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月19日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9):來自荷蘭的「容易碳(EasyCarbo)」


在此首先要特別感謝台灣魚雜誌社的社長蔣先生。

由於日前我曾向蔣社長表示打算由德國郵購一罐「容易碳(EasyCarbo)」回來,
藉以瞭解這罐荷蘭產的「有機碳」裡面賣的到底是啥東西。
蔣社長很大方的表示願意協助我取得一罐,
於是他透過德國某一有合作關係之出版社代為購買,
並且於去年(2007 年)年底在大陸的一場水族展覽中,
由在中國參展的德國出版商遞交給蔣社長,
然後蔣社長才又由大陸帶回台灣給我。

蔣社長返台後親自將 EasyCarbo 和另一本我尋找很久的德國舊書帶到家中給我。
我倆迫不及待的將 EasyCarbo 的瓶蓋打開聞了一下味道,
然後我拿出了 Cidex 來兩人又一起聞了一下味道。
做了比較之後,
蔣先生和我共同的看法是:
EasyCarbo 和 Cidex 的味道是一樣的,
只不過 EasyCarbo 更嗆鼻一點!
也就是說 EasyCarbo 應該就是戊二醛!



光聞味道其實未必準確,
我們頂多只能說 EasyCarbo 裡面裝的是醛類的嗆鼻溶液,
老實說我很想找個研究單位分析一下裡面的成分。
不過這麼做實在很大費周章的,
我於是先搜尋了一下相關的資料,
結果發現不論是德國、荷蘭和瑞典,
都有草友指證歷歷表示 EasyCarbo 就是戊二醛,
而且和美國 SeaChem 公司的 Excel 應是同樣的東西。

很遺憾的是,
荷蘭產的 EasyCarbo 並未出口至美國,
而美國產的 Excel 也並未出口至歐洲。
因此絕大多數的美國和歐洲草友,
只能以因 a=b 且 c=b,
因此 a=c 來判斷兩種產品的相關性。

仔細端看 EasyCarbo 的正面標籤,
第一行是荷蘭文。
而中文的說明顯然寫錯了,
原意是「植物用的碳肥」,
中文卻寫成了「標籤正面」。
顯然荷蘭的 EasyLife 公司尚未接到來自說中文的草友之抗議。
不過未來應該也沒幾人有興趣提出抗議才對,
草友們大概都直接用戊二醛了。

罐子的後方則是好幾種語言的使用說明書。
產地明白的表示是荷蘭生產。
但第一種使用說明書的語言卻是英文。



往內頁翻開,
終於看見了中文的使用說明了。
最有趣的是,
建議使用劑量是:
每 50 公升水加 1 cc,
最多每天每公升不超過 2 cc。
這下可好玩了,
美國的 Excel 是建議每 200 公升加 5 cc,
也就是每 40 公升加 1 cc。
這是否意味著 EasyCarbo 的濃度更勝 Excel,
也因此蔣社長和我聞起來都覺得比較嗆鼻?
但 EasyCarbo 又指示得以添加至兩倍的劑量!
雖然我曾看過德國草友表示 EasyCarbo 裡面是 1.5% 的戊二醛,
但這個說法有待查證。



綜觀德國草友的說法,
EasyCarbo 在使用的經驗上和美國的 Excel 幾乎一模一樣,
其中包括容易被毒害的水草品種如陸角苔.
而 EasyCarbo 對於紅藻(如黑毛藻)的殺藻效果勝過了對於綠藻(如絲藻)的殺藻效果,
這也和許多台灣與大陸的草友使用戊二醛的殺藻經驗是相吻合的。

上星期二(2008 年 1 月 8 日)正好我在醫院值班,
晚上十點左右蔣社長突然打電話給我,
表示美國 SeaChem 的國際銷售經理 Brian Miller 先生剛好來台灣,
就在他的車上而且他們就在附近,
蔣社長問我有沒有興趣和他聊聊。
我表示素未謀面的突然講電話感覺怪怪的,
要不就見個面聊聊比較有禮貌。
沒想到蔣社長很爽快的答應,
過不了多久以後他便把人帶到了醫院,
於是我們就在大廳坐下聊了一會兒。

在簡短的幾句寒暄以後,
我單刀直入的問 Miller 先生,
「SeaChem 出品的 Excel 之主成分是否就是戊二醛?」
Miller 先生也很直接的回答:
「正是!
但是戊二醛是毒性物質,
他們公司不能就這麼直接拿來賣,
這會觸及美國的法令,
因此便製作成異構物的形式。」

之後我向 Miller 先生恭維表示 Excel 很受歡迎,
除了提供水草碳元素以外還兼具殺藻的功能...
沒想到 Miller 先生提醒了我:
「SeaChem 從未強調 Excel 的殺藻功能,
但水族愛好者可以自己去體驗。」
這我就納悶了,
他解釋道:
「假如 SeaChem 提出或強調了『殺藻』的功能,
那可又要向美國政府大費周章的解釋、證明....」
說到這一點,
先進國家的政府嚴謹保護人民的程度就是不一樣。
其實我們如果回頭看 EasyCarbo 的說明書,
也沒提到或強調「殺藻」的功能.
說到這一點讓我想起來了,
我曾看過德國草友對於 EasyCarbo 很大膽的把戊二醛拿來賣感到很懷疑,
因為德國法令規定當這些有毒物質濃度達 0.5% 時,
便必須在包裝明確的標示出來。
不過也有不少德國草友表示,
他們可以輕易的舉出許多不符規定的產品。
無論如何,
在台灣的話...

我又問到了 Excel 如何提供水草碳元素,
Miller 先生拿出了  SeaChem 的官方說法,
也就是水草直接攝取,
而非如 Tom Barr 所說的先分解成二氧化碳。
於是我們 Miller  先生是否認識 Tom Barr,
他表示並不認識,
由於他並不屬於研究部門,
所以不太瞭解相關的研究進展。
不過當我問及 Diana Walstad 女士時,
他倒是表示 SeaChem 和 Diana Walstad 有密切的來往。
這真是令人好奇的發展。

我和 Brian Miller 先生接著一陣對於世界水族東聊西扯的,
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半個多小時。
臨別前 Miller 先生表示由於他剛下飛機,
因為時差的關係思緒還不太靈光,
要不然的很想多聊聊。
這......
該不會他對我說過的話都不算數了吧......

無論如何,
由於魚雜誌社蔣社長的鼎力相助,
我不但取得了來自荷蘭的 EasyCarbo 實品,
也有機會和來自美國的 SeaChem 銷售經理聊聊,
對我而言都是相當大的收穫。


我的欖仁樹枝實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水族環境的氮循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