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4月14日

水草施肥釋疑(下):二氧化碳才是萬惡根源




Tom Barr 與水草導師團隊


作者:Tom Barr
編譯:Erich Sia



19. 
低光就等於低營養需求。
讀者可以盡情的調低光照,
低到水草就算提供充分的 CO2 和營養也不再成長的程度。
然而這是控制水族缸中水草和藻類成長的一個極有用方式,
一直到狀況改善為止。
很多人遇到了 CO2 方面的問題,
那就降低光照,
好讓穩定的 CO2 目標濃度,
比在強光下更容易達成。
因此降低光照是最符合邏輯的做法,
而不是營養和 CO2。
減光是為了控制藻類、為了穩定、為了 CO2 和營養的問題、為了控制成長速率、
為了降低電費、為了降低熱排放,以及為了減少所有一切的浪費。

20. 
假如 CO2 並未很恰當的供給,
那麼 EI 和大多數的施肥法也都幫不上忙了。
嚴格限制 PO4 能夠降低水草對 CO2 的需求,
但水草的成長可能很難維持下去。
其實也可以降低光照強度,
畢竟光照是水草一切成長的起點。

21. 
很多人談到頂芽捲曲是和鈣質(Ca2+)有關。
其實這是次發性的作用。
因為從來沒有任何人可以很明白的告訴我,
"為甚麼"我故意把鈣質降低至 5 ppm 的相當低濃度,
卻沒發生水草頂芽捲曲......

我看過 CO2 問題導致十幾種水草頂芽捲曲,
而有些水草品種則不受影響。
我稍微增加 CO2 的濃度,
這些症狀就消失了,
而且施肥法是用 EI 的方式,
況且施肥法在整個實驗過程都沒改變。
過去幾年來類似的試驗,
我進行過超過了 30 次以上。

當植物不再有碳元素做為產生新組織的支柱時,
將嚴重影響植物的成長。
水草會彼此競爭 CO2,
所以當很多水草發生縮頂時,
其他的水草卻沒問題。
限制 CO2 最常影響到新生成的組織
情況也最為嚴重。
很多水草種類是非常具侵略性的,
在低 CO2 濃度下不會發生啥問題,
其他的種類則相當的懦弱,
除非 CO2 一直維持在高濃度之下。



22. 
另一個常被人提及的是鉀離子(K+)的問題。
我們在水草成長健康的水族缸中使用高濃度 CO2,
開始添加過量的鉀離子到 50 ppm,
然後繼續以硫酸鉀(K2SO4)來添加鉀離子。

水草並未表現出縮頂的現象,
那麼試驗的結果就顯示出,
讀者所遭遇到的問題不可能是過量的鉀離子造成的,
而更可能的是,
這些讀者的問題並非與 CO2 沒有關聯。
或許添加了更多的鉀肥以後,
增加了水草對 CO2 的需求,
可是讀者卻沒有把這一點考慮進來。

23. 
很多人認為過量的營養造成了問題,
這是因為之間有所「關聯性」,
但並不是彼此之間的「因果關係」。

例如增加鐵肥(Fe)促進水草較快的成長,
進而增多了水草的質量,
然後對某些水草種類而言,
限制因子又回到了 CO2 身上。

在無限制營養的條件下,
我們將不再有足夠的 CO2,
然而如果限制了鐵肥(Fe)或磷酸(PO4)等,
那就會有足夠的 CO2。

有太多的讀者將問題回歸至營養問題上,
並且假設是因「過量」造成的。
然而諸如此類的觀察,
無法顯示或證實其間的「因果關係」。

假如這些人提供了無限制的 CO2 條件,
那麼我們會看到,
在同一個水族缸中的同樣水草種類,
在相同的營養條件下將不再發生縮頂。

所以這並不是營養問題造成的。
這從來就不是營養問題造成的,
而是 CO2 問題導致縮頂的表現。

24.
CO2 的不足還會衍生出其他的問題。
NH4 等濃度會增加,
因為水草不再吸收了,
藻類的機會就來了;
水中的溶氧量會減少,
底床內的氧氣亦然,
因為根系會釋放氧氣至底床沉積物中,
而這是因水草成長和產生氧氣的作用。

CO2 不足會導致一連串的效應,
這需要時間來修補和回復正常。



25. 
過去三年來我合併使用 ADA 黑土,
所以不只水體的營養無限制,
底床也提供了營養來源,
那麼我們就有更多的營養了。

我對很多人的質問是,
如果讀者假設水中高濃度或過多的營養很不好,
那為何底床中的營養就是個例外?
我的意思是如果讀者要套用一個概念,
就必須一體適用至所有的狀況,
而非只用在某一種適合自己的情況。
常見的武斷意見是一些宣稱水體高營氧濃度不好的讀者所提出的。

26. 
邏輯其實是相當簡單的,
但讀者需要進行觀察,
並且要來回重複好幾次。
如果不然,
那麼讀者將繼續面對相同的困擾,
而不是去重視很難測量的因子如 CO2,
那麼讀者將永遠相信營養才是元兇。

有缺陷的邏輯思考在水族界存在已經好幾十年了。
我很不一樣,
所以大家認為我很聰明等等,
因為我堅持邏輯思考,
並且遵循著聰明的方法。
不!其實我不是。
我只是試著透過排除各種可能性的方法,
去找出造成問題的真正原因。

造成水草縮頂的可能原因有很多,
不過我很清楚哪些因子是不會導致縮頂的。
然後我會去查看別的因素,
而不會在此浪費我的時間。

讀者懂了嗎?
談了很多的 CO2,
卻絕少提到營養問題......
CO2 常常才是"萬惡的根源"(CO2 is often the "Root of all evil")。


全文完。


譯後語:
Tom Barr 在本文中以條列的方式提到了關於施肥疑慮的重點,
也包括了反駁水族界幾十年來對水草縮頂和捲葉的說詞,
說穿了都是水族業者和草友之科學思考和實驗訓練不足所致。
而我最認同 Tom Barr 的是他提出了正確的科學觀念:
有關聯性不等於有因果關係!
至少在人類醫學的研究和討論中,
這一點也總是被人提及的。
期盼所有的草友也都能將此句銘記在心。

我自己在測試 EI 吃到飽的水草施肥法時,
所遭遇到的水草和藻類狀況很少且很順利,
現在回顧起來和我使用「pH 自動控制器」可能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透過 pH 來自動控制 CO2 的供應,
水族缸內得以輕易的達成 CO2 維持「高濃度」且「穩定」的目標,
而非光靠自己的感覺或調氣泡數就認定 CO2 已經很夠很穩定了,
水草的成長和藻類的抑制才是更實際且準確的指標。
草友們如果預算許可的話,
在為水草添購 CO2 鋼瓶設備的時候,
不妨也把 pH 自動控制器也納入考慮。
我可是很難得會推薦草友購買特定的昂貴水族產品的喔......


水草施肥釋疑(上):對吃到飽施肥法的疑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栽培水草要不要打二氧化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