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隨時給自己一個機會!
2008/02/26

宜蘭運用原鄉資源 促進原民部落再生

中國時報 2008.02.26 

中廣新聞/賴沁沁

    宜蘭縣內擁有大同與南澳兩個原住民鄉鎮,針對原住民的未來產業發展,縣政府規劃文化觀光、生態旅遊、休閒農業三大主軸,希望促進原住民經濟產業永續發展及再生。

    宜蘭縣境內大同鄉及南澳鄉是原住民聚落鄉鎮,其中大同鄉面積佔全縣總面積31%,南澳鄉則佔全縣面積34%,目前原住民約有一萬四千多人,其中九成是泰雅族,阿美族有一千七百多人,宜蘭縣長呂國華的弟媳及妹婿都是原住民,他說原住民在傳統產業以農業為主,其他產業活動力弱,因此宜蘭縣未來希望能全面輔導原住民在文化、生態及休閒產業的提昇,並善用原住民天生在音樂體育方面的長才,進行原住民部落的再生。

    宜蘭縣政府希望未來善加利用原住民部落的自然、文化及產業等資源,以造人、造產、造景等不同面向,建構原住民新部落。


繼續閱讀
2008/02/20

環境鬥士黃煥彰 正港愛台灣!

他不顧威脅利誘,十年來捍衛環境,推廣土地倫理

文/黃瀚瑩

臭的溪流、消失的綠地、重金屬污染的農魚產……諸多環境問題讓人麻木,多數人選擇兩手一攤,無奈地說聲「沒辦法」。但「沒辦法」三字,卻不曾出現在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副教授黃煥彰的字典中。十年來,黃煥彰像鬥士,強悍地守護環境正義;亦像佈道師,柔軟地傳達保育理念。

熱愛攝影的黃煥彰,從前拍雲、拍昆蟲、拍植物,認為用鏡頭呈現自然之美,理所當然。但十年前,他聽了一場奉獻於山林保育、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的演講,就此改變了想法。

「陳玉峰教授拍的照片記錄著土石流、濫伐等生態浩劫,畫面不美,卻很震撼,」黃煥彰接受講義採訪時表示,「當時真是如雷貫耳,我想,也許我也能做些什麼。」

黃煥彰選擇「就地戰鬥」,目標是家鄉的二仁溪。當時,二仁溪的污染堪稱「台灣第一」,早期沿岸便出現養豬場,不法商人處理廢五金電子廢棄物獲利,卻讓灣裏居民生出無腦兒、兔唇兒,極高比例的居民死於癌症

八○年代後出現的熔煉廠,則夜以繼日地將硫酸排入二仁溪中……「污染不僅造成河水變色、發臭,且會連帶影響農漁業。不但農漁民無奈,污染的食物也可能被人吃下肚。對環境的破壞的苦果,終究會回歸自身,」黃煥彰指出河川保育的重要。

起初,黃煥彰單打獨鬥,彷彿「環境仔隊」,獨自駕車到工廠「偷拍」,「工廠都設在『無尾巷』,最怕的是車才駛入,工廠就走出幾個彪形大漢,」黃煥彰說,「我不敢下車,只能偷拍,還要用外套蓋住相機。」

十年來,黃煥彰拍了數萬張照片,一張張震撼的影像,彷彿讓人聽到河川的嗚咽,不少民眾看了忍不住落淚。黃煥彰也逐漸吸引志同道合者組成巡守隊,一旦發現污染便向政府陳情,得不到改善就召開記者會,形成輿論壓力,「相關報導的報紙,疊起來大概有五、六十公分高,」他說。

這群志工不但被相關公部門視為棘手人物,既得利益的熔煉業者,更將他們視為眼中釘。黃煥彰說,「恐嚇電話多多少少都接過」,家人也為此擔心不已。「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有位志工電話給我交代後事。有人恐嚇他會發生意外,」黃煥彰說,「那時真覺得很心酸,我們明明是在做對的事。」黃煥彰等人的堅持沒有白費,二○○一年,當時擔任環保署長的郝龍斌終於拆除二仁溪沿岸五十多家熔煉廠。

他不顧威脅利誘,十年來捍衛環境,推廣土地倫理

黃煥彰像鬥士,強悍地守護環境正義;亦像佈道師,柔軟地傳達保育理念。(圖/講義提供)

然而,台灣的環境污染實在太多、太嚴重,二仁溪只是冰山一角。某次黃煥彰發現,位於鹿耳門溪南側的台鹼安順廠,兩旁的土地已荒廢二十年,卻只生長芒草與銀合歡,讓他心生懷疑。經過追查,台鹼雖已關廠多年,留給當地居民的卻是汞、戴奧辛等劇毒物質,受污染的魚蝦常販售到各地,影響範圍不容小覷。

這一戰,黃煥彰面臨一個難題:河川污染大家都看得見、聞得到,戴奧辛雖是「世紀之毒」,卻看不見,摸不著。「起初,當地居民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他們認為污染一旦揭露,『魚賣不出去、女兒嫁不掉、房地產下跌』,幾次前往開座談會,居民常圍著我們喊打。還有人放風聲,說我是為了升等、選舉,」黃煥彰說,「但『忍受質疑』是環境運動的一部分,時間是最好的朋友,可以證明一切。」還有政府官員希望他封口,卻遭黃煥彰拒絕。

「其實居民也發現當地罹癌率偏高,只是不願意面對真相,」黃煥彰說。四、五年來,他三不五時到鹿耳門和居民聊天,與漁民「搏感情」,逐漸聽到長期污染造成的痛苦,愈來愈多受害人願意出面。

往後的檢測更證明毒害的存在,二○○四年,一位家居台鹼安順廠附近的老婦進行檢測,她血液中的戴奧辛之高,不但成為另一個「台灣第一」,甚至打破世界紀錄。二○○五年,政府終於願意提供五年共計十三億元,補償當地魚塭禁養和照護居民健康

二○○七年,黃煥彰則與數十個保育團體結盟,為生活在台南三崁店廢棄糖廠的特有種生物──諸羅樹蛙請命,這片土地即將開發別墅區,意味全台最大的諸羅樹蛙棲息地即將消失。這場戰役還在繼續,政府單位的態度不置可否,當地居民意見仍有分歧。「台灣人對環境關心卻冷漠,這是最大的危機,」黃煥彰說。

黃煥彰認為,教育是環境未來的唯一希望,但教育不能脫離事實。教授「環境與健康課程的他,要求學生去爬山、觀河,親身體察台灣的環境問題,再寫成報告。授課教材除經年累月拍攝的影像,投身環境運動已十年的他,更是最有力的典範。「不放棄才有希望,」黃煥彰笑著說,「這才是真正的愛台灣啦。」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