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樂生]社會回歸者
2007/10/21

轉載: 【樂生】訊息:樂生Update &10/21(日) 林卻阿嬤慶生會



今天是 林卻阿嬤的生日, 有空的人歡迎到樂生院和阿嬤一起同歡。

聽 friday說前幾天阿嬤晨起時不小心跌倒, 頭上幾個包部擦傷, 但還好。
我現在住的地方是像學生宿舍般的高床架, 或許樂生院日式床的高度對老人家來說已有些不方便..., 還請多多關心老人家。

祝福林卻阿嬤 生日快樂+身體健康!



阿嬤的照片轉載自 青年樂生聯盟網站

1. 貞德舍(林卻阿嬤住處)因為颱風被吹壞的天花板至今還未修繕,求神保守院方能盡快有所處理。
2. 林卻阿嬤上星期跌倒,除了頭部有些許流血外,沒有其他的傷勢,求神看顧阿嬤的身體,也醫治她長久以來的心臟病。
節錄自 "1015關懷樂生代禱信----安啦,免驚!"
http://christforlosheng.blogspot.com/2007/10/1015.html

以下有關樂生之更新資訊轉載自 丸子處。

-------------

關於樂生Update
樂生Update由一群共同參與樂生保存運動的朋友,收集訊息、編輯而成,每週固定出刊,其目的在讓各位關心樂生保存運動近況的朋友,能夠掌握「樂生現在怎麼了?」的最新訊息。這份通訊,希望以最有效率(而非即時)的整理,讓沒有時間在茫茫網海中,被資訊淹沒的妳,可以Update樂生的進度,保持對樂生的關心與行動的動力。
本期責任編輯:孫窮理、董福興、賴澤君、宗田昌人、friday

現況報告
  • 院方假借「修繕」名義,計畫對澤生舍、主恩舍進行內部隔間
    • 由於兩舍屬於未被院民接受之39棟方案續住方案的範圍,此動作被認為與迫遷計劃有密切關係;日前,院方邀自救會商討相關事宜,但遭到自救會的拒絕,並表示不接受強制搬遷;9日上午,院方廣播邀集院民開會,參與開會者多為新院區院民。樂生院區房舍毀損情況嚴重,需要修繕者甚多,院方計畫「修繕」澤生、主恩兩舍,表示其以自認有修繕房舍權責,但選擇性執行,顯示其除「迫遷」外,再無對舊院區責任的想像。
    •  
  • 柯羅沙颱風吹倒三老樹,造成房舍毀損
    • 被刻意忽略的舊院區再遭到天災肆虐,日前柯羅沙颱風帶來的強風,由於舊院區水電系統維護不完善,不堪風雨欺凌,院方又處理遲緩,造成停電兩日;同時,有三顆老樹被風吹倒,其中一顆壓到了現在有院民居住的朝陽舍,這一棵位於檔土牆旁大樹的傾導,造成檔土牆龜裂,日後若再有風雨,產生土石流,勢必造成朝陽舍的危機。
    •  
  • 納骨塔屋頂崩塌
    • 而早在柯羅沙颱風侵台之前,往生院民亡靈罣礙之所,納骨塔4日凌晨發出轟然巨響,整個屋頂崩塌。納骨塔興建於1938年,2005年文建會暫定古蹟之前,桃園縣文化局以完成古蹟審查程序,但桃園縣長朱力倫,卻以古蹟跨縣市為由,遲不公佈,致無法完成古蹟公告,導致目前桃縣政府對監督院方修復納骨塔的責任,也跟著被逃避掉了。[連結 1.]
  • 法案立院遊說即將進行
    • 「漢生病友人權保障條例」上會期被惡質立委蔡家福、曹來旺、吳炳睿杯葛停滯。本會期是年底立委改選前法案通過最後機會,下週起將繼續立法院遊說工作。本案在2005年12月提案之後「朝野協商後可逕赴二讀」。如果這一條人權法案仍不通過,等於是陳水扁總統及立院國、親、台、無、民各黨團集體對漢生老人承諾跳票,變成二度傷害。為了幫忙漢生老人向國家討回公道。自救會決議到立院周旋到底。[連結1. ]
人力募集 
  • 法案立院遊說工作:徵協助院民國會遊說志工。[黃彥儒:0929284259;賴澤君:sawalai@gmail.com, 0968418663];[連結 1. ]
  • 1025告日本「隔離賠償勝訴」二週年紀念活動:徵籌辦人力[黃彥儒:0929284259;賴澤君:sawalai@gmail.com, 0968418663]
活動通知
  • 10/13(六)下午 法案立院遊說討論會 [連結1. ]
  • 10/13(六)下午 1025告日本「隔離賠償勝訴」二週年紀念活動籌備會 
  • 10/20(六) 樂生社區學院始業式 [ 學院課程下載]
  • 10/21(日) 林卻阿嬤慶生會 [連結1., 2., 認識林却阿嬷 ]
  • 10/25(四) 漢生病隔離賠償告日本勝訴二週年紀念活動
  • 10/28(日)下午 新移民文化在樂生
    • 由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的新移民姐妹,透過簡短紀錄片 (越南田野筆記)和動手做泰國涼拌木瓜絲及越南春捲,跟你一起用美食體驗新移民的母國文化,歡迎對新移民議題有興趣的學生及社區民眾,一起來和新移民姐妹學習.互動和交流。
    • 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 [李丹鳳:tifa1105@gmail.com, 02-82879979]
  • 11月起,樂生文學週末,大樹下午茶

 


繼續閱讀
2007/04/23

roadkill

耳朵不大好的我,難得,把小妹的收音機搬到我亂亂的房間裡,夜裡旋開那些抑揚頓挫,或飛揚的音符。 難眠,卻又不得不眠,已不是年輕身子。 重新翻開2003年5月的小六法,拍拍灰塵,也拍拍幾年前考試時的當代社會工作。年歲長了,很多事情和責任沒得推託,卻也驚覺這社會複雜得可怖。懷疑起自己是否能夠,繼續堅持下去,能夠付出什麼。縱使是他人冷眼觀察的,廉價的什麼。我必須停下來,看看那些認真的雙眼快手。穿梭在古今歲月空間中,清明地行走的人兒。 Roadkill 是樂生把我們都拋到了公路上,在失去盡頭的兩端。 還是我們把樂生放置在公路上,和自己冷眼旁觀。 xxx Road Kill 因為速度的變化,在「快」和「慢」之間, 很多路上風景忽然被放大並且清楚; 天空的星星、路肩的柵欄、旁邊如流星般奔馳而過的各色車型, 我忽然覺得自己也像隻趕不上旁邊速度而被遺忘的狗兒般, 焦急的尋覓著下一個出口。 外在的、實際的、中的,三種不同層次的速度, 在公路上被同時攔截了下來。 (戲盒劇團《攔截,公路》)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