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3月29日

水草施肥釋疑(上):對吃到飽施肥法的疑慮




Tom Barr 與水草導師團隊


譯序:
Tom Barr 在推翻磷酸(PO4)和硝酸(NO3)會暴藻的傳統水族論點之時,
在十幾年前也提出了估計指數(EI)或吃到飽的水草施肥法。
目前世界各大水族論壇上已經很少人在談磷酸和硝酸會暴藻了,
但 Tom Barr 的水草吃到飽的施肥方式推出其實也超過十年了,
至今還常有不少人有不同的意見或批評,
此外元素比例和拮抗問題、抑制濃度和缺素症狀等等,
也是世界各國草友很經常談論的焦點。
本文即是 Tom Barr 針對上述這些種種看法的歸納說明和反駁,
Tom Barr 也很樂意我將此釋疑文翻譯成中文刊出。
由於 Tom Barr 的思緒有時候跳躍很快,
所以我稍做了一些整理後翻譯刊出,
藉此希望能提供對水草施肥有疑慮的草友們更深入的思考。



作者:Tom Barr
編譯:Erich Sia



由於估計指數(EI)的水草吃到飽施肥法日漸受到歡迎,
有些人在使用過程中受到了一些挫折,
所以我藉此文來提出說明和解答。

1. 
EI 絕對不是一成不變的水草施肥法。

2. 
EI 是個很簡單的概念,
是藉著提供水草無限制的營養(即吃到飽)而不需要進行水質測試。

3. 
藉著添加無限制的營養,
也就提供了水草最理想的營養,
所以我們便能排除水草缺素的原因。

4. 
對絕大部分的水草而言,
明確的缺素症狀至目前都還是不清楚的。
因為這需要很高層級的測試,
而一些東西如魚糧、沉積物和其他的討厭因子,
也都要一併納入考量。

5. 
如果我們想降低水草的成長速率,
那就減少照明強度吧,
那麼我們能夠很放心的進行一些假設,
例如使用較少的肥料,
讀者請再回去看第一點的說明。

6. 
在同時養殖了水草和魚類的水族缸中,
藻類所需的營養是不會受到限制的。
讀者愛怎麼和我辯解都行,
但請讀者必須先回去做做研究,
並且看看哪些營養的濃度果真能夠限制藻類。
能夠限制藻類成長的營養濃度是極低的,
而任何的魚類排泄物和水草殘渣、滲出物等等,
對藻類所需的營養而言都已經是太足夠了。

7. 
在 EI 施肥法中 90-95% 的所有藻類相關問題,
是因不當使用 CO2 引起的。

8. 
在 EI 施肥法中 90-95% 的所有藻類相關問題,
是因不當使用 CO2 引起的。
這一點我特別要再強調一次,
因為很多人日後還是會將此點忘記,
然後又去責怪施肥方法有問題。
其實藻類問題不只會出現在 EI 施肥法而已,
其他的每一種施肥法都有同樣的困擾。

9. 
想要精準測量 CO2 濃度並不容易。
CO2 濃度的變化性很大,
CO2 的分佈受到水流影響很大,
而且能夠在短短的 30-45 分鐘內,
濃度的變化差距就達十倍之多。
沒有任何其他的營養濃度能夠如此的迅速變化,
也沒有任何其他營養像 CO2 那樣的重要。
有些藻類利用 CO2 濃度變動的機會開始萌發並發展。
請讀者務必要很小心,
在假設自己有 110% 的絕對把握之前,
必須先排除各種狀況,
然後才開始調整 CO2,
而且是要慢慢來,
絕對不要不耐煩或操之過急。



10. 
對於使用任何 CO2 供應方式來說,
一般而言弱光總比強光好。
弱光降低了水草對 CO2 的需求,
假如讀者使用了強光,
那就考慮降低光照的方式吧,
等到真的出問題了再來調整。

11. 
EI 排除了缺素的可能性。
此法雖然排除了營養不足,
但很多人在添加了無限制的營養時,
水草仍舊遇到了問題。
EI 並不只是談水草營養而已,
從前當水中 PO4 不多時,
水草對 CO2 的需求較少,
然而現在使用 EI 以後水草對 CO2 的需求就大增了。
假如 CO2 沒有跟著一起增加以因應營養的變化,
那麼可能導致水族愛好者做出錯誤的假設,
認為 PO4 是導致水草和藻類問題的原因。
然而這其實是次發性的作用。
在一些實驗中發現,
如果 CO2 能夠做很精準的調整,
那麼藻類和水草的問題就不會發生。
在邏輯方面所犯下的錯誤,
將導致錯誤的假設和結論。

12. 
我們要盡可能做出很安全的假設。

13. 
使用 EI 施肥法也可以進行測試水質。
有些人透過測試來摸索自己的水族缸水質,
然而如果發現結果都在目標範圍內(讀者自己的或 EI 的等等),
之後就不再去測試水質了。
要不要測試水質讀者可以自己決定,
如果覺得值得的話就去測試水質吧。

沒有人規定讀者不可進行水質測試。
我從前(1996-1997 年)建議水質測試和換水一起進行。
然而如何正確的執行水質測試一事,
向來都不是水族愛好者的專長。

水族界都是便宜的水質測試工具,
而且解析度很糟糕,
所以在信賴任何的水族測試結果之前,
要先校正所有的的水族測試工具。
就算是昂貴的實驗室測試儀器也得要校正,
如此我們才能知道所獲得的結果是否正確。

14. 
EI 水草施肥法的推廣並不是藉助於華麗的詞藻、知覺或行銷計畫,
也不是透過信仰來傳播的,
同時 EI 並不去毀謗其他的施肥法。
EI 的成果是可受檢驗的,
其概念是來自 PMDD(Poor Man's Dosing Drops;窮人的肥料滴液),
在裡面也蘊含了繁雜的數學計算公式,
只不過我論述時只用幾了張圖表來表示而已。



15. 
EI 是特指水體來源的營養,
然而水分子也會擴散至底床沉積物內,
所以也能變成根部的營養來源。
EI 並沒有阻止水族愛好者將根肥與水體施肥合併使用。

16. 
元素比例是個很熱門的話題,
但真正了解元素比例的人卻很少,
還有為何元素比例不會是個問題。
Epstein 和 Bloom 兩人是此方面議題極受尊敬的學者,
真正的問題點在於限制或無限制的營養濃度,
而非元素比例的問題。
元素比例可幫農夫省下肥料方面的大筆金錢,
並且減少最終的浪費,
然而水族愛好者並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花費也實在微不足道。
儘管如此,
有個相對的比例範圍也不錯,
可是我們所栽培的水草種類繁多,
每一種水草都有自己的成長速率和營養需求,
這麼看來想要應用某個元素比例通則是很困難的。

17. 
雷德菲爾德比例(Redfield ratio)是個經常被討論和引用的數據,
讀者常常把重量和原子數量搞錯了。
如果以重量換算起來,
相當於 NO3 : PO4 = 10 : 1。

然而這個比值只能用在海洋系統的湧升流(upwelling ),
況且是在極強的光照或全日照下。
此一系統在藻類後續成長會變得受限制。
這和水草所成長的淡水系統是完全不同的。
淡水水生植物需要不同的比例、不同的營養來源和不同的循環,
況且也有能力攝取外部週遭環境中的營養,
並在體內濃縮成更高的濃度。

18. 
營養的抑制濃度或上限。
通常來說這和滲透壓有關,
基本上是鹽分過多。
改良式 Hoagland 營養液(Hoagland's modified solution)是營養非常豐富且無限制的溶液。
EI 的概念也很類似,
只不過是針對水草的最低下限,
高過了水草的最低需求範圍,
但並不像水耕營養液那麼豐富。
水耕或 Hoagland 營養液的由來已久,
具有測試和研究的背景來支持。
EI 距離這些抑制濃度還差得遠了。


待續......


水草缸的另類玩法~無水啟動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水草施肥釋疑(下):二氧化碳才是萬惡根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