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上醫院 . 生病了
2013/03/28

父子陸續上醫院


土媽:
這幾個月土貓窩內真是不平靜,ㄚ弟與土爸接連上醫院治療與開刀,讓我恍然大悟今年犯太歲的不平靜是因為要照顧牠們兩位。






3/1ㄚ弟吃下上階段的最後一顆化療藥後,隔天便是要回診的日期。那天,很幸運的是土爸可以開車在我們到醫院回診,因為前次單獨帶ㄚ弟搭大眾交通工具上醫院回診,讓我的體力有些吃不消。








3/2當天風很強,所以我用外套包裹提籠,以避免身處化療階段、抵抗力較弱的牠又感冒。

雖然幾乎每隔一、兩周都要回診,但ㄚ弟還是很緊張,從進提籠後就緊張的一路喵叫到醫院。


繼續閱讀
2013/01/18

開始化療


ㄚ弟:
這些日子我很不平安,總是身體不舒服、懶洋洋的,讓媽媽擔心極了。

我本來是預計在1/5(六)作嘴巴腫瘤手術回診的,但我在1/3傍晚就開始不對勁,我頻繁的進出貓砂盆,但我的尿量及排便量明顯變少很多,甚至在扒了貓砂後,還是沒有尿、沒有便。

我很不舒服,不管是站著或窩著,眼睛都是半閉著休息,第三眼臉很明顯,媽媽當時就推斷說是不是因為我那幾天有軟便,便改以貓餅乾為主以利她觀察我軟便的原因,而導致我的尿量明顯減少或有發炎狀態。




1/4早上時,我更不舒服了~




媽媽起床時發現我居然是呆呆的站在床邊~






對妹妹們站據我的床位而無能為力。




這就是我當時的模樣,很累,不想把體力浪費在睜開眼睛上。






妹妹們也是瞇瞇的,但牠們是賴床、睡豬覺的瞇。




牠們兩個ㄛ,自從我動了手術後,就很常佔我的床位,有時媽媽起床或下班回家時,看到的都是牠們擠滿我的捏捏枕頭,而我只好睡枕頭下。


繼續閱讀
2012/12/27

ㄚ弟發炎清除手術


土媽:
ㄚ弟動完手術的第三天清晨時,有到我身呼嚕,而我要上班前,牠也有走到餐廳表示想吃罐頭。由於嘴巴有傷口、還疼痛,剛開始前兩天想吃餅乾時,餅乾卻會從牠的嘴邊一顆顆掉落,讓ㄚ弟只能對著碗裡的餅乾乾瞪眼。

這幾天看著牠慢慢恢復食慾,底被上沒有血漬,嘴邊也不會掛著粉紅色半乾的血水,我才稍寬心。因為手術後的一兩天間,牠很不舒服,感覺沒有一個姿勢是可以讓牠感覺不疼、好好睡覺。




隨著ㄚ弟手術後精神逐漸恢復,一天比一天正常生活,甚至又開始欺負小紅的家暴行為,我才完全放下心。現在就期望送到台大做切片的化驗結果是良性的,不需要有後續的治療或化療動作。


上週六22日要補班,我等土爸回家後一起外出吃完晚飯後,看到ㄚ弟躺在餐桌上的紙碗公裏。「好機會!這樣土爸就不用到床下撈ㄚ弟出來吃胰臟炎的藥了」,我眼睛不離ㄚ弟、怕牠跑掉的跟自己這樣說。

「不對呀,ㄚ弟的右臉怎個是圓的?是腫的,而且摸起來是硬硬的一顆圓球!」

因為曾經有過貓女兒光寶的急惡性腫瘤不好的經驗,於是我趕緊叫土爸出房間一起撿查ㄚ弟的嘴巴以確定是怎麼了?

我們兩個有老花的歐哩桑、歐巴桑一個固定ㄚ弟、一個用手電筒照

「紅紅腫腫的!」,土爸也覺得不妙,於是我們便緊急撥電話到醫院,幸好當時醫院還沒休息,我們才有機會帶ㄚ弟作診斷及緊急進行手術。




ㄚ弟當晚的體重是6.3公斤,有比兩個月前的6.19公斤增加,讓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徐醫生之前就千萬交代ㄚ弟不能再掉體種了。

醫生初步診斷的結果是ㄚ弟右邊的腫塊因為齒顎咬合的問題而受傷、發炎,必須盡快處理,不然拖久了會增加組織變異的可能性,也就是我慣稱的腫瘤。

當天已經不早、且早就過下班時間,但醫生與助理為了貓咪的健康,加班做緊急手術切除一些腫塊。幸運的是ㄚ弟當時晚餐的罐頭湯還沒吃,所以手術不必延遲到隔天,而徐醫生也很不建議拖延手術,因為當時腫塊的狀況是比這幾個月以來的胰臟發炎還不好。






真是多災多難!

ㄚ弟本來就應該安排拔牙治療牙齦炎,但鑒於牠的胰臟追蹤一直處於發炎階段,且血檢免疫力不好,所以這段期間就以控制牠會致命的胰臟發炎及維持體重為主。




右上方就是要切除的腫塊。




同時ㄚ弟右側下面沒有功能的牙齒亦要全部拔除。

(點閱內文後有流血畫面)


繼續閱讀
2012/10/14

男生真辛苦

土媽:

ㄚ弟生病後,幫牠打針及餵吃藥幾乎都是土爸在負責,所以土爸這陣子跟ㄚ弟的關係有些緊張,ㄚ弟會看到他就跑,真是辛苦家中這兩個男生。






小花:

哥哥跑到小房間去躲,然後還是被爸爸抱出來了。



繼續閱讀
2012/10/02

ㄚ弟胰臟炎複檢追蹤



土媽:
ㄚ弟一個月後的胰臟炎及相關血檢追蹤並不是好,所以ㄚ弟要開始打Standostatin針劑的日子、開始打針的日子。




由於我較容易心軟、無法狠心的面對牠醫療時受苦,因此打針的工作全交由土爸執行,除了降低我可能無法控制ㄚ弟打針時掙脫外,也讓ㄚ弟不會整天兩個大人都怕。




醫生教我們用酒精棉、認識不同型號的針筒、判讀針頭方向性~




指導我們選擇較佳、脂肪較多的頸後某部份打針位置~




貴重藥物的保存方式及針筒拉起、推入細節,都是土爸要學習、必需熟練的課題。


繼續閱讀
2012/09/24

老爺子不適(下)




土媽:
老爺子被扎針後,就開始住院的生活。老爺子這次上醫院時,我迄今仍難忘記徐醫生一直對我說老爺子的毛衣都沒光澤不白了,那時,我好擔心牠的健康。




由於老爺子很緊張,沒有自己進食,因此住院期間都是由醫生或助理幫忙灌食適合11歲以上老貓的食物。




住院期間ㄚ弟情緒很低迷,加上緊張不適應外宿,所以有幾天都沒有排便。




ㄚ弟在醫院不適到連我帶牠的碗、牠喜歡的罐頭肉到醫院餵牠,牠也只舔一、兩口後,就拼命想躲到布裏面,並且拒絕我抱出秀秀。






ㄚ弟實在是很緊張,因此住宿籠裏、籠外都需用布遮蓋著,好讓牠有躲起來的感覺。






可憐的老爺子,連土爸去探牠時,也是直躲在布裏,滿是委屈、害怕。




ㄚ弟身上的那塊布,本來是墊在提籠底部的,因為8/27日當天我們完全沒想到牠會住院,因此牠習慣的礦砂及浴巾被都沒帶,當時只好先留有家裏味道的那塊布給牠。




結果ㄚ弟整天都堅持要鑽入那塊布躲藏,然後躲著躲著就在裏面尿了~




徐醫生都說那是ㄚ弟的尿布,而尿床這件事,我跟牠生活10幾年來,倒是第一次遇到。ㄚ弟的生活習慣很好,平日在家時,除非牠忍不到貓砂盆,不然牠多會在嘔吐時走到貓砂盆裏吐。
 



繼續閱讀
2012/09/21

老爺子不適(上)


土媽:
老爺子健康有恙,早晚都需掙扎的被迫吃胰臟炎的藥,因此這陣子都花比較多的心力在照顧牠及哄牠。
 

前幾天傍晚,老爺子又跑去咬睡在棉被裏的小紅,於是我就改讓牠在書房關禁閉。但想不到老爺子被關進書房沒多久放出來後,又想跑去咬小紅,而且還發出陣陣的低鳴吼聲,因此我便再次將牠關入書房內,改請土爸安撫老爺子。
 

但沒多久後,在書房的老爺子就吐了,並且吐了很多攤,明顯的不舒服,讓我很後悔當時疏忽牠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很煩躁而想要發脾氣。而這樣的懊惱與後悔,也讓我在抱著嘔吐不舒服的ㄚ弟時擦拭身體時,跟牠承諾:媽媽以後不會再處罰你關禁閉了,媽媽說到一定會做到。




 

ㄚ弟在8/27日晚間上了醫院。當時ㄚ弟已經有兩週斷斷續續的出現嘔吐情形,但我總以為牠是吃貓草或吃太快而嘔吐,也以為跟以前一樣,好好休息幾天,改以少量多餐且不讓牠吃小麥草後,牠便會恢復正常。
 

但直到8/26日半夜三點多時,我聽到ㄚ弟在廚房煩躁的碎碎念後,有明顯嘔吐聲,於是趕緊起床。那時老爺子不僅在貓砂盆嘔了一大攤,而且還有很稀很臭的水便,明顯是生病了,因此隔天上午便趕緊預約家庭醫生的門診時間,下班後趕緊帶ㄚ弟上醫院。




本來就是大宅男的ㄚ弟在醫院很緊張~


繼續閱讀
2010/12/31

最後一天


土媽:
趕在最後一天帶ㄚ弟到101貓醫院回診量,見徐醫生、測血糖。

前幾天ㄚ弟嚴重過敏,猛哈啾。經徐醫生診斷非呼吸道感染後,我們回家後除了做了些改變外,也緊盯ㄚ弟的作息、飲食,鼓勵牠多進食。而ㄚ弟自己也似乎知道要快點健康起來,於是昨晚便跟妹妹們回到主臥室跟爸爸一起睡覺。

或許大家會認為跟爸爸一起睡覺沒什麼,但這在土貓窩裡可是件大事,以往三喵總是黏著我,幾乎沒有夜宿在爸爸身邊過,尤其是很怕男生的奇美妹妹與紅花姐妹們。



繼續閱讀
2010/12/30

嚴重過敏


土媽:
老爺子今天是第六天過敏了。

老爺子毫無頭緒的嚴重過敏,而且越來越嚴重。老爺子雖然吃、喝還算正常,但過敏已嚴重到不僅棉被上都是鼻水、口水漬外,更是要猛擦濕鼻頭,無法好好入睡,所以整天眼睛都瞇瞇的,無精打采。


繼續閱讀
2010/11/15

大雄上醫院


土媽:
大雄是Q毛家的貓女兒,也是ㄚ弟的表妹。



前幾天大雄突然懶洋洋的、不吃飯,還猛打噴嚏,所以Q毛媽便趕緊拎著大雄上醫院。


繼續閱讀
2010/11/02

掰喀記


ㄚ弟:
前些日子我掰喀,那時媽媽擔心極了,
這是我掰喀隔天躺在沙發上休息的情形。


繼續閱讀
2010/10/22

老爺子上醫院(下)

拔牙(內有流血畫面)


ㄚ弟

媽媽一直緊張已經是老爺子的我還要麻醉拔牙,整個手術過程媽媽緊張極了,媽媽說要不是醫生對我們很好,她早就被請出手術室了。


繼續閱讀
2010/10/20

老爺子上醫院(上)

健檢、去粉刺


ㄚ弟:
我被爸爸緊緊的抱在懷裏深怕我又落跑。之前我已經跑到床底下躲一次了,因為我聽到了籃子移動的聲音。



怎麼還是這樣?



討厭!我討厭!



我的牙齒好好的,誰說我應該要拔牙了?


繼續閱讀
2010/09/18

傷腦筋的小心肝


ㄚ弟:
媽媽叫小花的名字,安慰小花;小花偷看了媽媽一下。

繼續閱讀
2010/09/17

挫折的小花


ㄚ弟:
花在小房間的冷氣窗台上發呆,都不知道即將被爸爸媽媽拎到醫院了。




小花這次上醫院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為要洗牙或例行健康追蹤,而是因為媽媽很擔心牠的心理狀況。

小花喜歡咬手、咬腳的習慣越來越嚴重,現在小花的左手腳常常是黃黃或棕棕的微血管破裂又乾掉的痕跡。




這是以前小花「恰吉」的模樣,剛開始媽媽還會鬧牠,可是媽媽現在已經笑不出來了。

繼續閱讀
2010/09/10

小紅洗牙、健康追蹤(下)


ㄚ弟:
徐醫生開始幫小紅作超音波檢查了。






因為妹妹們都有天生小腎的問題,所以醫生邊仔細檢查邊跟跟爸爸媽媽做說明。


繼續閱讀
2010/09/09

小紅洗牙、健康追蹤(上)


ㄚ弟:
帶傷上醫院,誰帶傷上醫院?當然是媽媽囉。

如果常閱讀我們日誌的姨姨跟叔叔們大概已經猜到這則文章會有媽媽及大姊頭小紅了。

早上小紅一看媽媽把乾淨衣物收進來後,就很高興的跑到籃子上窩著。通常家裏只有小紅可以這樣、不會被罵,因為爸爸媽媽都不太敢趕牠下籃子。




其實我也很喜歡像小紅這樣的把屁股放在乾淨的布上,好像很舒服~




小紅安穩的窩在籃子上~




真是個粗神經的傻大妞,牠都沒發現媽媽自半夜後就開始讓我們禁食,可能會有大事情發生了。

然後真的是有大事情發生,是媽媽發生大事情了。


繼續閱讀
2010/09/02

阿萊洗牙健檢(下)


阿萊:
「一隻虎斑小貓就很可怕了,還居然給我來一隻跟我穿一樣毛衣的,哈!哈!」

因為我在門廳對其它貓咪猛哈,使得牠們的家長一直好奇回頭看我,所以土爸只好傻笑賠不是。




咦?換我進診間了?




江醫生先把我的臟器標出來,說明大小及是否完整,


繼續閱讀
2010/09/02

阿萊洗牙健檢(上)


阿萊:
這個東西怎麼會出現?




還鋪上被被?




好久都沒出門了我好害怕


繼續閱讀
2010/03/07

看屁股


小花:哥哥,你的屁股有沒有fu
ㄚ弟:什麼fu
小花:爸爸媽媽已經連續第三天在討論你的屁股了,難道你的屁股沒有感覺到毛毛的嗎?


繼續閱讀
2009/12/15

相會(下)


ㄚ弟:生病了 , 只能這樣的看著妹妹們~


繼續閱讀
2009/12/14

相會(上)


小花:
媽媽說哥哥感冒好很多,比較沒有那麼哈啾了。媽媽還說小花很想哥哥,所以讓小花看一下哥哥。

因為哥哥還是有點感冒,所以我們只能隔著玻璃門會面。會面前,媽媽把我們的食碗、水碗都收進來,以免哥哥的口水掉到我們的碗裏。


繼續閱讀
2009/12/10

妹妹守護我


ㄚ弟:
這是我當天離開醫院回家被隔離的樣子。




由於爸爸媽媽實在不忍我一直呆站在桌上不動,因此給我一張大床哄我睡覺。






折騰了一整晚,真是好累喵喔~


繼續閱讀
2009/12/09

感冒上醫院


ㄚ弟:我還是被拎上醫院了!

昨天媽媽回到家時看到我不僅哈啾連連,也開始淚眼汪汪時,差點暈倒,因為這表示我真的已經感冒了。沒多久爸爸也趕回來了,媽媽說雖然爸爸滿臉累容,但還是請他帶我們上醫院。在去醫院的路上爸爸跟媽媽說320阿媽住院的第一晚並況很不穩定,忽冷忽熱,需要不停的調整病房溫度設定及更換冷水或熱水袋。因為阿媽一直畏寒,所以爸爸最後也把他的棉被給阿媽蓋,原因是爸爸整夜都需注意阿媽的狀況,根本不能睡覺。

而爸爸白天上班時因為很忙,所以從早上到晚上8點前只吃了一個飯團及豆漿,回家見到我們時,累的說不出話來。




啊又失身量肛溫了! 


繼續閱讀
2009/07/31

探病我最大


ㄚ弟:小花又很可憐的自己一個窩在沙發上了~




ㄚ弟:每當小花一出沙發底或床頂下,媽媽就一定會把握機會勸牠多吃飯。




小紅:嗯,是該多吃飯!小花最近很受我跟哥哥歡迎呢~
          因為每次媽媽勸小花多吃飯時,也就是我跟哥哥喵喵叫吃點心的happy hour
          所以這次小花身體不舒服我不僅沒有巴牠,每次牠吃飯時我跟哥哥都會跑到碗邊
          關心牠的食量。



繼續閱讀
2009/07/30

喇叭花(下)


小花:
我不喜歡戴頭套~!




戴上頭套不僅無法像小紅一樣爆衝,走路時更是容易撞來撞去!




因為生病了,所以每天早晚我都要被爸爸從床底下抓出來抹上媽媽口中很卡哇伊的藥膏。




生病真是不好!




不僅無法像哥哥一樣的隨意抓抓,還要想辦法藏在床底下躲爸爸!



繼續閱讀
2009/07/24

喇叭花(上)


最近太陽很大,偏偏媽媽那個爛身體,不僅沒法吹冷氣,常常連電風扇也沒法開,害的我們都快熱死了!





媽媽一直安慰我們說最熱的「大暑」已經過了,接下來就是「立秋」跟暑氣將要結束的處暑節氣,希望我們多忍忍、千萬不要中暑。

有時媽媽看我們快熱昏了,把窗簾放下遮陰,但我們還是多躲在床底下或窩裏的中心-餐桌下上。




因為天氣很熱,所以即使很怕大人的小紅妹也懶得落跑,只是睜大眼睛警戒而已。




看到媽媽走過來了,熱昏的小紅妹也只有眼珠子轉而身體一動也不動~




小紅妹跟我就這樣可以在餐桌上下掛一整天。


讀到這邊,大家可能會問小花呢?小花怕不怕熱?
答案是可憐的小花自從五月下旬打完預防針過敏、之後上吐下瀉後,就不時演出災難花短篇,所以牠常常搞失蹤窩在床底下不是避暑而是躲爸爸媽媽觀察牠。




這是小花這一陣子的樣子~

大家千萬不要搞錯,認為土貓窩內怎麼到今天還在上演中間黑黑周圍白白的日全食食甚現象。

小花妹被戴上頭套是因為牠被媽媽發現背上有一處毛總是硬硬的,像沾到白膠透明般的緊貼在身上。當然為了這個現象媽媽又被爸爸唸過渡緊張。

這期間爸爸曾經應媽媽要求幫忙抓住小花妹沾水擦拭那處奇怪毛髮,但兩次擦拭後問題一直都沒解決。就在奇怪現象持續的第
5天,媽媽發現小花妹一直激烈的反舔那處奇怪毛髮,終於忍不住跟爸爸一起在浴室改用卸妝油處理小花妹上奇怪的毛髮-擦拭、乳化、清洗、擦乾。

結果這個動作引起了小花妹更激烈的舔擦動作,在出浴室後不到5分鐘,小花妹就被媽媽發現那處奇怪的皮毛已經被牠舔到皮膚紅紅、毛髮微禿。

皮膚雖然不是臟器,但由於它是身體的保護組織,很容易引起細菌感染,疏忽不得,因此小花妹又在醫院下班前被爸爸媽媽緊急的送到醫院看診。

出門時小花哀嚎個不停,媽媽也心軟的答應牠這次決不會再把牠留在醫院,一定會帶牠回家。




經過徐醫生看診斷判定,我們知道小花妹的皮膚異常現象是濕疹,醫生還說小花的濕疹症狀還不是緊黏著身體,所以還好,如果是緊黏著身體,那就是屬於比較不好的濕疹了。

因為我們家小孩都沒有濕疹的經驗,因此看診期間媽媽問醫生是不是因為小花喜歡到浴室?爸爸也問醫生是不是因為紅花姊妹在小花發病前兩天連玩、連吃了兩隻蟑螂引起的?




繼續閱讀
2009/06/15

醫院開朵白目花


土媽:住院的後期小花雖然還是拉稀、有點血便,但明顯的看得出牠已經穩定許多,
          開始會覺得飢餓、自己進食了。
          體力恢復後的小花,居然在醫院開始白目起來,拼命的跟住在隔壁房的病人
          聊天,甚至想要到隔壁串門子找喵。
小花:「我是犯太歲住院,啊你是什麼症頭?」,「啊我叫小花,你叫什麼名字?」、
          「我跟你說醫院很可怕,這裡都是藥味,你出去後會被討厭
....




小花 ( 碎碎念不停 ) :啊這裡真的很可怕,你還不趕快逃....
聽的滿臉疑惑的小虎:啊?啊我認識你嗎?你怎麼一直跟我說話?




小虎:我媽媽在這邊工作過,啊這裡不像你說的那樣可怕呀....




小花:隔壁房的媽媽為我戴上平安符,也幫我在房裡貼上佛卡,我想我一定可以跟隔壁
          房的姊姊一樣早日出院的!
          只是,大家都在辦出院了,為什麼我還吊著點滴?啊我有掛平安符啊?




(突然,小花很緊張專注的盯著病房外的診台)
小花:為什麼我前面會出現酒精棉?為什麼會有針桶、點滴?啊為什麼醫生會站在我
         前面?



繼續閱讀
2009/06/14

天使的聲音


媽媽在等待爸爸回家商討是否再次將小花送醫時,同時也在窗檯邊鋪了軟墊,希望很瘦的小花能躺的舒服些。

不過小花似乎還是喜歡在冷氣主機上,因為那是牠每天早上看小鳥姊姊、玩咬茉莉花葉、晚上觀察花盆裡是否有蟑螂先生來訪的最佳位置。也因為這樣,媽媽每天起床後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到書房打開窗戶、拉開紗窗,讓小花妹出去玩。




瘦弱的小花就像小老鼠一樣的窩著。
媽媽原本不放心牠在窗邊,但又難過的想著如果這樣可以讓小花睡的安穩些,那她願意讓小花再看看窗外,因為她不敢想像不吃不喝吐吐拉拉的小花何時可以再站在窗邊做牠喜歡做的事。




小花狀況時好時壞,偶而會抬起頭看鴿子姊姊~





但大部分的時間小花都是很虛弱的躺著。

等著等著,爸爸終於回來了。看到爸爸回到家,媽媽趕緊跟他說醫生說小花還是要帶到醫院去。
由於爸爸媽媽對小花要再上醫院的看法不一,他們的對話越來越大聲,情緒越來激動。爸爸說打預防針的當天醫生不是說小花不會有生命危險,媽媽太緊張了,他跟小花、醫生都快被媽媽逼瘋了,醫生也搞到不敢接媽媽的電話,他要媽媽不要再管小花的事,小花生病的事從此由他負責。

媽媽則認為,醫生在醫院有其它病診,醫院已經回覆了,我們不能要求醫生馬上丟下其它病人來接電話。何況病人需要照顧,爸爸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家,小花不吃不喝,已經血便,爸爸不願意讓小花受到驚恐灌食,一天只靠爸爸在家餵的藥及幾小匙嬰兒泥根本無法維持小花的生命,這樣我們會失去小花的。

從上醫院、餵藥、要不要灌食、要不要幫小花擦沾到糞便、雞肉泥的身體,他們的觀念都不一樣。爸爸大聲、媽媽哭,而我則是驚恐的在書房門及客廳躲來躲去,因為從小我就最怕他們吵架的聲音,每次他們吵架我都會被嚇的躲到房間不敢出來。

到了晚上,絕望的媽媽接到了一通已經忙到超過下班時間才休息的徐醫生電話。由於白天媽媽曾撥電話到醫院諮詢小花的病情,因此沒等到病人的徐醫生安慰媽媽說為了不讓她太擔心,她那時要親自到三重帶走小花,她保證會讓媽媽再看到一個健康的小花。




媽媽說如果世界上真有天使,那麼當時徐醫生的那通電話就是天使的聲音。徐醫生讓一度懷疑小花是否是感染到貓瘟的媽媽,從失望的谷底拉上岸。



繼續閱讀
2009/06/12

災難花-血便、拒食


5/23出狀況後,小花已經瘦到成2.64公斤的皮包骨,後腿兩側的肌肉明顯的消失不少。

小花的狀況好好壞壞不穩定,好不容易控制了一個病徵又產生另一個新的狀況,媽媽十分擔心會不會是她最不敢想像的*貓瘟*疾病。醫生跟媽媽說小花應該是藥吃太多,加上牠對很多東西(醫療)都過敏,才會拉肚子,因此醫生又幫小花做了腸胃的護理處理。




由於小花很消沈,於是媽媽試著讓牠到最喜歡的窗台聽鴿子姊姊的聲音。




可憐的小花因為爸爸媽媽灌藥、灌食、強迫牠舔嘴邊的嬰兒泥而臉部脖子都沾滿食物,被迫擦的濕答答,而更加拒絕媽媽。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