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9

看戲 《太平洋瘋人院》

照片取自太平洋瘋人院官網1209宣傳劇照
開演前,團長看著爆滿的座位席(和地面席) 說著說著哽咽起來,還有點淚光閃閃的樣子 他似乎想以一聲「新年快樂」的慶賀結尾,將說出口時卻突然感到不合時宜。 身旁的製作人很快地把話接走。 這是一個很妙的開場  劇場是相當競爭的舞台。 如果「太平洋瘋人院」這齣戲大半是脫稿演出? (編/導/演的競爭......) 兩個不太按照自殺計畫行動的男人,一間溫暖的起居室,寒冷的航海行程。 猴子(魏雋展飾)在提寶(王辰驊飾)放棄一同赴死後,質疑他愛上了失憶傳播妹莎莎(呂馥伶飾)。 「我不想死了,這根本一點用也沒有。」提寶說。 「你一直都是想死的」提寶決定留在現場,看猴子死,再去找莎莎。 「看我死你很放心嗎?好吧,隨便你。」一槍、一槍、再補上一槍,猴子把繩子換成了槍,賭氣似的決心終結自己。 這時候去想像聚合的由來,實在沮喪。 於是猴子口中的前女友莉莉形象模糊,青春可人疑似傳播妹的莎莎則讓提寶成了救贖者,與一度被救贖的對象。 「我喜歡你」 不知怎麼,回到家後,我把猴子和提寶一起準備上吊前,猴子對提寶說的「我會想你的」,記成了-「我喜歡你」甚至是「我愛你」。 如果是愛的理由。 旁白女孩對於提寶的輕撫,即是愛憐不捨。茫然無謂的航程,想逃離與欲追尋的,都不若女孩情感投射的濃烈。提寶像是被擺控的童話人物,演著情緒被抽空的別人的故事,但很精準。 一個朋友說提寶的演技過於匠氣,我反而覺得提寶及失憶莎莎精準地達成導演對於這齣戲劇的想像,表現屬於合拍亮眼且令人期待。 服裝在傳播妹角色的展現更是大成功。 音樂與燈光則總是慢半拍,跟不上表演者的想像。 航海日誌與我原先對於編劇的河流/部曲期待有所落差…… 「在創作這些作品的時候,心知這些對於生活、生命、時間的難堪不適與不相宜恐怕永無終結,所以便列為『部曲』,聽起來真像條河。如果是河,那絕不是一條夢幻般清澈的河,而是什麼雜物都聚積、什麼淤泥都舔舐、無法將一切捲走,而且所攜盲目沒有選擇性的河流」(編劇傅凱羚/河流) 劇組選擇以海洋這麼廣闊的想像場景來呈現主角尋求解脫的一番努力,實在與「永無終結的難堪不適與不相宜」的連綿苦感有所矛盾,或許方向的虛無漂流亦是可能的象徵?但現實的場景卻很能說服我。   雖然這海上旅程一度將提寶送達到理想的斷崖前

「據說,在敦加群島上有一個斷崖,崖上有一顆石頭,如果你坐在那塊石頭上冥想,你就能想起最悲傷與最快樂的事情。等到你離開那顆石頭以後,所有的感情都會被留在那裡,而你將會成為一個很平靜、很平靜的人。」(劇本節錄) 猴子也曾多次厲聲顫求提寶的救贖或相伴 「那我死你放心嗎?」 終究無法讓提寶透徹明瞭到自己的選擇何在,意外地結束所有的可能。 在虛無之海,猴子探頭自救成功。演員魏雋展原味堅持,展現豐沛的表演與再創作的力量,最後幾幕的一往深情令人難忘不已(?)。 (一再脫褲子也令人難忘不已….) 旁白女孩(高若珊飾)的多情演出反而使提寶演繹自己失了份量,好像少了靈魂一般。而提寶與旁白欠缺有力連結,也使得觀眾無法透過旁白進入提寶的內心世界。 (看過劇本後赫然發現女孩應該是……「女孩抱著一本厚厚的日記走出來。」請參上方劇照) 編劇獻上舞台的60分鐘二部曲有餘音繞樑,意猶未盡。我個人覺得編劇的野心可以再大一點(如果劇本只有這次演出機會?),再大方一點(雖然把劇本寄出已經夠大方!),再多給觀眾一點點時間(還想再看下去!),這幾個角色將可在二部曲就留下完美永恆(或接近完美永恆)的形象,不待追尋。 感謝編劇阿凱餽贈原創劇本,推薦閱讀: ˙更多的迴響與劇評 ˙前進下一波表演劇團官網 ˙令人讚嘆的夏夏-創意與直覺 ˙演員及其他藝術群介紹感言 ˙導演的整排日可見其細膩與感性 (感謝下一波來店指正 1/10小修)


 



五月的誕生←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