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隨時給自己一個機會!
2008/01/24

買一把菜 為公平貿易盡一分心

中國時報 2008.01.02 
林倖妃/台北報導

     在台北永和的圓鄉有機生活館,賣的是來自十二個原住民部落的有機生鮮蔬菜,包括黑暗部落的不日花。在這裡買一把菜,買到的不只是健康及對環境的堅持,也是對原住民部落恢復傳統文化伸出援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也可藉此保護石門水庫。

     「圓鄉」代表圓一群部落農戶的原鄉夢。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說,圓鄉有機生活館正在實踐台灣版的「公平貿易」,為經濟弱勢或在傳統貿易系統中被邊緣化的生產者創造機會消費者在消費的同時,也面對、解決社會問題,不知不覺中參與生產的一環。

     除了黑暗部落的「不日花」,在「圓鄉」還可買到花蓮鳳林鎮的吉拉卡樣部落生產的根莖蔬果,包括青椒、小黃瓜、青蔥等,以及桃園復興鄉的嘎色鬧、新竹尖石鄉的谷立和梅嘎浪部落生產的十多種新鮮蔬菜,還有苗栗泰安鄉大興、中興部落的桂竹筍。

     圓鄉經理劉佳雯說,到店內消費的大多是癌症病患或其他慢性病者,或注重健康的人。有位太太常到店內購買,談話才知道她努力省電、省水、省瓦斯,規定家人隨手關燈,洗澡要洗戰鬥澡省瓦斯,要讓家人吃健康的菜;店內也有銀行、醫院集體訂購。

     除了吃到健康,跑遍十二個部落協助有機栽植的財團法人生技中心副研究員吳美貌說,消費者不知道的是,他們也正在支持「公平貿易」的消費方式,讓黑暗部落可以保留文化。吉拉卡樣部落得以改良土壤;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馬里光溪流域的谷立、梅嘎浪和嘎色鬧部落,摒棄使用大量農藥的傳統種植方式,全部改用自製有機肥料,以減少對石門水庫的危害。

     吳美貌經過六年奔波和輔導,如今黑暗部落的不日花創造出可觀經濟產值;谷立部落因種植蔬菜,一年四季都生產,產量大且管理上軌道。花蓮吉拉卡樣部落已獲有機認證,目前成本和開銷勉強打平,農場經理蘇秀蓮說,「我們種的青椒都可以當水果吃,相信以後會賣得愈來愈好」。

     剛開始,圓鄉賣的蔬果因產量不穩,只能以低價促銷,每半斤卅元,和市售有機蔬菜無法匹敵,但如今已上漲到二五○公克卅元。吳美貌說,只要獲得消費者支持,就可以推動更多部落加入有機栽種,「實在有太多部落需要被照顧」。

圓鄉有機生活館--不錯的網站喔!

http://atipc.homelinux.org/xoops22/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200


繼續閱讀
2008/01/08

楊定一的另類醫療養生之路

從年輕時候開始,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就很重視「養生」,保持嚴謹規律的生活,每天一定會運動一個小時;年近九旬的他,不但身體硬朗、思路也相當敏銳。他最廣為人知的養生方法,就是每天一大早起來做毛巾操;近幾年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養生方法也略做調整,不再著重體能鍛鍊,也著重於心靈養生。

十年前開始,王永慶在女兒王瑞華及女婿楊定一的建議下,開始做「心靈養生」,用靜坐讓身體平靜。「這說起來有點玄,但一定要自己去體會。」目前擔任老丈人養生顧問、擁有生化及醫學雙博士的楊定一說,把心放下,進而看空看穿,體認隨時都在靜坐、隨時都在定的境界;身旁的一切都在動,但念頭不動,隨時都定在那兒,這對健康有很大的幫助。

跟著女兒、女婿靜坐外,王永慶也聽從女婿的建議,除「毛巾操」外也接觸的螺旋拉伸運動。楊定一表示,大家別小看螺旋拉伸運動,它能調整脊椎,讓人們即使處於壓力大的生活中,也能從中做到「結構上的修正」。他解釋,人身上有兩百多處關節,人們久坐不動,還習慣往前傾,且只做直線運動;如果在日常運動中能做到螺旋拉伸,像擰毛巾一樣,把脊椎伸展開來,不僅血管、神經、淋巴拉的距離比較長,且能矯正日常不良姿勢。

替老丈人打理健康外,楊定一也把這套養生觀念推廣至一般大眾,希望為民眾找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在美國學術界,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楊定一,從小就是個風雲人物的他,十三歲考上巴西醫學大學時,更是轟動全巴西上下,人稱其為「神童」;二十一歲拿到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生化及Comell醫學雙博士,二十七歲升任為分子免疫及細胞生物學系主任時,也在美國引起轟動,發表免疫細胞基因研究報告,引起廣泛回響。後來更受聘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癌症研究所諮詢委員。

效法神農氏

一個挫敗,讓楊定一走向一般人很難認同的自然醫學。回憶起在腫瘤中心,看到癌症病人一個個在自己眼前死去的情境,楊定一神色黯然,他說:「我的專長是治癒癌症病人,但當我看到自己所學無法救治病人時,便感到相當挫敗。」會走入傳統醫學,完全是機緣,在NIH的那段日子,有感病人受苦於癌症且一一離去,西醫給藥卻束手無策,以及許多現代慢性病,至今仍無法找出病因的無奈。

這個挫敗感讓楊定一決定尋求另類醫療為病患解決病痛。恰巧,NIH也想研究非傳統醫學,於是NIH主動邀請加入非傳統醫學研究;就這樣,鑽研起古希臘、古埃及、古印加等醫學大師的理論與醫書,最後還探索中國、印度、希臘的自然療法。「我並沒有拋棄西醫,也不是要跟西醫分庭抗禮。」楊定一說,他只是把存在好幾千年的古老東方醫學,結合現今科學,包括奈米科學、物理、化學、數學,幫助一個人做身心靈轉變,回到諧振、均衡的狀態。

對於人生中事事順利的楊定一來說,轉戰非傳統醫學東方醫學要面臨很大的挑戰。怕別人說他銷售產品擴展長庚事業版圖,影響到岳父的名聲;但處事一向嚴謹的他認為,「如果要賺錢或是成名,其實有更多更快速的方式和管道。」但是他現在從事的事業,成立身心靈轉化中心,是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人;他要做的事,就是不斷研究出更好的東西來幫助別人。

身形高大的楊定一,外表看起來溫文儒雅,充滿學者氣息,一點也不像企業的經營者,反倒像傳播福音的傳教士。他對古代嘗百草的神農氏非常欽佩,所以他也以神農氏悲天閔人的執著態度,努力嘗試找出解決人類病痛的方法。他所研究出來的東西,一定會自己先吃,有真正明顯效果,才會讓病人服用。「這是我的堅持,也是目前東方醫學最缺欠的部分。」


繼續閱讀
2008/01/02

黑暗孕育不日花 有機救生機

               在刺骨的寒風中抵達「黑暗部落」。一個百年來靜默在黑暗中,連電力都沒有的山林部落,卻因栽種有機金針而出現轉機;金針的價格從不到一百元連翻好幾翻,今年已漲到一斤五八○元。有機生機,也打造出黑暗部落的「不日花」傳奇。

「一日不辛勤,不日即成花」,協助黑暗部落揚棄傳統方式,改有機栽種的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副研究員吳美貌,將金針花稱為「不日花」,意指金針只要未及時採收,馬上就會開花而不具經濟價值。

沒電的部落 因金針翻身

黑暗部落位在花蓮六十石山谷,居民多年前遷居到山腳下的達蘭埠,部落內僅剩工寮,因為至今沒有電力,入夜只能靠著清澈的月光辨物。雖然達蘭埠的生活環境較好,但族人還是喜歡上山住,尤其夏天時,老人更是紛紛回到部落避暑。

達蘭埠教會牧師張英妹表示,她九十年剛抵達當地服務時,金針每公斤還有二八○元,之後即像滑梯般跌到不到一百元。當時適逢世界展望會和生技中心在原住民部落輔導產業,因而認識吳美貌,體認到高山農業必須要轉型,「無毒」才是未來必然的走向。但剛開始部落內根本沒有人相信,只有七戶願意加入。

輪班呵護植株 辛苦無比

傳統栽種只要灑除草劑和農藥,就等著收成;有機種植卻需要不斷拔草,以免孳生病蟲害,部落的人幾乎每兩個月就要上山拔草,整整拔一個月,好幾戶累到投降,僅剩四戶繼續撐。第一年的產量只有五十幾公斤,但因市場價格確實較好,才陸續吸引族人嘗試,並回復阿美族傳統的「輪工制」。

張英妹說,族人拔草常一邊唱著「青海的草原,永遠拔不完」,光靠一個人拔自家的草實在太慢,不如互助合作,全部組成一個工班,一家一家的田輪流拔草。七到十一月是採收季節,工班要在山上連住五個月採摘金針,因為沒電,必須以炭火薰烤濕金針。颱風一來,路面和橋常斷成好幾截,只能以人工長途跋涉將金針運出去。 

品質獲好價 爭一口氣

但「努力總算有代價」。如今已有十七戶加入有機栽種行列,產量也逐漸增加,很多零售商人會上山買,價格從每公斤不到百元一舉喊到每斤五八○元,兩千公斤的收成賣到當地農會,也進入有機銷售體系。

工班班長李連昌說,以前他去富里鄉農會希望能上架還要忍氣吞聲拜託。現在,黑暗部落的「不日花」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價格雖高,卻銷售最好,讓過去瞧不起他們的漢人都沒話說,總算爭回一口氣。

李連昌召青年回部落 攜手寫傳奇

林倖妃/花蓮報導

黑暗部落原本跟所有原住民部落一樣,只剩老人家。因栽種有機金針,青年人逐漸回巢,並恢復傳統的輪工制,過去的喝酒習慣全不見,只有閒暇時偶爾助興。青年會會長李連昌說,就是因為被漢人瞧不起,他們才更刻苦耐勞,「若不做,永遠都抬不起頭。」

黑暗部落創造的「不日花傳奇」,提高部落經濟收益,達蘭埠教會牧師張英妹說,部落青年恢復輪工制度,保留逐漸消失的傳統文化,也體會到土地的珍貴價值。更重要的是,他們重拾自信、肯定自己

這一點,從李連昌臉上的笑容,展現無疑。李連昌國中畢業就到桃園工作,家中只剩父母照顧一大片金針園。從軍中退伍、結婚後,他將老婆留在故鄉,自己還是北上工作,「不外出工作就沒有飯吃。」他做的是板模臨時工,工作不穩定,也常掛心父母沒人照顧。

九十一年,李連昌回到故鄉幫忙種金針,一回黑暗部落就不想再到台北了。他說,當時種金針很簡單,只要灑灑農藥和除草劑,就可以去打零工賺錢;到採收季節,將摘下來的金針先浸泡二氧化硫一整夜,在太陽下曝曬並烘乾就可以。但加入有機金針生產行列後,日子全變了調。

李連昌說,種有機金針需要提煉木醋液和苦楝油,用來防止蟲害、用葵花油當乳劑防止金針脫落、要不斷拔草、採收時以木炭不斷烘烤金針,過程需要大量人力。在部落的青年會議上,身為會長的他鼓勵在外工作的年輕人,為部落盡份心力,大家都回家當個「拔草老闆」。

 

加入有機金針生產的十七戶中,有十二人是十八到四十歲的青年。日子很辛苦,但李連昌說,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充實又快樂,大家每天集體行動,連酒都不喝了。休耕時一起幫忙搭建「展售中心」,靠著雙手打造自己人生,也打造部落的未來

李連昌說,很多同樣種植金針的漢人都說原住民「很懶」,不可能種有機金針。但部落的年輕人都有同樣的野心,「我們一定會做給你們看!」

 
生機花園園長後記:

        說真的
        看到這則新聞讓我覺得好高興
        我一直相信
        有機種植是原住民經濟與文化發展的契機
         還記得
         那年因為生機花園在計畫中劃下句點
         我在花園還給房東的前一天
         考博士班的口試
          順便讓社會教育領域的教授們
          看看我落實健康養生教育的成果
           將花園一年多以來的奮鬥及活動記錄做成一份報告
           結果...........
           口試老師竟然說
           如果我的有機素食複合式餐飲店能繼續營業
           就讓我考上博士班
            說真的
            明天就要交屋
            我怎能答應?
            最後
             我留下了一句話--
             為什麼我開不開店和我的博士考試有關呢?
             
              我想老師應該是開玩笑的

            
              結果.................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