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6月23日

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4):使用 20 週經驗分享


我自己的水草缸使用戊二醛(Glutaraldehyde)作為碳元素來源至今也已經有 20 週了,
在此分享一下這些日子以來的心得,
最上面的圖片是今日(2007 年 6 月 23 日)的最新照片;
下面則是 12 週以前(2007 年 3 月 31 日)的照片。


我在造景上稍微做了調整,
我將後景的三角葉與非洲紅柳做了對調,
此外水族缸裡也添加了新的嬌客:烏蘇里聚藻,
這是四月的時候一位認識已經 18 年的摯友相贈的,
根據他的經驗,
想在水中長期烏蘇里聚藻栽培不易,
因此他始終將烏蘇里聚藻種植在淺水花盆中。
我向他解釋我們過去以來嚴格限制氮肥,
造成很多水草栽培不易,
或許烏蘇里聚藻也是其中之一,
況且烏蘇里聚藻的水上葉為綠色的,
轉成水中葉卻變成紅色的,
這不可能是水中光照比較強所造成的,
令我懷疑「缺氮」很可能是從前不易栽培烏蘇里聚藻的原因。
還好烏蘇里聚藻這兩個月來很給我面子,
由原本的一小株水上葉逐漸繁衍成目前的五根植株,
而且最重要的是,
完全是綠色的!


不過烏蘇里聚藻的栽培成功之餘,
還是有令人遺憾的狀況。
首先是水溫的問題,
今年的夏天特別熱,
不論我的降溫風扇怎麼吹,
我目前水族缸的水溫始終超過 28 度(除非開冷氣),
這是去年 8 月才會出現的現象,
今年還沒到七月就遇上了。
到底我目前所栽種的水草能夠忍受超過 28 度的高溫多久,
還是個未知數。

其次是一些水草出現了一些症狀:
紅太陽的頂芽縮小、
紅蝴蝶的老葉破洞、
非洲紅柳的頂芽捲縮。
這些症狀若由傳統的水草栽培缺素論點或假說來看,
不外乎是「缺鉀」或「缺鈣」造成的,
但若由 Tom Barr 的觀點來看,
這些頂芽縮小、捲葉或老葉破洞,
首先要考慮的就是 CO2 或「缺碳」!

紅太陽頂芽縮小,首先要懷疑的是:缺碳!


紅蝴蝶老葉破洞,首先要懷疑的是:缺碳!


非洲紅柳頂芽捲縮,首先要懷疑的是:缺碳!


或許有草友很質疑 Tom Barr 這種有違以往認知的判斷,
那麼我們來看看今日測得的水質:
TDS: 217 ppm
GH: 10 dGH
KH: 2 dKH
NO3: 5 ppm
PO4: 0.5 ppm
Ca: 45 ppm
Mg: 16 ppm

這個水草缸一點也不缺鈣,
況且很多草友所在意的鈣鎂比也有 3:1 以上;
而我這個缸子唯一無法測量的是鉀離子,
不過此缸已經不是天然水草缸,
我每星期會添加兩次的 NPK,
缺鉀的可能性應該也不高。

回顧過去數個星期來,
我曾執行過三次大量換水,
目的是修剪水草並清理底泥,
想要實驗 Tom Barr 所提出的無二氧化碳(non-CO2)水草缸,
「純」天然水草缸繼續在娘家缸進行即可。
然而底泥提供的二氧化碳因此大幅減少,
或許對於某些需求碳元素比較迫切的水草而言,
目前的戊二醛所能提供的碳元素偏低,
造成了「缺碳」的症狀。

始終吹拂不停的冷風扇,造成 CO2 急速的揮散。


但若要因此便歸咎目前的戊二醛使用劑量偏低,
恐怕也有失客觀。
首先是我的冷風扇終日吹拂不停,
這是加速 CO2 逃逸至大氣中的元兇之一。
其次是水溫過高造成水草成長不良也是得考慮的因子。
另外,
或許是由於我也在實驗求證一些化學藥品的關係(日後會發表),
我的水族缸之 KH 目前一路下降至 2 dKH,
雖然 KH 偏低有利於游離的 CO2 存在,
但緩衝能力降低了,
反而不利於維持水草所需的有效碳(即 CO2 + HCO3),
因為 KH 低則 HCO3 低,
而 CO2 又不易長存於水中。

所以我決定將戊二醛的劑量提高,
先由兩倍劑量開始,
也就是每日添加 10 cc 的 cidex,
看看是否能因此改善水草的缺碳狀況。

無論如何,
很令人欣慰的是,
這個缸子至今連綠斑藻也消失了,
至少戊二醛在「預防」藻類的功效上,
是令人激賞的。


本文同時刊載於台灣「AquaPets」雙月刊 2007 年十二月號。



水族環境的磷元素循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戊二醛(Glutaraldehyde)之探討(5):兩倍劑量使用經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