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0月22日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8):戊二醛使用 37 週經驗


時間過得真快,
我從 2007 年 2 月 3 日開始使用 cidex(也就是戊二醛),
至 2007 年 10 月 20 日為止,
算起來已經 37 週了,
也就是超過了八個月了!
而且這之間還歷經了台灣最難熬的夏日高溫。

我們先來看看 2007 年 10 月 20 日所拍攝的照片吧:


相同的造景看久了時在會膩,
因此我做了一點造景變化和新增水草。
同時也好久沒測量水族缸基本資料了,
隨手測量了一些資料當成日後的參考:

水面最亮照度:33,000 lux
TDS:116 ppm
GH:5 dGH
KH:2 dGH
NO3:5 ppm
PO4:0.25 ppm
Fe:0 ppm
Ca:28 ppm
Mg:4.7 ppm
Ca:Mg = 5.95:1

首先看看照度,
相較於 2006 年夏天所測得的 36,000 lux,
下降了將近 9%!
照明這一年多以來下降了 9%,
算是令人滿意的結果,
因為我從未清理燈罩的防水壓克力板。
但至少不須要跟換燈管,
何況 33,000 lux 已經算是強光了。

大百葉的近況不是很好,
有可能是最近我全面清理底床的關係,
造成水草根部吸收受到了影響吧,
大百葉對根部吸收營養的依賴,
看來是不容忽視的。
然而這次的 TDS、NO3 和 PO4 也都降低了,
但我的水體施肥並未改變,
或許是水草加強了由水體吸收肥料的機制。
另一個要考慮的因素是水溫,
水族缸的水溫這半個月來下降得很快,
由原本的 28 度以上高溫,
到現在不到 25 度,
在最適溫的環境下,
水草的成長需求也有所改變。

大百葉的近況不佳。


再來看看噴泉太陽,
噴泉太陽原本種植在背景版上,
由於過度茂密而將之移植至前景,
不料從此噴泉太陽成長一路走下坡,
這令我更相信噴泉太陽的栽培,
應和小榕或鐵皇冠一樣,
以附著於岩石或沉木來栽培,
才更為恰當。

另一個令我覺得很訝異的是寬葉血心蘭!
三個星期前我在空出來的位置上種植寬葉血心蘭,
如今卻光禿禿的像枯木一樣,
看到了這整個畫面,
我第一個反應是碳元素不足!
這個打擊使我反而更想挑戰寬葉血心蘭了。
難道光靠戊二醛無法將寬葉血心蘭栽培起來?

狀況不佳的噴泉太陽和後面的寬葉血心蘭。


原本成長於背景板上花團錦簇的噴泉太陽。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金線椒草,
這棵昂貴的椒草雖然可以在我的水族缸中生長,
而且由原本的兩小棵繁殖成了五棵,
但我始終看不到葉面的金線,
而且有日漸巨大化的趨勢,
這就讓我疑惑了,
何者型態才是正常?

日漸巨大化而無金線的「金線椒草」。


撇開上面的這些水草,
還是有令人告慰的水草種類。
首先還是要看紅太陽。
相較於許多水族館看到的紅太陽,
我的紅太陽輪徑相當的巨大,
但只有頂端是紅色的,
底部的葉片變成了橘黃色的,
但還好並未發生老葉脫落的情況。

變了調的紅太陽,不在紅通通的,而是橘黃色的。


最讓我興奮的要算是紅蝴蝶了!
這也是我這次想要測量水質的原因。
紅蝴蝶過去三個星期以來成長狀況越來越好,
先前始終無法解決的老葉破洞,
目前改善的程度令我非常滿意。
如果光由水質資料看來,
實在無法找出肯定的答案。
水溫的下降也是影響因素之一,
況且自從冷風扇停止吹拂之後,
這兩三個星期來,
我的戊二醛添加已經調降成兩倍劑量。

目前我缸中的紅蝴蝶,
對很多草友而言雖然不夠紅。
但這卻是我追尋很久的色彩,
或許是回憶使然吧,
二十年前台灣從新加坡進口紅蝴蝶時,
長的就是這幅德行。
當時台灣水族界驚為天人,
無不想盡辦法全力呵護,
但真正栽培成功者寥寥無幾。
如今紅蝴蝶在無二氧化碳的環境中,
只靠戊二醛提供碳元素,
使我找回了二十年前記憶中的紅蝴蝶,
這種莫名興奮之情是外人難以理解的。

成長狀況日漸變好的紅蝴蝶,老葉破洞大幅改善。


紅蝴蝶一定要紅色的才漂亮嗎?我不這麼認為。


無論如何,
由這八個多月來的栽培經驗,
我相信戊二醛是可以取代二氧化碳栽培水草的,
除了寬葉血心蘭以外。
至於藻類的防治,
至少我的水族缸目前看不到藻類,
況且雖然 PO4 下降了,
綠斑藻顯然還很安分而未爆發。

相較於德國草友對戊二醛的猶豫不前,
這也算是我們有所超前的經驗累積吧。


本文同時刊載於台灣「AquaPets」雙月刊 2007 年十二月號。



淺談氧化還原電位與水草的關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欖仁樹枝實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