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05

牛花


土媽:
認識阿萊有多久,就結識牛花媽媽有多久。
初見到牛花時,牠很膽小,我是憑藉著阿萊對我的友好感才稍取得牠的信任。




牛花是我前一陣子TNR的黑輪與鹽酥雞的媽媽,牛花很盡職,總是認真的照顧她的小貓們。我曾看過在黑輪 輪輪與鹽酥雞 鹽鹽約一個月大時,牛花媽媽叼了一隻好大的老鼠到小貓躲藏的地方叫躲在石頭堆裏睡覺的小貓們起床練習狩獵。

當然,媽媽叫了很久,嘴都叼酸了,小貓們還是忙著睡覺,一隻也沒出現,因為小貓們一起床就有奶喝,誰都會偷懶的想賴在媽媽身邊久些,寧願花時間遊戲也不願意認是難撕咬的食物。




這是牛花媽媽叫了好多次,輪輪與鹽鹽四隻小貓才陸續爬出石頭堆好奇的看著比牠們身形還大隻的老鼠。




牛花與輪輪及鹽鹽四個女兒的合照。

牛花生了很多胎,我也拍了在廚房窗外許多難以計數的相片,但我很少寫牠的文章,尤其是當小貓較大些、會跑到路邊後,我更是幾乎不拿像機記錄牠們。因為我會擔心暴露牠的蹤跡,讓牠與小貓們又減少一個生存空間,所以大部分的相片是放在我心裏、永遠的封存,有悲、有苦,有無數的生離與小身軀的死別。

牛花受的苦很多很多,包括有人會對牠動手。我一直希望能幫牛花結紮,不要再讓牠受懷孕之苦,但每次總是錯失機會,總不忍心牠的小貓還在吃奶。

不過,我想會的,只要我再多用點心,牛花便可以不用再挺著大肚子、忍受不友善居民的厭惡眼光。




那天,我在路上看到肚子已消掉的牛花,猜想牠應該已經生小貓了,正在哺乳,便趕緊回去拿罐頭。牛花吃完罐頭肉又在路邊尋找食物,因此我有機會趕緊再折回去拿另一個罐頭後,繼續發現牠的蹤跡。




「牛花,我這邊還有罐頭~!」,牛花聽到我的聲音後,躺在地上撒嬌。








這是我沒見過的撒嬌牛花,也就是說牛花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撒嬌。






牛花不緊張的在地上躺著,我可以感覺到牠很高興剛剛遇到我、有享用到罐頭肉。








再對我示好一次
其實,我好心虛,才給牠一個罐頭而已,牠就這麼高興。








有人騎車經過空地邊,牛花開始警戒起來。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啦~~」,牛花以行動告訴我現在是安全的。








牛花起身,再次翻肚肚。

牛花當媽媽久了,每次都要照顧小小貓,我常在猜想牠一定也很想放下養育的責任,好好的跑去休息與喘氣,也更想回到有媽媽在身邊可以撒嬌的無憂無慮小貓時期吧。








「牛花,這裡沒有其它人,我就暫時當你的媽媽,你就是小小貓,盡量的撒嬌吧」,我在心理心疼的對牛花說。








又有動靜,牛花趕緊的跑去躲,當然,我也很緊張,緊張有人發現牛花的蹤跡。








牛花緊張、不斷的換位置後,決定往週邊被亂丟棄的垃圾堆走去,繼續找食物。




「牛花!」,我趕緊又開了一個罐頭給牠補充營養,以讓那些剛出生的小乳貓營養夠些。






跟其它流浪貓咪一樣,牛花看到肉塊也是咬出來,不習慣在紙盒裡吃,所以有時我會故意將肉弄小塊些,讓牠們在現場吃,因為我就曾經發生過餵牛花的女兒黑輪時,牠緊張的從紙盒叼著整塊衝過街到牠認為安全的地方,結果因為撿含在嘴裡一分為二、掉在地上的肉塊,而差點車撞與被大狗襲擊。







地上很髒,而且那處空地堆著很多被偷丟棄的垃圾,但牛花還是不斷的確定地上是否還有肉屑~




吃飽了~








牛花不急著離開,窩在另一台車子下陪我。






我們就像是老朋友般的望著、不用多話。




最後,牛花離開了,牠應該是要去餵小乳貓了。

牛花是我的街貓老朋友,而且會一直都是,直到我沒有機會再照顧牠時。

我喜歡那天無憂的相遇,光明正大的幫牠拍照,只是那樣的機會少之又少。

我沒有能力讓你能免於被討厭的恐懼,我的街貓老友……





珍重 再相見←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