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9/04

北宜暑旅—day3 太平山




白雲飄過太平山










醉在紅胭裡





呆料二兄弟


 



-----------------------------------------------------
宜蘭曾經是我多年來夢想的旅遊首選。宜蘭有冬山河國際童玩節、有陳定南,還朱天心筆下悠遠的蘭陽平原。然而對我而言,那隔著雪山山脈和高雄成對角線的宜蘭似乎比台東、花蓮或台北更遙遠、更神祕。

 

 

 

有一年計畫著要去太平山,不巧來了個颱風豪雨成災,道路封閉了;又一年,好友純芳舉家遷居宜蘭,我們打算拜訪,順便讓她帶我們去「在地人」認可的好景點,不料又遇上豪雨延宕,等到道路修好了,純芳一家又意外遷回台南,就這樣我的宜蘭夢始終是個懸念。

 

 

 

去年夏天我們環島走北橫住明池山莊。前一天我們從武陵走中橫,隔天再從明池山莊走台七甲到太魯閣。當時山裡不斷下著雨,北橫台七線尾端這段路又是單線道,開車開得辛苦。我們一路趕,總算走出台七甲線,來到蘭陽溪畔,看見晴天。偌大的溪谷靜極了,空無一人,只有滿溪畔的黃的綠的,有熟沒熟的西瓜在晴空下閃耀。我們特地停下車在溪邊空地解放,紓解長途山路的壓力。這算是我們的宜蘭初體驗,質樸而寧靜。

 

 

 

今年正式踏上宜蘭,太平山是主要目的地。從礁溪的飯店一早殺上山去。經過宜蘭市走台七號來到蘭陽溪畔,只不過這一次沒能看到好景色了。這一頭上山的溪邊被砂石廠佔滿了,看不到空曠溪谷,只有滿地漫天沙塵。唯一堪慰的是路邊瓜農搭的大棚子擺滿西瓜,讓人可以幻想一下滿谷瓜藤瓜葉下覆蓋的飽滿大西瓜。
 

出發快兩小時了,早上了山,總以為該到太平山了,怎麼還沒到?一直以為太平山就在宜蘭,所以到了宜蘭,太平山就在眼前。等到真正走進宜蘭,從頭城、礁溪到宜蘭市還得往山上的大同鄉去吶!我大概是置身空中俯瞰的概念才會有這種誤解吧!

 

 

 

繞著山路感覺快暈起來,沒估算到繞這麼久,所以也沒先吃暈車藥。幸好土場到了,大夥先下車鬆鬆筋骨。這裡是上太平山的起點,設有收費站。「土場」在林業用語中指的是木材聚集或卸材場地,太平山的土場是從前太平山生產材卸材轉運站,現在這裡展示了運木材的火車。Hank開心地看著他最愛的火車、讀著展示說明,和他腦海裡的火車知識核對一番。




 

 

 






土場展示的火車






上山頂,總算抵達太平山莊了。山莊標高
1950公尺,居高臨下,四周青山環抱。太平山莊旁沿山而上的階梯種滿紫葉槭。紅色是紫葉槭葉片的原色,無需歷經秋霜,終年楓紅;站在階梯上拍照,彷彿在日本那個半山神社

 

 

 

 



紫葉槭染紅山莊





這是爬在山壁上的「玉山懸鉤子」。看起來像是穿了橘色衣服的小覆盆子。據說這是可食用的果

 

 

(os:好想嘗嘗看)

 

 

 

 

 

 





在山莊裡晃了晃,準備吃午餐。這個only one餐廳沒預約可是插不進去的呀,所以我們就在山莊的福利社買買茶葉蛋、熱狗、粽子裹腹,然後走上山莊後,在擠滿人群的車站裡等著搭乘「碰碰車」。

 








  碰碰車車站







這充滿懷舊思古的運木材小火車如今搖身一變成為客車。不變的是那老軌道,看盡山嵐變幻、人事更迭,依然靜靜躺臥山林間,承載滿歷史的風霜與塵埃。









出發了,搖鈴












沿途看得見風災後的殘跡




碰碰車載我們到山的另一頭,這裡林相優美,樹蔭下佈滿蕨類植物。有的蕨類僅僅一公分高度的小巧,卻成群集結,織成一張油綠地毯,真是可愛。

 

 

 

  

 


蕨類圖組(其中一張好像附魔了~ ~ ~)





2:00pm搭車返回車站,途中忽然飄起小雨,到站時已是傾盆大雨,我們的雨具都在車上,淋得一身溼。很難想像早上還是陽光燦爛太平山下午翻臉哭泣。不過這是太平山常態,夏天午後三點十天有八天起霧,冬天更是濃霧密佈。我們往山下走,茫茫大霧遮蔽了前方的路,況且霧還像是從馬路升上來的,真詭異

 

 

 

 

下到半山間,霧才漸漸散去,又見陽光。回到蘭陽溪畔,路過賣西瓜的攤子,打定主意再遠也要抱大西瓜回高雄(南部瓜已經貴到不行了啦),最後就挑了兩個大西瓜在行李廂滾了~

 

 

 

 

 

 







 



北宜暑旅—day2(II)東北角to 礁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澎湖之旅--day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