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4月22日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11):容易碳(EasyCarbo)治療白點病的效果


也算托新來的紅鼻剪刀之福,
我終於有機會試驗一下戊二醛對白點病的治療效果。

我的水族缸兩個星期多以前就已經先使用了 Azoo 的「水草有機碳源」來做試驗,
當時的水族缸溫度還很低,
維持在 22.5 至 23 度的低檔。
在試用了三日以後感覺沒有起色,
於是停用了水草有機碳源,
並且純粹觀察而已。
紅鼻剪刀的白點病此後逐漸的好轉,
不過紅蓮燈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身上的白點依舊很嚴重。

荷蘭的容易碳(EasyCarbo)裡面是大有玄機的。


原本我打算就此停手並繼續觀察就好的。
不料白點病卻逐漸擴散開來,
雖然已經痊癒的紅鼻剪刀都安然無恙,
但紅蓮燈身上的白點病卻日漸惡化,
更慘的是連小仙女和黑旗也都中獎啦。
這下子我可不能繼續坐以待斃了!

於是我在 2009 年 4 月 12 日開始進行另一個戊二醛的試驗,
把存放已久的荷蘭「容易碳(EasyCarbo)」給拿出來用。
原本想繼續使用 Azoo 的水草有機碳源,
但因為剩下的不多,
怕試驗進行到一半無以為繼,
所以乾脆就把全新的荷蘭容易碳打開來用。
而且這一次我比較人道一點,
把水族缸的水溫調升到 27.5 至 28 度,
也就是治療白點病的最理想溫度。
這麼一來如果戊二醛對白點病的療效不佳,
可就不能再歸咎於水溫過低了吧。

添加 2.5 倍劑量的容易碳以後,水草開始暴長。上圖是 2009 年 4 月 5 日,下圖是 2009 年 4 月 21 日。



對於容易碳的添加劑量,
我直接在三呎缸內(160-180 公升)倒入了 10 cc 的劑量,
算起來約是原廠建議的 2.5 倍劑量,
而且是每日添加一次。
我心想乾脆就下重一點的量,
看看白點病會不會好得比較快。

在下了重劑量的容易碳並配合提升水溫以後,
再來就是觀察魚隻白點病身上的變化了。
紅蓮燈可說是我觀察的指標,
因為紅蓮燈是白點病最嚴重的一群,
而且不吃東西已經日漸消瘦。
剛添加容易碳的錢幾天,
魚隻身上的白點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
更令人覺得遺憾的是,
原本的七隻紅蓮燈,
也陸續的陣亡。
這一批元老級的紅蓮燈飼養已近一年,
當初買了 20 隻,
在發生硫酸鎂(MgSO4)意外事故前都還有 18 隻,
而硫酸鎂事故後只剩下了 7 隻。
如今因為白點病的糾纏,
紅蓮燈又陸續的陣亡,
真令人感到不捨。

補充了碳元素以後,新長出來的魚腥草就不再破葉了(下圖)。再度證實水草破葉要先考慮二氧化碳的問題。



還好這個低潮期也算過得很快。
在開始添加容易碳六日以後,
紅蓮燈總共只剩下兩隻了。
但此時的白點病況開始好轉,
包括小仙女和黑旗身上的白點病也日漸減輕。
一直到了今日(2009 年 4 月 21 日),
也就是添加容易碳 10 天以後,
白點病總算完全消失了!

原本這樣的結果應是令人鼓舞的,
但是慢著!
這次的白點病治療試驗,
可又引起了我心裡一大堆的問號。

先來看看這個有趣的荷蘭容易碳。
我先前不論是添加 cidex、Seachem excel 或 Azoo 水草有機碳源,
水族缸的酸鹼值是不會有啥變化的。
但是這個荷蘭的容易碳可就不一樣了。
在最初的幾天我並未特別注意 pH 自動控制器上的數字變化,
心想反正都是未活化的戊二醛嘛,
理論上內容成分不會相差太多。
可惜我先入為主的觀念差一點害了我自己。

僅剩的紅蓮燈之一,白點病也是把魚搞死的。


幾天以前我偶然瞄見 pH 自動控制器上的數字,
感覺怎麼比往常偏低了一些,
本來心裡不以為意的,
直覺是太久沒進行探針的校對,
所以誤差變大了。
不過我隔日又留意了一下數字的變化,
發覺水質有繼續往酸性移動的現象。
這下子可引起我極大的關注了。
如果是水族缸發生酸化現象,
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一件!
但我還是先懷疑是容易碳所惹的禍。
於是我在倒入容易碳的同時,
先記下了 pH 值的數字是在 7.11,
倒入了 10 cc 的容易碳以後,
pH 值果真迅速下滑,
在短短的十分鐘不到,
數字由 7.11 下降到了 6.74!
此時我就懶得再繼續觀察去了。
原來水族缸的酸鹼值下降,
竟是容易碳內的酸性物質造成的。

這麼一來可就有趣了。
根據我的了解,
戊二醛在鹼性的環境中殺菌力強但不易保存,
在酸性環境中殺菌力弱但較易保存。
其實先前我也很想在整桶用不完的戊二醛內加入酸性化學物質,
以求更久的保存期限。
不過我只是在心裡想想,
荷蘭的容易碳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這麼個玩法了。

加了碳元素後成長速度超恐怖的大寶塔。大寶塔中間縮小焦黃的地方,是先前硫酸鎂事件造成的。


畢竟我們添加戊二醛的主要目的,
不是在於殺菌(包括有益和有害的細菌),
而是在於提供碳元素,
況且在水族缸中添加了酸性化學物質,
在某個程度而言也能提供水中更多的 CO2。
最廣為人知的做法就是檸檬酸加小蘇打了,
市面上的許多二氧化碳錠片就是這個玩意兒。
這真是個一石兩鳥之計,
一方面減少戊二醛對水族環境的細菌傷害,
另一方面以酸性添加物來提供額外的 CO2。
同樣是戊二醛產品,
來自荷蘭的容易碳對細菌的傷害小又提供更多的 CO2,
這在競爭激烈的水族市場上,
可說是取得了更大的優勢。

不過回頭來看看我這次的白點病治療試驗,
荷蘭容易碳的表現可就不怎麼裡想了。
治療了十天才將白點病消除,
這樣的藥效可說是不及格的。
況且經過了十天的治療,
也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誰的功勞了!
是水溫提升後白點病被控制住?
是水草成長旺盛改善了大環境?
或者是容易碳的緩慢藥效作用?

經過十天的白點病治療試驗,已經痊癒的黑旗。


真是的....!!
原本以為只是很單純的白點病試驗,
卻搞成了一頭霧水。



水質混濁的成因與對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12):防治剛毛藻的效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