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8/18

8歲,那年夏日的午後--小野


讀到小野的一篇文章很有感觸
想自殺的人在一趟美食之旅後竟對人生有了新體會
我覺得"有成就"不一定是人生的必要條件
村上春樹說:
"如果沒有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生活裡的小確幸(簡單而確定的小小幸福)
有時也能賦予人生新的體會

 



小野--


我八歲沒有去旅行,但是我八歲的時候曾經一個人計劃自殺。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的早晨,我將竹製的撲滿用菜刀劈成兩半,將裡面的錢幣放在口袋裡面。我的計畫很簡單,想在黃昏自殺前,將平時想吃卻捨不得吃的東西全都吃一遍,這樣死了也甘心。當時為什麼會有自殺的念頭已經有點模糊了,好像是想到人生最後不免一死,活在世上的所有努力終將白忙一場,想想,真是悲涼。或者還有一個原因是,很不喜歡上學,覺得很不自由;或者是,家裡瀰漫著一種說不出的悲傷氣氛,覺得活著很辛苦等等。既然黃昏時要告別這個世界,當然揹著書包就不用去上學了,我的目標是南機場,我開始沿途痛快的吃著平時最愛吃的食物。

.........
(以下內文請點入繼續閱讀)



 

-------------------------------------------------

 

8,那年夏日的午後

作者: 小野

(資料來源:奇摩新聞部落 社會觀察 – 2012817 下午12:09)




我那位經濟學家的姊姊忽然打電話問我:「有人告訴我說,你八歲的時候一個人去旅行。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件事情?」「是那個人弄錯了,八歲一個人去旅行的是我的朋友,他後來把這段經驗寫成一本兒童繪本,也改編成給兒童看的舞台劇,全台灣巡迴表演。」我解釋著。「我就說嘛,你怎麼可能八歲一個人去旅行。」姊姊自言自語,她的記憶力超強,童年的事情全靠她還原真相。

我八歲沒有去旅行,但是我八歲的時候曾經一個人計劃自殺。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的早晨,我將竹製的撲滿用菜刀劈成兩半,將裡面的錢幣放在口袋裡面。我的計畫很簡單,想在黃昏自殺前,將平時想吃卻捨不得吃的東西全都吃一遍,這樣死了也甘心。當時為什麼會有自殺的念頭已經有點模糊了,好像是想到人生最後不免一死,活在世上的所有努力終將白忙一場,想想,真是悲涼。或者還有一個原因是,很不喜歡上學,覺得很不自由;或者是,家裡瀰漫著一種說不出的悲傷氣氛,覺得活著很辛苦等等。既然黃昏時要告別這個世界,當然揹著書包就不用去上學了,我的目標是南機場,我開始沿途痛快的吃著平時最愛吃的食物。

我坐在騎樓底下一家小店前面的小板凳上,在一個小爐子上面先煮椪糖。將紅糖放在長柄圓杓子上面加一點水,在小火中快速攪拌,當紅糖水變得濃稠時再加一點小蘇打粉,繼續快速的攪拌,這個攪拌的動作最有趣,也最關鍵。當椪糖要開始「發」時,就要讓杓子離開火爐冷卻。椪糖發成一塊像脆脆的硬麵包,吃起來甜甜香香的。吃完了椪糖,就從煮著甜不辣的小火鍋裡面撈起一大塊蘿蔔,把熱燙燙的蘿蔔放在小砧板上,用刀子切成很小塊,用叉子將小塊的蘿蔔,慢慢放進嘴裡享受著蘿蔔淡淡的鹹味,然後再來一根甜不辣。人之將死,每樣東西都變得那麼美味。

賣魚酥羹的推車遠遠的走過來了,我立刻轉身站起來將推車攔下,叫了一碗香噴噴的魚酥羹。賣魚酥羹的小販看我穿著制服揹著書包,問我怎麼沒去上學,我把吃得精光的碗遞給他說:「再來一碗,魚酥多一點。」「是不是功課沒寫完不敢去上學呀?」賣魚酥羹的小販又盛了一碗魚酥羹給我,我一口氣又將魚酥羹吃光,我付了錢摸摸有點飽的胃,往南機場的方向走去。

這一路上我又吃了一碗我最愛吃的蚵仔麵線,小販好像知道這是我人生的最後一碗蚵仔麵線了,很難得的在我的碗裡多放了一粒很大很大的蚵仔。我撈起那粒特大號的蚵仔對它說:「永別了,我的最愛!」我將這一粒蚵仔放入口中,感動的眼淚差點都被擠出來。我問自己,還有什麼最愛的東西沒有吃到呢?就要告別這個世界了,最好不要帶著遺憾離開。於是,我又吃了兩個紅豆餅。我喜歡看著賣紅豆餅的小販,將竹筒裡的紅豆泥一一填進熱燙燙的飛輪裡面,不久後就會傳來一種麵粉和紅豆的香味。

黃昏終於到來。我坐在南機場附近的石頭上想著人生,但是因為吃了太多東西,腦袋空空的,實在也想不出什麼人生道理,更糟糕的是,我忽然覺得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想到那些賣著小吃的小販們的臉,還有他們將食物拿給我時的手,以及那些美味可口的小吃,人生是多麼的美好啊!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呢?活下去就對了,只有繼續活下去,才有可能找到答案! 我決定快樂的活下去,繼續存錢,繼續吃那些美味的小吃,原來我對人生是如此的眷戀,於是我揹著書包回家了。

我見到我的父母親正在家裡滿頭大汗辛勤的工作,我決定要趕快長大加入生產的行列。我的積極人生便是這樣開始的。

 



好樣的,我台南女中的學妹們.......←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