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7/30

釉藥的愛哼情仇

那一年很勇敢地辭去工作..
(勇敢多少都是帶點不智的..)

民國92年的這個時候挺著五個月的身孕,
每天跟阿龍去八德農場上班。
把工作辭掉總是要做點什麼,
不然一個人在家很無聊,
尤其我是從很忙碌的工作中離職,
生活從喧囂變成一片空白,
也是很恐怖的。

我一直很想把阿龍的釉藥弄好,
因為他自己對色彩的搭配並不是很擅長,
當時已經承接八德農場的代燒工作,
雖然比原先代燒的漂亮,
但是要拿來燒自己作品,
厚~每每看到漂亮的土坯經過釉藥的洗禮,
還真像是王子穿乞丐裝。

當時看到有一本吳鵬飛的釉藥專書,
加上台藝院老師發的釉藥講義,
我打算在生產前把釉藥搞定....
(真是忙碌不堪的孕婦啊..= =")

每天坐在地上就是調釉藥,
第一批我是調很少的量100克的迷你量,
然後用研缽磨,
結果燒出來的顏色怎麼都跟書上有很大的距離,
但是學校也是用這種方式試釉啊!
(阿龍說:以前學校試的釉藥不也都不怎漂亮..)
後來換比較大的量,
挑書上說比較穩定的釉藥來試,
也摒棄磨釉的方式,
改用200目的濾網來過濾,
濾過的釉藥變得很細。
不過發生一件很可怕的插曲,
我用手下去攪釉藥(危險動作,孕婦不要下去嘗試喔..)
結果才一兩個鐘頭,我就發現指甲被吃了!!
原來釉藥會吃指甲?!
然後用手在濾網上面推,
還好有帶棉手套,
可是手套居然破了!!

阿龍想想不行,就去買刷子並DIY一隻攪拌器。
所以現在濾網、攪拌器以及刷子就是我們現在磨釉的設備。
當然我們也曾擁有過一台磨釉機,
是買噴釉台時,該公司以特價推薦我們的,
但是我看到機器的時候,
天啊~這麼笨重,
我跟阿龍說:「你這樣磨要磨到幾時?」
雖然有機器代勞,
但是外殼是陶瓷的,又笨重又怕摔,
想來還是我的陽春配備比較妥當。

以前釉色都是書上調來的,
可是現在也多很多回收釉....
回收釉就是從噴釉台撈出來的啦!!
以我這麼環保的人,一定是不會把回收釉放水流的,
所以要怎麼在利用回收釉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尤其回收釉本身很容易發生掉色、縮釉、氣泡等問題,
所以要怎麼利用就要看個人巧思。
目前還是先試釉,
然後看釉片的成果決定如何改良,
比如加上鈦乳白..一白遮三醜,或是加上其他淺色的釉藥,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也歡迎一起來交流!



首頁│ 下一篇→十月十三日(六)一畝田民俗童玩嘉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