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7月28日

新水過敏症




德國網友票選第一名的德語水族網站


在絕大多數的時候,
如果我們專注於某一個問題時,
很值得試著去描述此一問題的概念,
甚至進行一次更仔細的觀察.
本次的案例是:「新水過敏症」.
這是個極為神秘的病症,
而且隨時有大量的相關討論.
七彩神仙常常遇到這個問題,
幾十年來在七彩神仙通信(Diskus Brief)雜誌(譯者註:此雜誌曾發行國際中文版,由台灣魚雜誌社出版發行)和其他的出版物當中,
也總是佔據著版面.

好吧.
「新水過敏症」.
這是由「新水」和「過敏症」這兩個詞所組成的.
根據德國知識網,
新水最通俗的定義是,
「是一種水,
其使用是為了冷卻的目的,
而且並不參與技術性的循環過程.」
現在自然就出現疑點了,
許多水族愛好者實際上是在執行換水,
而「並不參與技術性的循環過程」.
更甚者,
這些水通常是來自家裡的自來水,
也就是根本就是「技術性循環」的水,
我們如果願意把水質淨化設備和自來水廠的處理,
做成這樣理解的話,
那麼便能明白.

到目前為止還好啊.
半信半疑也好,
吹毛求疵也罷.
我們怎麼也算是「知道」是甚麼意思.
「新水」只不過是用於表達:
在換水時的「新」水相對於水族缸中的「舊」水.
就這麼順理成章(?).

「我們」也肯定知道第二個相關詞「過敏症」的涵義。
我們在談「新水過敏症」的時候,
意思就是「新水」是個過敏原,
要為疾病症狀來負責。
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
「過敏原是一種物質,
透過免疫系統為媒介,
導致過敏反應的發生。」
還有:
「對水產生過敏從定義來說是不可能的,
因為一個過敏反應是源自對過敏原的不合理免疫反應。
水本身並不具免疫原性,
也就是並不會引起過敏症。」

我們至少要以非常合理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
這一個「病徵」的觀念遭到了完全的誤用。

當然了,
至少在專領域中這個看法並不新穎。
「新水過敏症」的發明者霍斯特‧柯勒(Horst Köhler)(譯者註:七彩通信的發行人)在使用這個詞的時候,
也都會用引號來標示,
以確保這個看法並非醫學上的「過敏症」,
而只是口語上的表達而已。
這裡還出現了一個問題,
一個完全誤導的描述,
就因聽起來可能有這樣的「感覺」,
那麼其意義又是如何?

有趣的是將下列引述自霍斯特‧柯勒的文章(七彩通信 2/1987 和 2/2007)連在一起:

「這種疾病和"神秘的"細菌或病毒都無關...」

還有:
「這個"疾病"和細菌無關。
不過建議以安莫西林(Amoxicillin)來治療 ,
一種抗生素。
下面是引述自迪爾克‧安篩特(Dirk Anscheit)發表於 2/2007 標題為「以安莫西林治療"新水過敏症"的正面經驗」之文章:
「在此期間我知道了霍斯特‧柯勒的一本書,
而且很寶貴的從中學習,
如今以此為出發來治療"新水過敏症"。
正如書中所描述的,
我立刻以每 100 公升的水容量投與 1.5 公克的安莫西林來治療。」

把兩段合併來看:
一個和細菌無關的「疾病」,
應該以治療細菌用的抗生素來處置。

那...當然啦。

順便一提的是,
文章中使用安莫西林治療的「正面經驗」是這樣的:
以安莫西林治療過的七彩神仙死掉了三分之二。
說得更精確一點:
六隻七彩神仙中有四隻沒活下來。
引用迪爾克‧安篩特的說法是:
「我從來就沒料到,
七彩神仙在安莫西林的正確劑量下,
那麼快就能恢復健康了...」

這些七彩神仙會不會哪一天也發生了「新水過敏症」?



不同的觀點是:
有人認為是至少有兩隻七彩神仙因使用了抗生素而存活下來;
有人認為是有兩隻七彩神仙儘管使用了抗生素還能存活下來。
您能夠說明白講清楚,
誰才是正確的嗎?

有些想法很值得我們事先思考一番。
舉例來說,
您難道不認為,
對於某一作用而言,
難道只有一種可能原因而已嗎?

如果問題是馬上發生於換水之後,
其相關性是顯而易見的。
除非「顯然」並不必然是「正確」的。
我們也可能會想得到,
換水的執行過程是否發生了錯誤。
而我們也可能會想到,
以抗生素來治療氣泡病
是一件很荒謬的事。

答案出來了!


Ich danke Herrn Bernd Kaufmann für die Zustimmung der chinesischen Übersetzungen.


氣泡病←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