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樂生]社會運動方法
2007/04/18

努力到現在,難道一切還是太晚了嗎?

我把 Tiberlius這篇在漢堡家的回應當作諍言提供給社會運動者參考。 我不是一個真正的社會行動者。 只能當一個熱心的傻瓜到處去說我認知的故事(看看漢堡家中我的雜亂敘述即知),而有另一個傻子也在默默的努力,其他支持者應該就不傻了。^^! 當我在遊行前夕找不到一個親近的朋友同行時,不知怎麼的,突然很惶恐,對於自己交友圈感到困惑。 我想這或許就是一些不認同或是不瞭解或是生活重心擺放在他處的人們所謂的壓力吧?真的很抱歉。但或許您可以這麼回應喔: 我選擇保持一段距離。除了這類議題外, 我本身已經涉入其他的運動,也有著其他的事情與本業要做。 http://maxweberko.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10.html 感謝顧學長、走走意外出現和 Shirley一家及社工夥伴的同行,以及老同事 weichink的法令解析和姊妹們的傾聽,還有 msn上被密集轟炸的友人們。謝謝你們提供我一個機會去檢視自己到底關注的到底是個什麼議題?我真的很珍惜這些學習的機會。 還是要斗膽請你們再多一些些關心和氣力去了解! -------------------------------------------------------------------- 在公行上,那種協調叫府際關係,基本上雖然老師們都不想講,但左右府際關係的最大因素是利益與政黨派閥。今天這麼錯綜複雜的官僚關係,實在沒法說是任何一個單位的責任,每一個單位都有其難處跟依法行政、科層體制的問題,所以我們才需要民選政務官呀,今天樂生的問題還是鬧這麼大,一方面戰線拉到了蘇院長(行政院層級),將問題追究到過往蘇縣長的政治責任上,另一方面就是現任縣長的不退讓呀,如果在策略上還是一直深陷在這樣的府際關係跟過往政治責任的追究上,也無怪說問題越來越大。 緩拆不代表不拆,我個人的意見是,鎖定真正的實力者(在本案中),逼他們簽下公文才是實際之處,換言之,這段民進黨初選的時期是最好把握的時點,等待官僚的公開審議根本是無濟於事的第二管道而已,如前所提,人家也是有家室要養的公務員,公文都已定案了,不拆是因為更高層的政治角力的緣故,把真正的相關單位湊在一起,基本上只是讓各單位更有機會了解如何搓掉樂生的可能性,每個機關的本位主義都那麼重,最終看的還是主子的意見,只是如樂青的訴求所言:爭取時間做更大的努力。這是其一。 其二是該想想如果無計可施時,樂生派要將這些人如何妥適安排的後備管道,也就是如果真的不行了,總該讓他們有個退路,學生可以拍拍屁股回家,但遺蹟毀了院民還是要生活,這是該想好的。 其三,如何將訴求傳出去,我覺得當下很多東西,在這兒的大家都懂,只是為何會產生這麼大的雜音,是該讓樂青好好想清楚的,社會運作的誘因就是直接利益,謝長廷為何現在聲勢高就是因為他讓每個人都看的到眼前利益,他的實績不是用喊的,而是去看去體會就會很容易感受的差別,如果這活動要繼續,誘因很重要。 以上
Posted by Tiberlius at April 18,2007 14:08 http://blog.roodo.com/bigburger/archives/3017955.html#comment-4463527 -------------------------------------------------------------------- 這幾天我常哼唱的歌是第一次參加遊行被教唱的美麗島。 歌詞總記不熟全,但我敢大聲地唱,也覺得能獲得力量。 我記得,楊祖珺老師教唱時,身邊的年輕學子大多是第一次聆聽的樣子,反應不熱烈。 但我也記得,離我最近的一個高個子學生,拿起筆,在楊老師示範旋律的時候,把聽到的歌詞寫在文宣傳單上。 第二次一起唱的時候,他便唱得比我好多了! 所以我也想感謝楊老師把美麗島這首歌帶給樂生遊行的支持者,台灣還是有希望的。^^! (哈 個人主觀的結論)

繼續閱讀
2007/04/15

在運動背後,一群阿公阿媽的心聲

GRANDmom&pa

Add to My Profile | More Videos

http://losheng-paradise.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6183.html 在運動背後,一群阿公阿媽的心聲 這是一群沒有上街頭的樂生院民, 他們同樣的無奈卻也同樣的堅強, 對他們來說 原地保留樂生,終老在這片土地上, 是他們最大的希望 請到處轉貼 讓大家知道他們的心聲 雖然他們不曾站在街頭 但那些聲音還是那麼動人跟有價值的 因為篇幅的關係 無法剪出每一位居住在舊院區的話語 十分可惜 希望大家看到影片 能夠真的去樂生走走 親自看看這一群充滿故事的老人們

繼續閱讀
2007/04/13

Bloggers march! 4/15護樂生大遊行,給一個機會。

4/15護樂生大遊行 部落客站出來

董福興 發起於 2007/04/10

這次的遊行我們已經申請完成,希望能有5000人參與,但是沒有動員的組織,仍需要你的加入來完成這最後一步!    ...

說明
樂生不僅是新莊人的事 也是你我的事 這次的遊行我們已經申請完成,希望能有5000人參與,但是沒有動員的組織,仍需要你的加入來完成這最後一步! 這邊提供的是網路上的個人與部落客的登記平台,你可以幫助朋友、家人一齊登記。你可以在備註裡填下自己的部落格,或是要和你一齊出來挺樂生的人。你如果是地方的文史團體或組織,可以填上自己的團體名稱,讓我們知道有多少朋友願意在這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幫助樂生! 總之,大家都來登記表態吧。 樂青也準備了康乃馨,獻給願意了解青年們護衛樂生行動的父母親;以及將台灣百合花獻給願意一同保衛樂生的三重新莊居民,請屆時到報到處領取 4/15遊行行程:
  • PM1:30 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門前集合
  • PM2:00 集合、歌曲教唱
  • PM2:30 出發:中山南路>青島東路>折返中山南路
  • PM4:00 凱達格蘭大道集合
  • 之後,希望您能到樂生來守夜,守住這最後的夜晚
    時間:4/15(日) 下午 13:30 地點: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門

繼續閱讀
2007/03/23

如何說這個即將完結的故事

>> 走過七十七年歷史傷痕 樂生療養院 打開電視,各大媒體一窩瘋報導任天堂Wii有多好玩,藍綠政論性節目討論中正廟圍牆,各黨總統候選人天王對決,很少媒體報導在新莊靠迴龍半山坡處,有幾十位老人幾十棟老房舍將要被強制拆遷的命運,你知道「樂生療養院」的拆遷問題嗎?你對樂生與痲瘋病的瞭解有多少呢?抱歉佔用您十分鐘的時間,在這Blog上跟我走一趟樂生,去了解一下這似乎與你沒有關係的議題,事實上這是台灣甚至全世界重要的文化資產,拆與不拆與台灣兩千三百萬人關係重大。... 用相片紀錄"再發現"我們的寶島  這幾天有關樂生療養院的正面報導多了一點,包括從醫學界看迫遷的角度、法律扶助的面向等,都算是好消息    

樂生院民經過治療,已非患有疾病的病患,擁有自主選擇生活環境的權利。理想的療養院建築用地占療養院總面積的15%~20%,通道用地占20%,綠化用地要占60%~65%。對於因漢生病截肢及年老而行動不方便的院民,開闊平坦的環境優於垂直移動的大樓式建築,和自然環境緊密結合,充滿綠蔭的聚落式樂生療養院建築,更符合當今國際對療養院規畫理念。...醫界聲援 日治時期被迫遷入樂生院的台灣漢生病友,也已經得到日本政府的賠償。但是台灣政府至今仍然未有積極作為。...法扶律師站出來 新文資法的一百零一條,說得非常清楚:「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依本法應作為而不作為,致危害文化資產保存時,得由行政院、中央主管機關命其於一定期限內為之;屆期仍不作為者,得代行處理。但情況急迫時,得逕予代行處理。」前北市文化局長...廖咸浩 蘇貞昌表示,他很想把古蹟維護、院民照顧、新莊捷運都做好,日前已交代吳澤成處理和溝通,看看當初台北市捷運局的駁回,還有沒有迴旋餘地,但不是用行政裁量,而是方法上取得圓滿。...聯合新聞 3.23
從樂生回來後的激情只維持了幾日,這些天搭車前往樂生院途中的沉重感又回來了。 不知道怎麼去說這個故事...... 我想我該慶幸的是,新規劃的替代方案形式上僅與捷運局相關。 所以我還是選擇從人權的角度切入。
2005 年,我陪同樂生戰前院民訪問日本療養所時,看到整齊清潔的園區和充分的醫療設備:醫療人員和病患近2比1的比例、安全空間和人性化照顧、患者生活必要費用由國家全額負擔。這一切看在曾生活在日本殖民時期的樂生阿嬤眼裡,讓她不經意冒出一句:「我也想當日本人。」...政策要讓人民感動 迴龍院區是全世界唯一一棟高層樓的漢生病友療養院,如同下面一部短片的前言所述︰「日本癩病專家對於台灣政府要將癩病患者遷入由電梯出入高樓層醫院的做法,皆感震驚,對於台灣政府採取落後的照護方式表示不可思議。」 日本的專家之所以如此震驚,是因為日本的漢生病友療養院均以平房為主,幾乎沒有兩層樓以上的建築。此外,日本人非常重視歷史記憶,雖然建築內的設備不斷更新,已經少有史跡,然而十三所現存的療養院,都非常重視文物的蒐集與保存,並積極成立史蹟館或博物館,以做為反省過去錯誤對待漢生病友的鑑戒。其中,多摩地區的「全生園」,更將全區規劃為「人權森林」,是一座融入大自然景致裡的人文社區。 ...錯誤的設計,誰該負起責任?
星期六有朋友想和我一起去樂生院了解看看的嗎? :-) 灑下人權的種子3月24、25日 14:00~21:00 樂生院需要你的實際行動。 理想的藝術節:樂在生活,跨界串連 「被遺忘的國寶」:樂生院的阿公阿嬤 by Shirley
去樂生,有深沈的呼喚,希望喚醒塵封的本性 不過記得,自由進出樂生不是我們的權利,那是阿公阿媽送我們的大禮物 無論是否明心見性,請謙卑前行,請誠懇進入
以下是 Shirley所作另一個好的開始:醫界聲援樂生療養院原地保留連署聲明 

許多人都說樂生新院區真的很好,比照目前一般醫院設施確實還不錯,但那些設施搭起來的醫院不是最合適樂生阿公阿媽的地方。醫界自己也興起連署反對樂生醫院對院民的安排方式,如果一般人覺的一般人的話不足信,那麼,可以連到醫界聲援樂生原地保留連署行動的網站去看,截至目前(3/22)有734人在上頭連署自己的職稱與名字,學界、實務界與學生,他們有許多行內的觀點,或許可以讓那些相信(宣稱)目前新院區很不錯而能安心的人開始不太安心,開始謙卑,願意反省。

同時鼓勵關心這議題的人,到他們發表的一篇文章(日本國立漢生病療養所走訪日記)看看"龜毛"(台語稱"頂真")的日本人,如何反省他們的公衛政策,如何補償與努力,同時如何實現讓這群被污名的老人家,有最合適的生活環境,與合理的人生機會。

醫界聲援樂生原地保留連署行動 樂生療養院將遭強制拆除!醫界不能再漠視,一同挺身捍衛樂生的保留! 

FFM

醫界聲援樂生療養院原地保留連署聲明

3月16日,捷運局一紙行文署立樂生療養院,公告一個月內強制拆遷命令,行政院與北縣府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表明,不惜以武力迫遷院民。身為醫界的一份子,誓言要以醫療專業免除人類對於生命健康威脅的我們,對於這樣的國家暴行,基於以下理由,我們決定公開聲援:作為醫療史、公衛史、人權史的重要歷史見證,並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識認可,具有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潛力的樂生療養院,原地保留。

一、樂生療養院具有不可撼動之歷史價值

西元一九三○年,日本台灣總督府在台北新莊街頂坡角,興建「台灣總督府樂生院」,一般人稱之「樂生院」。全院佔地約三十公頃,是國內第一所、也是唯一之公立癩病(俗稱痲瘋病)防治機構。日本政府採取「強制隔離」政策,將全省病患集體收容於「樂生院」,使其不能與外界接觸,以實現杜絕癩病擴散的最終目標。現有建築群仍完整保存各時代之公衛概念與隔離路線。

二、樂生捷運可以共存,90%保留方案全民受惠

文建會委託英國欣陸顧問公司研擬之90%樂生保留方案早於今年1月出爐,經專家學者評估已確定工程技術可行,僅較原政院核備之40%方案增加2.5億費用與增加四個月工期。40%方案中,最能展現公衛歷史之建築群(行政大樓、佛堂等)都將拆遷,古蹟保存意義蕩然無存。

三、強制搬遷違反聯合國與憲法人權精神,是對於樂生院民的二度權利侵害

由於日據至國民政府時代的錯誤政策,漢生病友被強制離開原家庭於樂生院內進行隔離管制。日本與台灣當局皆已承認此錯誤造成的基本人權侵害,政府當局與社會各界正研議並進行相關事實認定與補償措施。新莊捷運機廠設址於樂生院,起因於院民的公民權利在此錯誤的隔離政策下遭受剝奪,也與當前國家試圖補償漢生病友的政策方向背道而馳。聯合國最高人權委員會於2005年7月20日發表正式公報,就台灣政府強制遷離樂生院民的舉動發出警告,這封函是我國退出後被聯合國官方發出的第一封官方文書,就我國本身的憲法,在人民權益受到危急迫害時,主管單位亦將被剝奪行政上選擇的自由。

四、強制搬遷將造成年老殘疾的樂生院民身心衝擊,並提高死亡率

醫學和社工研究指出錯置(dislocation)是老年人面對生命終結之際最危險的殺手,因為老年人對於長期生活的地點有著深刻的情感,連結其個人以及社會關係成長的歷史;且老化現象減弱新環境的適應能力。「非自願性搬遷」造成中老年人精神/身體/心理衝擊,一年內的死亡率將是搬遷前的二至三倍。

五、院民並非病患,需要居家式照護環境,擁有自主選擇生活環境的權利

樂生院民經過治療,已非患有疾病的病患,擁有自主選擇生活環境的權利。理想的療養院建築用地占療養院總面積的15%~20%,通道用地占20%,綠化用地要占60%~65%。對於因漢生病截肢及年老而行動不方便的院民,開闊平坦的環境優於垂直移動的大樓式建築,和自然環境緊密結合,充滿綠蔭的聚落式樂生療養院建築,更符合當今國際對療養院規畫理念。

當醫界高呼醫學人文與醫學教育改革的此時此刻,我們清楚理解這樣的變革與典範移轉需要更實際的實踐。過去,樂生療養院因公衛需求而設立,卻發展出無可取代的歷史文化價值,今日醫學與人文在這三十公頃的土地上有了瑰麗璀璨的交會,可惜這樣的光芒未被醫界注目。

因此,我們公開呼籲醫界共同聲援,支持樂生療養院全區原地保留,為我們的醫學教育留下最具代表性的學習場域。

發起人:余尚儒(高醫醫學七)、黃馨頤(台大醫學五)、邱韻芝(北醫醫學五)、郭家穎(陽明醫學五)、葉奕廷(陽明醫學四)、洪子倫(陽明醫學四)、胡昱勝(中國醫學三)、彭建維(長庚醫學二)、陳嘉泓(北醫醫學一) posted at March 23, 2007 9:10 AM


繼續閱讀
2007/03/17

歷史的再現? 香港天台與樂生療養院的想像

以下文章節錄自 張少強 1997 <天台的主體與道德的政治> 《誰的城市》161-186 誰的城市 戰後香港的公民文化與政治論述 從一開始,香港政府為著成就清拆天台的惡策苛政,就冠以「滾石行動」此一充滿暴戾想像的攝人威名,以表雄心,以添聲勢。它的官員亦於論詰(discourse)的形構上,運用比諸機動部隊手中的橫暴鐵筆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法權」意理,以及外借測量專家的科學權威;將天台屋這一闕本為那些壓在社會底層的屬民(subaltern)用以寄寓棲息,用以開展生活,用以組織家園,用以建立共同社區(community)的場域,分別歸約(reduce)和斷言為侵占私產的「非法僭建」與危及樓宇結構安全的「實質威脅」
質言之,這是任憑「法理性」與「物理性」兩大自上壓下的符號暴力,用作意識形態的刀具,來凌駕天台屋實實在在的屬民性和點點滴滴機壘的生活函意,以及企圖合理化這一項肆意破壞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的日常生活空間的惡策苛政
然而,這些妄自獨尊的統治者卻要為它這樣一項非/反屬民性與非/反生活性的清拆天台運動,豪不尊重生活主體與具體生活世界(lebenswelt)的都市措施,面臨莫大的民間抗爭,賠上沉重的政治代價。特別是它的連番任憑赤裸裸的武力,硬生生的鎮壓居民和他們的民間聯盟之時,不但顯現出截然恃強凌弱的橫暴個性,且是自露出一副陷人於流離失所而不顧的猙獰惡相;使得霸權破產,威信盡喪。
誠然,政府早已留有一著光淨門面的功夫,粉刷補飾的手藝。這是奠出一套根據「八二六一」安置標準的安置方案;也因而好像政府房屋司黃星華等一班官員,是可用毫不轉紅的面皮,全不見赤的耳根,多番字正辭嚴地公開揚言:「政府的政策為所有有需要的人仕提供安置,不會令人無家可歸」(《快報》18/3/95)。 ... ...
再者,政府雖然一直堅稱天台屋的存在會危急樓宇結構安全,並聲言這室經由專業測量師進行勘查考察所得的發現。可是這一份勘查報告或考察的過程,政府是從來未曾公開交代或發表過的。反而,於政府強行移平旺角金輪大廈天台之前,居民經社工的介紹,曾正式委托一名獨立的專業測量師,就金輪大廈的樓宇結構開展勘查考察,該份證明金輪天台的存在並沒有造成樓宇結構安全問題的測量報告卻有公開發表,只不過政府一直刻意迴避,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已。
這個矛盾的發現,一方面,在作為知識職能的反省上,無疑是闡明了:科學知識縱然處處強調客觀性和絕對性,可是科學知識的生產決不是,也不可能,獨立於社會權力結構以外的。反而,它是一個假裝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非常意識形態,一種自命不是迷思(myth)的頑固迷思。另一方面,它亦正好指出:在維護清拆天台此一盲目直前的政策上,政府雖則企圖囊括(appropriate)物理科學的知識,打制捏造清拆天台的必然「實證」(fact),然而政府終歸也同樣極為失信失敗的,反之成為了居民倒過來開展抗擊的據點。 ... ... 這一場天台屋運動自九四年而始,先由荃灣卓明德仁兩樓的天台居民毅然發起,使之成為了社會焦點;再由同樣面臨政府清拆天台的「滾石行動」影響的旺角金輪大廈的天台居民戮力推動這場抗爭運動。與同類的都市行動相比,這場天台屋運動可說是香港九0年以降,歷時最持久,爭議最激烈和規模最龐大的一次。它激發的學生參與和各式前線社工與地方團體的介入,也是近年顯見的廣和深,緊和密。 ... ... 可是,在九十年代期間,日益膨湃高漲的,既是議會本位,也是形式民主的宰制理念之下,對於社會運動或街頭抗爭,產造出來的「理性爭取」及「和平行動」的兩大主制(hegemonic)準則,早已把社運桎梏在現存的法律空間內進行,且往往是被本地政客/精英掠奪到議會政治和邏輯去予以斷定。復以香港力來盛行「經濟掛帥」或「經濟城市」的主子言說(master narrative),各式社會運動又是早被標籤(label)為破壞現存秩序/滋擾社會運作的行為,而被邊緣起來,甚而被否定起來。 ... ...
總的來說,這些訪問的發現,對於馬生和陳生,他們在這場天台屋的民間抗爭運動中,所能捕捉和反映的,誠然只是很小的部分。可是這些部分正好闡明:天台的主體,與主體作用的重要性,實乃是在極為切身的層面上,一個人針對自己的政治/道德存有,並與權力陣營的多層宰制和齊一壓迫,開展非常拳拳到肉的多元頑鬥過程中,很機緣湊合地召喚出來,衍生出來的。我們從這兩名居民陳生和馬生,源自個人的道德承諾,省思出來的立場定取與政治践行,亦正好認識到:在社會運動的思辯上,捷克劇作家,也曾是政治囚徒的哈維爾,深信及倡議的「否定政治的政治」和它的體現,原來是非常在地和當下的(哈維爾 1992:130-149)。 ... ...
恰恰是由於「再現從來未曾消亡(representation has not withered away)」,因而再現的必然限制與存在著的認知離疏也將亦然。職是之故,它也將產造無可估量的,成為各個振發的屬民的發聲空間與反駁(talk back)的可能。大概這是何故居民馬生在述說自己的抗爭經歷與手法之時,他會如此深信:
我自己的抗爭手法不外乎用筆,紙和口號,即所謂要做到旗幟鮮明。我覺得只要有理據,講得通,講得妥當,就算政府用警權來制服你,政府也掩不到我們居民的聲音!
是的,這是再現,這是一種持續不斷構成論詰壓迫與宰制關係之權力的再現;然而這也是一個持續不斷締造發聲空間與發聲主體之自強的契機。
 
以上文章節錄自 張少強 1997 <天台的主體與道德的政治> 《誰的城市》161-186 推薦繼續閱讀: 686 所作 3.16.2007 香港沒有曙光,台灣可有樂生?
從香港回望台灣,不禁想起樂生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是個詛咒,現在該是讓它成為祝福的時候了。
  以下敘述及圖片轉載自 Wenli 3.14.2007  圖說樂生院:90%,懶得面對的真相 請趁著還來得及,到樂生走一趟。只要看過,你就會知道,41%會讓這塊土地失去些什麼,90%又能保住些什麼,而最可怕的是,做出那樣決定的過程,並沒有受到合理的解釋與公開討論。 其實捷運局沒有公開說明過的是,樂生早已經拆掉了七成,現在還在討論的90%與41%方案,其實都只是在討論要保留多少目前還殘留著的三成院區。引述老頭的計算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堅持保留樂生的這些人這麼強硬、為甚麼要求這麼多、為甚麼一定要那麼貪心,90%耶,你們不會要求太多嗎?就不能妥協一下嗎?...(事實上)就算是最後通過了 90 %保留方案,保留下的也只不過是原來樂生療養院的 30% X 90 %= 27 %罷了。而捷運局所想要的,則是 70%+ [30% X(100% - 41%)]= 87.7%。...那小小的 27% 土地,卻是院民們最後的樂土。」

site_before_d site_d 41%_d 90%_d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