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胖咖啡是我的寶貝,有貓真好。凡有垃圾留言,殺無赦,滾邊去。
*「有時是天道,有時是義理」高後是低,或是高中有低,這是天道。遇到學藝不精、條件不齊時,事前向人道謝,勝於事後向人道歉。這是義理。
2014/01/17

窗前

窗邊一片綠,四朵紅簌地提前點亮了春天,誤以為春跳躍早到了,欣喜的光景。

一字排開,高低身影,依稀是音符,身軀跳起唱了歌。遠方,距離之外的我以雙眼遠遠觀看,花朵兒的小舞曲,唱著跳著,旋律低低在心底無語的唱和了,只能給自己聽,自己懂就是了。


繼續閱讀
2014/01/09

從台北機廠到漫遊英國鐵道

年底,十一月連續去了幾趟台北機廠後,深深地為其建築與鐵道文化著迷,讚嘆不已,活的鐵道文化,不要多做什麼,放著火車,堆著零件,也好,或者搭配上幾尊羅丹等級的大雕塑作品,讓天光灑下,一整個美極。

我心中另一處美好的鐵道記憶在英國,
中北部的York,National Railway Museum(簡稱NRM)。



繼續閱讀
2014/01/09

一曲琵琶行,聲聲動

讀過白居易琵琶行,我想也曾經認真背過這首長詩,當她被實際地以琵琶演繹,文字不再是文字而已,經過此日,她化身成為音樂與圖像,雋刻進腦海。要讀琵琶行,來欣賞一次王心心唱南管,鐵定不會讀不起來。王心心琵琶*3,中山堂光復廳,南管一曲動,整座皆嘆然。


繼續閱讀
2014/01/09

陳昇 小清新

猶豫間買了陳昇演唱會的票,我是宅女,很少去聽演唱會的。

雖然號稱小清新,但一點也不清新的陳昇的昇哥玩法,從晚上八點半到凌晨快要三點,對,無敵久.......,該說值回票價嗎?裡頭夾帶了大陸幾位歌手(儘管也是有名,但民情不同,唱太久讓我聽到很不耐煩,大家紛紛起來去洗手間,很想跳起來喊我要陳昇),以及最後凌晨一點多康康被從座位上挖起來,伍佰帶著China Blue現身囉,終於又掀起一波熱潮,因為他連唱了四五首。


繼續閱讀
2013/04/20

中山堂的新時代感

凱達格蘭大道上,兩棟代表、見證日治時代的建築,散發著光芒佇立著,其一自是前身為台灣總督府的總統府,歷來不同時期最高領導人都在此上班;其二為昔日是總督官邸的台北賓館,庭園、建築雅緻,今日常見人在鐵門外想一探究竟。這條大道上鄰近兩棟老建築,是總督私密的根據地,謝絕平常人等。
 
步行往幾分鐘外的延平南路,有著兩座從不同時光走出來的建築。那端,磚紅色的北門,清代形式的它,彷彿從天而降在這繁華城市格格不入,時空幾分錯亂,而只要穿越擁擠的車流,就有通往歷史之城的門下之路,恐怕沒有太多人知道吧?這端,低調沈靜的中山堂,1930年代的台北指標建築,第一個大型展演場所,起建時的「台北公會堂」到戰後的中山堂,持續是大門敞開歡迎民眾的公共空間,賞畫、聽演講等都在這,更別忘,1945年見證了日本戰敗在此舉辦的受降儀式,關鍵的政權交替。



 

繼續閱讀
2013/04/07

MSN 再見

MSN上一個人都沒有的清晨,幾分寂寥。

明天,MSN這個曾經在我生命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網路溝通道具,就要告別了,他走了,又是一個網路時代的開始,總覺得捨不得,簡單的MSN。

MSN不僅是便利,還有一種「偷情」的快樂,在上班時間,叮噹,有時有聲喚我。有時無聲,只是個小閃閃,提醒我,某人找我。那種忙裡偷來的對話,更添樂趣。



繼續閱讀
2013/03/19

大菜市一隅


時間,凍住了,人煙早已散去的大菜市一隅,原本還數著日子的月曆,也走不下去了,開始昏睡。

一走百年的大菜市,只剩門口兩個老人堅持不搬走,阿嬤大聲的斥喝我,你不能拍我們歐,你不要拍到我......她緊張地盯著我的走動,眼睛看得到她,但相機不行。十年來,每次來台南,我一定要去看看西市場,從還有十餘家攤商,偶爾聊聊天說說話,到今日已經開始拆除,攤商逐一離去,只剩下一直住在這裡的老夫婦,他們不肯走,我不知道中間有何過程,但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們,是端午前後,兩人蹲坐在靠佳佳西市場飯店那邊,忙著包粽子,蒸氣起粽香傳,市場還沒全然沒落,幾分溫暖是有的。


 
 

繼續閱讀
2013/02/18

台灣棗 台灣味

不斷讓島嶼果子長得越發豐美與甜美的今日,往昔的簡單不復見。當蜜棗、牛奶棗個個碩大如青蘋果之際,難得見到台灣棗出現,好奇觀看。身旁二位女士討論著,以前棗子就這樣,見我拿袋選棗,則問我,好吃嗎? 

我搖頭說沒吃過。她們抓了棗子擦了啃起來,嗯,不甜,一個說,另個說,有清甜。然而二人也沒買,投身往其他水果山奮戰去了,仍只有我在挑棗子,一個個相親中。


   

返家,洗來吃。甜當然有,然非甜到心坎上的滿,就只有幾分舌尖上的路過,非常輕盈,甚喜之。

果子太甜,失卻初心。人生苦短也短苦,需太多外在甜來裝點,口腹能甜,或補幾分世間苦吧。
繼續閱讀
2013/01/24

城內,白光攝影 道別


樓一棟棟起,屋一間間拆,城內溫柔的舊時光,被挖土機俐落地剷個精光。

曾經絕代風華的博愛路重慶南路一帶,遇上了只顧著吵鬧著要新的台北,腹內有再多心事也說不出口了,就算想哭淚也流不出來了,而我們未曾注意到起落之間的存在與消失,就漠然地走過。

台北真的需要記憶來墊基這城市的文化厚度嗎?還是起高樓,追高度,讓自己似乎要隨時代站上號稱世界舞台,更為重要?

樓又要起建了,又有不知多少要消失了。老字號白光攝影,也在這波告別之中。






繼續閱讀
2013/01/21

基隆,偶食好米漿

米漿,實在無敵美味。

從基隆廟口夜市走往火車站,亭下走著,眼睛往路的對面瞄著,看到慶安宮這一攤,三四人正在喝米漿,直覺應該不錯,於是穿越馬路過去看看。先看著老闆忙著,等空檔買了一杯溫米漿,天阿,有夠美味,好想學連續劇裡的台詞:那我以前喝的米漿到底是什麼?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