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的街貓朋友
2013/06/05

牛花


土媽:
認識阿萊有多久,就結識牛花媽媽有多久。
初見到牛花時,牠很膽小,我是憑藉著阿萊對我的友好感才稍取得牠的信任。




牛花是我前一陣子TNR的黑輪與鹽酥雞的媽媽,牛花很盡職,總是認真的照顧她的小貓們。我曾看過在黑輪 輪輪與鹽酥雞 鹽鹽約一個月大時,牛花媽媽叼了一隻好大的老鼠到小貓躲藏的地方叫躲在石頭堆裏睡覺的小貓們起床練習狩獵。

當然,媽媽叫了很久,嘴都叼酸了,小貓們還是忙著睡覺,一隻也沒出現,因為小貓們一起床就有奶喝,誰都會偷懶的想賴在媽媽身邊久些,寧願花時間遊戲也不願意認是難撕咬的食物。




這是牛花媽媽叫了好多次,輪輪與鹽鹽四隻小貓才陸續爬出石頭堆好奇的看著比牠們身形還大隻的老鼠。




牛花與輪輪及鹽鹽四個女兒的合照。

牛花生了很多胎,我也拍了在廚房窗外許多難以計數的相片,但我很少寫牠的文章,尤其是當小貓較大些、會跑到路邊後,我更是幾乎不拿像機記錄牠們。因為我會擔心暴露牠的蹤跡,讓牠與小貓們又減少一個生存空間,所以大部分的相片是放在我心裏、永遠的封存,有悲、有苦,有無數的生離與小身軀的死別。

牛花受的苦很多很多,包括有人會對牠動手。我一直希望能幫牛花結紮,不要再讓牠受懷孕之苦,但每次總是錯失機會,總不忍心牠的小貓還在吃奶。

不過,我想會的,只要我再多用點心,牛花便可以不用再挺著大肚子、忍受不友善居民的厭惡眼光。




那天,我在路上看到肚子已消掉的牛花,猜想牠應該已經生小貓了,正在哺乳,便趕緊回去拿罐頭。牛花吃完罐頭肉又在路邊尋找食物,因此我有機會趕緊再折回去拿另一個罐頭後,繼續發現牠的蹤跡。




「牛花,我這邊還有罐頭~!」,牛花聽到我的聲音後,躺在地上撒嬌。


繼續閱讀
2013/05/17

珍重 再相見


土媽:
帶小三花黑輪、小玳瑁鹽酥雞回土貓窩不到一天的時間,5/6清晨四點就下決定要放走牠們,以避免牠們在適應家庭生活、但無法親人、送養的情況後再原地放回,因為,那是跟棄養家貓沒兩樣。

5/6早上我出門後,遍尋不到兩隻貓咪的蹤跡。「不是說這周氣象是高溫回升的,早晨怎麼會是低溫?」、「不知道牠們回原地後,適應的怎麼樣了?」、「鹽鹽最膽小了,經過一星期後,鹽鹽的棲地有沒有被其它大貓佔據?讓牠無處可去…」,我懊惱又掛心的想著這兩個貓小孩。




在R回兩隻貓咪的第二天傍晚回到家前,在陰雨中看到小三花黑輪,也於臉書上留下這些話:

「貓咪,是我不夠勇敢與努力,我們還是只能在街頭相遇
    貓咪,願你能平安 健康的長大」

當天看到黑輪平安後,我又貪心的想遇到玳瑁鹽鹽,所以那天晚上我出去找了好多次,但都是失望。




很感謝上天對我的照顧,終於讓我在5/7出門的路上遇到牠們兩個。第一時間,我並沒有看到鹽鹽,當我貼近花台時,鹽鹽才從樹邊緊張的衝到姊妹黑輪身後躲藏。

牠們是平安的,真好!我不顧一切的返家拿小罐頭,在白天偷偷餵牠們。

「小玳瑁,終於遇到你了,你還是一樣的緊張膽小,依在姐姐身邊。
    小玳瑁,娑婆世界,堪忍,
    這幾天,我每想到你時,總又不斷的想起這句話...」

這是我跟小玳瑁鹽鹽說的話。
繼續閱讀
2013/05/16

鹽酥雞、黑輪妹妹誘捕結紮(下)


土媽:
鹽鹽真的很乖、很膽小












我摸摸牠的鼻子、臉、小手、身體~






那時我真的好天真,以為肢體接觸可以拉近我跟牠的距離...,我真該死!!




我急著與牠建立感情,因為之前的中途小貓都很喜歡我摸摸呀








結果,我嚇到了牠,但鹽鹽脾氣還是很好,原諒我,沒有出手攻擊我或哈我。




誘捕到鹽鹽時,有人跟我說要有心理準備收編鹽鹽,因為牠不漂亮,一定送不出去,但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希望我能做到給牠與小三花黑輪一個機會,不要因為牠們不是活蹦亂跳的小貓、不是混品種貓、不是對人有極度防禦性的街貓,更不是中途最頭痛的玳瑁而退縮。


在三隻貓咪結紮住院的那星期,我每天都很掙扎、很難下決定出院後是否帶牠們三隻一起進土貓窩馴化?我不想放棄牠們任何一個有家的可能性,但我從未馴化過成貓,甚至牠們三個能不能共處一室?我自己也沒有把握


繼續閱讀
2013/05/16

鹽酥雞、黑輪妹妹誘捕結紮(中)

 


土媽:
黑輪在醫院住院期間一直很緊張,即使我盡可能每天去探牠們、幫牠們清理貓砂,但每當靠近黑輪籠子時,牠還是會發出低鳴聲、甚至出手。




徐醫生跟我說黑輪結紮時是2.02公斤,有些感冒,而鼻子的撞傷可不必擔心,因為結紮手術後要吃一個星期的消炎藥,所以不必另外再開藥治療牠的皮肉外傷。




黑輪的房間總是堆著比其它兩隻貓咪還要多的碗,而且有時還是倒的碗。徐醫生開玩笑的對我說她們總是不計成本的往裏面放碗,我也知道她的意思,因為我幾次想幫黑輪整理房間都是頂著九死一生的勇氣與猶豫、觀察好久。

徐醫生說,她們盡量少去擾動牠,因為黑輪在四周都是不銹鋼的狹小房間內,如緊張與亂衝撞時,就很容易受傷,最多,是伸進掃把柄把空碗勾出。

徐醫生還說,黑輪會緊張的出手將食碗勾到面前進食,也提醒我黑輪如果衝出房間,是不抓到的,要小心。

我不怪黑輪個性激烈、緊張,對一個從小就處於對街貓不友善環境中長大的小孩,牠能在結紮手術後還努力的保護自己,已經表現得很好了。對於黑輪,自始至終,我只有心疼與心傷。


繼續閱讀
2013/05/15

鹽酥雞、黑輪妹妹誘捕結紮(上)




土媽:
在4月前,我只有二次TNR的經驗,一次是阿萊,阿萊太好捉了,加上當時牠的臉老是冒著血水,於是我就用拍趕屁股的方式讓牠進提籠、直接送徐醫生服務的醫院。

另一次是我在冬天幫愛心媽媽抓一隻跛腳白母貓,因為幾位愛心媽媽一直都抓不到牠,於是我憑藉著貓咪對我的信任與走到我身邊讓我抱起牠的機會,將牠放入紙箱,讓愛心媽媽帶去動物醫院結紮。


那隻跛腳母貓我認識牠好多年,認識的第一天,牠的腳是好的,但第二天,我就看到牠跛腳了。

剛開始,白貓媽媽很緊張,加上牠身邊又帶隻約一個月大的瘦弱、健康不佳乳貓,所以餵食時,我總是免不了被牠攻擊與抓傷。但由於牠幾乎是皮包骨的狀況,所以當時的我還是不怕死的每天去找牠們母子,後來,花了好久好久的時間,就固定於午夜在一位愛心媽媽家樓下騎樓地與牠相遇,可能是對該處覺得安全,那時跛腳白母貓才願意在我身邊安心的進食。後來,那隻白貓媽媽就在愛心媽媽送結紮出院後沒多久而往生。

街上的困厄環境跛腳白貓媽媽都能克服,但卻因我抱起牠、事情做一半而害牠喪命。所以多年來我心中一直有著很深的陰影、很重的自責,不敢再對街貓做結紮、避開讓街貓咪因結紮而影響健康、死亡的事情再發生。








直到去年11月初,我在窗邊遠遠的看到了貓媽媽與牠的四個小女兒…。(將相片背景裁剪、簡化,目的在於避免街貓的棲地被發現)






隻小貓花色不是三花就是玳瑁,加上所知道的貓媽媽至少有兩胎小貓被丟到大垃圾桶或送到收容所,我實在不忍心再看到這樣的情形,也不想四個小女兒有媽媽一樣的悲苦命運,所以我就決定要找機會幫牠們結紮。




四個小女生中,其中有一隻是白色較多的三花,我都叫牠小光寶,因為牠的花色較接近我癌逝的貓女兒光寶,而其它三隻,我就叫牠們小三花、小玳瑁與「目鏡ㄟ」,因為同是三花的牠,兩個眼眶周邊毛色是厚黑色,連睡覺時也戴著寬邊眼鏡。




木板上方的小光寶是第一個失蹤的,牠應該就是我在今年三月聽到轉述出車禍的那隻小貓。後來,四月時,「目鏡ㄟ」也完全失去蹤跡。








老是睡到最後一個起床、連喝奶也會遲到的小玳瑁外表酥黃炸過的「鹽酥雞」是土爸幫牠取的名字。

小玳瑁一直是個迷糊蟲,有時大家都起床玩耍、喝奶了,不見牠的貓媽媽也去催叫了,但牠還是繼續貪睡。有天,終於,出事了。

元旦跨年半夜下大雨,隔天清晨我就聽到小貓焦慮的在小雨中於樓梯、荒廢地間來回的奔跑喵叫。那是小玳瑁,大家都在貓媽媽的帶領下到比較安全的地方棲息躲雨,而只有牠還在留在原處,沒跟著走,所以牠就這樣的緊張、可憐喵叫兩天,後來雨停後,貓媽媽才又帶著其它小貓折回原處與牠會合。







在決定幫牠們做結紮後,我這個生手就開始做功課、做準備。雖然,我不知道鼓起勇氣幫牠們母女做結紮是不是一件對事,但我這次一定要把事情做對,不要再有貓咪因結紮而離開的憾事發生。




在等待牠們可以離開貓媽媽、等待春天來到、觀察合適的誘捕時間與地點、目測判斷牠們有沒有達可結紮的兩公斤體重期間,我也再次檢視之前幫助白貓媽媽的過程。我察覺雖然熱心的出了錢一起幫母貓,希望牠能得到好的醫療,但卻是半手愛心(因為白貓媽媽是流浪貓,據說當時很多醫院不收流浪貓、怕流浪貓潛藏性疾病會影響醫院的生意)。在冬天進行手術及沒有長時間的醫療照護,對健康不比家貓的街貓,簡直就是嚴厲的健康挑戰。

那時,寒天中R回的白貓,雖然有另一位愛心老闆娘提供儲藏室當安身處,但後來貓媽媽卻突然惡化、休克,在一位好心貓友原本就安排好醫療的計畫下,我緊急送醫院急救,但當時醫生判斷是感染貓瘟,加上那時牠幾乎已全身溼透失溫成休克狀態,我只好將牠安樂。


我永遠難忘身體瘦弱、帶著皮膚疾病、一直被人驅趕厭惡的跛腳白貓媽媽終於有被帶到好的醫院住院調養術後健康的機會那晚,卻是被進行安樂行為。




後來,我才知道對街貓進行結紮必需先評估健康狀況,且氣溫低於20度時,便不適合抓貓結紮,因為R回的母貓很多都重感冒。而在太冷的情況下,除非有兩個禮拜以上的休養,不然R回後可能會因體力衰退而影響生命、死亡。

而且,在冷天將帶小貓的母貓帶離結紮,沒有貓媽媽的小貓幾乎就是死路一條,所以有經驗的志工於冬天時,多會選擇寧可讓貓咪生,把牠們照顧的健健康康、有體力過冬,也不要因結紮而死亡。
繼續閱讀
2013/05/06

我的街貓朋友




貓咪,從今天清晨以後,你們就真的是我的街貓朋友了。

我沒有想到會這樣快的做決定、讓你們回到街上。我幾乎是看著你們從小到今天的,在我的眼裏,你們到現在都還是小朋友。

今天,我出家門時,一直找、一直探你們的蹤跡,但都沒能看到你們。




你們一定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我要放棄馴化你們的機會,而且是在你們知道有玩具、有乾淨的窩可以躺時。

你們沒有錯,是我犯了錯,不應該將會相互影響及對彼此超警戒的你們三個放在一起,我太輕忽讓你們進到家、感受有個家的安穩後再強放你們出去的傷害,我真的是太沒經驗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