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2011/10/13

精密微小切削刀具的製備工藝


微小徑切削刀具
的製備工藝是制約微細切削技術發展的難點之一。精密微細機械磨削和電火花線電極磨削(WEDG)、聚焦離子束濺射(FIB)等特種加工方法是目前主要的微細刀具製備技術。

(1)精密微小磨削工藝

磨削工藝是比較成熟的刀具製備和修整方法。微小刀具的精密磨削工藝主要採用金剛石砂輪,能夠實現高速鋼和硬質合金材料的高效成形。該工藝的要點是:為防止小直徑刀具折斷,應合理確定刃磨時的磨削壓力。通過對砂輪施加振動,可以顯著減小磨削力和最小成形直徑。

精密微小磨削工藝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滿足微小切削刀具的製備要求,但受磨削力的影響,能夠穩定獲得的刀具最小直徑受到侷限。另外,刃磨工藝容易造成刀具表面劃痕和刃口缺陷,將直接影響加工表面質量和精度水平;磨削熱應力容易引起刀具表層微觀結構的變化;微小立銑刀的同心度和直徑偏離等製造誤差有可能大於微細切削的單齒進給量,成形精度有待提高。


繼續閱讀
2011/03/14

唯價是圖 擺脫MIT宿命

唯價是圖 擺脫MIT宿命

無論是生產、行銷、人資、研發及財務的任何策略,
重點都應該放在讓顧客效益極大化及顧客成本極小化,
唯有這種價值主張,才是企業打造創新核心能耐的依據。
【撰文/工研院產業學院執行長 王鳳奎】

 

回顧十年台灣的產業發展,即使經歷暴起暴落的世界金融風暴,創新已蔚為主要風潮。小至立業,大至立國,莫不揭櫫創新大旗,許多企業更號稱創新為唯一的生存法則,「不創新,便死亡」成為搖旗吶喊、震耳欲聾的口號。然而,仔細檢視台灣產業的創新發展,發現不少企業對創新只能口惠而不實(lip services),形式重於實質。在我個人與企業主管們的互動,簡單地問他們對創新的定義,往往十個人會有十個不同的答案,他們對創新的看法,最困難的莫過於如何衡量創新的成效,以證明企業在創新的投資是值得的。

 

世界上有各式各樣對企業還有國家的創新排名,然而這些排名,總是讓人感覺霧裡看花,愈看愈糊塗,不僅評比標準不一,結果更是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甚至讓人對創新感到失望。舉2010年的全球十大創新公司排名為例,《新聞周刊》(Newsweek)評比結果前十名依序為微軟、蘋果、Google、宏達電、迪士尼、福特汽車、亞馬遜、比亞迪、Fast Retailing,以及海爾;有些公司上榜或排名順序似乎令人覺得意外,而被另一份雜誌《Fast Company》評為全球創新第一名的Facebook,也不在《新聞周刊》的榜單上。

 

台灣是技術入超國

 

 

台灣在科技創新上屢創佳績,在這樣的基礎下,更應結合「唯價是圖」的營運思維,讓創新的成效發揮到最大。(攝影/許育愷)
再舉台灣重視的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為例,其中台灣相當引以為傲的,是在全球國家創新程度排名一向名列前十名,2010-2011年為全球第七。然而再細看報告內容,台灣雖然創新程度很高,可是就整體競爭力表現,卻只能與智利、匈牙利等國家一樣,被列為「邁向創新趨動」的經濟發展國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灣的人均GDP未能超越1.7萬美元的門檻,但無論門檻為何,這也顯示台灣的創新能力並未有效地轉換成經濟生產力。

 

另一項台灣在創新表現上相當自豪的是美國專利獲證數,近十年的全球排名總是在第四或第五名,另一項調查更顯示台灣在每百萬人平均專利產出排名全球第一,這代表了台灣人的發明能力絕對是全球頂尖。但同樣的問題是,這豐沛的創新能量,可否同等於經濟產出能量?令人訝異的是,台灣雖然創造這麼多的專利,但是仍是所謂的「技術輸入國」,這不僅顯示台灣創造的智權價值相對不高,更反映出台灣產業發展在許多關鍵領域仍受制於人。



為什麼台灣舉世聞名的創新排名,無法使人民的財富收入向前邁進?為什麼台灣巨大的發明能量,無法使台灣在智財權利金收入由出超國變入超國?要回答這些問題,應該回歸創新的本質與目的。

 

正本清源,創新有兩個基本要素:一是有新的構想或點子;二是能產生新的價值。就字義而言,創新就是「創造新的事物」,但是新的事物也必須創造新的價值。新的事物代表創意,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創新的充分條件。再者,創意絕對不是與生俱來或信手捻來,企業必須先投資,這些投資包含創意的原生者及滋養創意的環境,前者是種子,後者是土壤,如果創意的種子不能落地生根開花結果,對企業而言創意僅是成本的負擔。因此創意必須創造價值,否則便是資源的浪費,不僅企業不應投資,更應該想辦法排除。


繼續閱讀
2010/12/10

EMAG U電化學加工 ECM / PECM Technology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