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樂生]組織的想像
2007/07/03

相聚樂生˙七七同學會



 
我的樂生焦慮始終是淺層的,隨時可以舒緩的,也能及時被慰撫的。
堅持的力量- 翻閱解放天刑的一些定格、告白與灰亮的故事文字,我流淚;然後是第一個希望的種子- 日本國賠勝訴布幔,我流淚。夜半,我往往得起身把收音機扭開,用其他故事的距離感把心沉在一個不大起伏的位置。

 
白天是或許能做些什麼的時空。

我自顧地參與了一些集會,跨社團、機關和每一個獨立的個體。在篇篇的新聞稿報導中,再次確認我的價值與信念,是否崩壞或奮起。那些急切達成的共識,是否真摯、得有迴旋。
我的焦慮,我的存在。還能做什麼─

 
樂生焦慮症候群自救會從認同長期關懷、整合資源力量以及倡導漢生人權的角度,在愛地芽(IDEA TAIWAN)的成立初期提供基本的協助。在樂生院舊院區現址水土保持發生重大探勘錯誤時,走上街頭另立一種開放的愛的姿態。

樂生地圖樂生環境整理工作樂生動物部落樂生講堂樂生影像紀錄樂生夏令營樂生禱告會
好多樂生活動我們皆曾穿梭其中。
我們握手同行,我們相互凝視、肩膀倚靠肩膀,而或許意見不一而各自前進。我們,內心已然抹滅不去一把火、一株芽、一種同在。
 
77日午後4,在樂生院舊院區的中山堂外圍,我們將舉辦一場小型的餐會。
敬邀因樂生而在不同時空,結成一種特別關係的《樂生同學》老少們,重返樂生僅存與最初的那塊土地,尋回自己繼續前行的力量、感知與愛。

˙
七七相聚,溫馨樂生
 

讓蟬聲唧唧,讓老樹垂垂,讓水道潺潺,讓老人們安居樂生
無論是用個人的記憶記念紀錄片歌聲陪伴、關懷、漫步、述說、對話、想像、沉思、論述、組織、行動或其他種種-
 
讓蟬聲唧唧,讓老樹垂垂,讓水道潺潺,讓老人們安居樂生。




《七七相聚 溫馨樂生同學會》

  • 地點:樂生院舊院區 中山堂外圍。
  • 報到處:中山堂門口
  • 時間:2007.07.07.16:00
    聯絡人:
    friday  :
    fridaywutw@hotmail.com 

    cobain: cobainyeh@gmail.com    


  • 其他背景資訊:
    ˙樂生與樂生療養院
    @wiki
    ˙樂生運動@googlepage


    <全文完>

    繼續閱讀
    2007/04/24

    去核心、去組織的社會運動?

    雖然知道自己在漢堡前輩家的形象不怎麼樣,不過也學到不少東西,這叫不恥上問嗎?本來看了潑的文章只有一點點難過,後來看了其他人的回應突然又難過起來。 或許這可能也是樂青的心境吧?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被批評也是應該。 最近我想到所謂社會運動者的責任,都有點心驚而睡不著。雖然我還稱不上是一位社會運動者,但是涉入其中,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否是幫樂生的阿公阿嬤加分呢? 得為了加分而努力才行,決定這樣勉勵及督促自己。聽到有錯誤的,自己反省看看,困惑不清的,去問問懂的人或是自己作作功課。 Shirley寬厚地說我可愛,把批評的話錶框貼在自己家中。 我想常常提醒自己所遭遇到的是什麼情境,為何反對者會有那些感受及想法?支持者又會有哪些困惑或需要奧援之處? 前輩們會說這場社會運動或許是去核心了、去組織了。 正是因為有好多的人想到了對樂生好的點子、好的方法,便自己開始行動或者籌畫起來,然後有更多認同的朋友或同志加入,行動只要一開始,就有了成功及改善現狀的機會。 最近就是這些創意或專業活動蒙發的生氣勃勃時期(因為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協調的結果未定、資訊不公開使得決策過程容易遭到抹黑或攻擊),也有好心人士把前些時候大家或許不清楚的新莊當地的社區工作/行動經驗特別再提出來,當然也包括目前人們最關心的,樂生療養院保留下來後該如何規劃保存的一些建議方案。 一條看不清楚的線把關心樂生議題的人們維繫在一起,超越時空的阻隔。所以當我聽到樂生派,我開始想到自己,想到我正在做什麼,我想達成什麼,還有更重要的,住在樂生療養院新院區與舊院區的阿公阿嬤需要什麼。 我很高興地知道較有組織的樂青與醫界連署的朋友們正分別規劃下一步的行動,尤其我對於衛生署一直特別有意見,所以希望醫界與公衛界多多費心;文建會主委雖有誠意協調,也需要民眾給予支持,對於歷史空間(古蹟)的保存及維護多些認同瞭解與多盡一份心;至於人權議題,重翻憲法瞭解所謂人民的「基本權」並想像一下「公共利益」的範疇,我想是每位國民應該找時間完成的事,法律途徑的攻防或和解,還有賴更多專業人士加入研討。 4.25 補充 我並不自詡為樂生的捍衛者,因此一開始進入討論的場域時,我是懷著對心目中理想對話的期待及對現況的牢騷而來的。當我回應『違法』論述時,我滿懷憂心;當我面對『藉口』這樣的措辭時,我一肚子不爽。如果我只想發完牢騷就走,那我這樣做倒也問心無愧——我發了我的牢騷,也等待有人批評我;我對rebot的措辭相當尖刻(以我自己的標準),也準備在他的反擊說服我時接受羞辱。然而,若我是一個樂生派,那我的作法(在我自己來看)就是錯的——若我的最終目的是盡一己之力對人們產生一點點影響(而非只是連署等等),我不應該用這種方式發言。」 轉載自 TFP 之 從樂生折射出的一點公眾討論現象 一文 .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