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02

黑暗孕育不日花 有機救生機

               在刺骨的寒風中抵達「黑暗部落」。一個百年來靜默在黑暗中,連電力都沒有的山林部落,卻因栽種有機金針而出現轉機;金針的價格從不到一百元連翻好幾翻,今年已漲到一斤五八○元。有機生機,也打造出黑暗部落的「不日花」傳奇。

「一日不辛勤,不日即成花」,協助黑暗部落揚棄傳統方式,改有機栽種的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副研究員吳美貌,將金針花稱為「不日花」,意指金針只要未及時採收,馬上就會開花而不具經濟價值。

沒電的部落 因金針翻身

黑暗部落位在花蓮六十石山谷,居民多年前遷居到山腳下的達蘭埠,部落內僅剩工寮,因為至今沒有電力,入夜只能靠著清澈的月光辨物。雖然達蘭埠的生活環境較好,但族人還是喜歡上山住,尤其夏天時,老人更是紛紛回到部落避暑。

達蘭埠教會牧師張英妹表示,她九十年剛抵達當地服務時,金針每公斤還有二八○元,之後即像滑梯般跌到不到一百元。當時適逢世界展望會和生技中心在原住民部落輔導產業,因而認識吳美貌,體認到高山農業必須要轉型,「無毒」才是未來必然的走向。但剛開始部落內根本沒有人相信,只有七戶願意加入。

輪班呵護植株 辛苦無比

傳統栽種只要灑除草劑和農藥,就等著收成;有機種植卻需要不斷拔草,以免孳生病蟲害,部落的人幾乎每兩個月就要上山拔草,整整拔一個月,好幾戶累到投降,僅剩四戶繼續撐。第一年的產量只有五十幾公斤,但因市場價格確實較好,才陸續吸引族人嘗試,並回復阿美族傳統的「輪工制」。

張英妹說,族人拔草常一邊唱著「青海的草原,永遠拔不完」,光靠一個人拔自家的草實在太慢,不如互助合作,全部組成一個工班,一家一家的田輪流拔草。七到十一月是採收季節,工班要在山上連住五個月採摘金針,因為沒電,必須以炭火薰烤濕金針。颱風一來,路面和橋常斷成好幾截,只能以人工長途跋涉將金針運出去。 

品質獲好價 爭一口氣

但「努力總算有代價」。如今已有十七戶加入有機栽種行列,產量也逐漸增加,很多零售商人會上山買,價格從每公斤不到百元一舉喊到每斤五八○元,兩千公斤的收成賣到當地農會,也進入有機銷售體系。

工班班長李連昌說,以前他去富里鄉農會希望能上架還要忍氣吞聲拜託。現在,黑暗部落的「不日花」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價格雖高,卻銷售最好,讓過去瞧不起他們的漢人都沒話說,總算爭回一口氣。

李連昌召青年回部落 攜手寫傳奇

林倖妃/花蓮報導

黑暗部落原本跟所有原住民部落一樣,只剩老人家。因栽種有機金針,青年人逐漸回巢,並恢復傳統的輪工制,過去的喝酒習慣全不見,只有閒暇時偶爾助興。青年會會長李連昌說,就是因為被漢人瞧不起,他們才更刻苦耐勞,「若不做,永遠都抬不起頭。」

黑暗部落創造的「不日花傳奇」,提高部落經濟收益,達蘭埠教會牧師張英妹說,部落青年恢復輪工制度,保留逐漸消失的傳統文化,也體會到土地的珍貴價值。更重要的是,他們重拾自信、肯定自己

這一點,從李連昌臉上的笑容,展現無疑。李連昌國中畢業就到桃園工作,家中只剩父母照顧一大片金針園。從軍中退伍、結婚後,他將老婆留在故鄉,自己還是北上工作,「不外出工作就沒有飯吃。」他做的是板模臨時工,工作不穩定,也常掛心父母沒人照顧。

九十一年,李連昌回到故鄉幫忙種金針,一回黑暗部落就不想再到台北了。他說,當時種金針很簡單,只要灑灑農藥和除草劑,就可以去打零工賺錢;到採收季節,將摘下來的金針先浸泡二氧化硫一整夜,在太陽下曝曬並烘乾就可以。但加入有機金針生產行列後,日子全變了調。

李連昌說,種有機金針需要提煉木醋液和苦楝油,用來防止蟲害、用葵花油當乳劑防止金針脫落、要不斷拔草、採收時以木炭不斷烘烤金針,過程需要大量人力。在部落的青年會議上,身為會長的他鼓勵在外工作的年輕人,為部落盡份心力,大家都回家當個「拔草老闆」。

 

加入有機金針生產的十七戶中,有十二人是十八到四十歲的青年。日子很辛苦,但李連昌說,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充實又快樂,大家每天集體行動,連酒都不喝了。休耕時一起幫忙搭建「展售中心」,靠著雙手打造自己人生,也打造部落的未來

李連昌說,很多同樣種植金針的漢人都說原住民「很懶」,不可能種有機金針。但部落的年輕人都有同樣的野心,「我們一定會做給你們看!」

 
生機花園園長後記:

        說真的
        看到這則新聞讓我覺得好高興
        我一直相信
        有機種植是原住民經濟與文化發展的契機
         還記得
         那年因為生機花園在計畫中劃下句點
         我在花園還給房東的前一天
         考博士班的口試
          順便讓社會教育領域的教授們
          看看我落實健康養生教育的成果
           將花園一年多以來的奮鬥及活動記錄做成一份報告
           結果...........
           口試老師竟然說
           如果我的有機素食複合式餐飲店能繼續營業
           就讓我考上博士班
            說真的
            明天就要交屋
            我怎能答應?
            最後
             我留下了一句話--
             為什麼我開不開店和我的博士考試有關呢?
             
              我想老師應該是開玩笑的

            
              結果.................


       開店時
       因為我是碩士而被質疑可能不懂得生意經........

       考博士時
       卻因為開店而質疑我的研究不夠學術?

       我竟因差了一分多而落榜...............

       我似乎無法讓大家明白
       我認為理論與實務原本同樣重要...


高麗菜葉的農藥含量真的蠻重 若一定要吃請多去除去一些外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楊定一的另類醫療養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