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27

周報影評-《愛的旅途上》在愛裡孤獨,找回自己

作者/張士達

用手機自拍是時下許多人很愛做的事,《愛的旅途上》從這個小動作開始,讓觀眾跟著女主角露娜一起,從手機那個銀幕小框框裡,看著她的每一處局部,也一同進入她深陷愛中卻孤獨寂寞的世界。



波士尼亞新銳女導演潔絲米拉茲巴尼奇,在以首部長片《旅行之歌》奪下柏林影展金熊獎後,在新片《愛的旅途上》中透過一對波士尼亞的穆斯林情侶,呈現一段現代女性追尋自我的旅程。女主角露娜是個空姐,與相愛的男友同居,想要生個小孩卻一直無法如願。空姐雖在高空遨遊四海,卻是一種孤獨的工作,在那麼長的飛行時間裡獨自執行著她的勤務,無法與任何人聯絡。她回到塞拉耶佛的家中,男友能給她的陪伴依然有限,她只能以手機拍下男友睡覺打呼的模樣,在他不在身邊時放出來看著陪伴自己入眠。

露娜與男友真的相愛。但除了愛,男友又能給她什麼呢?在她孤單的時候,男友在外喝酒作樂,接了手機對她喊著「我愛妳」,然後丟了手機繼續去派對。她想懷孕,男友被檢查出精蟲稀少不孕症,被告誡減少菸酒,卻依然喝酒喝到被解雇,連戒酒團體也不願去。最能精準展現兩人關係的,尤其是一場餐廳共餐的戲,男友自己不爽不想吃了,就任性地叫了侍者買單走人,也不管女友其實還想繼續把午餐吃完。他丟了鈔票起身就走,留下女友在身後把找錢放進皮包裡。他自己沒了工作還裝大爺,露娜可還得知道要量入為出。

異教文化 衝擊戀人的關係

這樣的感情關係,如果沒有任何意外來打破,露娜也許未來就像她的奶奶一樣,終日叨念著她的爺爺過完這輩子。但《愛的旅途上》的英文片名就叫「在路上」,而路上總有無法預料的意外轉折。露娜的男友意外撞見了昔日同袍,同袍帶他去山裡的瓦哈比教派村落,讓他在那工作,卻也讓他走入了另一個世界,回來後變了一個人,成了無法接受婚前性行為的保守派教徒。露娜驚訝但仍試著了解他的改變,但當連她自己所做的一切,在男友眼中都成了罪惡,也真的到達了她所能接受的底線。

當電影劇情觸及不同的宗教所帶來的衝擊,很容易墜入以有色眼光流露偏見和敵意的危險,特別是當鏡頭轉向保守伊斯蘭教派的女性。那種看來與現代開放文明背道而馳的兩性關係與女性地位,是多麼容易成為被同情或訕笑的對象啊,儘管局外人其實未必有資格多說什麼。《愛的旅途上》的劇情發展,隨著露娜前往教派村莊尋訪男友,一度乍看似乎也要走向這樣的方向,但卻因終究把焦點轉回到了女主角自身的內心世界,而讓這些異文化的衝擊反倒成了觀照自己的鏡子。

打破枷鎖 找到自己的方向

露娜看到那些瓦哈比教派的女性不能與男人握手,大熱天裡彷彿忍者全身包緊只能露出眼睛,不得與男性同處一室,她內心充滿困惑與不解,甚至難掩一絲鄙夷與不屑。但那些女性固然有她們不得不的無奈,卻也未必沒有心甘情願的坦然以及自尋釋放的管道。矛盾的是,露娜看似來自比較開明的世界,卻同樣也是讓她深愛的男友的一點一滴,不斷地牽絆著她的情緒與生命。露娜其實並沒有像她自己以為地活得那麼自由。她的確可以以自己喜歡的打扮自由來去,但內心的枷鎖卻是那麼沉重。

波士尼亞人民曾因種族問題長年戰亂而流離失所,這些大環境的歷史背景,在片中雖被輕描淡寫地帶過,卻為主角自覺的旅程適時帶來了關鍵的影響。當男友的宗教理念改變而在她的家庭聚會大放厥詞,形同連她的家族的傷痛過去也被侮辱,露娜終於了解到這段感情中存在太多無法妥協的差距。她在回顧自己生命歷史的同時,也跟著確認內心真正想要追求的方向。也許未來同樣孤獨,但畢竟那是自己的決定。

轉載自『中國時報│周報影評』2010-08-22



【影評】/《愛的旅途上》:戰爭與宗教交織的旅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劉梓潔看《愛的旅途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