無存書)
8、《我牽著一匹白馬》詩集,由中市文化中心出版(1998),自售150元。(尚有)
9、《臺灣鄉鎮小孩》詩集,由九歌出版社出版(2001),定價200元。(尚有)
10、《草木有情》詩集,由秀威出版(2005),定價190元。(尚有)
11、《大霧》詩集,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2007),自售100元。(尚有)
12、《散文詩自白書》詩集,由唐山出版社出版(2007),定價120元。(尚有)
13、《私立小詩院》詩集,由秀威出版(2009),定價280元。(尚有)
14、《蘇紹連集》詩集,由台灣文學館出版(2010)。(無存書)
15、《孿生小丑的吶喊》詩集,由爾雅出版(2011年7月),定價190元。(尚有)
16、《童話遊行》詩集(新版),由秀威出版(2012年2月),定價220元。(尚有)
17、《少年詩人夢》文集,由秀威出版(2012年12月),定價290元。(尚有)
18、《時間的影像》詩集,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2014),定價150元。(尚有)
19、《時間的背景》詩集,秀威出版(2015),定價250元。(尚有)
20、《時間的零件》詩集,新世紀美學出版(2016),定價480元。(網路書店購買)
21、《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文集,新世紀美學出版(2016),定價520元。(網路書店購買)
22、《無意象之城》詩集,詩集,秀威出版(2017),定價380元。
 
註:
1、「尚有」,表示作者尚有自存書。
2、自售價,按定價打八折。無定價者,按自售價計。
3、欲購者,請以私訊(e-mail)告知。
4、若網路書店有售,請多在網路書店購買。


繼續閱讀
2018/06/15

詩人的城愁與鄉愁

詩人的城愁和鄉愁         蘇紹連
 
1、
 
週六,我到台北
高鐵列車說的,一向
都是直白的語言
聽清楚了,終站是書展
怎麼變成去燈會下車
週六,你在台北像北極星
最冷的時候也是一盞燈
只要你在,燈火輝煌
我就不會在台北迷城
週六,我們會在
一座書籍似的
台北裡
變成
文字
 
 
2、
 
那年你來到沙鹿老市區
探訪我的結構
陽光最愛方形的旅館建築
幾何投影給你理智
但是我的背脊太軟弱
期盼生出翅膀
尋覓感情
 
你上午在沙鹿老市區尋覓
旅館的眼睛昨夜未闔眼
一定望著遠方的
飛翔的我
撞進窗玻璃
的裂痕是
最悲傷的閃電
 
 
3
 
你是一個真正的詩人
可以把吶喊,視為沉默
 
用沉默的詩句
拂過台中鄕間麥穗的芒刺
彎曲而擺盪風的旋律
 
你這麼律動的語言
可以把沉默,化為照在我身的光影
 
我在寧靜的光影裡的肌膚
用毛細孔輕輕吶喊著你
 
 
4
 
當有人看見你的詩沒有聲音
他會突然覺得
全世界為你靜寂了
 
沒有聲音的一個巨大宇宙漂浮在你上方像是你的心靈
 
全世界終究是齊聚力量朝向著
站在台北寂靜角落裡
從不發言的你
 
 
5
 
你從此躺在自己骨骼偽造的
書架。你從此
是一本詩集的
示弱詩人
 
而華美典雅的台北城市書架
適合精裝本,也適合
靈魂逃逸後肉體的
沉淪
 
我在你的書架裡觸摸著你的骨骼
它們像是虛假的樹根
偽裝
愛著故鄉土地
 
 
6
 
週六深夜回到沙鹿的第二日
我在河邊看見
有人懸吊一個人的身體
這往往隱喻有什麼事已發生
 
我必須想像
水中鼻子是悠悠的浮標
天空是仰泳時看見的地圖
沉默的錨是什麼器官
我無限制的去想像
 
當一個人的身體
懸吊在另一個人的身體上
我能想到的他們只是
為了
合力召魂吧
 
為了記憶之河中消逝的
未回來的你
 
繼續閱讀
2018/03/27

〈天公仔子〉(正確版)

 
〈天公仔子〉(正確版)
 



我們唯一想要求的條件
就是人什麼都能有
但就不能有病

我們唯一能同意的條件
就是神什麼都能無
但就不能無愛

(生日許願)
當地仰望著天
盼天俯瞰著地



免驚失敗免驚阻礙
(生日許願)
無煩無惱無病無痛
(生日許願)
認分認命認家己的一條路
(生日許願)
理想的風景佇咱的心內
(生日許願)
未來的光沓沓仔展開
(生日許願)
親像正月初九出生的憨囝
(生日許願)
祝汝健康傲大漢



當地仰望著天
天能俯瞰著地
盼天地之間一定要有陽光有雨水
這個風景裡
一定要有
活著的



 
繼續閱讀
2018/03/09

返鄉

〈返鄉〉      蘇紹連


【前言】:寫返鄉過年的詩,其實以我現在的年紀,並無返鄉這件事,但個人藉著年少經驗以及對現實的感懷,而有了此詩的創作。詩比散文更容易虛構,卻也更容易把內心的真實隱藏在詩中的字詞之間,寫返鄉並未僅是寫返鄉的情感,詩如果是單一的意涵,對我來說並不過癮。
 

1、

在返鄉的路上
看見了牛,看見了羊
看見了雪的明信片
其實風景已經變了
氣候和國度也變了
這麼炎熱的冬季
我們聞著汗衫的味道
打開車窗
讓遍野的花香飄進來
這麼虛假的真實
這麼綠的花
這麼黃的風
我們把詩寫在手帕上
黑色的落塵
都是意象
今年
我們為著一個親人逝去的臉
集體返鄉
相互注視
相互尋覓
相似的五官

2、

在返鄉的路上
有獸形大物跟隨
離開城市,走手臂的堤岸
看見夢境消失的海
冬日無風無浪
泳褲上方的肚臍已無往日詩意
現在的窄管休閒長褲
讓我想起一種水生植物
搖身一變
也會化為蜻蜓
飛走時我還在返鄉路上
也許跟隨在後的
是未能消失的365天
是長長100公里的距離
是比360000元低的年薪
是流了不止1公升的眼淚
這些數字很重
是返鄉的行李
搖身一變
化為獸形大物
我只有放走我的眼和腳
在半途中
去看海
那時候
海裡
無獸

3、

在返鄉的路上
壅塞的隧道和腸胃
無法為之消化的
文明系統
無法為之吞嚥的
風景結構
我們的車必須穿越
穿越過去
過橋後
榕樹下古早味的小吃攤子不遠
街上的海鮮餐廳不遠
但我們不下車
穿越過去
到家裡
圍爐坐下
才形成一桌
家人的系統
家人的結構


沙鹿
繼續閱讀
2018/01/08

十月出版社..決鬥

今年發表的第2首詩:〈十月〉,刊於《掌門詩學》72期,2018年1月。

記「十月出版社」的一本翻譯小說《決鬥》。當年小說讀《決鬥》,詩讀《夢或者黎明》,都是「十月出版社」出版,發行人王玉傑。1969年。

 〈十月〉 蘇紹連

十月,想起一家叫十月的出版社
出版了一本叫決鬥的翻譯小說
那年十月,我一心想要決鬥
我讀著小說,像讀詩一樣
一字一句反覆研究
那些意象來回的招式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那年十月雨勢強烈
煙火在煙灰缸一樣的河水裡
熄滅,攝影拍下的歷史
光影如屍)

那年十月,我初次離家遠行
準備好了的時間和手掌
列車沿途穿越陌生的哭泣
樹林、河岸、橋、動物
一一往後退去
他們都不知我
出發以後可能是
枯木、裂岸、斷橋、殘骸
也不知我和誰決鬥
歷史不會記錄我
一個無名的決鬥者
像一張抗議傳單在秋風吹下
秋風吹下的瞬間
翻了幾個跟斗和幾個招式
然後飄行在屋脊上
(月光照拂旗桿上棲息的鳥
我並未化身為另一種
羽翼透光的
旗幟或符號)

那年十月,我和我的決鬥者進行
解決數十年來的宿怨之鬥
他在我構思的場景裡出現
一個未來的黑色城市
戴著假髮和墨鏡的裁判
和一群沒有嘴巴的觀眾
時間沉寂如牆壁
我和我的決鬥者讀著一篇影射自己的小說
(雨勢強烈,決鬥者以文字對峙)
小說裡的語句漂浮:
「兄弟,你愛我,你不愛我
小時候,看見,看不見
校門口的標語和警衛
躲開,躲不開,那支
哨子穿透心臟的聲音
痛,不痛,我背著你
你抱著我,不哭,哭
沙石的語言坍塌
你出拳擊破你
那些重疊的落葉
我閃避著我
那些飛行的腳步
你翻轉著你
那些下墜的天空
然後停格
決鬥者之一
緩緩倒入雨滴中」

十月最後一天深夜,當我讀畢小說
已經撐傘走過教堂前的下雨廣場
滿地的文字
是消失的決鬥者留下的殘招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我可能沒有倒下
把文字撿起,放回小說裡
重新組成句子
改變小說的結局
讓倒下去的,是我
成為一個失敗的決鬥者
在十月的冷雨中
蜷縮為一滴雨
在最後一頁
漂流回家

 


十月出版社


繼續閱讀
2017/12/13

〈地下神秘月台〉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30643
2014-11-16

〔記者黃立翔/台北報導〕台北地下也藏有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神秘月台?而且不只一個,共有三個,其中一個就在西門鬧區!

 

〈地下神秘月台〉 蘇紹連


層層疊疊的這裡形成一座鬧區
你在我的上層他在我的下層
有許多不分明的指標
讓靈魂經過
卻從未停靠
我的邊陲
讓陰暗跟隨
你下來
也只不過是一瞬的
慘白

照亮熄滅的一秒時間
他已躺下
在下層輾轉反側
只不過是一種
空間的包裹
在遞送中
進行著位置與位置的推擠
我如何把部分的他
完整的拼成有順序的
被切割的他

回到活著的樣子
小聲的對自己說:
「我是禁錮的
我是荒廢的
我是憂鬱的
我是含冤的」
在暗流中的一座深夜
沉埋才有個樣子
像堅硬的夢
被黎明撞擊

他上來
像一瞬的陰霾
緊鄰政治的建築
在那些吶喊的鬧區裡
我的中央有意念現形浮動
你與他交錯
沒有事故
這裡的秘密
完好如初
留我獨守
你從我撤離
他從我撤離


註:依據2014年11月16日自由時報的報導,記者黃立翔走進北捷西門站地下的「秘密車站」,外表沒有特別指標,內部設計也和一般月台一樣,不時有列車轟隆隆經過,卻從未暫停,燈光昏暗,月台空空盪盪,飄散著陰暗詭譎的氛圍。這種緊急停靠列車的月台,一共有三個,分別是位於中華路、長沙街口的「西門站」,市民大道、光復北路口的「光復站」,以供發生事故時調動及逃生之用。
 
台北市鐵路地下化,為預防發生火災或其他緊急事故,設了3個緊急停靠站,藏身地下20多年。(記者黃立翔攝)

 

 


繼續閱讀
2017/10/14

永遠的「少年詩人」 詩筆一揮,地球降低到紙邊/ 文/劉曉頤

蘇紹連
文/劉曉頤 •《文創達人誌》8月號

  當今詩壇巨擘,也是永遠的「少年詩人」蘇紹連,自1965年開始發表詩作,今年出版《無意象之城》,已是他除童詩以外的第18本詩集——自此,蘇紹連又多出了一個「無意象城主」封號。自2011年起,蘇紹連每年出版一部詩集,去年除了《時間的零件.蘇紹連詩集》,還同時出版《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攝影集,對於轉瞬即逝的時間和影像,大大施放燦爛的煙火,化有限於永恆的回眸。


  「詩,是我唯一的鄉愁。」蘇紹連說。在詩壇,他早已是個巨大的身影,然而,同輩友人依然暱稱他為「少年兄」。這一方面是因為名字諧音,一方面,他內在藏著一個永遠的少年,說自己其實是個「往回長大的小孩」。如李癸雲說,「他的書寫意識裡也常有表現有個小孩再後面執他握筆之手教其描摹的情結」,蘇紹連常透過寫詩,宛如坐時光機般與自己的童年對話。隨著年歲與詩齡增長,難免平添滄桑,然而,一顆靦腆而憨純的赤子之心,始終長在。



騎著白馬到詩的王國

  蘇紹連是位難得集結創作與理論、質與量俱銳的詩家,無愧於奧登對於重要詩人的要求:多產、廣度、深度、技巧、蛻變,同代詩人陳育虹稱其「使地球降低到紙邊」,詩筆一揮,要有光,就有了光。除了本身詩藝的成就,他對於台灣詩學貢獻鉅大,提攜造就諸多後進,參與創立「後浪詩社」(後改名為「詩人季刊社」)、「龍族詩社」、「臺灣詩學季刊社」等三個詩社。自20世紀80年代,蘇紹連就被林燿德、張漢良、蕭蕭等評論家稱為台灣最重要最傑出的詩人之一,迄今仍活躍於平面媒體及網路兩種發表領域。


  自1964年,初中三年級時開始寫詩,已四十多年,如今回首,他引用楊喚「騎著白馬到童話王國去」的典故,說自己是年少時,開始騎著白馬到詩的王國去。生長在台中沙鹿,穩定的米鋪家庭,從小能詩擅畫,他說自己小學時繪畫特別強,初中時則開始真正對寫作有興趣。進入師專時,選擇美術科系就讀,原有意往繪畫發展,並受過呂佛庭、鄭善禧、林之助等老師的繪畫指導,但同時也不斷的有文學創作投稿,例如小說、散文、新詩等文類的得獎及發表。為什麼後來主要朝向文學創作發展?蘇紹連說:「比起繪畫,我太早在文學創作上受到肯定,致使我畢業後決定暫時放棄繪畫,又因對新詩創作得心應手,及與同學創立詩社,故而專心走上詩創作這一條路,甚他如小說、散文幾乎不寫了。」


  「說起來,除了十四、五歲在初中上國文課,接受課內樣版式的文章詩詞薰陶外,其實沒有任何師長或同學教我寫作,或許是我在作文課得了高分,有老師的讚揚,自以為我有寫作天分,故而偷偷地練習寫,甚至偷偷地投稿,用了沒人知道的筆名『韶零』。」蘇紹連回溯。初中畢業後,進入台中師專就讀,真正吸收了養份、踏上了文學創作之途,但仍然主要是靠自學,自我摸索文學創作技巧,所吸收的現代文學養份,來自於學校圖書藏書、各大書局甚至舊書攤。


  以文字編織繩索,一端繫著白馬,一端繫著少年蘇紹連的青春歲月。「白馬,像雪似的,降臨在我的腦中,牠隨著我的思想行走,跟著我的感情奔馳。牠,有時消失了。我開始想以一條繩索繫住牠。我編織繩索,用語言,用繪畫,用音樂。最後,我選擇了文字。」他在其著作《少年詩人夢》中寫。


  在台中盆地出生、成長,校園中遇到幾個同樣騎著白馬的少年,自然而然聚合在一起,展開一場馳騁詩壇的美麗約定。1968年冬,他得同學洪醒夫、蕭文煌之助,在學校籌組成立後浪詩社。後來入伍,轉到高雄岡山受訓期間,應蕭蕭之邀,1971年,與蕭蕭、林煥彰、辛牧、喬林、施善繼、景翔等人共組「龍族詩社」。一開始,創立詩社的意識竄出,是被「光的傳播介質」這個充滿詩意的意念所激發,他回憶說:


  「當年,我不過是師專四年級(等於大學大一),聽聞同年級隔壁班的同學私組了一個畫會,叫「乙太畫會」,乙太是什麼,我初略了解,是宇宙到處都存在著的物質,用來作為光的傳播介質。很羨慕這麼好的畫會名稱,既現代,極前衛。瞬間,我極欲創立詩社的意識被激發出來。」


  於是,立即與同班同學中愛好詩文創作的蕭文煌商議,並找了下一屆學弟洪醒夫,三人在一個晚上到學生餐廳裡,四下無人時,籌劃創辦詩社。當夜立即談出了一個結果,由蘇紹連訂定社名為後浪,由蕭文煌著手向校方申請成立社團,洪醒夫在中師青年校刊設立後浪詩頁;蘇紹連運用美術天分,設計詩社海報,招兵買馬。蕭文煌擔任與校方的行政接洽,洪醒夫掌理詩社活動講座,最後蘇紹連做詩稿整理,提供校刊刊登。


見證代表台灣詩創作的新世代誕生

  蘇紹連一路獲得重要大獎無數,包括中國時報文學獎共得了五次,最後一次得首獎後就不再參賽,而他覺得,具懷念意義的是創世紀二十週年詩創作獎和評論獎,他與蕭蕭、張漢良等人同時得獎,代表那個時代台灣詩創作和評論的一個新世代誕生了!


  幾顆星點連綴,點亮一個年代。蘇紹連籌組詩社、進入詩壇的民國六十年前後,正是詩壇的一大結合與一大變動,一大結合是指「詩宗社」的成立,一大變動是指「龍族詩社」的崛起。當時,蘇紹連先於「詩宗社」刊物發表個人給詩壇的第一首詩作,後即加入「龍族詩社」共同創社。介於這樣的情況,他展開了寫詩的生命。


  第一本詩集《茫茫集》於1978年出版,可以說是蘇紹連所有詩創作的原型或母體。其中「茫顧」一輯詩,是他在校期間寫的,同名詩作被洪醒夫從台中帶到台北武昌街給周夢蝶看,周夢蝶再將詩推薦到當時剛要創刊的「詩宗社」發表,這算是他進入詩壇的第一步。蘇紹連說,由《茫茫集》來探討他的詩創作源流,絕對是正確的,並說:「要是這本詩集能重新出版,我絕不隱藏青少年時代作品的青澀或拙劣,而保留其真實的原本面目,不做刪修增補,以便供讀者們檢視我現今的詩作語言對照年少作品是如何成長及改變。


  經由洪醒夫,周夢蝶再將蘇紹連的詩推薦到發表,之後,洪醒夫與陌上桑等人創辦《這一代》雜誌,邀蘇紹連發表〈火壁之舞〉等作品,被當時以評詩資深的蕭蕭發現,他竟自動為這一首詩寫了數千字的評論,令蘇紹聯感到興奮,堅定了創作的信心。不久,蕭蕭還為他寫了一篇〈春望〉詩作的長論,刊於渡也創辦的《拜燈》詩刊第一期。蘇紹連深深感念,說:「洪醒夫和蕭蕭可謂是我創作生命上的貴人,也由於他們兩人的激勵,才有《茫茫集》這本詩集的誕生。」


  一路耕耘,大半生已奉獻給詩,蘇紹連對於創作者常迷思的所謂獎項、結社等問題自有獨到見解。他強調,獎是針對作品,而非針對人,唯作品好才得獎,不是人好才得獎,尤其年輕人是要寫出好作品,以作品得獎。若是針對人給奬,則宜給年紀較長者,在創作風格上能代表一種指標,或是在文學經營上有某一程度上的貢獻,足為風範者。至於結社問題,他說,創作是很個人的事,團體結社也只不過是對詩壇的一種關心和奉獻,至於自己呢?「有些人的創作會跟著詩社推展的議題而前進,但也有些人仍是自己走自己的。我大致是折中的取捨」。


悲憫觀察之淚

  雖然身為台灣詩壇的重要人物,備受矚目,然而,蘇紹連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光環型人物,懇切地說:「我不慣於向外放射,只是安於向內凝視。我吸納著光,而不是映照著光。所以,有時連近在周圍的人都感受不到我的存在。」正因淡泊無為的內在個性使然,以及對詩的投入,蘇紹連幾經徘徊,決定捨下對功名利祿的冀望及學業的深造,純粹生活及寫詩


  「因為個性上的闗係,我木訥、內向,我總是從弱者的角度默默觀看周遭的人事物,然後不斷的自我情意投射與心智反思,把所體會到的心情或是思慮寫成作品。」他自剖。悲憫的視角投射於文字上,偏好眼淚這個意象,在許多詩作中,他晶瑩的淚濺痛人心,同時,卻有個剔透的微型世界,與一種悲劇的昇華力量一齊冉冉而升,淨化人心。


  蘇紹連有雙悲憫與善於觀察之眼,被賦予「淚眼詩人」的稱號。陳義芝在〈詩的形象,世界的萌芽〉一文中說:「『含著淚』是蘇紹連許多詩經常出現的視覺賜點。此一視覺刺點精緻、明晰,精緻因而具備意涵的擴張,明晰使夢想的世界聚射出輝煌的光。」他的《隱形或者變形》詩集中,以淚這個意象作為視覺刺點的詩,高達四十首。


  談其原由,蘇紹連表示,他深喜愛杜甫的作品,「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是他最鍾愛的句子,那種因憂國憂時而落下的淚烙刻他心中,他還曾改造杜甫的〈春望〉而寫了一首變奏曲,亦深入人心。在他《孿生小丑的吶喊》這本詩集,其中詩作來自於社會現象衝擊是很明顯的,當時,他想為社會底層人物發生的意圖非常強烈。「大致上凡和人類有關的,我都會從人性的角度去解析,然而我又不是社會行動者,所以只能默默將所關懷的現象及議題寫進作品裡,作為一種對現實世界的隱喻。」


  其思維嚴謹,著作豐沛,全心致力於散文詩、超文本詩、無意象詩的創作。他堅持,寫詩從內裡寫起,而不單單只寫外表輪廓。寫內裡,他必寫到最深處;向內挖掘,卻不耽溺於自我。蘇紹連認為:「現實生活的世界,是創作取材最重要的根源,沒有現實生活的體驗,就沒有超現實的作品,而與人心人性的憐憫,則是創作情感的依據,沒有人心人性的共感,就沒有感動的作品。」


「無意象城主」衝擊詩壇

  2014年起,連續每年都出版新詩集,質量之豐沛與精銳直令人嘆服,他說,每年出詩集,這表示創作沒有中斷,且創作量夠,不但是理念的貫徹,也是修為的追求。「這不見得是為了詩藝上的精益求精,而是我個人對環境客體及對自我生命的適應和修為。」他也表示,寫詩若只是零散發表在詩刊上、網路上,恐將很容易被後來者淹沒而被忘記,雖然出詩集不見得就會被永遠記住,但詩集是詩作的家,總還能給自己的詩作訂製一個居住的家,供有緣的人偶遇或登門探訪。


  《時間的背景》,他視為自己的一本很重要的詩集,因為近十年來詩語言轉變的面貌幾乎全透露在裡面,而「時間」三書——《時間的影像》、《時間的背景》、《時間的零件》,創作時間更跨越18年,可謂非常重要的三本結集。期間,他經歷網路詩論壇的新趨勢沖激,在詩論壇與新生代詩人交流,本身詩風也經歷蛻變,他說:「其實,我一直是想走在台灣詩壇創作的浪尖上,故而也將這種詩想透過詩刊專輯的策畫而實現。」


  今年出版的《無意象之城》,是華文詩壇上首創的第一部無意象詩集,在現代詩美學的理論上提出重大突破和創新,對於現代詩壇強調「意象」經營的主流觀念造成巨大衝擊。無意象,竟能成就好詩?蘇紹連絕不空口出白話,如他所呼籲的,「要用創作來實踐。唯有作品才能建立『無意象詩』的詩學。」創作與理論並行、相互印證,收錄129首精湛天成的無意象詩,對這個嶄新詩派做出絕妙演繹:不需「意象」加持,卻能充滿難以言喻的詩意;追求能夠深入咀嚼、且能不斷回味的語言;追求能在作品上表現意義的闡發、意念的鋪設、情意的迂迴。


  其實,早在這本詩集出版之前,在他主持的吹鼓吹詩論壇中,就發起過「無意象詩」的徵集,這是他創作理念的一大轉變及期望而付之的行動。並非為了推翻「意象」,而是更深地思索:詩,也可以適時地「放空」,讓創作者看見另一種可能。2011年,他在《吹鼓吹詩論壇13號》詩刊發表無意象詩論,顛覆了傳統上詩需要意象的觀念,並集結眾多詩人一起以作品證明,果然這一期詩刊引爆了一片撻伐之聲;直至今年,《無意象之城》詩集出版了,撻伐之聲繼續存在,仍有人繼續抵制,卻磨滅不了他對無意象詩創作的實現


  「基於創作的自由化與多樣化,對創作上的任何反對,都是不應該的事。你反對直白,是不應該的;你反對超現實,是不應該的;你反對後現代,是不應該的;你反對朦朧,是不應該的;你反對邏輯,是不應該的;你反對意象,是不應該的;你反對無意象,是不應該的。這種種的反對,都是限制了詩的發展以及喪失了新的可能。我一直不反對任何理論、不排斥任何技巧、不輕視任何形式、不拒絕任何題材,認為創作要能大化,才能成大器。一個詩創作者,不能自我劃地為限,封閉任何門窗,否則,創作的世界永遠是那麼偏狹。


  《無意象之城》詩集裡的作品技巧,都是依據詩集後的論述而寫的,是有條件、有原則的創作,「若能先了解我的創作理念,當有助於對無意象詩作的認識。我從以往大量的意象運用,因鑽研了無意象的寫法,現已少量運用意象,也就是不再依賴意象去完成詩作,這樣的好處是讓詩中的意象單純化和集中化,避免過多的意象互相干擾。」


  「我曾這麼說過:『欲練意象,先練無意象。』像是說欲練神功,必先自宮,也就是捨去意象,才能夠得到意象。攝影有一種畫面處理方法叫做『減法』,就是拿走畫面中不要的物品,讓畫面趨於簡潔乾淨,主題才會成為視覺焦點,同樣的,無意象的寫法就是拿走不必要的意象,讓主題成為思考焦點。當你練會無意象,回頭來寫意象,當更能感覺輕鬆自如,而不受意象的桎梏之囚。」


自由創作,回歸「茫茫」  

  1992年,蘇紹連與向明、白靈、李瑞騰、蕭蕭、渡也、游喚、尹玲等人籌辦「台灣詩學季刊」社。2003年,設「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網站。成立詩社、建構網路發表平台,是需要長時間與費精神的,這種付出,他視為「歡喜做,甘願受」的一種。內向如他,甘願起而行,推廣詩學不遺餘力。從不強調自身的成就,唯獨談到台灣詩學,他引以為傲:


  「我願先跳進來摸索和拋磚引玉,吸引更多的詩人參加詩社、加入沒有門戶限制的網路詩論壇,一起為詩創作開發更多的可能,以及挖掘更多詩創作的人才。十多年來,這個成效是卓著的,像是六、七年級不少重要的詩人,曾在吹鼓吹詩論壇留邁向詩壇的腳印,這都是有紀錄可查詢的。」


  曾以「後浪」自詡,幸而早期被好友洪醒夫的「細水長流」四字勸戒而自惕。蘇紹連說,不敢把寫詩當作一種使命或責任,而寧願看做是一種沒有規則限制、也沒有輸贏賞罰的遊戲,自始至終,參與者只有自己——各個時期的自己——蘇紹連謂之為「孤寂的遊戲」、「將自己隱形」的遊戲。


  至今依然盡可能每日一詩,以維持寫詩的手感,這令不少人驚訝:功力如他,怎還需要「維持手感」?對此問題,蘇紹連分享他的心得,並呼籲:

  「寫詩,是要常寫常鍛鍊。寫,就要用到心、用到腦,許多人以前是詩人,但後來心和腦已不在詩上,未再與詩為伍,如果要他回來寫詩,恐怕不容易了。所謂手感,在書法和繪畫的拿筆運筆上、樂器的演奏上、及任何器物的使用上,手藝熟練了,就是有了手感,而寫詩的手感,是指心情的敏銳度強、腦力的思維活絡、語言的變化自由自在,常常這樣來寫詩,就是維持了寫詩的手感。詩人沒有了寫詩的手感,不管是老一輩詩人(太多了),或是年輕詩人,那將都成為生鏽的寶刀。寶刀生鏽,你不焦慮嗎?詩人,多磨利寶刀吧。


  始終生活淡泊穩定,詩心純粹、無爭、專注。自國小教職退休後,與妻子二人不愛出遠門去旅行,妻只愛每天在小鎮市場買菜回家自己煮食,養養身體,再上上網而已與同學朋友傳訊,他則會騎著腳踏車在大街小巷東逛西逛,尋找一些街拍題材。始終,蘇紹連內在藏著一個永遠的少年,一個往回長大的孩子,透過詩,坐時光機般與自己的童年對話,一顆靦腆而憨純的赤子之心始終不變。


  不同的是,以前他喜歡對詩創作擬訂一些計畫,例如,要為參加哪些詩獎而寫,或為要完成哪些系列作品而寫,這樣的創作規劃都具有使命感,給自己壓力和動力,完成時特別會自我讚揚一番。但是,現今他想的,是創作要自由自在,那麼創作規劃多少和自由創作發生衝突,會造成創作的不自在,故已不再創規畫了。「也就是,寫什麼、寫多少、怎麼寫這三項完全沒預設,如此才是自由的創作。」蘇紹連說:


  「至於我對未來創作的期待,更是渺渺茫茫了,我的第一本詩集書名《茫茫集》,所以未來要回到原來的茫茫之中,一個初始的混沌創作狀態。」

.
【蘇紹連小檔案】

1949年12月生。參與創立「後浪詩社」(後改名為「詩人季刊社」)、「龍族詩社」、「臺灣詩學季刊社」等三個詩社。其思維嚴謹,著作豐沛,全心致力於散文詩、超文本詩、無意象詩的創作。曾出版《茫茫集》、《驚心散文詩》、《隱形或者變形》、《臺灣鄉鎮小孩》、《童話遊行》、《河悲》、《我牽著一匹白馬》、《草木有情》、《大霧》、《散文詩自白書》、《私立小詩院》、《孿生小丑的吶喊》、《少年詩人夢》、《時間的影像》、《時間的背景》、《時間的零件》、《鏡頭回眸—詩與影像的思維》等書與詩集。

曾獲《創世紀》二十週年詩創作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詩獎、聯合報文學獎詩獎、台中市文學貢獻獎與年度詩選詩人獎等獎項,是台灣中生代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之一。現為「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主編之一,策劃眾多詩創作重要的議題專輯。蘇紹連的詩創作求新求變,開拓未知的領域,長期居於前鋒尖端而奮戰不懈。
— 和蘇紹連
繼續閱讀
2017/04/16

《無意象之城》詩集出版預購.讀者自訂售價

無意象之城

《無意象之城》詩集出版預購.讀者自訂售價
 
   
一、說明
  

《無意象之城》詩集,將於五月底﹝或六月初﹞出版,為蘇紹連全新詩作結集,共收詩作139首,詩論1篇,5幅攝影,另含鄭慧如、陳育虹、簡政珍、孫維民四位詩人學者的推薦序文,書達320頁以上。

作者先向出版社購買大量詩集,從中提撥80冊簽名本由讀者購買,請讀者以最低價220元起自訂購買價格,最高勿超過400元。
 

 
二、辦法:
 

1、出版社初估價格,本書約400元左右。
2、有意預約購買的讀者,請填本單,告知要以多少元購買,購多少本,並告知姓名、收書地址等資料。
3、信箱:su.lien@msa.hinet.net
4、出版後,兩週內郵局掛號寄書。
 

【詢問信箱】su.lien@msa.hinet.net

【寄書時間】六月上旬起。
   

【孫維民推薦序】
對於蘇紹連,詩不是表演或戲耍,而是一種思索的方式。讀他的詩,經常必須穿越表象,進入形上。他的詩題大多數具體日常,一旦進到詩中,才發現他往往借題發揮,另有所指,將讀者悄悄地帶至其他的領域。
 

【陳育虹推薦序】
「詩的原創性,主要在於用一種原創方法,把最零散而似乎不可用的素材整理出新的體系。」艾略特有言。蘇紹連以他厚實的根柢,不變的詩心,孜孜不倦往前走,跨越古典與新潮,跨越文字與視覺藝術,不斷為他的創作整理出新體系。他是能「使地球降低到紙邊」的詩人,無愧於奧登對「重要詩人」的要求:多產、廣度、深度、技巧、蛻變。
 

【鄭慧如推薦序】
此城風聲過處,影像隨之重生重滅,想像傷痛的風雨再來、光影變幻,整部詩集表現黑暗透光、如繭如囚的情境,語意搖盪處,蘇紹連是城中唯一有血有肉有思想的生命體,也是握著指揮棒、尋找多鈣語詞的帝王;風聲吹拂處,我們欣見1970年代那位提出鋒利詰難的青年詩人管黠健朗如昔,恍然仍在躍向自己的龍門。
 

【簡政珍推薦序】
在詩作的書寫中,蘇紹嘗試要構築一個無意象的國度。少數的意象或是夾雜於意象與無意象之間的詩行,是「前朝」餘孽,還需要進一步剷除。等到有一天這些餘孽清除殆盡,我們可以說蘇紹連就是「無意象之城」的城主了。
 

 
【詩作選讀】
 

〈一個老人為我跳舞〉  蘇紹連

  
他拾獲一個沉沒的聲音
放給我聽
 

那是我的聲音
划動了
一艘艘掛著的笑容
 

他把我的聲音編成曲子
把他的回憶捲成
許多旋律
 

他張開自己而飄浮
轉了一圈又一圈
繞著我跳舞
 

不遠是死亡
看著我們
 

他停下來
和我一起向著死亡微笑

 
      *發表於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入選《2016臺灣詩選》二魚版

 

訂購單填寫網頁,請連結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OPZzUUkDGw_Bk1zr2shllLpPTwS-kdZ7WBZc7A5cF6Z9IYQ/viewform

 


繼續閱讀
2017/02/27

霾害.詩作

<霾害>  蘇紹連

 

近來,每日晨起
我的十根手指頭總是模糊
像沉浸在河水裡的
細小漂流木
逐漸地浮出指紋

白天,看著你涉足
去測量自己的漣漪增加了幾公分
白天,看著你繞在煙囪底下
追思以前更藍的天空
一點點的燃燒也何其龐大
罩著整座城市

我的臉龐只剩餘瞳孔
卻還能把看見和看不見的真實
放在一起
我的十根手指頭微微縮握
真想出拳一擊
真實卻如同細沙一顆顆
在縫隙間漏失

黃昏時你回來
背負著神秘的黑夜你回來
你叼著一根菸的風景
不能成為風景
何其突兀
逃離霾塵的車隊
在黯淡的玻璃裡
何其使人悲哀莫名

我要和你過夜
過橋,過境
看著你的眼神
蜿蜒著一條河
細小的漂流木
在你抽菸的時候燃燒
我的呼吸
何其顫慄
什麼時候開始
什麼時候停止
  

 


繼續閱讀
2017/01/23

詩的生與死/蘇紹連

 
一、詩的發生/先有詩,還是先有人?
 
  我始終不解的是,詩是自身已存在於世上,還是因為人的感發而產生出詩來?這應不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不過,詩雖不能生人,而人卻可能生詩。現在問題是,沒有人來生詩,詩會不會已存在於世上?你覺得答案是什麼?
 
  這就是要探究詩是麼發生的?
 
  若說詩是自身存在,非人類去產生它,則它是什麼形態、怎麼存在?假設天地萬物間有詩存在,例如風聲的現象、雲雨的現象、水浪的現象、星辰的現象、萬物生死的現象…等等,這是不是詩?假如是,詩則是單純的一些自然現象,無需人為的塑造,它的確是能自身存在。
 
  所以我但可以這麼認為「詩,先於人類而存在」,是人類後來才將它說出來、寫出來。詩,本來是無語言無文字的,在大自然中生發,以萬物的徵兆和形象而存在,根本是先在語言文字之前,也先於人類之前。
 
  若是詩早在人類之前,則詩,是不是能當作大自然之道?詩的道是什麼?我願理解它是萬物形成現象的方式,是符合大自然的一種詩意。這種詩意是存在的,不需有人類去創造它。
 
  然而大自然生發的詩意,若要變成語言文字,則需要人類去完成它。這時,什麼人能去完成它?是每個人都能,還是經過選擇嗎?
 
  一個大自然生發的詩意,不是每個人都能發現或能寫出來的,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寫出一樣的。所以大自然生發的詩意,仍與人類保持某種無法觸及的因素。我把這樣的因素看作是「緣份」,詩為什麼會選擇在某些詩人的身上轉為語言文字,這是一種緣份。或許可以這麼說,詩有緣與你來相會,藉你之口而說出,藉你之手而寫出。或許也可以這麼比喻,是詩來到人體裡,在人體懷孕了,經過這個人的孕育,最後將它誕生出來。
 
  那麼,為什麼某些人能源源不絕的孕育詩作,而被稱作詩人?除了這人特別跟詩有「緣份」外,還有其他的因素嗎?
 
  我們來想想,一定是這人有其特別適合詩「著床」的條件,才會讓詩像種子一樣埋入土壤裡。第一,詩喜歡能與之對話的人,而這人與詩的情性相契合,能與詩能談得投機。第二、這人有豐富的想像能力,在其想像之下,詩變得更有活力。第三,這人有適合呈現詩的語言能力,能讓詩從大自然的現象呈現轉變為語言文字的呈現。第四,這是最基本的條件,即這人是一位詩的熱愛者。
 
  既然詩是再透過人的創作技巧和語言文字的形式來呈現,那麼,人便扮演了創作的角色。本來是大自然生發的詩,到了人類的手上便成了孕育的種子或養份,或是成為人類創作詩的素材。人類所認為的詩於此形成一個以語言文字為媒介的方式,終於固定下來。
 
  那麼,我們也會發現,是有些詩人因知曉語言文字的使用技巧,例如:修辭、比喻、聯想等等,他直接用技巧和自我的情志產生詩作,成了不必依據大自然生發的詩意來寫詩。這種情形,可以說是人類在生產詩,亦即有人類才有了詩。
 
  人類的情志漸漸取代了大自然生發的詩意,人類有了情志而動心想表達時,便可能選擇用詩的方式,依情志的內容和語言文字的技巧,盡情發揮。這是相當美好的事,詩,如是而發生。
 
  我們可以如是歸納為兩個說法,一是先有詩,詩生發於大自然,以現象為詩,後來被有「緣份」的詩人得去,再由詩的語言文字轉釋出來。二是先有人,尤其是詩人,他以自己的情志為詩的題材,透過自己的語言和文學技巧,而將詩表現出來。
 
  這裡,仍是要強調人的重要,若是沒有人、怎麼說出它是詩呢?大自然的詩意是無語言文字的,而人類創作的詩,則是用了語言文字。
 
 詩演出
二、獨立與依靠/詩離不開人,還是人離不開詩?
 
  以人為本位,當然是詩離不開人,詩必須依賴人的語言和文字而存在。詩,也唯有在人類手中,才會像變魔術一樣給予形式的千變萬化和內容的包羅萬象。沒有了人,詩往往像是飄忽不定的魂魄,沒有依附的形體也就沒有可以塑造的面目。
 
  但若以詩為本位,詩是無所不在的,有的在於人,由人展現其詩意,有的在於天地萬物,由天地萬物展現其詩意。可見,詩的存在,人只是其一的選擇,並不一定需要人才能展現詩。詩有其自主性,是有可能的,它寧願離開人的時候,人是追蹤不到它的,這就是有些詩意永遠無法被人類寫出來的原因。
 
  兩者離開而獨立,或是結合而共生,均有可能。換句話說,詩離開了人,或人離開了詩,都能各自獨立,過著自己存在的方式。要是融合,則具有更多可能的繁殖形態產生,且給詩和人帶來極大的影響。
 
  詩有了人,詩將被人類紀錄,而有了時間和空間的定位,成為延續的生成模式;詩也在人類的世代裡扮演見證歷史的角色,以及開拓文學創作的前鋒隊伍。人有了詩,詩將把人類的語言推展至精緻的質地,也把人類的想像組構成意象,讓意象豐富了現實世界的畫面。
 
  由此,我們應極力推廣詩與人的結合,不管是創作或閱讀,詩唯有進入人的身體中,才有再發揮更多詩意的可能;人唯有進入詩中,才有提升更精緻的創作技巧及形式的可能。
 
 
 
三、自然與人為/詩的存在環境?人的存在環境?
 
  詩,是無所不在,在哪裡就有那裡的特色,如果在海上,詩意就澎湃著海的現象,如果在山上,詩意則遍佈山的形象。詩,能在不同的地方與環境結合,從未排斥其存在的環境;詩,也能把其存在環境彰顯出特色來。
 
  人類,不是無所不在,而是只在於能適合生存的地方。基本上,人類需要先與生態環境(例如土地、河川)共存活,而後人類再建造自己的人為環境(例如房子、城市),如此,形成了人類現代化的文明。但是,人為環境若是破壞了生態環境,則人類將有一日遭遇永劫不復的毀滅之境。
 
  詩,在生態環境裡,是自然生成的,是順著脈絡呈現的,是不違反天道運轉的,落花水面皆能生發詩,俯拾皆是,渾然天成。而詩與人結合後,詩則有一部分隨著人的生存環境而改變,變成人為環境的一部分。像那些政治詩、社會詩、科技詩、宗教詩、戰爭詩,都是人為環境下的產物,又像那些文創品,把詩與物件結合,如飲料、杯子等等,或是設計成遊戲、地景裝置等等,都是人為而寫的詩。
 
  詩在人為的環境裡存活,變得更多樣化,更與人的生活貼近,這是好事。
 
 
四、出詩的緣故/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詩?
 
  人的存在環境並非是一成不變的,簡單的以空間來說,不同的地方就呈現不同的環境面貌,甲地或許平和、安全、乾淨,乙地或許動亂、危險、髒亂;或是以文化教育及科技使用來說,也可呈現一個較開化一個較落伍的世界;再以財富懸殊來說,貧窮戶相對於有錢的爺們顯然有一種弱勢感。詩是跟著人走的,人在什麼樣的空間裡,人就會被環境的顏色浸染,詩必然會是這一存在環境最忠實最直接的反映。
 
  以時間來說,由於世界文明的變化過於迅速,尤以科技的進步更為驚人,不到三、五年就汰舊換新,所以人們習以十年為一級,每差一級就有相當大的差異性,大約三級就是一個世代。不同世代的創作社群和圈子,說著相類似的語言,談著共同關心的話題,形成同溫層,而在創作面目上,過於相似的則免不了模糊。不同世代活在不同的同溫層裡,相互取暖;前後世代有可能相互叫陣,愈來愈多爭鬥現象則在網路上發生。
 
  雖然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時代,不見得絕對就會產生什麼樣的詩人;但是,什麼樣的人就寫什麼樣的詩,倒是有可能。單以創作的理念上來看,有人特立獨行,有人是隨波逐流,有人外向性較強,特注重大我現實寫作,有人內向凝視自我心靈,愛寫小我生活或情感。創作者,會知道寫什麼詩,有人善變,有人卻也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詩,選擇不同的人,做不同的呈現。聰明的詩人,會選擇出詩的方式,會找自己的詩路。詩人改不了環境的,就會改變自己,用詩來證明。
 詩研討
 
五、分享與分眾/什麼樣的讀者讀什麼樣的詩?
 
  詩,原本是無分享對象的。詩的生發,是詩的自我完成,像是完成自己生命的一個過程或是儀式,當儀式結束,詩也就隨著消失,而非繼續留在天地萬物之間。這種和大自然一起生發的詩,也是屬於大自然的一種現象,來來去去,不需有讀者的。
 
  詩,原本是任由分享的,也就是不選擇分享對象的。詩,形成了,它可以被看見、被感受時,就由可以看見它感受它的讀者分享,白雲映現水中有詩,由流水分享,也由魚分享,路過河邊的小鹿也可分享這種詩意。
 
  自從詩與人結合後,人為的詩,由語言文字完成,也有了分享的對象或是不同的讀者。這一切的環節都與人有關,而非純是大自然中生發的詩那麼單純,開始是取得詩意,進行創作的思考,書寫為語言文字的形式,刊載於物質及科技媒介,並透過傳播,最後為讀者所閱讀。
 
  分享的對象或讀者,有私下分享的,例如給自己的親人朋友,是一個密閉式的分享空間,人數不多,少則一人,這樣創作的詩,並不是為了讓大家瞧見,所以沒做公開的準備。相對的,也有公開分享的,是開放式的,供人讀取。
 
  公開給大眾分享,詩作變成由讀者取捨,所以主動權在於讀者,從讀者的立場,詩是被讀者選擇的。我們就可以說:「什麼樣的讀者讀什麼樣的詩」,自此以後,詩被接受的情況開始分眾,有的詩擁有大眾,但絕大部份的詩都是小眾閱讀,無可避免的結果是:詩的命運由讀者決定。喜愛情詩的讀者選擇情詩來閱讀,喜愛社會現實的讀者選擇書寫現實的詩來閱讀,喜愛哲理詩的讀者選擇哲理詩來閱讀,喜愛地景詩的讀者選擇地景詩來閱讀。
 
  依據這種情形,讀者也是消費者,詩人則是詩的製造者或是供應者,消費者有權利選擇所要的產品,至於製造者是否要符合消費者的品味而供應產品,那則是製造者的權利。就創作的精神來說,創作者不應為符合或討好讀者的喜愛而創作,可以根本不理會讀者,而讀者也只能就現成已公開發表的詩作去挑選自己喜愛的詩。
 
  但是,現今的作者似乎懂得行銷術,除了寫讀者所喜愛的詩作風格外,更以裝幀的物質形式包裝來吸引讀者購買,像是一些詩集,變成裝幀喧賓奪主,比詩的內容更重要,賣給讀者的賣點竟是裝幀。說什麼詩集的保存價值,全不在於詩作,而在於那些工藝裝幀。
 
  這就是人為創作的詩,所引起的副作用現象。
 
 
六、封閉與開放/詩和作者和讀者,要活在同溫層?
 
  作者寫詩,讀者讀詩,兩者之間的介物即是詩。詩,將作者和讀者聯結,並成了橋樑,而讓作者和讀者有了對話的可能。但是有些詩不是成了橋樑而是成了高牆,作者與讀者之間有莫大的隔閡。
 
  當然,詩的尊嚴是自身存在,不受左右,不為哪一方服務,詩可以不成為橋樑,也可以不成為高牆,詩應只是被欣賞,像被欣賞的橋樑或是像被欣賞的高牆。但話說回來,詩像橋樑,意指讀者能讀通詩的意涵,有可能與作者心中的詩意相通暢,也就是所謂的感同身受或是共鳴,這樣的情況可以進一步顯現,作者與讀者的語言模式是相契合的,意象是可以在讀者想像中刻畫出來的,情感也是可以在讀者心中運轉的。作者和讀者相濡以沫,我們可以將這種情形視為一種同溫層現象。
 
  而說詩像高牆,意指詩變成一種阻隔,作者在牆內,讀者在牆外,之間的詩沒有門、沒有梯子,一般讀者進不到裡面。或許這堵牆有秘密機關,只有特殊讀者有辦法知道和破解,才能進入,這樣的讀者,往往是少數,是小眾的小眾。有些作者並不擔心讀者少,認為詩作應不是門戶大開,他寧願等待能打開這堵牆的讀者,認為真正的讀者是能發現詩作的密道、能解詩作的密碼,這才是作者的知音。
 
  至此,我們可以探討作者是否必須為讀者而寫,是為大眾讀者而寫?或是為小眾讀者而寫?或是不為任何讀者而寫?作者可能必須面對的是這三種情形。其一是為大眾讀者而寫,勢必考慮大眾讀者的閱讀能力,尤其太繁複的技巧和太深奧的內容都要簡易化,語言得大眾口語化。其二是為小眾而寫,則作者考慮的應屬於那小眾的讀者圈中的共鳴度,尤其是講究詩藝的技巧和內容,有小眾的一些回響即可。前述這兩種情形,作者和其讀者自然而然的形成同溫層現象。而第三種情形是作者的創作完全不考慮讀者,寫了詩是給自己,至於被哪些讀者看到,或有多少讀者的反應,他完全不在乎。
 
  回到寫詩的本心,大致可分為三種,其一,詩是自身的生發;其二,詩是詩人自身的抒發;其三、詩是詩人和對象(讀者)的應和。前兩種可以說不涉及讀者,詩人寫了什麼詩,能否給讀者如何,則非作者寫詩上的考量。而第三,詩人就相當重視讀者,或者說,是相當重視潮流趨勢,懂得讀者喜愛的口味是什麼,無疑的,詩人寫的詩符合了時代脈動的頻率,他滿足了讀者,也成就了自已。他從無意到有意,製造了他的粉絲同溫層。
 
  沒有誰能把讀者從這種同溫層拉出來,除非詩人自己讓同溫層消失。
 
 
七、時間與空間/詩能活在不同的世代和不同的圈子嗎?
 
  當詩與人結合後,詩不再自我存在,那麼詩是怎麼活著?詩被詩人寫出後,詩只能活在各種載體上,才被看見和聽見,例如書本上、紙上、器物上、網路上,或是轉換為曲譜上的歌詞,或是成為影片上的聲音文字,在這種載體上才讓詩存在而活著。因為有載體,詩才能被人類看見、聽見,所以詩人寫的詩需要找載體發表並傳播,否則,詩到作者自身而止,將永無他人知道,也隨著詩人的逝世而消失。
 
  詩人把詩留在世上的方法,傳統上就是於載體發表,然後集結詩作出書,有了書,能被圖書館收藏,被讀者購買,則有可能被流傳下來而留存於世。然而,詩人那麼多,詩集也那麼多,真正被記得的並非是全部有出書的詩人,那麼是怎樣的詩人才能被流傳呢?必然是寫出好詩、重要的詩、為人們所需所愛的詩,這樣的詩人吧。所以詩要能流傳的條件除了載體外,就是要視詩是否有流傳的價值。詩流傳才真正存活,否則詩也會到載體而止,載體被沉埋,詩也被沉埋。
 
  詩的流傳,有時間性和空間性兩種。時間性,是指詩存活的時間,比如說,剛發表,為讀者所見,但過一段時間,即不再被閱讀,這種存活時間是短暫的;或是有長一點,在這世代能被閱讀,但換到別世代,沒人要閱讀,好像詩只活在他原本的世代;或是特別一點的,是這世代不被閱讀,卻在另外的世代被發現被閱讀。詩的命運實很難預測,發表時被同世代忽略的,竟也有可能過了幾世代才再出土,像鹹魚大翻身被重視,這種情形是有很多例子可尋的。
 
  另外就空間性來看,空間可以視為一個圈子,或是一個地區,或是一個國度。每一個空間都有其文化背景和特性,有的較開放,有的較封閉,有的較感性,有的較理性,有的較專制,有的較民主,有的是單元,有的是多元。而詩,在不同的空間裡產生,必也是那個空間所允許和和認同,是那個空間的產物,如此才能存活。不過,有的詩是有跨空間的能力,在某一個空間不能生存,卻在某一個空間開花結果。詩透過傳播、翻譯進入到不同的空間之後,也有可能比原生地更受喜愛。
 
  以詩的元素來看,語言在時間性和空間性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是決定詩作能否流傳的主要原因。不同的時間裡和不同的空間裡,本就有不同的語言差異,換了不同的時間和空間,這種差異會有更多的變化,致使詩作必須透過翻譯或析解,才會被讀者閱讀。如若沒有翻譯或析解,詩,只能活在自己出生的時間和空間裡了,換句話說,就是活在自己的世代和自己的圈子裡了。
 
 詩獎
八、詩的宿命/詩,沒人讀,要怎麼活下去?
 
  總結以上的私見,能不相信詩的宿命嗎?有多少詩人寫過多少詩,網路現象裡,每天上網寫詩貼出詩作的,不計其數,每月累積的網路詩作有上千首,能被瀏覽到的會有幾首?當詩多到有人讀和沒人讀都一樣的時候,發表也失去意義。這時,詩人再去尋找讀者,也已是本末倒置。詩人就相信詩的宿命吧,詩活不活得下去是詩自己的事,詩人唯有把詩寫好,將來能否被發現、能否被流傳,都不是詩人所能預料或是強求的。
 
 
 
 
 
 
 
 
 
 
繼續閱讀
2017/01/02

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  蘇紹連
 
 
在此,埋設了座位
也埋設了截止的時間
在此,社會主義是冷食
浪漫主義是熱食
 
我沒有主義,不知要
吃些什麼,不知要
和誰同座互視對方
不知會看見什麼吃相
 
我沒有快樂,吃飽是
很滿足的樣子,就忙著吃
把抽象當成具體來吃
這樣就飽了,其實是餓著
 
我沒有悲傷,餓著才會
一直醒著,用力盯著
夜色中移動的形體
向我逼視,彷彿圍捕
 
我沒有逃匿,在此
酩酊,成為一種掩飾
藉機飽食終日,惶惶
在此,夜與我躺下
 
壓力將我們燙平
薄如一種生命的表層
輕碰就碎。裂隙裡
我真正的痛在蠕動
 
我從來沒有虛假
那個裝盛食物的容器
就盛裝著我,燉著我的猥瑣
讓我食下我自己的殘念
 
夜在此埋著晃著夾著
低等吃食的及物動詞
我的名姓是其中之一
臭味相投而不知下流
 
不知交情也隨著漲價
帶著飢餓的器官來此享用
摟著另一半次第而坐
夜在此切著絞著烤著
 
而我,是其中的誰啊
誰鄰接著我隔著我並排守候
遠處的時間。等黑色褪去
這夜的痛還在我下半身蠕動
 
  
 
繼續閱讀
2016/09/27

他的文學獎路程圖 ——讀曾元耀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

他的文學獎路程圖
          ——讀曾元耀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
 
                                   
蘇紹連
 曾元耀詩集
 
有一個醫生詩人,他不是鯨向海、也不是陳牧宏等人一樣從年紀輕輕在醫學院就開始寫詩,他是從55歲才決定寫詩而現今已過65歲的老詩人了。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時候,年齡並不是決定能否創作的因素之一,觀看許多年紀青壯年的人曾在年輕時風風光光寫詩,而今卻黯然銷沉,再也寫不出詩來。唯獨有許多年輕時不寫詩,卻在過了中年之後才步入詩壇的,其中表現優異而倍受矚目,當以這個醫生詩人的得獎紀錄最為突出。
 
這個醫生詩人是誰?怎有這麼大的能耐闖蕩詩壇而能過關斬將擠下其他參賽詩人奪得錦旗?他,就是詩人曾元耀醫生,1950年出生,2005年開始寫詩,2008年開始投稿各項文學獎,至2015年,共獲大小詩獎約40個。若將這些詩獎的獎座、獎牌、獎狀等等佈置在他的診間裡,那可變成台灣最吸引病患注目的詩獎診所了。
 
不過,大概沒有專業醫生在執行業務時與詩聯結在一起的吧。那麼能說曾元耀醫生是把寫詩當做愛好之外,又如何能說他可以這麼頻繁得獎是為了什麼?尤其這都是發生於在他年過半百以後的事。我們幾乎無法想像到他得獎的企圖心如此之強,那也就無法把他寫詩的熱情僅僅歸於一種愛好。我們可以推測他要得獎必是為了證明什麼,而他並不是像其他一些文學獎獵人是為了獵取獎金,因為他當醫生的所得必定高於獎金累積的數百倍,所以他無須為獎金而寫。
 
他參加文學獎,究竟為了什麼?在他2016年7月出版的詩集《寫給邊境的情書》後記裡,他揭露了他參賽的目的與詩觀,坦白不打誑語,他的詩觀見解若是是「言教」,則參賽得獎是「身教」了。他可以當作有心參加文學獎者的楷模,用這本詩集作品當作例證,給晚學者一面借鏡。他在後記裡強調要寫好詩,認為好詩不是自己認定了就算,而是「應有一個公正、客觀的認定,理論上,文學獎得獎詩作就是好詩。」他肯定了文學獎的舉辦對好詩的貢獻,不像一些人對得獎詩作的優點認定充滿不屑或是懷疑。基本上,他參加文學獎競賽,是為了證明他能寫出好詩,果然他做到了,非只得了一個獎,而是得了近40個獎,且入選「年度詩選」三次。與他同世代的詩人相較,在這個年紀的得獎紀錄,他是最為輝煌的。
 
《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共收入參加文學獎比賽的詩作和入選年度詩選的詩作,共約近40首,幾乎全台灣的大小文學獎從中央到地方都能看到他進入決選或得獎的名字。這些作品足以讓有心寫好詩作、並有意參加文學獎的寫作者,引為參考或設定標竿,劃出一道在水準以上的線條。
 
既為參加文學獎而寫,那麼,可以說得獎是唯一的目的,但也可以說,把詩寫得完整美好,就是得獎的方法。我們就以《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裡的詩作為例,找出其得獎的因素和特色。幾乎所有的文學獎約可分為兩類,一是有規定主題寫作範圍的競賽,一是沒有設限題材而自由書寫的競賽。從曾元耀的這本詩集來看,他參賽的獎項大多屬於主題競賽,或與主辦單位的特定名稱和特定地區有關,例如「桐花文學獎」,得獎作品正是<南庄桐花>,切合該獎獎名及地區名;「花蓮文學獎」,得獎作品<再見石梯灣的海>,寫特定地區的地景,相當符合該獎所需;「玉山文學獎」,得獎作品<水沙連組曲>,也是寫出該獎的地區性地景;「澎湖菊島文學獎」,得獎作品<在菊島旅居的日子>組詩,寫了澎湖五個景點;「大武山文學獎」,得獎作品<阿塱壹古道的晨昏練習>,表現了該獎地區的景觀生態及歷史背景。這些主題的書寫,全靠四個成分組成,一是資料,一是經歷,一是想像,一是情感,用心的詩人會在這四個成分努力搜集和培養,若更能掌握到主題及內容的特殊性和完整性,就有篤定獲獎的可能。詩人曾元耀做到了,這是他為我們所做的見證。
 
他也得到未限定主題的文學獎,例如「鍾肇政文學獎」,得獎詩作<溯溪>寫的是大漢溪上游泰雅族人的尋根過程,又如2015年的「林榮三文學獎」,得獎詩作<拔一條河>寫台灣南部風災甲仙土地的救援和維護,2009年的「台北縣文學獎」,得獎詩作<四月午後的中和緬甸街>寫新住民和外籍住民的生活情景,2013年的「新北市文學獎」,得獎詩作<今天不帶手機>,寫現代人擺脫束縛的可能生活,2015年的「新北市文學獎」,得獎詩作<飛越年齡地景>寫老年人的生活情景。像這些詩作內容,都已不是為比賽主題而寫,也就是詩人平時的作品,正好遇到比賽的時間點而去參賽,若是如此,能夠得獎,更能證明曾元耀創作的堅強實力。
 
曾元耀他深知參加文學獎的比賽除了先能掌控題材內容外,付予主題新鮮的意涵也相當重要,否則人人選取的題材一樣,重複著相同的經驗和人盡皆知的資料,那就難以勝出;另外,曾元耀的詩作技巧亦拿捏得宜,不炫奇,也不流俗,他只是做到每一首詩都能「讀得懂」,都充分表現「感情」,含有「故事性」,能讓人「感動」,而這正是文學奬作品所需具備的特質。參與文學獎的競賽,能得獎除了前述的題材、技巧兩項因素外,另一項因素是語言,語言有魅力,詩就有有魅力,能吸引讀下去。詩的耐讀,完全在於語言如何說出詩的題材,說得有意味,能讓詩的語言建構出來的音樂性和意象性充滿溫度和濃度,完全成功的把詩寫到最好的狀態。
 
曾元耀這本《寫給邊境的情書》詩集,正是詩作的最好狀態的展現,如果台灣各個文學獎的列車能持續開著,不要停辦,那麼,要搭上文學獎列車的寫作者,或可從這本詩集規畫出自己的文學獎路程圖,順利一站一站的遊歷,從城內到邊境,抵達最終的目的地。
 

( 本文原刊於2016年9月《文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0276
繼續閱讀
2016/08/30

台灣詩刊編輯大會談

  詩刊編輯不是一個人的江湖,所以當上了詩刊編輯之後,往往產生身不由己的現象。後多人嚮往編輯工作,卻苦無編輯經驗談,2014《吹鼓吹詩論壇》18期特別請台灣八家詩刊編輯代表來掲露自身自家刊物的編輯祕密,此為各詩刊編輯的真實說法。當外界對台灣各詩刊產生誤解或是偏見,在批評時不妨能參考各詩刊編輯的說法才下評論,相信會更為公允。
 
詩刊,poetry

 

會談紀錄      蘇紹連整理


繼續閱讀
2016/08/05

《讀詩者,讀圖者》文/郭大爛

讀詩者,讀圖者

 文/郭大爛 Aug 2, 2016

——讀蘇紹連新著《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
全文網頁連結
http://dupisces.com.tw/showcar1.asp?id=381

 

間流傳的說法經常是這樣的表達式:攝影人不善於文字,所以選擇了只用影像說話。

 

  或許這話是一廂過頭的情願了。

 

  這命題中的問題在於「文字」所指為何,並沒有獲得明確的定義:指的究竟是「語言能力」、「對作品的論述能力」抑或是「語言本質的研究」?

 

  或許是為了反抗這樣模糊的命題,我約二○○五年起開始研究攝影和語言的異同,婉拒做一個能拍但不能說的攝影師。


 
繼續閱讀
2016/07/16

《吹鼓吹詩論壇27 號》「戲劇性的詩」專題徵稿

吹鼓吹27戲劇詩徵稿

【好戲總在後頭】2016年最後的詩刊徵稿
 
《吹鼓吹詩論壇27 號》「戲劇性的詩」專題

 
我們來玩一種可以實驗的詩,或許,當然,以前,傳統上,有人玩過,留下作品,典型或非典型的,但,我們可以創新,玩得更特別。
 
這次,我們要玩的,就是把詩寫得含有戲劇性。什麼是戲劇性?簡單的說,就是讀一首詩時,能讓人像在看一齣扣人心弦的戲劇,即
(1)有劇情、
(2)有角色、
(3)有場景、
(4)有對白、
……等等,那就可以稱這首詩有戲劇性。例如:瘂弦的戲劇性抒情詩和商禽的戲劇性散文詩,向來是膾炙人口,傳誦詩壇。
 
當然,詩與劇本是有差別的,形式和實質都是不同的文體,但兩者是可以借用或混搭的。詩人要用什麼技巧,如何寫出有戲劇性的詩,並非難事。你要寫詩「詩劇」,或是寫成「劇詩」都可以。總之,期盼詩人們大顯身手,共同來開發現代詩仍待拓展的創作領域。

 
 
一、專題徵稿:「戲劇性的詩」,詩作不限行數,評論文章5000字以內。
二、投稿件箱:suhwan@ms73.hinet.net
三、截稿日期:2016年9月10日止
四、注意事項:稿末,請附個人真實姓名、地址、電話、mail信箱。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