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1月19日

Cliff Hui 接受西班牙媒體專訪


作者:Óscar Pereiro
翻譯:Erich Sia



Acuario rosa:
首先我要感謝您借給我們寶貴的花時間。
一開始您能稍微介紹一下自己嗎?
您住在哪裡?
日常生活和職業....
還有一切你認為和水族很有關係的事。

Cliff Hui:
我住在香港,
先前從事製片工作,
擔任編劇和剪輯。
由於這不是份固定的工作,
幾年前我就開始利用閒暇的時間,
幫水族館設計水族造景。
而現在,
我再這方面花的時間又更多了。
不過我相信有朝一日,
我還是回到自己夢想的領域的。

Cliff Hui(許錦汶)在工作室之一角。



Acuario rosa:
您是在何時又是如何開始養魚並設缸的?

Cliff Hui:
我在七年前開始設置自己的第一個水草缸,
我很愛設計或建構任何和自己生命與特質有關的藝術形式。
水草在美學和對生活的感覺上,
給了我很強烈的印象。
從我認識水草的第一天開始,
我就對水草如癡如醉了,
而我透過水族造景的方式,
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來展示水草之美。

作品名稱:Destiny 緣
90cm (W) x 45cm (D) x 45cm (H) 
·2008年度全日本ADA造景大賽 - 第4名
·2009年度AGA造景大賽中缸組冠軍 - 第1名




Acuario rosa:
您的水族造景是舉世聞名的,
在薏景堂所展示的水族造景中,
哪一個是您最喜歡的?
又是為什麼?

Cliff Hui:
老實說,
我很喜歡「緣(Destiny)」這個作品。
事實上這個造景我花了好多的時間在上面,
設計過程的每一個部分,
都依舊很清楚的在我的腦海裡。
這個構想第一次浮現在我心理時,
我進行過多次的登山健行,
來看看應該會怎麼發展且自然。
我試過各種我覺得可能很適合的水草,
也去問過每個朋友,
看看誰有或知道哪裡可以找到合適的沉木,
最後我花了四天四夜的時間來思考,
並且將一大枝怪異的沉木切割成 15 塊,
然後重新組合成我要的硬景觀。
我現在還無法相信,
那兩個樹根是從一枝怪異的沉木而來的,
而這枝沉木在最初的時候根本就不像是樹幹或樹根。




Acuario rosa:
您是聞名遐邇的薏景堂之一份子,
薏景堂是怎麼出現的?
您能不能簡單的解說一下其目的為何?
還有沒有可能讓其他的水族愛好者加入,
或者薏景堂已經關閉不再招收會員了?

Cliff Hui:
薏景堂(CAU)是由一群好友組成的,
這些人具有共同的嗜好:水草造景。
薏景堂成立的最主要目的,
是要將水族推廣至全世界的每一個人,
並且試著告訴人們這是一種藝術形式。
我們這個月就有新會員 Tony Wong 加入了,
他也是我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薏景堂成員在 2008 年農曆年合影。



Acuario rosa:
我個人認為水族愛好者的文化,
分成了西方(歐美)和東方(亞洲)兩個,
這二者之間幾乎沒有交流,
而東方的水族玩家在水族造景設計方面占優勢,
可說是眾所皆知的。
盡管如此,
您對於「西方」的水族愛好者文化,
有任何的了解嗎?
有沒有任何歐洲或美國的水族愛好者是您很欣賞的?


Cliff Hui:
首先,
我不覺的東西方有很大的差別,
五年前我可以說兩者是不同的文化。
五年前「西方」的水族愛好者喜歡庭園式或生態式造景,
亞洲的水族愛好者則喜歡石景和硬景觀。
可是如今我看見彼此的混合,
我看到很多歐洲和美洲的人在進行自然風格的造景;
此外亞洲人則更注意水草的健康狀態。
可是我看見全世界大部分的人都在將各種風格混合為一。

看看美國 AGA 比賽從 2001 至 2009 年的展示作品,
我們就能看到這種變化。
我認為將水族缸的照片放在網路上,
可說是相互交流最好的方法。
我們可以從照片裡讀到好多的東西,
甚至不同其他的語言,
也可從網路看到各種的連結和圖片。




Acuario rosa:
最近您的作品「源(Treasure)」同時參加了日本 IAPLC 和中國 CTA 的比賽,
且在後者獲得了優勝。
葡萄牙的 Fillipe Oliveira 最近說:
「我搞不懂第一名到底是怎麼給的。
我認為有很多造景比第一名的還要好...
我從來就搞不懂 ADA 評審的評分標準。」
我個人的看法是,
您的水族應該才是第一名,
或者這少也是前三名...
這並不是恭維的話!
同樣的您去年的作品「緣(
Destiny)」
也是大部分人的最愛,
可是卻只得到了第四名...
您認同這樣的看法嗎?
在西班牙,
有很多水族愛好者認為您才是世上最佳的水族造景設計師...
您是否感到自己的作品在比賽中未被公平的對待?

Cliff Hui:
我要感謝您的美言,
也謝謝西班牙的水族愛好者。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
我熱愛水族造景,
我也喜歡大部分的水族愛好者和他們的作品。
「藝術」是很難去做比較的,
不論是音樂、繪畫、電影、舞蹈或水族造景。
參加比賽只是水族休閒嗜好的一部份,
我們應該花更多的時間來享受其他的部分才對。

作品名稱:Treasure 源
100cm (W) x 50cm (D) x 50cm (H) 
·2009年度全日本ADA造景大賽 - 第13名
·2009年度中國CTA造景大賽冠軍 - 第1名
·2009年度AGA造景大賽大缸組亞軍 - 第2名




Acuario rosa:
關於您的缸子:
在設計水族缸的時候,
您是從何處獲得靈感的?
在設計硬景觀的時候,
您是否遵守著任何的 準則,
或者標準的比例?
在您所使用的硬景觀中,
是如何取石頭和岩塊等材料的?

Cliff Hui:
靈感是個非常模糊東西,
可以從我們生命中的任何地方出現。
在創造自己的作品時,
我並沒有標準的方式。
當然了,
基本的技術和技巧始終是很重要的,
可是這些是在創作之前就該準備好的。

我現在試著在標準與創新之間進行創作。
準則或標準比例一直在我的腦海裡,
提醒著我在創作時,
不要為創作而創作。
水族佈景是個個人意識很強的東西,
就是說特質和創意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水族佈景同時也是呈現出自然和和平的東西,
我總是試著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我在腦子裡有有了一個圖像以後,
就開始蒐集材料,
來源是水族館或朋友,
就和大家都一樣。




Acuario rosa: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
我想問幾個技術性的問題:
您用的是哪一種底床?

Cliff Hui:
ADA 亞馬遜黑土地一代。


Acuario rosa:
您覺得過濾器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嗎?

Cliff Hui:
那當然。
水質是水族缸最重要的一部份。


Acuario rosa:
還有哪些東西是您覺得在設缸時必備的?

Cliff Hui:
沒了。
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必備的。

作品名稱:Field of Dream 願
100cm (W) x 40cm (D) x 40cm (H) 
·2007年度美國AGA造景大賽中缸組冠軍 - 第1名
·2007年度全日本ADA造景大賽 - 第3名




Acuario rosa:
您在創作時,
有哪些魚和草是比較喜歡的?

Cliff Hui:
清潔魚,
我認為牠們和水草與佈景間有所互動。
每當我看到他們在水草間移動或躺在水草上時,
就覺得真的很奇妙。

我喜歡矮珍珠(Glossostigma elatinoides),
在我的每個造景中,
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使用,
以達到到不同的目的。




Acuario rosa:
您能否簡單的解說一下,
由零開始是怎麼設缸的?
您會在一開始就點亮所有的照明嗎?
隨著水族缸的日漸發展,
您會定期換水嗎?
藻類的出現應該視為正常的或者要加以避免?

Cliff Hui:
我開始進行造景的方式,
和所有的水族愛好者是一樣的。
最下層做好了以後就坐硬景觀,
種植一些水草。
在整個系統尚未穩定以前,
照明應該要減半。
要靠換水來保持水質的清潔,
那要換多少呢?
那要看水族缸有多髒了,
並且觀察水草、魚隻和藻類的狀況。
然後是水草的種植和修剪,
在為時已晚之前調整造景。
這是大部分水族愛好者在做的事,
我也在做沒有任何的不同。



Acuario rosa:
您用的是哪一種肥料?

Cliff Hui:
通常是丹麥水草大師液肥(TMG)、ADA 的 brighty K 和 ECA。


Acuario rosa:
我想問一個敏感的話題,
至少對西班牙的水族愛好者而言是如此。
大家對於 ADA 的產品有不同的看法,
有些人認為 ADA 的肥料並非必要的,
玻璃材質很容易就變髒,
而且特別容易破裂等等。
您個人的對這些產品以及這個名牌,
有何看法?


Cliff Hui:
我想 ADA 是一個想呈現生活方式的品牌。
從我個人看來,
我認為人們應當使用適合自己的任何東西,
而我們也有權利做選擇。
ADA 的肥料沒那麼肥,
他們其實花更多的注意力在整個造景上,
並且試著要去「維持」水草,
而不是要讓水草栽培成龐然大物。
ADA 黑土加上其肥料系統,
就足以將自然風格造景中常用的水草種得很好了。

至於 ADA 的玻璃製品,
我自己和我的客戶都有使用。
我認為並沒那麼困難,
不過在使用時要很小心和耐心。
耐心在水族休閒是隨時都需要的,
所以我能接受。
特別是當我們需要的是開放式水族缸時,
玻璃製品總是比較好看。



Acuario rosa:
您水族缸的照片非常的漂亮。
您能告訴我們採用的是些技術和設備(閃光燈和鏡頭等等)嗎?

Cliff Hui:
照片只不過是對網路和比賽很重要而已,
就像我先前說過的,
我更愛自己真實的水族缸。
是我的朋友幫我的造景拍照的,
Gary Wu 和 Alan Chan 兩人在這方面真是天才。
不過是不是有任何特殊的技術??
只有他們倆知道...

我只知道 Nikon 或 Canon 並不重要,
他們這兩個牌子都用。
他們有時候也會用廣角鏡,
不過在測試之後,
廣角鏡並不適合每個造景。
他們經常會使用閃光燈,
來調整白平衡、營造氣氛和動態的感覺。




Acuario rosa:
我要提出一串的字,
告訴我們您想到的是什麼:
(譯註:紅字部分為 Cliff Hui 的答案)

Takashi Amano(天野尚):ADA。
Diana Walstad:一位在魚缸裡種草的女性,飼養方法和我大不相同。
Tom Barr:我們有共同的嗜好,但不同的興趣。
Dave Chow:最優秀的其中一位。
ADA:天野尚。
Photography(攝影):媒體。
Forums(論壇):分享。
AGA(美國水族園藝家協會):最大的比賽之一。
Algae(藻類):我的間諜,可以告訴我水族缸的狀況。在入門時很在意,有經驗以後就不在意了,變得懶散以後又會開始在意。
Contest(比賽):讓更多人看到自己造景的途徑。
Aquascaping(水族造景):我的最愛。
Hemianthus Callitrichoides(迷你矮珍珠):很可愛的水草。
Lily pipes(ADA 的玻璃出水管):使開放式水族缸令人驚奇。

Acuario rosa:
除了水族以外,
您還有哪些休閒嗜好?

Cliff Hui:

我喜歡電影和運動,
尤其是足球。

Acuario rosa:
就這麼多了,
再次感謝您接受採訪。



原文網址:
http://acuariorosa.wordpress.com/2010/01/06/interview-with-cliff-hui/


書評:2009 年德國兩本水草新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走訪美國舊金山的 Aqua Forest Aquarium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