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 ti ta 5
2013/03/19

大菜市一隅


時間,凍住了,人煙早已散去的大菜市一隅,原本還數著日子的月曆,也走不下去了,開始昏睡。

一走百年的大菜市,只剩門口兩個老人堅持不搬走,阿嬤大聲的斥喝我,你不能拍我們歐,你不要拍到我......她緊張地盯著我的走動,眼睛看得到她,但相機不行。十年來,每次來台南,我一定要去看看西市場,從還有十餘家攤商,偶爾聊聊天說說話,到今日已經開始拆除,攤商逐一離去,只剩下一直住在這裡的老夫婦,他們不肯走,我不知道中間有何過程,但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們,是端午前後,兩人蹲坐在靠佳佳西市場飯店那邊,忙著包粽子,蒸氣起粽香傳,市場還沒全然沒落,幾分溫暖是有的。


 
 

繼續閱讀
2013/02/18

台灣棗 台灣味

不斷讓島嶼果子長得越發豐美與甜美的今日,往昔的簡單不復見。當蜜棗、牛奶棗個個碩大如青蘋果之際,難得見到台灣棗出現,好奇觀看。身旁二位女士討論著,以前棗子就這樣,見我拿袋選棗,則問我,好吃嗎? 

我搖頭說沒吃過。她們抓了棗子擦了啃起來,嗯,不甜,一個說,另個說,有清甜。然而二人也沒買,投身往其他水果山奮戰去了,仍只有我在挑棗子,一個個相親中。


   

返家,洗來吃。甜當然有,然非甜到心坎上的滿,就只有幾分舌尖上的路過,非常輕盈,甚喜之。

果子太甜,失卻初心。人生苦短也短苦,需太多外在甜來裝點,口腹能甜,或補幾分世間苦吧。
繼續閱讀
2013/01/24

城內,白光攝影 道別


樓一棟棟起,屋一間間拆,城內溫柔的舊時光,被挖土機俐落地剷個精光。

曾經絕代風華的博愛路重慶南路一帶,遇上了只顧著吵鬧著要新的台北,腹內有再多心事也說不出口了,就算想哭淚也流不出來了,而我們未曾注意到起落之間的存在與消失,就漠然地走過。

台北真的需要記憶來墊基這城市的文化厚度嗎?還是起高樓,追高度,讓自己似乎要隨時代站上號稱世界舞台,更為重要?

樓又要起建了,又有不知多少要消失了。老字號白光攝影,也在這波告別之中。






繼續閱讀
2013/01/21

基隆,偶食好米漿

米漿,實在無敵美味。

從基隆廟口夜市走往火車站,亭下走著,眼睛往路的對面瞄著,看到慶安宮這一攤,三四人正在喝米漿,直覺應該不錯,於是穿越馬路過去看看。先看著老闆忙著,等空檔買了一杯溫米漿,天阿,有夠美味,好想學連續劇裡的台詞:那我以前喝的米漿到底是什麼?



繼續閱讀
2013/01/07

從貧瘠土地變身為躍上餐桌的甜美---品味「在地果,黑金剛花生糖」


甜美,通常不是單純天生甜美可造就的,往往,就像是個勵志故事,必須經過努力才會成就,美好的人生或是甜蜜的滋味人生這般,農作物的產出也亦然,特別得經過天、地、人三大元素互相加成、緊密集結合,才有可能。
 
沃土可以輕易地種植出翠綠的水稻,豐收,但得以幸運至此,並不是人人有機會輕易取得,那是上天給予的機緣。也並非沃土,才能養出甜美的食物,一貧如洗的土地,也是可以有翻身的機會的。農人、土地、種子、與天氣,在對的時間上遇見了,他們方有可能,成為美味。



繼續閱讀
2012/12/14

宮原眼科二樓,絕品好地方


徹底地被宮原眼科給收服了。

宮原原本就是個熱門的景點,一樓的糕點、冰淇淋,紅透半邊天,不管是理念或是食物都讓人喜歡,當然,除了人潮帶來的不適,我不喜歡。去過幾趟,都在樓下打轉,買東西吃冰,一直對樓上抱著好奇,但不敢上去。今天等火車有時間,看了一下二樓的限定空間,就上樓去了。低消385,餐點好像是850左右。

空間很美,桌與桌之間不會打擾,沒有太多人的安靜,更見老空間的裝潢甚費苦心。點了一份自己配的茶點;桂花江米藕、艾草粿、以及乳酪麻薏(台中名產歐)
一份385,江米藕配桂
花黑糖漿,麻薏配的是蜂蜜,中間放的是好吃的牽絲起司,艾草粿口感很佳,一整個驚豔,口口喜。





繼續閱讀
2012/12/10

東引燈塔


山巔水湄,陽光下閃閃亮著的燈塔,兀自端坐向海那一端,溫柔之際的秋末冬初,純白燈塔正美麗。浪拍打著,韻律中的節奏感。

東引,國之北疆。

如果是遊人,鐵定滿心喜賞著風光,貪著戀著這難得旅程。

倘若成為從台灣到這裡常駐者,再滿的美景也裝不進心,只剩寂寥,冬日,只有大浪拍擊和狂風呼嘯地,人生。


守塔人,連寂寞都沒有辦法說,也不能有寂寞,一有,就更寂寞了。




繼續閱讀
2011/05/08

不負責任之舊文新貼:誰來命名?南村落vs師大夜市的虛幻與真實


在電腦中找到一篇舊文,當時是為了寫篇學校報告,既然寫了,那就來貼吧。儘管時空變化,彼時的質疑,今日不再,還是來讓自己當時的觀察,留下點記錄吧,免得躲在電腦中默默地消失。

文起

在台北,或者將視線放大到整個台灣。常有人會抱怨,沒有了地圖,沒有了GPS,好像就會讓行者迷惑,徹底地迷失在城市,在島上。千餘年前,曾經,李白書寫了「蜀道難,之難於上青天。」,今日我們居住的這個島嶼,如此現代化的一個地方,早非昔時數道之難,竟然也會讓人迷失。追尋原因,可歸結於台灣道路的命名、地名的建立,似乎沒有原則可以依循。何以?這也就牽扯到台灣多元歷史與錯綜複雜的過往導致。

繼續閱讀
2011/04/02

初春,匆匆路過北埔

初春,四月一日,我答應了一場在北埔的夜間的社區的分享會,我謝絕他們來接我,就從台北搭著客運到竹東,再轉新竹客運的小巴士,抵達北埔。

這條路線其實我挺熟,多年前好一陣子的假日,一早,我從板橋搭國光,往往只有我一人,司機常說我是包車遊竹東。到竹東,下車,去逛市場。空了,再往北埔而行,在大多數人未曾擠進小鎮前,去走走逛逛。午後,人一多,我就掉頭返家了。很隨意的個人行程。

天氣甚好,我早早請了假,一趟路難得,該去小鎮散步。背起相機,走了。

來過多次,但都早。卻也錯過了許多美麗的角落,他們不早起。在太早的無所謂、怕人多的堅持中,是地,我真的錯過許多。直到這天,被帶領著去了一個美麗的空間,水井茶堂。古武南老師一手打造,天水堂,一級古蹟的一隅。


繼續閱讀
2010/07/13

歷史與文學的跨界者----莊華堂

文壇不時見到早慧的作家,年紀甚輕,即展露寫作天分和才華,第一次登場就豔驚四方,自此立下往文學之路而行的志向。另外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寫作者,則是甫於春日五月以長篇小說:《慾望草原》獲得巫永福文學獎的莊華堂,他和文學相遇甚晚,直到二十七歲,才開始「學」怎麼寫小說,在此之前,文學對他而言,是個相見不相識的路人。
 
是地,「學」這個字是莊華堂文學世界的第一個動詞。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