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5月24日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12):防治剛毛藻的效果


老婆娘家的水族缸在今年農曆過年前,
應岳母大人的要求又進行了翻缸。
上次也是應岳母大人的要求翻缸的,
並且改成了不種水草的水族缸,
只留下背景版上的陰性草。
因為岳母大人不喜歡看到長得密密麻麻的水草。
可是她老人家在經過一段日子以後,
總覺得底砂上無水草看起來很單調無趣,
所以我於農曆過年前再度進行翻缸,
除了背景版的水草不變動以外,
底床上種植了尖葉皇冠(Echinodorus latifolius)和牛毛氈,
打算讓整個水族缸看起來有草皮的感覺,
同時也不會看起來太單調。

娘家天然水草缸於 2009 年 4 月 11 日的全景圖。尖葉皇冠的高矮比較均勻且色澤沒那麼黃。


娘家的水草缸繼續走天然水草缸的路線,
我將原本不適合用來種植水草的粗顆粒大磯砂全部丟棄,
並把家裡原本的兩個木炭實驗缸之底砂拿來用,
木炭屑先前已經被我給清理掉了,
所以這是由陽明山土和美國矽砂所組成的底質。
不過這些底砂的份量不怎麼夠用,
於是我又添加了細顆粒的大磯砂來填補。

我這一次會挑選細粒的大磯砂有兩個原因:
一方面岳母大人受夠了陽明山土所造成的塵土飛揚,
聲明不要再看到底床內有泥土,
可是光靠美國矽砂當作底床,
實在很難以提供水草足夠的各種營養,
當我在水族館內尋找美國矽砂的時候,
無意間看到了骯髒無比且充滿了泥漿的大磯砂,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如獲至寶,
水草的營養和碳元素來源,
算是有了著落,
真感謝廠商在出貨時沒好好的清洗大磯砂;
而我選用大磯砂的另一個原因,
就是大磯砂實在是超便宜的,
同樣重量的大磯砂比美國矽砂便宜太多了,
省了我不少的費用!
其實這種骯髒的河砂也是從前荷蘭式水草缸的最愛。

碩果僅存的牛毛氈,先前被剛毛藻遮蔽,如今尖葉皇冠又非常強勢,看來前景不怎麼樂觀了。


我原本不打算再紀錄娘家的水族缸的,
在重新設缸種完水草以後,
水族缸內的狀況便不再過問和插手,
包括裡面的魚種挑選和生物的死活。
不過娘家天然水草缸的剛毛藻日益氾濫,
這主要是和牛毛氈一起混進來的。
在 2009 年 4 月 4 日我終於忍無可忍了,
帶藻的水草是我引進的,
總也該稍為負責一下吧。
所以我開始大幅的清理水族缸中的剛毛藻,
而連帶的大部分的牛毛氈也被我連根拔起,
毫不猶豫的直接丟棄。
可是剛毛藻長時間未加處理,
一時之間根本就清不乾淨。
我在火大之餘乾脆倒入 Cidex 來試看看,
原本只想用個兩倍劑量來做實驗的,
畢竟 Tom Barr 曾經以一倍的 Seachem Excel 來對付剛毛藻,
試驗的結果是無啥效果。
但我見娘家天然水草缸內盡是「粗俗」魚種,
所以就越添加越順手,
直到下了五倍劑量的 Cidex 才嘎然停止。

使用五倍劑量 Cidex 後橫屍遍野的笠螺。而在三尺的天然水草缸裡養三間鼠......也算是創舉啦。


一個無心且火大的剛毛藻防治實驗竟然就這麼展開了。

在添加五倍劑量的 Cidex 後的翌日,
我觀看了一下水族缸的變化。
僅存的大和米蝦掛掉了,
其他的魚隻則安然無恙。
蝦子對高劑量的戊二醛比較敏感,
這說得過去。

一個星期後我於 2009 年 4 月 11 日回到娘家時,
看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振奮景象。
上個星期原本還到處散佈的殘餘缸毛藻,
如今竟然只剩下一塊小沉木上面還有些許細絲!
水草則全部都相安無事,
不過笠螺的命運可就很悲慘了,
雖然還沒到全滅的地步,
但也可用橫屍遍野來形容了。
還好水族缸內的「粗俗」魚等通通安然無恙。
此時我好後悔沒好好的記錄清理剛毛藻之前的慘況,
不過現在做紀錄應該還來得及。

從沒想過能成長到頂水的尖葉皇冠,希望岳母大人還看得習慣才好......千萬別成了另一次翻缸的理由!


有了過去一星期這麼正面的經驗(除了笠螺和大和米蝦),
我當然毫不手軟的再下一次五倍劑量的 Cidex!
到了 2009 年 4 月 18 日我再度回到娘家時, 
苟延殘喘的剛毛藻果然又更少了,
僅剩沉木上的幾根枯萎的細絲。
此時我決定不再添加 Cidex,
倒想看看殘存的幾根枯萎細絲,
何時會消失或復發?

又過了兩個星期後的 2009 年 5 月 2 日我們再度回到娘家,
我發現了不怎麼令人放心的景象:
沉木開始有一些青翠的剛毛藻出現了,
但數量還是很少。
同時水族缸的水流感覺變得極為緩慢,
我猜測這很可能是先前的許多剛毛藻大量死亡或崩散,
吸入過濾器內導致堵塞所至。
可是我沒時間清理過濾器,
於是就先擱置不管。
此外剛毛藻復發的數量還不多,
所以就暫緩添加 Cidex。

娘家天然水草缸於 2009 年 5 月 23 日的全景圖,尖葉皇冠順著過濾器的水流方向越長越矮且變黃。


直到三個星期後的今天 2009 年 5 月 23 日,
我們才又再度回到娘家。
娘家天然水草缸的變化,
當然是我最急迫想了解的。
我第一眼就看向了沉木,
發現沉木上剛毛藻的成長又更多了,
而且先前底砂原本已經消失的剛毛藻,
也有沿著沉木復發的跡象。
除了剛毛藻以外,
一些尖葉皇冠上面也出現了絨毛藻!
過濾器阻塞不趕快清理的結果,
導致水中有機質的迅速累積,
絨毛藻就毫不猶豫的現身了。
天然水草缸雖然歡迎有機質的累積,
但可不是在水體中累積有機質,
而是在底床內。

無論如何,
過去這一個多月以來的實驗,
我發現五倍劑量的 Cidex 的確有殺死剛毛藻的效果,
況且是一個星期只添加一次而已。
再說水族缸內並無如白玉飛狐、大和米蝦等食藻生物,
也就是剛毛藻並非因食藻生物的啃食而衰亡的,
不過當我停止添加 Cidex 時,
剛毛藻就又死灰復燃了。
或許搭配食藻生物的使用,
剛毛藻能夠更徹底的控制住。
或許只要還有剛毛藻的存在,
那怕是看似枯萎的細絲,
戊二醛都必須繼續添加,
不可一時心軟而誤了大局。

偷懶不洗過濾器的結果,絨毛藻就來報到了。


話又說回來,
我們其實也並不清楚,
如果連續添加戊二醛以後,
剛毛藻是否就能完全消失?
而戊二醛被分解殆盡後,
剛毛藻是否就不再誘發?
這些都有待做進一步的實驗來釐清的。

剛毛藻雖然是個很容易動手清理的藻類,
不過卻很少聽到有人能夠完全清理乾淨的,
尤其是躲在墨絲內的剛毛藻,
簡直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戊二醛在此時就很管用了,
雖然高濃度的戊二醛對某些水中動物有害,
然而我們換個角度來思考,
在新設置且尚未放養水中動物的水草缸中,
如果能以較高濃度的戊二醛先來「處理」一下,
一方面能穩住新缸容易爆藻的危險處境,
另一方面又能提供水草碳元素來源,
這或許是個值得試試看的構想。

剛毛藻幾個星期來的連續變化圖。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11):容易碳(EasyCarbo)治療白點病的效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解說「溶態有機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