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2月2日

走訪美國舊金山的 Aqua Forest Aquarium


這次參加國立台灣交通大學 EMBA 的美國課程,
來到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賀斯商學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 at UC Berkeley)。
賀斯商學院在 2008 年時的全美排名尚在第六名,
在 2009 年時已經躍升為全美排名第一了,
而且在該校任職的經濟學者 Oliver Williamson,
同時獲得了 2009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也是賀斯商學院的第二位諾貝爾獎得主。
講了這麼多的意思是啥......
有幸能夠到這麼好的學術殿堂來上課,
當然不可以隨便翹課了!

Aqua Forest Aquarium 的外觀,和 google map 街景所呈現的一樣。


經過了幾天的密集課程以後,
總算在 2010 年 1 月 29 日下午能夠自由活動,
我把握著離美返台的前夕,
終於可以走訪一下美國的水族館,
並藉機了解一下美國的水草栽琣概況。
雖然現在的網路的訊息發達,
我們也能輕易了解美國的水草現況,
如果能夠實地參訪,
先信整個感覺和了解又會有所不同。

位於舊金山市中心鬧中取靜,好令人羨慕的一家水族店面。


我打算走訪的水族館,
是在美國頗有名氣的 Aqua Forest Aquarium(水森林水族館)。
這是由旅美華僑 George Lo(羅士俊)所開設的水族館,
同時也是日本 ADA 在美國的代理商。
George Lo 曾參加日本 ADA 的世界水草造景比賽,
並幫美國拿下了最好的成績。
這也算是另一項台灣之光吧。

狂野風格的門面大缸,正在進行換水。


由於我在舊金山人生地不熟的,
就先透過谷歌地圖(Googl Map)來了解一下 Aqua Forest Aquarium 附近的街景。
哇~好漂亮的街景!
想不到水族館能開在這麼漂亮的市街當中,
這不知羨煞了多少台灣的水族館。
而當我到達 Aqua Forest Aquarium 時,
其外觀果然和谷歌地圖所呈現的一膜一樣。

穿紅衣服的羅媽媽很低調的忙碌著。


我抱著興奮的心情走進了店內,
首先看見的是正在進行換水的門面大缸,
這是個任由水草挺水生長的水草缸,
自然原野的風味非常的強烈,
頗符合美國人對自然的喜好。

好有趣的告示:我們保留拒絕為任何人服務的權利。


羅媽媽正好在櫃檯內忙著,
店內的往來客人相當熱絡。
我向她打了聲招呼並說自己是台灣來的。
羅媽媽也會來店內幫忙,
本來想幫她拍張照片的,
可是她很低調不太願意。
由於 George 剛好不在,
我就和羅媽媽稍微聊了一下。

水草販賣缸。很多水草都是 George 自己栽培繁殖來販售的。


我很好奇的提出了一些問題,
在此稍微綜合整理如下。
根據羅媽媽表示,
在美國玩水的白人也不少,
而且美國人很有研究的精神,
很願意花時間閱讀和做詳盡的記錄。
而店內的水草來源管道有三,
盆裝的水草來自於美國當地的水草栽培場,
另有許多水草是自己栽培繁殖出來的,
此外也有水草愛好者拿到店內交換的品種。

幾種有莖水草的價格。例如日本紅蝴蝶每三枝 4.99 美元,以美國的物價水準來說,是相當便宜的。


我又問是否曾經由台灣進口水草。
羅媽媽表示他們都是以正式進口的方式來引進水草,
所以一切都要按照法定的程序來進行。
也曾經從台灣進口過水草,
但美國的檢疫程序非常的嚴格,
只要一發現水草中夾帶了其他的生物,
例如螺類或蝸牛卵,
這些水草就會被銷毀,
因此損失可謂慘重。
由國外進口水草至美國,
檢疫手續也非常的繁雜費時,
很多水草根本禁不起這樣的過程,
所以水草死亡率太高了。
現在幾乎都以本地的水草為主。

來自美國佛羅里達的新品種水草。我原本想夾帶回台灣,但覺得太瘋狂了而作罷。



沒多久以後,
George 從外面回來了,
於是我也就和他聊了起來。

觀賞魚販售缸之一景。


同樣的問題我也向他提了一遍,
除了羅媽媽原先所說的以外,
George 還補充表示,
他們畢竟是要做生意的商店,
引進特殊的水草品種,
價格勢必非常的昂貴,
一般的水草玩家並不會購買,
而有心的玩家只需少數一兩枝,
便能繁衍出許多的植株,
並且分送給其他的玩家,
或進行水草的交換。

美國水草玩家的閱讀風氣很盛,往往先讀完書才開始種水草。


水草的交換或交流風氣在舊金山相當的興盛。
舊金山灣區水草協會(sfbaaps)是美國成立最久的水草協會,
會員們會定期舉行聚會,
聚會的內容或是邀專家演講,
或是會員間的經驗交流,
而每次會議的主題則包羅萬象,
從水草栽培的理論到造景都有。
而會員們也常常藉此來交換水草。
George 很無奈的表示,
協會除了要求廠商提供贊助以外,
還必須給會員們商品的折扣優惠。
引進特殊的水草到頭來只是在幫玩家引種,
並經由交換的管道讓新品種的水草散播開來,
水族館可說是賺不到錢的。
他們畢竟要做生意過日子,
因此在店內販售特殊水草的意願就很低了。

流木風格的水族造景。


至於美國人的研究精神,
則是非常令人稱讚和佩服的,
尤其是在基礎科學方面的底子很扎實。
George 表示很多美國人來店內被水草之美所吸引後,
決定要加入水草行列後所做的第一件事,
其實是買水草的書回家仔細研讀。
在讀完書之後才會真正的買魚缸和水草回家種植。
有些入門玩家在書上會標示重點和做筆記,
並且在店內提出很多的問題。
而 George 說以前也曾上過中文的水草論壇,
可惜看不到玩家間針對水草真正很深入的探討,
這和美國的水草論壇比起來差異非常的大。

此缸透過母株重新長芽的方式,達到密植叢生的效果。


談到了水草的科學研究,
當然會讓人想起 Tom Barr 這個人囉。
Tom Barr 可說是店內的常客,
經常到店裡面來,
有時候是帶水草來店內,
有時候是幫自己的客戶採買。
Tom Barr 私下也幫客戶設缸並進行維護和管理,
甲骨文(Oracle)大老闆的水草缸也是 Tom Barr 負責設置和維護的。
我問 George 是否 Tom Barr 的水草施肥方法在此地的反應如何?
他表示 Tom Barr 的施肥法其實要懂很多的化學,
在他們引進 ADA 以前使用 EI 施肥法的玩家不少。
不過 ADA 以底床緩釋營養的施肥方式,
也越來越被美國的玩家所接受。

岩組風格的水族造景。



當我問 George 對 Tom Barr 此人的看法時,
他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然後只淡淡的說,
Tom Barr 帶到店內的水草也有很多的藻類,
包括自己和客戶缸子內的水草都有藻類。
這真是太有趣了,
我急著追問有哪些藻類。
這個時候羅媽媽倒是在一旁補充著,
各種藻類都有,
尤其是黑毛藻相當的多。
針對黑毛藻的控制,
我提出了自己的使用經驗,
表示透過 pH 自動控制器的效果很不錯,
能提供並維持穩定的二氧化碳濃度。
讓我覺得很意外的是,
George 對 pH 自動控制器似乎感到很陌生。

奈米水族造景區。



由於 Aqua Forest Aquarium 走的是 ADA 系統,
不採用 pH 自動控制器來調控二氧化碳,
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我觀察到店內的水草週邊設備主要都是 ADA 的產品,
隨口問問是否也販售美國的產品如 Seachem 等品牌。
George 表示他們只賣 Seachem 的 Excel(戊二醛),
而他本人對於 Excel 的使用經驗很有限,
不過他提到了 Tom Barr 說的一個小故事:
Tom Barr 把 Excel 裝在未標示的寶特瓶內放在客戶家裡,
被客戶不小心拿來喝了一口。
這真是太令我驚訝了!
我還第一次聽到有人喝戊二醛的紀錄!
我趕緊問那個客戶如何?
George 說客戶只說很嗆。
看來喝了那麼一口戊二醛並沒鬧出人命,
否則 Tom Barr 的惡名早就舉世皆知了。

重新設置的造景缸,水質還相當的泛黃。很期待成景後樣子。


來到了以水草造景為主的 Aqua Forest Aquarium,
當然也要提到美國人對造景的看法囉。
George 表示,
在他們開店引進亞洲的造景風格之前,
美國人對水草的喜好主要有兩個類型,
第一個類型占了大多數,
是以有莖水草為主的水草種植,
另一種類型則是種植會長得很巨大的水草。
Aqua Forest Aquarium 開店之後,
美國人也很喜歡這種搭配硬景觀的自然風格水草造景,
也慢慢的接受其他型態的水草,
而不是整缸都在種植有莖水草。
不過美國人並不像亞洲玩家那麼熱衷於參加造景的比賽,
主要以自己的純欣賞為主。

新型過濾器展示區。


提到了有莖水草的種植,
George 倒是問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我對於水草的修剪是剪頭重種呢?
還是留下原本的母株重新長新芽?
我表示除非想不斷的繁衍子株,
否則的話都是剪頭重種。
我問 George 為何要問這個?
他表示根據 ADA 的造景建議做法,
主要是採取留下母株重新長新芽。
他發現這樣子修剪出來的水草,
會長得很茂密很有利於成景,
但缺點是下半部很容易落葉。
由於我本身並不注重造景,
所以對 ADA 的水草修剪手法感到興趣缺缺。

George Lo 在 2009 年 11 月接受了舊金山新聞媒體的專訪。


愉快的相聚總有結束的時候。
我在告別之前問 George 舊金山灣區是否還有以專攻水草的水族館,
他很熱心的告訴我另外兩家水草專門店。
其中一家是以低科技為主的水草栽培方式,
而且店內有許多的稀有品種,
老闆是來自緬甸的華僑,
會說廣東話但不太懂國語,
George 在開店之前主要就是在那家店買水草的。
而另外一家則是位於柏克萊的水族館,
主要的風格是歐洲式的密植有莖水草,
而且該店成立至今超過了三十年,
可說是全美國的第一家水草專賣店。

左起:George,Patrick 和 Steven。


礙於時間的關係,
這次的美國之行我無法走訪另外兩家水族館。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
下次如果我有機會再來到舊金山灣區,
我肯定會想辦法找出時間去走訪這兩家水族館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
Tom Barr 也住在舊金山灣區,
他也肯定是我下次想要造訪的重要對象。

相關閱讀:
世界級的水族造景師 George Lo


Cliff Hui 接受西班牙媒體專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讀書心得:蘇東坡何必考 EMBA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