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8/08

【火影】拉麵

好早的文|||

拉麵 *********** 真受不了,你這個超級大白癡。 你說誰是大白癡!死佐助想打架啊! 白痴就是白痴,沒有任何長進。 你說什麼?你這傢伙真是討厭! 我也不喜歡你。 是這樣嗎?一人徒步在街上,佐助靜靜的思考著。他好像,不是討厭他,反而……。 「啊───!!」這怎麼可能?他只是吊車尾的毛頭小子,而且…還是個男的! 其實,他也不否認啊……(那你是在叫個什麼勁) * ****** 灰濛濛的天空,掩去一半的日光,細小的水滴從烏黑的雲層裡點點落下。 木葉村的午後,下起一場春雨。 甩甩一頭黃髮,他討厭下雨。 任務的途中,突來的一場大雨,讓他濕了全身,身上又重又濕,好難受。 瞇起藍色的眼睛,回到家中,鳴人呆坐在屋內唯一沒有漏水的地方。 可惡,他今天又讓佐助給救了一次,他有乖乖練攻啊,怎麼敵人老愛趁他不備的時候攻擊?(不趁你不備的時候攻擊要哪時候攻擊……)害他欠那麼多人情,還是欠在自己的死對頭身上! 撕開杯麵的封口,熱水嘩啦啦的沖下,冒著白煙的杯麵……唉…他好想吃一樂的拉麵喔。 硬著頭皮吃下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的泡麵,好難吃……泡過頭麵爛掉了啦,嘖!他漩渦鳴人泡了十幾年的麵還會有這種失誤!「可惡,都是佐助害的!」 「我又害你什麼?」黑色身影從沒關起的窗口闖進,大大的嚇了鳴人一跳。 「你幹麻?!」穩住差點弄倒的杯麵,經這一嚇,他覺得肚子更餓了。 瞥了眼鳴人手中的東西,佐助不甚滿意的挑起眉「你只會泡麵嗎?」 那是什麼眼神,竟然小看他!「誰說我只會泡麵!」 鳴人挺胸,氣憤的指著佐助,然後……「我還會煮水!」 「超級霹靂大白癡。」揉揉額頭,佐助突然覺得頭很痛,一把搶走幾乎爛掉的杯麵,這東西能吃嗎? 「啊!我的麵!混帳,你存心挑釁!」鼓著雙頰,肚子餓的直叫,欠揍,要不是現在餓的沒力他早送他一拳!唔……好餓。 「泡麵有什麼好吃的?」何況是爛掉的麵。 「你不懂啦!」叉著手,鳴人很驕傲的抬頭。「泡麵要等到三分鐘之內右在兩分半之外的那個時候,麵條才會硬的剛剛好,超好吃的說!」 搖搖裡頭糊掉的麵條,佐助不予置評的問「那,你泡成功了?」 「…………」頓時,屋內沉默的只聽見雨聲。 . . 逕自走進廚房,打開冰箱,佐助看到一堆蔬菜,還有麵條,跟一排牛奶。蔬菜應該是卡卡西買的,那麵條跟牛奶……老是吃一樣的東西,不會想吐啊? 「喂,你是不是沒開過冰箱?」 「誰說我沒開過!我每天早上都會開冰箱拿牛奶!」 「其他的呢?」佐助拿出一顆高麗菜。 「我討厭蔬菜。」鳴人一臉厭惡的盯著他。 額上爆出青筋,佐助右手拿起菜刀,咚──!好好的高麗菜應聲剖半。真是既乾淨又俐落。 「卡卡西叫我處理你的食物。」佐助臉色一沉「今天吃”蔬菜”拉麵。」 鳴人頓時覺得佐助拿的菜刀特別閃亮…… 「青菜,不准剩下。」 「如果剩下呢?」鳴人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輕輕放下菜刀,佐助很冷很冷的回答「你就等著看你心愛的泡麵全部燒掉。」 =□=|||||!! 「這是什麼───?!」 鳴人火大的瞪著眼前那碗名叫蔬菜拉麵卻只看到蔬菜的拉麵,那傢伙是故意的! 「混帳!這根本是蔬菜湯,哪來的拉麵?」 「有啊,只用看的你怎知沒有。」不以為意的吸了口麵條,讓鳴人恨的牙癢癢的。 鳴人懷疑的攪動碗內,是有拉麵,有啊……一小團。「這麼一小團哪裡吃的夠!」 咕嚕咕嚕~~可惡,好餓…… 「你可以別吃。」說話的同時,佐助指了鳴人積存的泡麵。 這根本是威脅……扁著嘴,鳴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菜給『吞』下去。早就餓的半死,管他是什麼東西,反正吃進肚子裡還不是一樣! . . 檢視著碗內,看在鳴人有乖乖把青菜吃光光的份上,佐助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宵夜,吃叉燒麵吧。」 「帥啊!」太過高興,鳴人一個激動就把佐助給抱個滿懷。 「喂,鳴人,別這樣。」嘴上是這麼說,卻也沒推開鳴人,臉上,倒還有些………羞澀。 . . 「你們兩個做什麼?」撐著頰,卡卡西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們。 「˙˙˙˙˙」 看樣子,好像又沉默了。 . . 「哦~原來你們是這種關係啊……哼哼!」撫著自己的下巴,卡卡西別有意思的笑著。(反正被布包著也看不見吧。) 「才不是!」 「才不是!」 兩人立刻分開,互瞪一眼。 「那是佐助拿拉麵誘惑我!」 「是鳴人自己抱上來!」 再瞪兩眼。 「是你先用拉麵誘惑我的!」 「我為什麼要拿麵誘惑你?!」 「那我抱你的時候你可以推開啊!」鳴人不甘示弱的頂回去,忿忿的噘起嘴。 「我……你抱那麼緊我哪推的開。」撇過頭,佐助有些心虛的說著。 卡卡西若有同感的點點頭。不過鳴人,你這樣就承認你自願抱上佐助的事實囉。 「兩位,我知道你們感情很好,可是也別在我面前小倆口吵架嘛,我會忌妒喔。」 「什、什麼?」 先出聲的是佐助。 「誰跟他小倆口吵架?」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 兩人還在吵的不可開交,卡卡西已經悄悄的離開了。他也不好意思當燈泡啊。(你不是玩的很開心嗎?) . . 「嗯,卡卡西呢?」 先發現的,還是佐助。 「呃?」這麼說,他跟佐助之間的誤會……不就還沒澄清嗎? 「我要回去了。」該死!卡卡西那傢伙一定會拿這威脅不然就是到處亂說。 「你要回去了?」佐助口氣改變的太快,使得鳴人腦筋還轉不太過來。 「廢話。」才剛說出口,佐助就動搖了。 鳴人呆呆地看著他,這讓佐助自動翻譯成──要他留下──(想太多) 「我…」這時候要怎麼回答?親他一下,告訴他:我會回來。這樣嗎?不對,他在想什麼! 身體的行動往往比自己的想法快,佐助喉嚨乾澀的吞了口口水,雙頰紅的不像話,他緩緩的低下頭…… 反正,他也不否認了。 可是,鳴人會怎麼想? 會怕他嗎? 不敢接近他? 鳴人……你…會有什麼反應? 佐助的動作持續著,就在兩人距離近在咫尺之間!(佐助,你還差的遠呢!) 「那我的叉燒麵怎辦?」鳴人很認真的反問。佐助走了,就沒人煮叉燒麵給他吃了嘛!難不成他想毀約?!那怎麼行! 叉、燒、麵。T____________________T . . . 可憐的佐助,原來你連一碗叉燒麵都不如。 佐:少囉唆! 看樣子我們佐助最大的情敵,就是拉麵吧……˙_____˙ 佐:可惡───!!! . 待續˙˙˙(個鬼啦…)



【火影】對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五)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