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2月18日

書評:2009 年德國兩本水草新書


好久沒從德國訂購水草新書了,
自從我習慣閱讀水草的學研究文獻以後,
幾乎已經不再看水族界出版的圖書了。
不過今年德國水族界出版了兩本新的水草書,
倒是引起我很大的好奇心,
想一探裡面的究竟。

首先是這兩本書的作者在德國都相當的有名,
一個為德國水草界的名人也是德國水草協會的現任會長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
另一位也是在德國水草界很活躍的人士 Hans-Georg Kramer 先生,
他則是德國水草協會漢堡分會的會長。
兩位德國水草界的重要人物之著述,
應該要稍微留意一下才對。
其次是自從我接觸了美國 Diana Walstad 和 Tom Barr 等以學術為基礎的水草栽培論點後,
很想看看德國這些年來在水草栽培的進展如何。
德國畢竟是曾經主導水草栽培理論的重要國家。

說到了德國水草協會,
其全名應該是「德國水族暨兩爬協會之水草工作組(Arbeitskreis Wasserpflanzen im VDA)」,
由會員編號和通訊錄的資料來看,
我乃是全亞洲第一個加入此水草協會的會員,
而且一直到我決定不再參加為止,
我始終都還是唯一的亞洲會員。
當年之所以決定要脫離,
一方面是我根本不可能前往德國參加任何的協會活動,
另一方面會刊的內容到後來以水草的品種介紹和生態報導為主,
這和我對水草的興趣方向實在相去甚遠。
反倒是幾年前受到美國 Tom Barr 的刺激,
放下過去的包袱重新由學術文獻來學習水草,
這才驚覺自己對水草的認識原來是那樣的膚淺。

三個星期前的 11 月 25 日,
我收到了今年度從德國購買的陸龜和水草相關圖書,
也算是滿足了我對於德國水草文獻的好奇心。
雖然今年只有兩本水草書,
但也比台灣沒半本來得好多了吧。
我們就來看看這兩本德國唯二的水草書吧。

水草的偏好或研究大有上有三個方向:
品種蒐集、營養生理和造景藝術。
Christel Kasselmann 在我看來是屬於專攻第一者,
而美國的 Tom Barr 則很明顯的是屬於第二者。
猶記得 1991 年 Dennerle 博士從台灣攜帶了好幾種水草回到德國,
這些台灣的原生水草對德國的水草玩家而言是很陌生的,
雖然當時我們在台灣就已經告知了 Dennerle 博士正確的學名,
不過沒多久以後台灣的中央研究院收到了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的水草學名求證信函,
可見得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對水草品種的辨認嚴謹態度。

Christel Kasselmann 所著述的「水草口袋圖鑑(Taschenatlas Aquarienpflanzen)」。


第一本要看的是 Christel Kasselmann 所著述的「水草口袋圖鑑(Taschenatlas Aquarienpflanzen)」。
此書算是在今年初發行第二版了,
第一版是在 2001 年的時候出版的。
這是一本水草品種的辨認圖書。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在本書的前言中寫到了,
水草口袋圖鑑的出版目的,
是要提供水草初學者在水族館選購水草時,
能夠快速辨認水草的工具書。

這本口袋圖鑑總共蒐列了 200 種的常見水草,
並且依據拉丁學名的順序來安排,
因此對於懂得水草拉丁學名的水草愛好者而言,
在查閱上是很方便的。
書中的每一個頁面就是介紹一種水草,
上面是水草的圖片,
而下面則是針對水草的介紹,
並且以簡圖的方式來呈現水草生長的大小、成長速度、水族缸尺寸需求、溫度和酸鹼值等。

本書的水草圖片和學名正確度,
自然是無庸置疑的。
不過呢...
對於水草栽培的條件這一方面,
我個人就有不同的經驗了。
雖然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強調了,
她所列出的水草栽培條件,
乃是指最理想的培育條件,
而且是根據個人多年的經驗和原產地的資料而來的。
不過我的許多經驗顯然和作者相差甚大。

就以紅雨傘(Proserpinaca palustris)來看吧。
根據「水草口袋圖鑑」書上的描述,
本種屬於成長緩慢、需要強光、重肥而且水溫不可太高,
此外二氧化碳的供給很重要。
這個嘛...
根據我多年的栽培經驗,
紅雨傘成長不快的確是真的,
但我的紅雨傘多年來歷經各種實驗都活得好好的,
況且在天然水草缸裡長得很令我滿意,
一點也看不出需要強光、重肥和二氧化碳,
況且夏日 29 度的高溫也都能安然度過。

我個人對於的紅雨傘的栽培經驗,和「水草口袋圖鑑」所描述的出入甚大。


再以大水蘭(Vallisneria americana)為例吧。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註明原本慣用的學名 Vallisneria gigantea 是個失效的學名,
這一點倒是很值得注意,
因為學名方面本來就是她的專長。
而在大水蘭的栽培描述上,
文中提到了大水蘭偏好鹼性硬水,
這也很符合一般人的映像。
可是呀、可是!
美國專攻水草研究的學者 John E. Titus 教授在 1990 年時就發表了針對大水蘭的實驗論文,
在 pH 5 的酸性環境下栽培大水蘭達六個星期的時間,
發現二氧化碳才是影響大水蘭成長速率的關鍵,
而非一般所想像的酸鹼值。
很遺憾的是,
二十年前就已經由水草研究學者發表過的成果,
水族界卻至今仍繼續流傳著錯誤的訊息!

無論如何,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的水草書,
在於品種的辨識方面向來很受世界水草玩家高度的肯定。
「水草口袋圖鑑」一書本來就是寫給入門者辨認水草用的,
對於水草入門者而言,
這是本不可多得的導覽指引。
唯一的可惜之處是,
只有德文版的。

第二本要介紹的是今年十一月中下旬才出版的「克拉瑪的水草學(Pflanzenaquaristik á la Kramer)」。
本書是由目前擔任德國水草協會漢堡分會會長 Hans-Georg Kramer 所著述的。
Hans-Georg Kramer 先生本身是個古典音樂家,
從 1988 年便開始擔任大學的音樂講師至今。
Hans-Georg Kramer 則是從 1997 年開始陸續在德國的水族雜誌上發表水草的文章。
或許有人會覺得,
音樂家來寫水草書感覺怪怪的。
但在我看來一點也不奇怪。

德國 Dupla 的創辦人兼德國水草協會創始會長 Kaspar Horst 也是出版商出身的,
日本 ADA 的老闆天野尚也是由攝影藝術的角度切入水草事業的。
就算許多的水草玩家或業者,
也都是「有相關」的領域轉投入的,
不論是化工或化學、水產、園藝、生物或細菌、甚至醫學,
說穿了也都不是「正統」的水草專家!
我覺得最奇怪的,
反而是真正專門研究水草學者的言論或報告,
卻不斷的受到水草玩家或業者的挑戰和質疑,
例如美國的 Tom Barr 的水草栽培論點。
當然了我常常說不可盡信某個人的論點,
但當我仔細查閱研究文獻來檢視 Tom Barr 的水草栽培論點時,
卻是屢屢發現水草研究學者的報告是站在 Tom Barr 的這一邊。
我真正始終搞不懂的是,
很多水草玩家或水族業者是以哪種有利的立場來質疑專業的水草研究?

Hans-Georg Kramer 所著述的「克拉瑪的水草學(Pflanzenaquaristik á la Kramer)」。


言歸正傳,
對於 Hans-Georg Kramer 的新書,
我們還是很有興趣要加以了解一番。
畢竟他曾發表過一些很很具爭議性的話題,
尤其是水草的照明方面,
先前還在德國的水草論壇引起很大的討論,
只可惜他採取不回應的態度。
有興趣者請參閱德國文獻對水草照光強度的建議(下)一文。
如今新書出版了,
讓人很想看看作者有何新的見解。

「克拉瑪的水草學」一書主要分成了兩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是水草栽培的理論,
第二部分則是一些單品水草的育成條件介紹。
Hans-Goerg Kramer 在水草單品的部分,
介紹了一些在台灣很難得一見的品種或學名,
想藉此和一般的水草圖鑑做區隔。
但從水草單品的學名和圖片來看,
Hans-Georg Kramer 似乎對於水草品中方面不若 Christel Kasselmann 女士那麼專精。
水草學名的部分出現了幾個有爭議或錯誤之處,
而最明顯的錯誤是,
印度小圓葉的照片放成了小圓葉,
這兩棵水草在台灣是不會被草友搞錯的。
此外有些單品水草介紹的照片頁面上放了多種不同的水草,
可是卻又沒有任何的文字解說,
恨容易造成讀者的誤解,
以為某種水草會有很多差異甚大的型態出現。

但書中還是有些在台灣很難得一見的水草品種出現。
最引起我注意的要算是羽裂水蓑衣(Hygrophila pinnatifida)了,
此草的外型非常獨特,
水中葉就像是一束羽毛或孔雀開屏一樣的耀眼,
連我這個向來不玩水草品種的愛好者,
看了以後都覺得很心動,
如果根據台灣水族界對水草的命名習慣,
日後搞不好會稱為羽毛柳或孔雀柳之類的俗稱吧。
本書可說是坊間第一本介紹此水草品種的書籍,
如果根據 Hans-Georg Kramer 的描述,
羽裂水蓑衣原產於印度,
目前有兩種型態出現,
一型是會在地上蔓爬的,
另一型則會高大挺立。
不論是哪一型,
羽裂水蓑衣的特殊羽毛葉型和綠中帶橘的色彩,
我相信在未來的水草造景界中,
將會受到很大的歡迎。
最重要的是,
本種和大柳、中柳....等近親一樣,
都很容易栽培。

羽裂水蓑衣(Hygrophila pinnatifida)的水上葉。圖片來源:丹麥知名水草網站www.akvarieplanter.dk/ 網站管理員 Martin。The photo was used with kind permission from Martin.



或許 Hans-Georg Kramer 先生對水草的專研不在於品種蒐集,
而比較偏重於營養生理方面吧,
也就是書本內文的第一部分。
而這一部分的內容果然是令我驚異連連!
綜觀水草栽培的論點方面,
作者對於硝酸(NO3)、碳酸硬度(KH)和全光譜燈管的著墨很深,
其實在水草單品介紹的內文中,
也屢屢提及這三者對某種水草的重要性或數值上限。

就以 KH 或 HCO3 來說,
Hans-Georg Kramer 先生認為,
偏高的 KH 值阻礙了水草根部和葉面對鐵質的吸收與在體內的運送,
此外也會促成磷酸鐵(FePO4)沉澱在水草體內的形成,
況且也會干擾了水草對硝酸的攝取。
這些可是我從來就沒看過的論點!
我向來只知道高 HCO3 和 CO2 或碳元素的攝取是有關連的。
而且更奇怪的是,
作者既然認為高 KH會干擾水草對硝酸的攝取,
卻對很多水草的栽培,
建議 KH 偏高時硝酸不可過高,
否則某些水草會產生壞死,
這樣的邏輯實在是我無法理解的。

為求慎重,
我向 Tom Barr 提出了發問。
所得到的答案和我的預期一樣,
除了加以反駁一些論點以外,
強調主要還是在於 CO2 的問題。

此書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
對於藻類防治這麼重要的議題,
竟然只以半頁的篇幅帶過。
簡而言之就是:
因營養不足所引發的暴藻機會,
遠高於營養過剩所導致的暴藻。
這真是簡潔有力的說法呀。

Hans-Georg Kramer 先生對於水草照明的論述,
可說是本書的重頭戲,
一口氣就佔掉了二十幾頁的篇幅!
對於水草照明的建議,
作者依舊認為全光譜燈管比三波長燈管來得更好。
至於先前德國網友很想了解的箇中原因,
作者僅以十幾年的經驗值來回應,
而不是以光合作用有效能量(PAR)的角度來探討。

2005 年出版的「水草缸(Pflanzenaquarien)」專刊,水草照明的單元出現了相當爭議性的話題。


最令人感到遺憾的是,
Hans-Georg Kramer 先生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
擅自使用了水草照明專家 Robert Miehle 先生的圖片。
此舉引起了 Robert Miehle 先生相當的不滿,
並揚言將採取必要的行動。
此言一出,
德國的水族論壇頓時一片寂靜,
至今再也沒有人討論「克拉瑪的水草學」這本書了。
原本我想看看德國草友對此書的看法的,
在可預見的未來裡因該是可能性很小了。

撇開未經許可的圖片使用不談,
本書如果是在二十年前出現,
我必定會愛死了這本書。
書中暢談了水草栽培的理論,
而且針對許多個別的水草栽培,
作者具體提出了哪一種光譜能栽培得比較好,
以及水質如 KH、NO3 的濃度上限,
甚至也有 CO2 的濃度建議。
這對許多酷愛水質測試的玩家而言,
真是個求之不得的參考數據。
然而今日的我早已性情大變,
Hans-Georg Kramer 先生的新書帶給我的,
只是很多的思考和刺激,
應該說讓我想去找更多的研究文獻來查證。

對於水族造景的部分,
作者認為「德國式水草缸」的特色是,
以高科技設備為基礎來栽培水草,
但並不注重水草的美學造型。
而對於水族造景的未來發展,
作者認為隨著時間會有不同的流行出現,
我們不能只被潮流所征服,
也要加以控制潮流,
在每個水族缸發展並實現各種設計和造景。
Hans-Georg Kramer 的看法倒是和我很一致。


Tom Barr 接受西班牙媒體專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Cliff Hui 接受西班牙媒體專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