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09

從台北機廠到漫遊英國鐵道

年底,十一月連續去了幾趟台北機廠後,深深地為其建築與鐵道文化著迷,讚嘆不已,活的鐵道文化,不要多做什麼,放著火車,堆著零件,也好,或者搭配上幾尊羅丹等級的大雕塑作品,讓天光灑下,一整個美極。

我心中另一處美好的鐵道記憶在英國,
中北部的York,National Railway Museum(簡稱NRM)。



台北機廠之外,台北另一處和鐵道有關的地方是北門旁的台灣總督府鐵道部,十多年前吧,有幸跟朋友進去走一圈,當時年【幼】,還不懂得認真看,但就算匆匆,就算當時已然開始荒廢,我站在樓梯間,依然被官方建築的典雅與大氣給迷惑了,聽著幾位台鐵員工說上班日子,這椅子那桌子在那裡在這裡,他們的鐵道生涯也是台灣的鐵道發展的切片。

這幾日,假文創園區之開發與美術館之名要利用的台北機廠,開始被眾所注目,我不得要說,不要再給我們文創園區了,文創不需要園區,夠了,真得夠了,假其之名,假所謂BOT之開發之利,做這個那個,就是不肯好好地給個鐵道博物館。這樣就好。

兩年前的十一月六日,那天我在英國中北部的York,等著Jessica下課前的時間,拿著薄薄導覽手冊衝往National Railway Museum(簡稱NRM)。

在每日匆忙的旅程中,有些景點,我往往至今弄不清楚,在那當下,為何我決定要去哪裡?旅程中總是有太多貪心與意外,在想要與不想要之間,給與驚喜或是錯過的惆悵。重心放在各式美術館的我,York的這處鐵道博物館,卻給了我好大好大的驚喜。

這裡夠大,超大,慢慢走可以逛上老半天。這裡的火車夠多,超多,一台台看可以看上好一陣子。這裡的鐵道文物,多到眼花撩亂地,彷彿穿梭在愛麗絲的仙境裡,成了一個小人兒,仰望著裝滿時光感的各式文物。



我不是個鐵道迷,在這裡,時間緊迫的我,必須要把握時間好好得逛過,我還來不及很認真的把一樣一樣的故事看清楚,但是浸淫於此,我真的覺得這是我旅程中很大的意外。彷彿福爾摩斯與華生搭乘的火車,就在眼前,承載著英國紳士貴婦的餐飲專車,舉杯對飲的鐵道旅行,栩栩如生的讓我想像著。

我坐在月台上的椅子上,在微弱的街燈下發呆著,看著眼前的火車一台又一台,包圍著我,眾多離開了往昔軌道而不動的火車與跳脫慣常生活試圖移動的這個來自異地的意外旅客,我們相會在這月台上。

被寂寞裹著,但卻不寂寞的旅程,延續,我把這一刻收進記憶裡。

至今也還不是個鐵道迷的我,但看到鐵道相關如此細緻而令人感動的工業化見證,衷心期許,台灣、台北,我們真的缺座單單純純的【鐵道博物館】。

略略修整,適度說明與活化,不要太用力了,用力過度,面貌就扭曲了。
 


科比意之廊香教堂 我的追尋之旅←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