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2/12/20

《少年詩人夢》


  
我的全部詩集
 
1、《茫茫集》詩集,由大昇出版社出版(1978)。(無存書)
2、《童話遊行》詩集,由尚書文化出版社出版(1990)。(無存書)
3、《驚心散文詩》詩集,由爾雅出版社出版(1990),自售100元。(尚有)
4、《河悲》詩集,由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出版(1990)。(無存書)
5、《雙胞胎月亮》童詩集,由三民書局出版(1997)。(無存書)
6、《隱形或者變形》散文詩集,由九歌出版社出版(1997)。(無存書)
7、《行過老樹林》童詩集,由三民書局出版(1998)。(無存書)
8、《我牽著一匹白馬》詩集,由中市文化中心出版(1998),自售150元。(尚有)
9、《臺灣鄉鎮小孩》詩集,由九歌出版社出版(2001),定價200元。(尚有)
10、《草木有情》詩集,由秀威出版(2005),定價190元。(尚有)
11、《大霧》詩集,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2007),自售100元。(尚有)
12、《散文詩自白書》詩集,由唐山出版社出版(2007),定價120元。(尚有)
13、《私立小詩院》詩集,由秀威出版(2009),定價280元。(尚有)
14、《蘇紹連集》詩集,由台灣文學館出版(2010)。(無存書)
15、《孿生小丑的吶喊》詩集,由爾雅出版(2011年7月),定價190元。(尚有)
16、《童話遊行》詩集(新版),由秀威出版(2012年2月),定價220元。(尚有)
17、《少年詩人夢》文集,由秀威出版(2012年12月),定價290元。(尚有)
18、《時間的影像》詩集,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2014),定價150元。(尚有)
19、《時間的背景》詩集,秀威出版(2015),定價250元。(尚有)
20、《時間的零件》詩集,新世紀美學出版(2016),定價480元。(網路書店購買)
21、《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文集,新世紀美學出版(2016),定價520元。(網路書店購買)
22、《無意象之城》詩集,秀威出版(2017),定價380元。(網路書店購買)
23、《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詩攝影集,小雅文創出版(2018),定價360元。(網路書店購買)
24、《非現實之城》詩集,秀威出版(2019),定價400元。(網路書店購買)
25、《我叫米克斯》詩集,遠景出版(2020),定價280元,網路書店購買。
26、《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殅死》詩集,秀威出版(2021),定價200元,網路書店購買。


註:
1、「尚有」,表示作者尚有自存書。
2、自售價,私訊。
3、欲購者,請以私訊(e-mail)告知。
4、若網路書店有售,請多在網路書店購買。


繼續閱讀
2021/04/05

〈詩人練功要略〉36招 蘇紹連

詩人練功1
1、衍生
 
有了一套 
就可以變出十套、百套、千套
 
台上的師傅都這麼說
 
 
2、後門
 
師傅領進前門
  
修行
就是靠個人自己去找後門
  
 
3、拜師
 
遇到好的師傅會給你指南
 
遇到不好的師傅
只好去靠北
   
 
4、病著
  
久病成良醫
那你就病著
 
病,是一種功夫
 
5、影子
 
人飛簷走壁
身形高來高去
 
影子,終須低來低去
 
 
6、跨級
 
一切從基本開始?
  
一個失去腳的人
沒學好走路,就想學飛。不行嗎
 
 
7、獨學
  
獨學而無友
則孤狗之,當陋之
 
而不寡聞
 
 
8、禁停
  
半途的「停」是為了
走更長的路
 
終點的「停」是沒有路
 
 
9、棲息
  
停之於所停
謂之詩意的棲息
  
這一招,成為難忘的過客
 
10、距離
 
施功中,請勿將頭手靠近
 
施恩於無功者
必將屍首分離
 
 
11、膨脹
 
學習⊕⊕再⊕⊕又⊕⊕⊕卻消風
則膨脹的意念疲乏在於過度膨脹
 
人體形態練功豈可在於膨脹皮囊
 
 
12、作息
 
黎明即起,灑掃五臟六腑
既昏便息,閉鎖七竅九孔
 
百毒不侵

練功2
 
13、路口
 
任何要通過的路口
例如詩路、歹路
 
皆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14、手腕
 
鍥而不捨,死心塌地
沒有人可以比你更懂得你的手腕
 
擁抱大師,纏繞大師
 
15、堅持
 
就算瘦成一條臨池的細枝
也要往前探尋
 
深淵的所在
 
 
16、截取
 
截,是一種普及的健身運動
能捨便能得,能截便能取
 
在公園、廣場,到處蔚為風氣
 
  
17、姿勢
 
植物沒有固定姿勢
守丹田,守命門,守會陰
 
自然有根有枝有葉立於地表之上
 
 
18、養氣
 
養天地之間的霧
讓身體存有正氣
 
能漸漸聚攏又漸漸擴散
 
 
19、凝視
 
眼中有流水,水上有漂流木
用全部的內力凝視,給它
 
漂到最遠的神往之境
 
20、氣場
 
在松林裡,跟著松樹移動
全是為了形成一個氣場
 
讓松毬美美地飄浮著而不墜落
 
 
21、人形
 
任何物都有人形
 
第一樣功課,是人學習物
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形
 
 
22、走回
 
想從對方的身體走回己方的身體
 
先問自己
之前走到對方是費了幾千萬步伐才抵達
 
 
23、星火
 
一枝火柴
燎原之功
 
終於到了黑暗的邊陲
 

繼續閱讀
2021/03/22

一個約定的聲音(洪醒夫和蘇紹連)

洪醒夫和蘇紹連

一個約定的聲音 /蘇紹連

  我就讀台中師專時期,於1969年結交剛從復興文藝營得小說獎和詩獎回校的學弟洪醒夫,並邀他共創詩社,不久,他說看了我的詩,便決定不再寫詩,我卻是讀了他的小說後,自認不如他,就放棄了寫小說。畢業後,我們仍繼續在一起辦詩刊,他全心致力於小說創作,我則鍾情於詩。那時候,我們的心願是,有如兄弟各自努力,各爬自己的山。他在小說那座山頭,我在詩這座山頭,相互招手望著對方的高度。

  當年,幾乎看不見什麼可以參加的大型文學獎,除了政戰部所辦的國軍文藝金像獎外(退役軍人也可以參加),我能參加的文學獎少之又少。1970年代,我剛任職國民小學教師,薪水微薄,所以想從參加文學獎得到一些金錢上的幫助,故而在後來參加了兩屆國軍文藝金像獎長詩獎,都得到了名次,獲得一筆不少的獎金。在那時期,1976年聯合報開始舉辦「聯合報小說獎」,我自認這不是我所長,不敢妄想去參加,但卻是洪醒夫的機會。1977年,洪醒夫果然以〈黑面慶仔〉獲第二屆聯合報小說獎佳作獎,嶄露了頭角‧

  文學創作者最需要表現成績來證明自己的創作能力,否則很容易喪失信心和毅力,尤其有年齡壓力時,更覺心顫,而參賽獲獎則是成名的方式之一。1977年4月,遠在馬祖北竿服兵役的洪醒夫來信說:「希望《田莊人》寫完之後,還能弄篇小說參加徵文。有時想起自己都三十歲了,就禁不住打冷顫。」信末最後一句「禁不住打冷顫」震撼了我,同樣我也三十歲了,怎可以沒有成績呢?許下心願參賽的他,在1978年,果然以〈散戲〉獲第三屆聯合報小說獎第二獎,再以〈吾土〉獲第一屆中國時報文學獎小說優等獎,同一年得兩大報文學獎,頓時聲譽如日中天。而我一點成績都沒有,主要原因是,聯合報沒有徵詩獎,中國時報文學獎和國軍文藝金像獎的詩獎是徵敘事長詩獎,都要數百行以上的詩,非我平時創作形式,故一時拿不出好作品。

  看著洪醒夫的優異得獎成績,深受文學界的注目和肯定,我決心下苦工寫敘事長詩,往中國時報文學獎及國軍文藝金像獎進擊。長詩,不像二三十行的短詩可以隨意而為,那麼的容易寫出來,而是需要慎選主題和準備大量材枓,規劃整首詩的龐大架構。1981年,我初次以〈小丑之死〉獲第四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敘事詩佳作,這首詩,其實是由各則短詩組成整體,屬於各事件的併貼或銜接,敘事成份並不明顯,能得佳作獎就已是一種僥倖,後來這首詩經拆解並改寫為華語台語混搭詩,加上新添寫的詩作,輯結成後來出版的《孿生小丑的吶喊》詩集。

  1982年,我以〈雨中的廟〉獲第五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敘事詩優等獎,這首詩藉用藝術家李梅樹教授修建三峽祖師廟為敘事背景,設定詩中人物及故事情節,近似一種以小說性質寫成的詩。有了這樣參賽磨練,讓我日後的敘事詩創作更能得心應手。隔年,時報文學獎詩獎徵選項目做了改變,不是規定要徵「敘事詩獎」,而是改徵「新詩獎」,但行數仍定在百多行以上,算是長詩了。所以我仍往長詩方向準備參賽作品。1983年,我的抒情組詩〈深巷連作〉獲第六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當年首獎從缺,是因為沒有達到評審委員們認定的首獎水準。到了1984年,我繼續參賽,再以〈三代〉長詩獲第七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可惜仍與首獎無緣。連續四年,都得獎了,不過,卻也為了寫許多長詩用去不少時間,精神上一直繃緊著,身心確實感受到疲乏,故想放空一段時間不再寫架構這麼龐大的詩,可是,有一個約定的聲音仍督促著我:「拿到首獎才停止參賽‧」

  那個約定的聲音也許來自於洪醒夫相互的激勵之言,也許來自於我內心深處原始的創作使命感。很不幸地,洪醒夫只拿到第一屆中國時報文學獎小說優等獎,卻因為在1982年發生車禍而去世,留我獨自在詩這座山頭往時報文學獎繼續向上攀登。到了1988年,我擷取安徒生的童話故事為詩作材料,寫出長詩〈童話的遊行〉,終獲第十一屆中國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了卻了一樁心願。
 
繼續閱讀
2021/03/03

《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詩集Life and Death of Poetry

◆臺灣第一本以「詩的生與死」為主題的詩集。
◆是一本表現詩人生命美學的詩集。
◆是一本敘述詩人在現實中生存的詩集。
◆詩人如何面對詩的誕生和死亡、如何與詩共存、如何體認詩在詩人創作下的形貌,以及詩如何影響詩人一生的意義?種種詩人的課題,皆讓「詩」說分明。

詩的生與死詩集
「是先有詩、還是先有人?」
 
詩有了人,且被人類紀錄,而有了時間和空間的定位,成為延續的生成模式;詩也在人類的世代裡扮演見證歷史的角色,以及開拓文學創作的前鋒隊伍。
 
人有了詩,詩將把人類的語言推展至精緻的質地,也把人類的想像組構成意象,讓意象豐富了現實世界的畫面。
 
關於詩的意義、內容與所歸之處,答案是什麼?蘇紹連將一切叩問,交給「詩」本身來證明,用詩探索了以下八項命題:
 
一、詩的發生,是先有詩,還是先有人?
二、獨立與依靠:詩離不開人,還是人離不開詩?
三、自然與人為:詩的存在環境?人的存在環境?
四、出詩的緣故: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詩?
五、分享與分眾:什麼樣的讀者讀什麼樣的詩?
六、封閉與開放:詩和作者和讀者,要活在同溫層?
七、時間與空間:詩能活在不同的世代和不同的圈子嗎?
八、詩的宿命:詩,沒人讀,要怎麼活下去?
 
整部詩集的作品告訴我們,寫詩是辛苦的、是孤寂的、是憂鬱的,要在詩創作上堅持過一生,活著並不容易。因為詩人在創作時,必須考量政治因素、現實因素和人性因素等等緣由,有時得對抗,有時得逃避,但仍須堅持詩人自我的醒覺,只是那種龐大的背景情境壓力,始終與詩人如影隨行,從生到死,唯有以詩見證。


繼續閱讀
2020/04/12

我叫米克斯─詩集

我叫米克斯
目次

 
序文
 
米克斯文化的混搭詩實驗/天洛
 
詩作
 
01〈初秋讀韭花帖〉
02〈啊,馬奎斯〉
03〈西索米〉
04〈我叫米克斯〉
05〈明仔下昏〉
06〈目一個睨〉
07〈啥物人佇遐咧唱歌〉
08〈眉角〉
09〈野草亦是花〉
10〈最壞的邪惡〉
11〈心靈列車〉
12〈屁股坐的位置〉
13〈冷霜霜的一天〉
14〈被颱風吹倒的樹〉
15〈山路〉
16〈懨懨終日〉
17〈黑傘哀歌〉
18〈老店對面的街道〉
19〈稀微的所在〉
20〈黃昏的窗口〉
21〈天陰有霾〉
22〈暗夜巷口〉
23〈廢墟〉
24〈我是汝國中的同學〉
25〈島嶼未來某世代〉
26〈監視器〉
27〈2015與鬼悠遊〉
28〈天邊一隻鵝〉
29〈台灣七夕〉
30〈天公仔子〉
31〈魯蛇正傳〉
32〈絕望論〉
33〈一甲子〉
34〈台灣欒鴿〉
 
攝影
 
米克斯作品八幅
 
附錄
 
詩語言lām雜的滋味/王羅蜜多
 
繼續閱讀
2020/04/12

非現實之城─詩集

非現實之城
中文書名:非現實之城

英文書名:A City of Unreality
 
 
【作者手稿】一頁
 
從現實到非現實
詩扮演著催化的角色
 
 
目次
 
【推薦文】悅讀《非現實之城》詩集
 
最最逼近臺灣現實的詩篇須文蔚
以鏡頭相對陳巍仁
少年城主夢楊宗翰
容納霧霾中的惡之華/解昆樺
現實該如何主義?/陳鴻
超越後的非現實/陳徵蔚
逃逸的晝外吳懷晨
「弱者」的心地/孫梓評
 
 
 
【卷一】城勢:民間形勢
 
一支隊伍
進入城市的摺痕裡
路過──我用動詞生活
另一種路過
乃父詩
三月節
端午的魔術師
新族群
傘傘發光
仰望一個時代的夜談
十月
年度.度年
孤獨一定會回來的
 
 
【卷二】城歲:一生到此
 
旋轉的吊扇
老木箱返鄉
照相館
一床老式的棉被
人生餘味
平行的人生
清明遲到
河馬
少年白髮和老人黑斑
父親的形象
你空曠的身體
我的身體零件遺失了
我的人生之不順是因為我沒按照筆順書寫
 
 
【卷三】城子:有人如我
                      
蛙王子
雲孩皃
乍然的幻想
盒小孩
他如果還努力著
角落裡的精靈
鄰座者
不許分開不許不見
我和蛺蝶相約
思念的車站
天蠍男
花樣年華
人間二帖
漂流者
 
 
【卷四】城弈:棋逢對手
 
對手──對峙的鴿子
對手──交鋒
對手──孤峰
對手──海報
對手──親吻
對手──不可以是
對手──沒有的日子
對手──撐傘
對手──獎金
對手──身體不知道
對手──心理
對手──霎時愣住
對手──摟抱大雪
對手──示範
對手──零度以下
對手──內心的雪意
對手──練字
對手──留言
 
 
【卷五】城孤:弱者之言
 
弱者──你漸變為植物
弱者──你在酸雨中
弱者──你活在地球的另一半
弱者──你舌有蛇
弱者──你飆高音
弱者——你總是第一個犠牲者
弱者──你願倒下
弱者──你弱你落
弱者──你想躺下
弱者──你想為自己寫一首詩
弱者──你失去能見度
弱者——你就是不能
弱者──你的毛毛蟲之夢
弱者──你是積弱者
弱者——你的弱體
弱者──你的新領土
弱者──你被抄襲
弱者──你的弱寂寞
弱者──你是一隻小蝸牛
弱者──你的腳跟痛
弱者──你在水邊觀蜻蜓
弱者──你有弱色
弱者——你在陰影裡
弱者──你的室內的音樂
弱者──你發現一間小廟之弱
 
 
【卷六】城象:非你所見
 
異鄉城市
城市行走
沒有人看見天亮的城市
東北季風進城
城市發言者
愛城
躺下去睡著了的城市
在既不真實的城市
多望城市一眼
等著你的城市
裸睡了城市
喧囂的城市無言的人
纏繞城市
颱風眼裡的城市
城市中毒
城市裡的佔領與殺戮
城市裡的陷阱
城市和城市之間
城市昏倒
 
【卷城式見我所非
 
在城市裡的創作方式
躲躲藏藏的城市
城市最高樓層的兩位主人
博愛主義的城市
城市每天的心情
滿城風雨
城市唱著低音的歌
城市會自動更新嗎
城市網
城市的文青
他的城市怎麼得文學獎
城市與田野相望
城市的末端有一塊肉
城市牲活
荒蕪的城市
明天搭往城市的車子不來
禁錮在城市的臉
 
 
卷八城色:視覺深度
 
冬色乍現
在雨滴裡看見
天陰有霾
霧霾裡無形的世界
霾害
霧霾下的晨跑
地下神秘月台
我救起的一個陰影
春雨無聲
在水裡的城市
一鍵還原
網籠
返鄉
方形的月亮
這條街有一個深度
 
 
附錄從現實到非現實


 
繼續閱讀
2019/04/13

〈燃燒的書房〉九則

〈燃燒的書房〉九則  蘇紹連

之1
 
 所有書的骸骨
 不成為灰燼
 
 而成為坐著跪著站著的作者塑像
 

之2
 
 鉛字印刷的文字跟隨著火焰,穿越
 穿越一冊冊絕版詩集
 
 烙印後,成為焦黑的工人手寫稿
 

之3
 
 書桌上的檯燈是黑暗中心
 亮的時候
 全部的黑暗都投射到四面的牆壁上
 
 如許多桌椅器物的陰魂,不散
 
 
之4
 
 塌落滿地的書,正在復活
 變成能夠站起來並坐下來的
 文字獸
 
 和我怒目對視
 
 
之5
 
 洞穴裡蝸居了一群赤身露體的句子
 沒披覆形容詞的衣物之前
 都是詩
 
 所以詩人焚燒了到處飛舞的形容詞
 
 
之6
 
 一枝躺在書桌上的筆
 曾經畫出一座海
 
 現今畫完一個像火球的落日後
 像一支槳沉入海裡
 
 
之7
 
 落日在書房裡
 寧可沉進書堆中當一枚炭火
 
 卻不顧遠方的海被夜色冷冷覆沒
 
 
之8
 
 以一個腦為炮台
 用思想發火,擊毀阻礙的牆
 
 徹夜讀書的苦悶寫作者
 以頭髮舞風,且燃指舞火
  
 
之9
 
 一行被焚燒的詩句蜷曲
 玫瑰花瓣似的火焰
  
 試圖還原它的文字意象
 
#刊於文訊二月號


繼續閱讀
2018/10/10

無夢的大軍在街頭──讓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並列呈現

蘇紹連詩攝影集
《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出版前誌
 
1、
我喜愛攝影,應該有十多年了,用Nikon FM2因為怕浪費底片,總是省著拍,直到數位相機的誕生,我如獲創作之解放,開始大量拍攝並勇敢走向街頭。我用的數位相機,仍然喜愛能調光圈和快門的單眼相機,最早用的是Nikon d50,因嫌街拍時太重,就換用輕便的leica數位相機,照樣可以在機身上手動調光圈和快門,體會真正操作相機的手感。
 
2、
早些年,我正喜愛騎著單車帶著單眼,到山上、海邊逛盡村里的大街小巷,過著雙單的日子,一面拍攝一面寫心得,記述了我寫詩和攝影之間探索的感想文章150篇,集結成《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一書。兩年前開始,我已少騎單車而改乘公車,不帶單眼而帶輕便隨身相機、手機,過著街頭攝影的日子,累積街頭攝影的作品,也寫著街頭詩。兩年後,2018今年,我的新一本有關攝影作品的書,則是收錄了街頭攝影作品60幅,小詩120首,書名是《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是攝影和詩的合集,讓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並列呈現,這也是我多年來愛上攝影的新創作模式。
 
書封面:穿越時間光影的小孩
3、
  
街頭攝影,可記錄時代景觀特色,可記錄現實人物生活。街頭攝影題材豐富,平凡雖多,卻是踏實;寫詩,許多題材來自於街頭,許多感觸受街頭啟發。詩,是可想像的創作,攝影走累了,就換坐在廊下讀詩寫詩
 
街頭攝影,最好步行,像個苦行僧,或是騎單車,穿梭方便,若是騎摩托車,車聲怕會擾人。若在城市內,有時,改搭公共汽車,停車點站多,車速不快,靠窗坐,進行較高視角的街拍,也可拍到許多不一樣的作品。人生遇阻礙,要知道擊破點在哪裡,創作這麼多年,亦如是。
 
4、
 
街頭詩人/Wilber Pan 潘瑋柏
 
我流浪街頭 
帶著自信笑容 
盡情享受 
孤獨的光榮
 
街頭攝影,並不宜一大團攝影人同行,那太張揚也易失去自我的視角。我一直是單獨的街頭訪客,走走停停,去發現自我的發現,去看見自我的看見。街頭拍攝,是自得的事,若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拍攝,我一定是這樣回答:「因為我看見了,所以我拍攝。」
 
街頭攝影者,基本上可以視為「街頭詩人」,同樣流浪街頭,攝影者可以把看見穿越光影的小孩,變成一幅迷人的影像,詩人可以把看見穿越光影的小孩,變成一首感人的詩。創作形式雖不盡相同,但取材一樣,藝術的理念也是一樣。
 
5、
 
我喜愛鯨向海寫的這個意象: 
 
「無夢的大軍在街頭/挺立風雨中的骨架」(鯨向海)
 
街頭上有無夢的大軍,像挺立風雨中的骨架,這意象、這氣勢多麼驚駭視覺和憾動心靈!街頭攝影者和街頭詩人,無疑也是無夢大軍中的一員,在街頭挺立者,不怕日曬雨淋。
 
每次我在街頭,想要街拍,不可避免地總會拍到路人的腳和臉,尤其人體細節清楚到毛細孔可見的時候,心裡總會猶豫不決是否要讓它呈現在影像裡。而寫詩就沒這種煩惱,詩人鯨向海寫臺北街頭,寫到了「過長的腳毛」和「潦草的臉廓」的人,「腳毛過長在西北雨的臺北街頭/潦草的臉廓在失去候鳥的黃昏」(鯨向海),是這麼的生動有味。這是詩敢做出的事。但是,在街頭攝影作品中,近拍路人則是危險的事。
 
我在街頭,如何不可面對:
  
「夜間的暗處太多/走在街道上隨時都有可能被拉進暗處裡」(蘇紹連)
  
「我走在你們看不見的街頭/我自己就是光/留下黑暗微末/往前走」(蘇紹連)
 
這是我的街頭體驗詩,《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一書,是讓現實主義的攝影和現代主義的詩並列呈現,我努力去完成,小雅文創團隊以最美的製作實現了我的出書夢。
 
繼續閱讀
2018/06/25

〈端午的魔術師〉 蘇紹連

〈端午的魔術師〉     蘇紹連

端午,在XX紀念館前面
(這個錯誤的廣場
沒有詩人紀念館嗎?)
觀看許多街頭藝人個個都是變著魔術
竟然共同變出一顆巨蛋
午時一起讓它倒立
雨後
讓它在雨滴裡懸浮

然後魔術師的手變出許多粽子
分送給圍觀的新住民大人和小孩
(今天應該是魔術節吧)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魚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鳥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月亮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太陽
打開粽子
裡面竟是一隻舟

終於變出一隻游過飛過圓過缺過晴過陰過划過的
既脆弱又憤懣的被束縛被綁紮的現代詩
要觀眾們一起打開它
吃下它
再吟誦它

回想以往在這個端午的日子,現代詩人明知不可為
卻仍要去楚國去汨羅江去招屈原的魂
去為自己寫的致敬詩繫繩打結
只有蛇蠍壁虎蜈蚣蟾蜍肯打開它
吃下它
再吟誦它

端午的魔術師,他們的使命是變出一個新住民的節日
或許能延續傳統的輝煌亦未可知
(打開籠子才知)
或許傳說中的粽子正在變形為一座島嶼亦未可知
(打開盒子才知)
或許在詩句裡施加一點點魔法亦未可知
(打開面具才知)                                    
魔術師啊
是這時代真正悲傷的詩人

 
註:最後段套用了詩人瘂弦寫過的詩作句式。

刊於2018/6/25中時人間副刊

魔術師
繼續閱讀
2018/06/15

詩人的城愁與鄉愁

詩人的城愁和鄉愁         蘇紹連
 
1、
 
週六,我到台北
高鐵列車說的,一向
都是直白的語言
聽清楚了,終站是書展
怎麼變成去燈會下車
週六,你在台北像北極星
最冷的時候也是一盞燈
只要你在,燈火輝煌
我就不會在台北迷城
週六,我們會在
一座書籍似的
台北裡
變成
文字
 
 
2、
 
那年你來到沙鹿老市區
探訪我的結構
陽光最愛方形的旅館建築
幾何投影給你理智
但是我的背脊太軟弱
期盼生出翅膀
尋覓感情
 
你上午在沙鹿老市區尋覓
旅館的眼睛昨夜未闔眼
一定望著遠方的
飛翔的我
撞進窗玻璃
的裂痕是
最悲傷的閃電
 
 
3
 
你是一個真正的詩人
可以把吶喊,視為沉默
 
用沉默的詩句
拂過台中鄕間麥穗的芒刺
彎曲而擺盪風的旋律
 
你這麼律動的語言
可以把沉默,化為照在我身的光影
 
我在寧靜的光影裡的肌膚
用毛細孔輕輕吶喊著你
 
 
4
 
當有人看見你的詩沒有聲音
他會突然覺得
全世界為你靜寂了
 
沒有聲音的一個巨大宇宙漂浮在你上方像是你的心靈
 
全世界終究是齊聚力量朝向著
站在台北寂靜角落裡
從不發言的你
 
 
5
 
你從此躺在自己骨骼偽造的
書架。你從此
是一本詩集的
示弱詩人
 
而華美典雅的台北城市書架
適合精裝本,也適合
靈魂逃逸後肉體的
沉淪
 
我在你的書架裡觸摸著你的骨骼
它們像是虛假的樹根
偽裝
愛著故鄉土地
 
 
6
 
週六深夜回到沙鹿的第二日
我在河邊看見
有人懸吊一個人的身體
這往往隱喻有什麼事已發生
 
我必須想像
水中鼻子是悠悠的浮標
天空是仰泳時看見的地圖
沉默的錨是什麼器官
我無限制的去想像
 
當一個人的身體
懸吊在另一個人的身體上
我能想到的他們只是
為了
合力召魂吧
 
為了記憶之河中消逝的
未回來的你
 
繼續閱讀
2018/03/27

〈天公仔子〉(正確版)

 
〈天公仔子〉(正確版)
 



我們唯一想要求的條件
就是人什麼都能有
但就不能有病

我們唯一能同意的條件
就是神什麼都能無
但就不能無愛

(生日許願)
當地仰望著天
盼天俯瞰著地



免驚失敗免驚阻礙
(生日許願)
無煩無惱無病無痛
(生日許願)
認分認命認家己的一條路
(生日許願)
理想的風景佇咱的心內
(生日許願)
未來的光沓沓仔展開
(生日許願)
親像正月初九出生的憨囝
(生日許願)
祝汝健康傲大漢



當地仰望著天
天能俯瞰著地
盼天地之間一定要有陽光有雨水
這個風景裡
一定要有
活著的



 
繼續閱讀
2018/03/09

返鄉

〈返鄉〉      蘇紹連


【前言】:寫返鄉過年的詩,其實以我現在的年紀,並無返鄉這件事,但個人藉著年少經驗以及對現實的感懷,而有了此詩的創作。詩比散文更容易虛構,卻也更容易把內心的真實隱藏在詩中的字詞之間,寫返鄉並未僅是寫返鄉的情感,詩如果是單一的意涵,對我來說並不過癮。
 

1、

在返鄉的路上
看見了牛,看見了羊
看見了雪的明信片
其實風景已經變了
氣候和國度也變了
這麼炎熱的冬季
我們聞著汗衫的味道
打開車窗
讓遍野的花香飄進來
這麼虛假的真實
這麼綠的花
這麼黃的風
我們把詩寫在手帕上
黑色的落塵
都是意象
今年
我們為著一個親人逝去的臉
集體返鄉
相互注視
相互尋覓
相似的五官

2、

在返鄉的路上
有獸形大物跟隨
離開城市,走手臂的堤岸
看見夢境消失的海
冬日無風無浪
泳褲上方的肚臍已無往日詩意
現在的窄管休閒長褲
讓我想起一種水生植物
搖身一變
也會化為蜻蜓
飛走時我還在返鄉路上
也許跟隨在後的
是未能消失的365天
是長長100公里的距離
是比360000元低的年薪
是流了不止1公升的眼淚
這些數字很重
是返鄉的行李
搖身一變
化為獸形大物
我只有放走我的眼和腳
在半途中
去看海
那時候
海裡
無獸

3、

在返鄉的路上
壅塞的隧道和腸胃
無法為之消化的
文明系統
無法為之吞嚥的
風景結構
我們的車必須穿越
穿越過去
過橋後
榕樹下古早味的小吃攤子不遠
街上的海鮮餐廳不遠
但我們不下車
穿越過去
到家裡
圍爐坐下
才形成一桌
家人的系統
家人的結構


沙鹿
繼續閱讀
2018/01/08

十月出版社..決鬥

今年發表的第2首詩:〈十月〉,刊於《掌門詩學》72期,2018年1月。

記「十月出版社」的一本翻譯小說《決鬥》。當年小說讀《決鬥》,詩讀《夢或者黎明》,都是「十月出版社」出版,發行人王玉傑。1969年。

 〈十月〉 蘇紹連

十月,想起一家叫十月的出版社
出版了一本叫決鬥的翻譯小說
那年十月,我一心想要決鬥
我讀著小說,像讀詩一樣
一字一句反覆研究
那些意象來回的招式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那年十月雨勢強烈
煙火在煙灰缸一樣的河水裡
熄滅,攝影拍下的歷史
光影如屍)

那年十月,我初次離家遠行
準備好了的時間和手掌
列車沿途穿越陌生的哭泣
樹林、河岸、橋、動物
一一往後退去
他們都不知我
出發以後可能是
枯木、裂岸、斷橋、殘骸
也不知我和誰決鬥
歷史不會記錄我
一個無名的決鬥者
像一張抗議傳單在秋風吹下
秋風吹下的瞬間
翻了幾個跟斗和幾個招式
然後飄行在屋脊上
(月光照拂旗桿上棲息的鳥
我並未化身為另一種
羽翼透光的
旗幟或符號)

那年十月,我和我的決鬥者進行
解決數十年來的宿怨之鬥
他在我構思的場景裡出現
一個未來的黑色城市
戴著假髮和墨鏡的裁判
和一群沒有嘴巴的觀眾
時間沉寂如牆壁
我和我的決鬥者讀著一篇影射自己的小說
(雨勢強烈,決鬥者以文字對峙)
小說裡的語句漂浮:
「兄弟,你愛我,你不愛我
小時候,看見,看不見
校門口的標語和警衛
躲開,躲不開,那支
哨子穿透心臟的聲音
痛,不痛,我背著你
你抱著我,不哭,哭
沙石的語言坍塌
你出拳擊破你
那些重疊的落葉
我閃避著我
那些飛行的腳步
你翻轉著你
那些下墜的天空
然後停格
決鬥者之一
緩緩倒入雨滴中」

十月最後一天深夜,當我讀畢小說
已經撐傘走過教堂前的下雨廣場
滿地的文字
是消失的決鬥者留下的殘招
(和主義決鬥
和資本家決鬥
和階級決鬥
和政府決鬥)
我可能沒有倒下
把文字撿起,放回小說裡
重新組成句子
改變小說的結局
讓倒下去的,是我
成為一個失敗的決鬥者
在十月的冷雨中
蜷縮為一滴雨
在最後一頁
漂流回家

 


十月出版社


繼續閱讀
2017/12/13

〈地下神秘月台〉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30643
2014-11-16

〔記者黃立翔/台北報導〕台北地下也藏有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神秘月台?而且不只一個,共有三個,其中一個就在西門鬧區!

 

〈地下神秘月台〉 蘇紹連


層層疊疊的這裡形成一座鬧區
你在我的上層他在我的下層
有許多不分明的指標
讓靈魂經過
卻從未停靠
我的邊陲
讓陰暗跟隨
你下來
也只不過是一瞬的
慘白

照亮熄滅的一秒時間
他已躺下
在下層輾轉反側
只不過是一種
空間的包裹
在遞送中
進行著位置與位置的推擠
我如何把部分的他
完整的拼成有順序的
被切割的他

回到活著的樣子
小聲的對自己說:
「我是禁錮的
我是荒廢的
我是憂鬱的
我是含冤的」
在暗流中的一座深夜
沉埋才有個樣子
像堅硬的夢
被黎明撞擊

他上來
像一瞬的陰霾
緊鄰政治的建築
在那些吶喊的鬧區裡
我的中央有意念現形浮動
你與他交錯
沒有事故
這裡的秘密
完好如初
留我獨守
你從我撤離
他從我撤離


註:依據2014年11月16日自由時報的報導,記者黃立翔走進北捷西門站地下的「秘密車站」,外表沒有特別指標,內部設計也和一般月台一樣,不時有列車轟隆隆經過,卻從未暫停,燈光昏暗,月台空空盪盪,飄散著陰暗詭譎的氛圍。這種緊急停靠列車的月台,一共有三個,分別是位於中華路、長沙街口的「西門站」,市民大道、光復北路口的「光復站」,以供發生事故時調動及逃生之用。
 
台北市鐵路地下化,為預防發生火災或其他緊急事故,設了3個緊急停靠站,藏身地下20多年。(記者黃立翔攝)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