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05

四季再精彩

四季再精彩
一年四季,季季精彩。春有春的希望,青蔥茂盛,那些綠意盎然永遠是人們無法拋棄的希冀;夏有夏的熱情,多彩斑斕,那些無法用畫筆描繪的絢麗是人們竭力追求的美好;秋有秋的收穫,碩果累累,那些沉甸甸的金色黃色是人們想要納入懷抱的圓滿;冬有冬的高貴,銀裝素裹,那些白雪紛飛的情景敏感性鼻炎滌蕩了人們因喧囂而日漸浮誇的心。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恰似一位少女走過人生旅程的縮影。初春,她滿懷希望,勾畫著自己的人生,憧憬著未來日子裏會有怎樣的故事;盛夏,她活力四射,揮灑著汗水,為下一秒、下一分、下一刻的挑戰而全力準備;金秋,她成熟穩重,細數著一路走來的磕磕絆絆,享受著殫精竭慮換來的甘甜果實;隆冬,她終是走進了夕陽西照的暗影,什麼轟轟烈烈,什麼平淡如水,或張揚,或謙卑的過往都已離她而去,仍留在她身邊的,不過是滿頭銀絲和一懷記憶罷了。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多麼殘忍的人間,多麼冷漠的人間,多麼可悲的人間。

人,終究是沒有勇氣直面殘酷的現實吧!所以美人寧肯顧盼生輝地走向紅顏薄命的結局,也不願對著銅鑒期期艾艾地安慰自己還是徐娘半老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至於那驍勇無敵的英雄,他們只會向著“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巔峰沖頂或是甘心埋骨於“將軍百戰死”的命途,年老的廉頗是否還能吃得下飯這種瑣事根本就不在他們的眼裏。

當暖春變成嚴冬,當少女變成老嫗,當時間一點一滴地穿透年華堆砌的巨石,新的一番輪回便要重新演繹。時間會推著老嫗的輪椅走到幕後,再出現時她便會牽出另一位年少芳華的女孩兒。那稚嫩的面容和細膩的雙手是如此熟悉Cheap Chairs,那恬淡的笑容裏依舊含著脈脈的情意。只是這少女不知道,此刻拉著她的這只手,這支讓她感到溫暖的手,終有一天會漠然地送她離開,甚至不會有一點兒肢體上的接觸,即使那雙褶皺叢生的乾癟冰冷的手更需要溫暖。


請問鬧夠了沒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在這場回憶裡不能沒有你