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07


因為健康的因素,現在我除了每週要上幾次醫院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學習讓自己的心靈平靜,調整情緒,希望藉由親近大自然過程中,能慢慢恢復身體的自癒能力。因此慚愧的老實說,我已經很少閱讀部落格文章、了解大家的近況了。

前幾天聽聞到我曾經拜訪的一位貓小孩離世的消息,讓我十分震驚及難過。

那是一位很可愛、脾氣很好、很害羞卻深受大家喜愛的小朋友。我還記得當初土爸看到我拜訪小朋友後拍攝的相片時,毫不猶豫的說了「※※,的確是個很可愛的貓咪」。

昨天,我鼓足勇氣讀了那位貓媽媽在部落格上的文章,在簡短的文字中,看到了當媽媽的心碎。



每個孩子都是媽媽心頭上的肉,家裡的貓小孩也是。此刻的當面關心與安慰,很可能都會讓當事人再次面臨悲痛的情緒及不可預期的自我情緒管理。


我還記得當時我的第一個貓小孩光寶癌末時,我上班時總是魂不守舍。那是一個多次冷氣團襲台、屢創當年低溫的冬天,我時時刻刻都很害怕幾乎沒有能力產生體溫保護自己的光寶會突然失溫,會在半夜或我下班回家時離開,我們會沒有機會說再見。


也因為這樣,當我的老闆跟我說,我可以把小光寶做好保暖,帶到辦公室我的位置,邊上班就近照顧,少量多次的為牠灌食營養液維持牠的生命時,我馬上就哭了。因為當時任何安慰或鼓勵的話都會讓我很難過,直到今天,我相信自己還是沒辦法妥善勇敢面對這樣的情境。


其實在在071月光寶離開後,我便一直很自責當初自己的執著不忍鬆手,讓牠在癌症的末期還要努力的為媽媽活著。這些年來,有時我會以為我已經忘了我的小光寶,對牠的感情不再執著了,但每次只要再看到牠生病末期的相片,我還是會無法停止難過,不斷哭泣。


因為我很怕再翻閱心中的那本相簿,我總是跳過牠最後兩星期的相片,我很害怕再記起牠無法進食、瘦到只剩皮包骨卻滿是全身佈滿腫瘤受苦的日子。我知道那是因為我很懦弱,故意在那段心力交疲極度無助日子的記憶裡上一層薄霧,好讓自己不要再清楚記起很深的傷及痛。


我還記得在小光寶離去的當月我曾在牠的部落格裡寫下了思念、自我療傷的話。我想說我能了解那位媽媽的心頭上的傷口即使在多年之後還是會有痕跡,無法完全密合。


很深的傷口需要時間、需要勇氣才能慢慢的癒合。期待,在此衷心的期待我的貓友-熱情善良的媽媽能夠在領用時間的處方簽後,早日恢復迷人的笑容。希望,希望我的貓友能健健康康的度過這段日子,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在失去女兒後更失去健康。


祝福你,我的貓友,願你早日走完這段辛苦的日子,希望能再聽到你開朗的笑聲看到你燦爛的笑容。







2007年1月


...
小光寶,媽媽的小小孩,你好嗎?

雖然現在有慈悲的菩薩照顧你,媽媽還是會想你,很想你。

媽媽明知道不能流淚,不能害你牽絆、捨不得離開家,但是媽媽還是會很不爭氣的留下淚來,只是現在家裡沒有你的蹤跡,媽媽的枕頭邊也沒有你的呼嚕聲,哄媽媽不要哭。

小光寶,你知道嗎?每次媽媽同事問媽媽貓咪的事時,媽媽總說:我們沒有小孩,貓咪就是我們的小孩。你跟弟弟對爸爸媽媽而言,就像是我們家的小小孩,所以你的生病就像是家中九歲的小女兒生病,現在你的離去,也就像是媽媽九歲的小女兒早么,來不及長大。

小光寶,媽媽要謝謝你陪我渡過很多痛苦無助的時刻。這九年來,你就住在媽媽的心理,現在你離開了,媽媽心頭上也就少了一愧肉,即使日後有機會補上,也無法與原來的缺口密合。小光寶,這種傷痛是其他家中有小孩的人所無法體會的。尤其是今天有同事若無其事的說媽媽現在正在喪子之痛,喪女之痛,拿來當開場的話題時,媽媽心頭上的傷口又再被深深的畫了一刀。
.......






Discovery採訪貓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拜訪恩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