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樂生]古蹟保存方法
2009/07/12

[轉載] 陪樂生度過關鍵時刻:給各位朋友的一封信 (敬請協助轉寄)


2009/7/11 青年樂生聯盟


各位朋友:

 

最近我們邀請大家參加了兩次街頭行動,一次是「6/26文建會行動: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另外一次是「07/08 北縣府行動︰樂生安全,不能打折,指定古蹟,其餘免談!」

 

自去年123北縣府強制搬遷貞德舍之後,我們很久沒有這樣密集地上街頭了。連記者小姐都對新聞連絡人說,你們好久沒出來抗議了,這次有行動劇嗎?

 

表面上看來,這兩次的行動都是因為監察院在611提出的糾正案而引發的,根據監察院的糾正文,我們才有力氣再次到文建會與北縣府門口一起喊那已經喊了五年的訴求:指定古蹟,救救樂生。

 

回想起去年123因守護貞德舍而遭抬走的群眾尚在警備車上環遊北台灣,監察院的馬以工委員與周陽山委員來到樂生,公開當著所有院方人員的面,說出:「從今天開始,監察院要辦樂生這個案子。」的時候,大家既因強制搬遷而感到悲憤,卻又因監察權終於開始行使,而重新看到一絲希望。

 

那一天之後,我們依然每週都到院區去。看到藍阿姨的時候,要記得不能說喪氣話;看到李會長心情低落的時候,要記得提醒他監察院會還我們公道;看到工人粗暴拆除院舍的時候,要記得打全民督工專線,或去跟工地主任吵架,逼他們仔細地對待這些建物,最好可以換得他們暫緩拆除;經過圍籬的時候,就記得踹它一腳,並日日發公文騷擾行政機關,要求他們撤除圍籬。

 

四月,藍阿姨小中風發作,學生24小時排班到林口長庚看顧她,我們才發現,她自搬家以來從未安穩入眠,導致她血管阻塞,終至右手麻木。她發揮一直以來的毅力戰勝了病魔,努力復健,又回到了院區,還不忘叫所有人一起騙90歲的林卻阿嬤說她只是五十肩,沒有中風。

 

 「驚伊煩惱。」藍阿姨這樣說。

 

而貞德舍早已隨王字型大樓、中山堂等建築一起被夷為平地,曾經在那裡舉辦音樂會的大樹下也被斷根成了禿子。每個人經過瓦礫堆,都要轉過頭去,假裝看不見。不掉眼淚,不傷感,才能繼續努力。

 

後來的事,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監察委員離開123那令人心碎的樂生院區之後,經過了半年的調查,終於在611還給樂生這片多舛的山坡一個公道。在自己的日式屋簷廊下看到這個消息的阿公阿嬤說,老天有眼,證明我們不是無理取鬧的瘋子;而許多長期支持樂生議題的朋友則在部落格喟嘆:遲來的正義還管用嗎?我們都已經被拆掉啦!

 

在這監院糾正案所引起的人心波瀾中,我們決定重新行動。

 

近日來這兩次行動,我們只匆促準備了幾天便上陣了;但也可以說,為了重新站上街頭,樂生院已經重整了半年。「反迫遷」的訴求對象在遭到強制搬遷而消失以後,樂生運動該怎麼繼續?這是每一個關心樂生的人都可以自己回答的問題。而青年樂生聯盟的行動議程之一,就是推動「連署: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我們仍將如過去五年一般,繼續冒失而有點焦急地邀請大家參加這個連署,懇請大家繼續支持樂生指定古蹟,並要求工程單位以世界遺產標準修復樂生地貌。

 

而這樣的努力也有了一點初步的結果:78在北縣府召開的會議中,北縣文化局將樂生院登錄為文化景觀及歷史建築,卻仍然拒絕將最有價值的王字型大樓指定古蹟。台北縣文化局的曾繼田科長力戰群儒,堅決反對將王字型大樓指定古蹟,堅持必須配合捷運施工,不可將在完工前將樂生院定為古蹟。

 

觀諸文化資產保存法,文化景觀與歷史建築的保護效力遠不及古蹟,在「罰則」一項中也清晰可見,只有毀損古蹟才需要接受行政罰,毀損歷史建物和文化景觀全無法律責任。難道樂生院的建物安全只能寄望捷運局良心發現,謹慎施工,保護珍貴建物?樂生院建物已經出現裂隙,屋頂瓦片因長年悶在便宜行事的防水塑膠布中而損壞掉落,沒有古蹟地位,官僚推託的理由便多不勝數,說穿了便是:無法處分,無人負責。

 

時間不斷地向前流去,在樂生爭議未定的這幾年間,阿公阿嬤老了,我們長大了,許多人從大一學生變成社會新鮮人。再過五年之後,2014年,我們希望樂生院變成什麼樣子?腐朽傾圮一如台灣其他古蹟?被財團標下開起美食街?或者,根本就以在捷運施工過程中再度成為一堆瓦礫?

 

而我們現在的努力,決定了樂生院五年以後的樣子。

 

懇請大家跟我們一起推動「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的連署,以及後續的音樂會、行動劇、官署陳情等行動。也在此感謝高雄子宮藝文中心為連署做的漂亮美宣!

 

 

青年樂生聯盟敬上 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



願意參與連署的朋友,請註記您的姓名、所屬單位與聯絡方式,寄EMAIL至青年樂生聯盟信箱 happylosheng@gmail.com ,郵件主旨請定為「加入樂生連署」。非常感謝您!


If you are willing to sign the petition for Lo-Sheng, please be kind to leave your name, occupation, phone number then email to us~ happylosheng@gmail.com, email title “Submit the petition for Lo-Sheng”. Thank you so much!

連署期限 Deadline 8/11

EX :


繼續閱讀
2007/04/19

文建會,你終於來了!

本篇係轉載自中國時報    A9/專論           2007/04/18
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page.htm 樂生院替台灣上了一堂課   【邱坤良】  作者為文建會主委) http://www.cca.gov.tw/leader/leader.htm http://www.cca.gov.tw/app/autocue/e_news/culture_enews_template.jsp?news_id=1138238982686       新莊通往桃園龜山的縱貫線上,樂生療養院靜靜地散落迴龍的山坡上,林木蒼鬱,隱密又神秘。一般人驅車經過,不會察覺這個醫療聚落,就算知道,也不想多看一眼,彷彿多看一眼,眼睛都會得癩病似的。七十多年來,這裡收容來自台灣各地的痲瘋病患,他們失去健康,也被奪走了尊嚴,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被汙名與身心折磨的悲慘故事,連家人都因而受到歧視,血淚斑斑,堪稱醫療人權史上的白色恐怖。
  雖然隨著社會的發展與醫療的進步,漢生病不再被視為洪水猛獸,但社會大眾刻板印象已成,民眾一旦罹病住院,要重返社會困難重重。通常在病情獲得改善之後,主動或被動選擇以樂生院為家,一住就是數十年,同為天涯淪落人,相依為命,每個人的生命記憶與情感生活,散布在這一片與世隔絕的聚落空間。
  以往鮮少有人關懷的樂生院,如果不是捷運新莊線工程引爆爭議,恐怕樂生還是樂生,漢生還是痲瘋病,樂生院也只是迴龍一個治療特殊疾病的醫療聚落而已。
     捷運規畫初期 樂生無人問
  回顧一九九○年代初期捷運新莊線開始規畫,樂生院成為捷運機廠預定地,舊有院區房舍必須拆除,院民則安置到新的醫療大樓。當時希望在老院區安享天年的院民曾經表示抗議,但聲音微弱,並未引起外界注意。說來諷刺,外界對樂生院的第一波關懷行動還是以搶救院區老樹為訴求呢!而二○○二年六月因配合新莊機廠開工,一百多棟樂生房舍被陸續拆除,也未引發文化界的強烈反彈。二○○四年以後,學生、社運團體的介入,院民的聲音才逐漸變成怒吼。
  原籍花蓮,年已古稀的自救會李先生十幾歲就被送來樂生院,一轉眼已經過了半世紀。他被推選為自救會會長,經常代表樂生院民到處陳情、抗爭,他無奈地自我解嘲:「食老了,才出癖!」在他眼中,出面抗爭應是年輕人的事,像出麻疹一樣,小時候就該「出」,那有一大把年紀才「出」的道理。不過,為了爭取卑微的願望,再艱苦的事也得做,唸過初中的他,現在連枯燥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條文都能琅琅上口了。 
  照理文化資產保存與公共工程建設皆屬國家有形或無形的資產,從空間到動線,不難建構一條既具人文意涵,又能彼此呼應的脈絡。從文化角度,樂生院見證台灣公共衛生發展的一段滄桑史,不但不應成為以歷史人文傳統聞名的新莊地區之負面場景,反而能為當地添增一處文化資產。保存樂生院,不僅保存歷史空間記憶與醫療人權紀錄,也為社會保留反省與進步的空間。
  錯失太多「如果」 導致衝突
  還原樂生院事件始末,整個社會或許就是一個共犯結構,很難只歸罪於哪個機關團體或哪些人。如果捷運新莊線在確定工程基地、路線的關鍵性時刻就能注意文化資產問題;如果機廠設在原先規畫的輔大附近而非樂生院區;如果捷運局早一點肯就工程技術問題研究保存樂生院區的可行性;如果地方民眾對漢生病患多一分同情與瞭解;如果媒體、專家學者、國際醫療、人權團體及早關注樂生院;如果捷運規畫案完成之初,台北縣政府能不計地方壓力,完成樂生院古蹟審議… …。
  甚至,「樂生青年聯盟」之類學生、社運團體,不是遲至二○○四年以後才成立,在二十世紀末就像現在一樣「代天巡狩」,當年工程單位豈能一意孤行?樂生院事件又豈會演變到這步田地?讓原本就嚷吵不安的台灣社會,在政治、族群、意識型態的對立之外,又多了一層公共利益與歷史空間、醫療人權之間的衝突!學生與社運團體聲援樂生院,誓死保衛家園,三重、新莊市民也在地方首長、民意代表領導下,強烈呼籲拆除樂生院,讓捷運早日通車,甚至帶著已搬進醫療大樓的部分樂生院民出來陳情,與另一批死守樂生院區的院民勢同水火。
  二○○五年十一月新版文化資產保存法正式施行,文建會代替內政部,成為古蹟之中央主管機關,並於十二月將樂生院「暫定古蹟」。依照規定台北縣政府應在六個月期限內審議完成,並指定公告,必要時得延長半年。台北縣文化局召開古蹟審議委員會時,與會委員雖一致認為樂生院是具歷史價值的古蹟,但只作成會議結論,並未完成程序。另外,台北縣政府與台北市捷運局針對樂生院區做出四一‧六%的保存方案,並報陳行政院備查,完成行政程序。 
  本位不可取 求共識謀圓滿 
  當社會大眾愈來愈關心樂生院事件時,四一‧六%的保存方案已無法被樂生院民與社運團體接受,就結果論來說,樂生院一旦遭到拆除,青史成灰,再也不能回復。因此,不論事件的演變過程多麼複雜、曲折,改變捷運工程計畫有多麼困難,保存樂生院幾乎已成文化界、社運界的共識抗爭行動愈演愈烈。 
  樂生院事件積累近二十年的爭擾,時空交錯,層層疊疊。文化界「旁觀者清」或「旁觀者輕」之士頻頻出面分析、評論樂生院事件,並提供各種錦囊妙計。然而,事件豈是如此單純,否則,那位曾以文化立委著稱的台北縣文化局長,不知道應該完成樂生院古的古蹟指定、公告程序?相對地,曾因處理寶藏巖事件受到批評的直轄市文化局長卸任之後,突然英明起來,大聲指責各級政府處置不當,不知其任內曾否就這個事件在市府會議向捷運局提出建言? 
  文化資產對古蹟的認定有一定的流程,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倘若文建會從嚴認定台北縣政府沒有「作為」,進而召開審議委員會代行,以現在的僵局,難道就能有專業的討論空間?而在古蹟指定之後,必須重新就指定範圍研判捷運工程變更、技術可行性、通車時程等問題,難道不會激化衝突,演變成無限期的爭議? 
  文化資產保存法的立法基礎建立在:社會各界皆具文化概念,把古蹟、歷史空間、文化景觀視為國家資產,共同維護。面臨古蹟保存與重大工程興建衝突時,才能透過一定的審議程序,讓文化資產保存得到最妥適的解決。而非各自站在本位,把法律當作攻防的工具,只想從行政程序與文資法條文尋求對自己最有利的部分。 
  文建會版本 保存九成院區  (原院區已拆除七成)
  為了保護文化資產,也為了避免加深院民與地方的衝突,一向「弱勢」的文建會苦撐待變,以台北縣政府所提(原院區已拆除七成後之)現有院區四一‧六%保存方案為基礎,委託專業工程公司與專家學者研究,希望能在不影響捷運工程進度、不增加太多經費的情形下,尋求最大共識,而有所謂保存現有院區九十%的「文建會版」方案出現。 
  藉著這個平台,承擔各界壓力的行政院蘇院長最近展現魄力,責成公共工程委員會與捷運工程單位協調,就九十%的院區保存方案進行專業評估,並為以往政府政策的粗糙向院民道歉,事情總算有了轉圜的空間,文建會也將在適當時機啟動機制,讓樂生院區得到妥善保存。不過,面對新莊、三重地方首長與民眾可能的抗爭,「協調」工作仍然是一件艱鉅的「工程」。 
  樂生院事件十餘年的發展過程慘烈,為台灣社會上了一課,每個人都獲得教訓,也得到了學習的機會,包括最近發出正義之聲的文化清流,固然顯現社會進步的動力,又何嘗不是反映社會文化的荒謬與無奈呢!文建會作為文化資產中央主管機關,對於樂生院的保存責無旁貸,面對外界的期許與批評也概括承受。事件還在進行中,期盼最後能圓滿落幕。 
  透過事件的過程與結果,如果能讓社會大眾理解文化資產保存的真正精神,學習到人文關懷、在地創意與相互尊重,便是樂生院事件為台灣社會所提供的最偉大啟示了! (作者為文建會主委) http://www.cca.gov.tw/leader/leader.htm http://www.cca.gov.tw/app/autocue/e_news/culture_enews_template.jsp?news_id=1138238982686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