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8月23日

真正會食藻的飛狐


德國網友票選第一名的德語水族網站


多年以來有一些食藻魚在德國以「尖嘴鯉(Rüsselbarben)」(即中文的「飛狐」)的通稱來飼養與販售,
其中包括了水族愛好者、寵物業者與水族文獻的作者。

多年來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混亂,
主要與兩個圖說有關:

在 MERGUS 水族圖鑑(Aquarien Atlas)的第 418/419 頁有兩隻長得很類似的魚:
上面是飛狐(Epalzeorhynchus kalopterus)(德國稱為「美鰭尖嘴鯉」),
下面是黑線飛狐(Crossocheilus siamensis)(德國稱為「暹羅尖嘴鯉」)。

圖一:圖片掃瞄自 MERGUS 水族圖鑑第一集(第十版)。

這兩張照片很明顯可以看得出,
飛狐(Epalzeorhynchus kalopterus)有一條延伸至尾鰭開岔處的黑色中線,
而這一條黑線在黑線飛狐(Crossocheilus siamensis)只到達尾鰭的根部。
在圖鑑的內文中還提到了:
「...本種至今可說是水族缸中最好的食藻魚。
這魚的功用是班什博士(Dr. Baensch)首先發現的,
而且介紹給德國的西方水族(West-Aquarium)觀賞魚繁殖場知道的。
縱使不怎麼醒目,
此一食藻魚在今日的寵物店中是不可或缺的魚種。」

然而在丹尼爾(Dennerle)所出版的系列叢書中,
包括最新的一本為「迷人水族缸之系統(System für faszinierende Aquarien)」,
對於這兩種類似的魚卻有著不同的介紹,
而這兩種魚幾乎只能由尾鰭的黑線來加以區分。

圖二:圖片來源:丹尼爾(Dennerle)「迷人水族缸之系統(System für faszinierende Aquarien)」。



事實上只要我們能仔細觀察的話,
分辨黑線飛狐與飛狐是毫無困難的。
之所以會發生錯亂,
主要是至少還有一兩種類似黑線飛狐具有黑線的魚種。
在英語文獻方面,
Neil Frank 與 Liisa Sarakontu 曾做過這樣的整理。

為了完全瞭解錯亂的狀況,
我在此提出另一個圖說,
這是來自烏爾利希班什博士(Dr. Ulrich Baensch)所著的一本稱為「小型觀賞魚百科(Kleine Zierfischkunde)」的小冊子,
烏爾利希班什博士正是 MERGUS 水族圖鑑一書的作者漢斯班什博士(Dr. Hans A. Baensch)之父親,
其內文如下:

圖三:圖片來源:烏爾利希班什博士(Dr. Ulrich Baensch)所著「小型觀賞魚百科(Kleine Zierfischkunde)」,1976 年德彩(Tetra)出版社發行。




從上面的圖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下方的那隻魚是黑線飛狐(Crossocheilus saimensis)(書中寫的是同義字 Epalzeorhynchus),
而其身上的黑線與 MERGUS 水族圖鑑上的同名的那一隻並不相同。

下列的圖片是水族界最常販售的魚種:

圖四:「假」飛狐之一,這隻很顯然是是柬普寨墨頭魚(Garra sp. af. cambodgiensis)。



圖五:「真正」會食藻的黑線飛狐(Crossocheilus siamensis)。



圖六:這推測是 MERGUS 水族圖鑑中誤植的魚種,並無食藻功能。



圖七:這隻魚很顯然是飛狐(Epalzeorhynchus kalopterus)。



圖八:又一隻具有「黑線」的魚:小下口脂鯉(Parodon affinis)。



圖九:很難以置信,可是有時候會和飛狐混淆不清:青苔鼠(Gyrinocheilus aymonieri)。



圖十:斯里蘭卡墨頭魚(Garra ceylonensis ceylonensis),是最佳的食藻魚之一。



就算沒有科學文獻來做最後的確認,
從上述的資料看來,
我們確信 MERGUS 水族圖鑑中的圖片並不是正確的。
MERGUS 水族圖鑑中的那一條魚應與圖六一樣是另一個品種,
而且其食藻的功能並不好。
烏爾利希班什博士(Dr. Ulrich Baensch)所著「小型觀賞魚百科(Kleine Zierfischkunde)」中的那一條魚,
與圖五同樣才是今日我們所稱呼的黑線飛狐。
假如圖四與圖六是同一種魚的不同發育階段(非常可能),
那便是墨頭魚(Garra)屬的魚類,
而 MERGUS 水族圖鑑中的圖片最可能就是墨頭魚了。

還有個重點不要忘了:
飛狐的體型相當大(至 18 公分),
因此不適合飼養在小型水族缸。
水族缸應至少有 100 公分長,
水族缸越大越好。
至於混養的可能性不同的報告都有人提出,
我自己的經驗是,
優勢的魚隻會壓迫並追趕弱勢的魚隻。
在大型的水族缸中,
如果飼養一小群如 5 隻,
飛狐很顯然會安靜很多,
而且能彼此相互容忍。
至少我沒見過飛狐之間危險的鬥毆,
並導致受傷收場的例子。


Ich danke Herrn Bernd Kaufmann für die Zustimmung der chinesischen Übersetzungen.



渦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牛心漢堡適合當作餌料嗎?七彩神仙飼養溫度與餵食的觀察(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