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5/07

讀「帖」的歲月









 手邊有一本《手帖—南朝歲月》,閒來無事,想到就翻上幾篇,看得很愜意。會注意到這本書,沒別的,就因為是蔣勳寫的。

......................................

「帖」就是手帖,是文人之間往來的書信,它不拘泥甚麼的形式,常常是很隨興的

*************************************************************



 讀「帖」的歲月       阿泥
 
       手邊有一本《手帖—南朝歲月》,閒來無事,想到就翻上幾篇,看得很愜意。會注意到這本書,沒別的,就因為是蔣勳寫的。因為是蔣勳寫的,我在新書架上看到了才會留意了,多看了幾眼就買下來。書的開頭寫啥,我沒印象,只是每次隨手翻上幾頁就有會心的笑︰原來那些大書法家、大XX家也有平凡人一樣的心情與思緒。
 
       「帖」就是手帖,是文人之間往來的書信,它不拘泥甚麼的形式,常常是很隨興的,寫的就是生活裡的小事。我讀帖之所以有興味,是因為好像偷窺了我們熟悉的那些名人的私生活。這些文人的隨意之作,像是王羲之《極寒帖》寫到:「昨暮,復大吐,小噉物…」說自己昨天傍晚又大吐,只能小口吃點東西。呵呵,這樣坦白的閒話家常,真有趣。然而,若因為這樣的緣故輕忽了「帖」,卻又是誤解了。「帖」在書法的層面上是更值得探索的,像是故宮現在珍藏有蘇軾的《寒食帖》,與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和顏真卿的《祭侄文稿》並稱三大行書。
 
       我想起有一回和中文系的老師閒聊時提到蔣勳。我說了自己原來不是很中文系的,因為我以前從不留意「帖」這種東西,還是因為蔣勳才注意到的。沒想到老師卻說蔣勳的書裡有很多釋義錯誤的地方。我不服氣的回了: 他不是本科系的,當然深入的程度或許會有問題,但是對於他把一些傳統的東西,用他美學上的理解介紹給普羅大眾,他也算居功厥偉了。我想到老師是中文系的跑去講電影,不也是和蔣勳站在同一位置。電影只是媒介,老師的想法最終是要將他所學的義理,透過電影傳達出去。蔣勳也是一樣的,「美」才是他最終想呈現的。傳達美學是蔣勳的終極目標,而透過任何一部典籍或作品都只是媒介罷了。
 
       畢竟,當你想要傳達的事物如果它本身是較為冷門或鮮為人知的,你只有換個方是去表達,而不是一直講那門知識從頭說到尾,聽的人卻在五里雲外。
 
       我想起從前聽過一個演講,主題是關於晚明小說,可是我整場只聽到那日本來的大教授說,當時的書冊是如何手編出來的,用哪些材質當縫線,我無聊到打盹。後來有個老師跟我說,他也聽得悶,他覺得做學問如果著重在枝微末節那就失去意義了。我聽得醉了,頗認同,但還是被老師藉機訓了一下︰你不是中文系的嗎,怎麼連當時小說的X#&@!!! 每次被質疑時,我就只好拿我是中文系,主修美術來自衛了(因為大學時不愛唸中文系,都窩在美術社混日子)。
 
        再怎麼說,如果曾經有因為哪個人的緣故,而對學問知識或技術有了更想要深入的念頭,那總是好的。「帖」帶給我的樂趣,不多不少,正好是的幸福拼圖一角。



 



 
 


不寫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2014最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